当前位置:

第151章 被表白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安全区虽说有好几个女人被查出来怀孕了,但可别忘了,整个安全区足足有十几万人!

    就算安全区里女人的数量较少,也有三四万,其中有伴侣的育龄女人,共有一万多人。

    这一万多人里面总共才几个人怀孕……妻子怀孕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没看到周围那些男人都高兴的傻了吗?董翰怎么不陪着邵正兰,反倒来找自己?

    聂毅不解地看着董翰:“你要说什么?”

    “我们去那里。”董翰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病房,当先走了进去。

    看到聂毅和齐景辰跟着自己走了进来,董翰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道:“我们这些被你救了的人,其实都是姚孟芝安在你这里的卧底。”

    董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聂毅却是一惊,董翰指的应该是和他一起被自己救的自己的那几个朋友,这些人是姚孟芝的人?

    “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董翰道:“当初我们的生死都掌握在姚孟芝的手里,姚孟芝一遍遍地告诉我们,我们会落到那个地步是因为你,我们不敢恨她,就恨你。”

    “你来救我们的时候,我们更恨你了,既然你早就已经来了?为什么不能早点来救我们?”

    “我们会这样痛苦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们的亲人肯定还活着……所以姚孟芝当初跟我们说,要是你来救我们,让我们做她的卧底的时候,我们都同意了。哪怕当时你要是不来救我们,我们应该会死,哪怕姚孟芝伏击你们的时候完全没有在乎我们的死活。”

    “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当时的想法很奇怪。”

    “虽然我们因为实力不济,之前并没有做过什么,但前些日子姚孟芝的人联系过我们,让我们找机会把你们炸死。”

    “我们都不想神子死,不过想要杀了你,你凭什么站在神子身边呢?”

    “我们在城外设了陷阱,埋了炸药,之前他们让我把你引去那里。”

    董翰说的很慢,他一句一句地说着,最后道:“现在我都告诉你了。”

    他其实也知道姚孟芝是用聂毅转移了他们的仇恨,故意挑拨他们和聂毅的关系,但在今天之前,他虽然没把聂毅引到陷阱那里,但还是恨着聂毅的。

    他甚至忍不住想,要是聂毅最在乎的齐景辰就像他的父母死在了他面前一样死在了聂毅面前,聂毅会有什么感觉。

    当然,他只是想想而已,齐景辰是神子,他们这些人都对他有好感,所以虽然想杀聂毅,但从没打算去伤害齐景辰。

    听到董翰的话,聂毅脸色一变,这时候,董翰又道:“你可以去城外看看,那个陷阱现在应该好好地在那里。”

    “你怎么突然说出来了?”

    “我有孩子了。”董翰道,他的表情有些复杂:“我有孩子了,一个肯定很可爱的孩子,我想看他被生下来。”

    他和邵正兰末世前就认识,关系不错,所以在这里相遇之后,邵正兰就很同情他。他那时候还有些愤世妒俗,甚至想着要报复所有人,因而对邵正兰也是厌恶的,觉得邵正兰的同情让他不适,让他恶心。

    他一开始和邵正兰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抱着很恶毒的心思,想要通过接近邵正兰来接近聂毅,这样就能报复聂毅了。

    不过邵正兰对他真的不错,这点想法也就慢慢地变了,他也真的喜欢上了邵正兰,有时候看到邵正兰关心自己,他还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不想破坏这一切。

    现在邵正兰怀孕,无疑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在知道邵正兰怀孕之后想了很多,先想到的是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自己从姚孟芝卧底这个身份给毁掉,但他知道这样的事情就算摘出来了,以后说不定也会被拆穿,最后一咬牙,干脆就选择了跟聂毅坦白。

    他相信聂毅怎么着也不会因为这个就想要杀他,毕竟他们真要说起来,还没有做过什么伤害聂毅的事情。

    聂毅确实并没有做什么,毕竟这些人还没有对自己动手,动手了也不见得伤的了自己,所以,他看向了齐景辰:“我们怎么办?”

    齐景辰一向是安静的,几乎没做过什么暴力的事情,现在却突然朝着董翰走去,然后……

    他抬起脚,狠狠地踢了董翰的下|腹一脚。

    董翰的表情顿时扭曲了起来,他强忍着没有去捂自己的某个部分,脸上的表情却足以让人知道他遭遇了什么。

    聂毅的两条腿突然忍不住往里并拢……他当初在齐景辰不乐意之后还继续,齐景辰就算踹他也最多踹他小腿,绝对是脚下留情了!

    齐景辰看着董翰笑了笑:“现在邵正兰怀孕了,你那东西反正暂时用不上,坏了也没关系。”这些人竟然想要炸死聂毅!

    董翰脸色顿时变了。

    “你放心,等将来邵正兰要用的时候,我一定帮你治好,以我的异能,就算踢烂了都能帮你恢复如初。”齐景辰又道。

    董翰闻言,觉得自己更痛了。

    齐景辰这时候总算放过了董翰,转身看向聂毅:“医院里不是有个心理医生吗?让他给这几个人看看。”

    聂毅点了点头,带着齐景辰离开了,还不住地表达关心:“你的脚痛不痛?”一边问,他一边就用水把齐景辰的脚给洗了一遍——别人的那个部位齐景辰竟然踢了……一定要好好洗!

    董翰把聂毅的话听在嘴里,嘴角抽了抽,最后一瘸一拐地去找邵正兰了。

    “你怎么突然跑去跟聂毅说话了?”邵正兰不满地看着董翰。

    董翰看着她,脸上的阴郁消散,露出了一的笑容:“我是太高兴了,想跟他分享一下。”

    “也好,你还是别跟他闹别扭了,他们管着这个安全区呢,闹了别扭吃亏的只会是我们。”邵正兰道。

    那可不是闹别扭……董翰道:“以后不会了,正兰,你有了孩子,我们还是不去食堂吃了,我用饭票换了食材给你做饭吧,我的厨艺不错。”

    董翰能抱得美人归也是有原因的,至少他很会关心人,短短的时间里,他甚至都已经跟邵正兰商量好接下来几天的菜都要做什么了。

    当天晚上,安全区的心理医生和平胜超一起敲响了邵正兰家里的门。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邵正兰有些好奇。

    “董翰说他之前受了折磨,担心自己有心理问题,所以要跟心理医生好好聊聊。”平胜超道。

    “还有这回事?”邵正兰惊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够关心董翰——她都不知道董翰有心理创伤。

    “不严重,稍微聊聊就好了。”董翰冷着脸安抚了邵正兰,然后和那个心理医生一起去了旁边的空屋,平胜超也跟了进去——他需要了解一些具体情况,也要确保这个心理医生真的能让董翰放下对聂毅的仇恨。

    第二天,城外的炸药就被挖了出来,很快,另外几个人还被抓了起来。

    聂毅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只是在让心理医生找过他们之后,把他们送去了齐景辰的那些个狂热信徒那里,让人教导他们什么是“光明”。

    相信那些人肯定会把这几人教导成心怀慈爱的光明神教的教徒。

    经历了这件事,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也被提了个醒——他们绝不能因为桃源安全区的生活很安定就放松警惕,一定要小心些才行!

    桃源安全区进行了一次清洗活动,排查安全区里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而他们这么做了之后,还真的查出了十几个不怀好意的人,他们都是在来桃源安全区的这一路上混进来的。

    聂毅冷着脸将那些人该杀的杀,该驱逐的驱逐。

    他没有对董翰等人怎么样,是因为那些人毕竟受了他的连累,别人就不一样了。

    在末世,总是要用些铁血手段的。

    聂毅做的这些,安全区绝大多数的幸存者完全没有发现,如今他们全都沉浸在他们安全区有人怀了孩子的喜悦之中。

    他们来这里真的来对了!这里的人竟然还能有孕!

    只是……他们安全区女人真的太少了……有些女人竟然还不想结婚……

    桃源安全区的光棍们鼓足了劲去追求安全区里的单身女性,然而现在还保持单身的那些女人,很多都是打算永远不要男人的,所以他们绝大多人都没能追上……

    桃源安全区的光棍非常非常多,但他们的婚姻问题桃源安全区是不会管的,光明神教的教义说了,爱情和婚姻是神圣的,不能强迫。

    最后,那些光棍也就只能看着已经有主或者不想嫁人的女人们干瞪眼,其中有些人看到有老婆的人过的特别舒服,狠狠心竟然找了别的男人一起搭伙过日子。

    对这个,聂毅和齐景辰是乐见其成的,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同样找了男人当伴侣,而是因为这样有利于安全区的稳定。

    桃源安全区的女人比男人少了好几万,女人太金贵了,为了社会稳定,最好还是男人们自产自销。

    可惜大部分的男人就算没有女人,也不会选择和同是男人的人在一起……只能让他们多干活消耗精力了,同时安全区的治安也要加强。

    安全区的男人努力求偶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这个时候,天气已经越来越热了,聂毅催生了西瓜之后,甚至会用冰冰一下,再拿去给齐景辰吃。

    与此同时,城外那个由教堂改建的神殿,也已经被安全区的人所熟知,林葭这个小牧师甚至成了整个安全区除了齐景辰以外最受欢迎的人之一。

    那些孕妇都是可以每天接受一次祝福的,她们的情况特殊,去城外很麻烦,最后齐景辰干脆就把她们安排着住在了一个小区里,然后林葭每天吃过晚饭,就会去看看她们,给她们祝福。

    “林牧师,你来了!”看到林葭,这些女人笑着招呼起来。

    林葭也朝着对方笑笑,然后就开始一个一个地给她们祝福。

    “林牧师,你最近好像瘦了?”有人问道。

    “大概我在长个子吧。”林葭浅浅地笑了笑。

    “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林牧师的时候,你还笑得特别好看,现在也不那样笑了。”另一个人道,她总觉得林葭好像不太开心。

    “我现在是牧师了,要严肃一点。”林葭解释道。

    “对了林牧师,你和神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忍不住问道。

    现场静了静,她们之前都是避免说到这个话题的……那些女人沉默下来,最后还是林葭笑道:“神子是我的老师。”

    看到林葭表情正常,话又已经起了个头,这些女人纷纷说了起来。

    “大家都很希望你能和神子在一起……”

    “是啊,你要是能和神子生个小神子就好了。”

    “神子的年纪好像不小了吧,也没个对象……”

    ……

    这些人说了一会儿,然后才发现林葭的脸色似乎越来越难看了,当下停了嘴不再说什么。

    因为安全区有人怀孕,最近齐景辰和林葭的事情又有人拿出来说了,甚至很多人笃定齐景辰将来会娶林葭,毕竟整个安全区眼下就只有两个光明系异能者,而且林葭觉醒了光明异能之后越来越好看了,跟齐景辰相配的很。

    只是,现在两个当事人都不一块儿出现了……

    林葭离开的时候是有些伤心的。

    当初她天天跟着齐景辰学习的时候,虽然对齐景辰很有好感,但也没深想,毕竟她总共也就跟着齐景辰学了一星期而已。

    但离开了齐景辰之后,她却不知为何越来越想齐景辰了……

    和齐景辰相处的每一个场景,都开始反反复复地在她眼前浮现,她原本朦胧的少女心事,像是突然被撕去了外面的那层轻纱,变得无比清晰。

    只是她都见不到齐景辰了。

    上次被她父亲点醒,告诉她齐景辰可能不喜欢她之后,她就没脸去找齐景辰了,齐景辰也不找她,他们之间自然也就没了联系。

    林葭有些失落地回了家,回家的路上,又碰到了贺思诺。

    贺思诺最近正和一个追求者打的火热,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看的林葭更失落了。

    “林牧师,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贺思诺看到林葭的样子有些好奇。

    “恩。”林葭低低地应了一声。

    “跟神子有关?”贺思诺对林葭的事情还是了解一些的。

    林葭略一迟疑,最后点了点头。

    “你要是喜欢他,就去表白吧。”贺思诺道:“别看我们安全区有这么多男人,这里头的好男人其实没几个,神子的话,他真的挺不错的。”

    齐景辰身为神子,却一点花边新闻都没有,长得好看能力又强,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了。

    “神子又不喜欢我。”林葭低下了头。

    “但你现在这样会一直放不下吧?既然放不下,还不如狠狠心去表白,他要是拒绝了,你也就死心了,要是不拒绝,就皆大欢喜。”贺思诺道:“这样总比一直不表白,然后一直惦记着要好。”

    林葭看着贺思诺,有些恍惚。

    枣树旁边聂毅和齐景辰的别墅里,两人正在吃东西。

    他们安全区养的那些动物繁殖的很快,现在已经有了很多,那些母的都是要留着继续繁殖的,但有些公的却可以杀来吃,聂毅这天就拎了一只公兔子回家。

    兔子杀了之后用冰冻起来,慢慢吃能连着两三天都吃上肉!

    这天晚饭是青椒豆干炒肉丝、炒茄子、炒豇豆,还有一碗番茄蛋花汤。

    因为齐景辰的要求,聂毅总算不等齐景辰吃完再吃了,不过他吃饭的时候还是会不怎么吃菜,担心齐景辰不够吃。

    齐景辰一开始还想让他改,后来想想又觉得无所谓,反正聂毅做的那些菜他基本上只能吃一小半。

    齐景辰吃完之后,他们的门就被敲响了。

    “林葭来了,我去看看。”齐景辰用精神力“看”到外面的人,站起身去开了门。

    然后,他就突然听到林葭大声道:“神子,我喜欢你!”

    林葭的声音非常非常大,幸好齐景辰和聂毅的这房子周围没有什么外人,才总算不用担心被其他人听到,但是……

    齐景辰下意识地看向聂毅,然后就看到聂毅的脸色已经黑了。

    齐景辰叹了口气,这才看向林葭:“林葭,我已经有爱人了。”

    林葭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但听到这话还是很难受,不过她倒也没有纠缠:“我知道了,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我喜欢你……”

    她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眼泪一直往下掉,眼眶红红的,睫毛上挂满了泪水,看起来颇为可怜。

    “回去吧,天要黑了。”齐景辰道。

    林葭点了点头,有些恍惚地离开了。

    聂毅心里酸的无以复加,看到林葭走了,立刻就道:“她向你表白了!”

    “嗯。”齐景辰点了点头,对于这情况,他也有些无奈。

    他完全没想到林葭竟然还会来表白——当初林葭可没有喜欢自己的迹象。

    不过林葭的这种喜欢,其实也蛮正常的,毕竟这个年纪的女生正好情窦初开。

    “你打算怎么办?”聂毅看到齐景辰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忍不住有些急了。

    齐景辰看着聂毅这样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