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9章 学生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从晨光基地带回来很多已经带上了一些光明能量的生菜,但手上的圣菜却只有被他种在外面的那颗。

    聂毅很快就把那颗圣菜拿了进来,看到这颗圣菜之后,林葭的脸上就不自觉地露出了渴望的表情。

    齐景辰已经很熟悉这样的表情了,看到林葭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的跟圣菜有了共鸣,当下将那菜给了她:“你吃吧。”

    林葭是不喜欢吃生菜的,虽然在末世不能挑剔的时候她还是会吃,但依然不喜欢,觉得生吃就像是在吃草,煮了吃又没味道。

    但眼前这颗生菜给她的感觉却与众不同,她觉得这颗生菜应该是自己的一部分,迫不及待地就想把它吃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又很美好。林葭捧着那颗生菜,然后小心地掰下了一片叶子吃——她已经问过别人于旭光是怎么吃圣菜的了。

    林葭吃的很慢,她并没有像于旭光那样吃了大半颗生菜就觉醒,一直到她把整颗生菜吃了,也没有出现觉醒的征兆。

    不管是林葭还是林父林母,发现这一点之后都有些害怕,担心齐景辰怪罪他们,林葭甚至快要哭了,齐景辰倒是并不在意,只是往林葭身上撒了一些光明异能。

    他的光明异能落在林葭身上,这个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她整个人在光点力若隐若现,看起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

    然后,林葭就皱着眉头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一张脸变得潮红一片,眼看着是开始发烧了。

    齐景辰的眼里闪过一抹欣喜,他知道林葭要觉醒了。

    于旭光觉醒的时候,他其实是觉得有些别扭的,毕竟他就算不去找于旭光的麻烦却也不可能对于旭光心无芥蒂,但现在林葭觉醒,他却只有纯然的喜悦。

    “你们先回去吧,她留在这里。”齐景辰对着林父林母道。

    林父林母顿时有些迟疑,虽然说齐景辰和聂毅没有必要对他们的女儿不利,但林葭是个女孩子,他们到底做不到把女儿留在两个男人住的地方不管。

    “差点忘了这里没人能照顾她,你们还是留下吧。”齐景辰很快换了个说法,他这时候也已经想到了不妥之处,他和聂毅是一对,两人都不可能对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有邪念,因而他觉得把人家留下没什么,但别人应该不会这样想……

    交代了林父林母怎么照顾林葭之后,齐景辰就和聂毅一起上了楼。

    楼下只有一个很大的客厅,他们楼上除了阳台以外,其实也只有一个房间,一个很大的卧室。

    这个卧室是聂毅布置的,仗着自己有水系火系两种异能,可以调节室内温度洗东西也方便,聂毅在整个房间里铺满了厚厚的毛毯,让他和齐景辰可以在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躺下睡觉。

    不过,他想的很美好,齐景辰却只愿意在床上,他也就不好强求。

    “我们要不要睡在地上?”聂毅忍不住道。

    齐景辰想到昨晚的事情,就想让聂毅一个人睡在地上,但是看到聂毅的那张脸,又舍不得了……

    正是见鬼了!齐景辰皱了皱眉头,最后道:“我们一起睡地上,但不能做。”

    “为什么。”聂毅问道,等他看到齐景辰的表情,顿时就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为什么不能做?肯定是因为他昨天做太多把今天的份也做完了……以后他一定要学会克制才行,一次把东西吃完肯定没有慢慢品尝来的好。

    不过现在齐景辰愿意和他一起睡在地板上,下次说不定就愿意和他在地板上深入交流了……抱着齐景辰,聂毅睡的格外满足。

    齐景辰躺在软软的毛毯上起初有些不适应,但身边是他最熟悉的聂毅,渐渐地,他就也困了,然后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第二天齐景辰醒来的时候,就对上了聂毅看着自己的专注的目光,聂毅的眼睛里,满满地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痒痒,有心想要勾引一下聂毅……然而楼下还有人等着。

    用精神力感觉到楼下的林葭已经醒了之后,齐景辰坐了起来:“我们下去吧。”

    聂毅点了点头,和齐景辰一起往楼下走去。他完全不知道楼下的人让齐景辰放弃了和他亲热,所以这会儿对那个可以帮齐景辰分担一些工作的小姑娘还是很有好感的。

    林葭已经醒了,这会儿正和父母一起拘谨地坐在沙发上。

    她觉醒的时间不长,天赋大概连于旭光都比不上,但齐景辰已经很满意了。

    看着林葭,齐景辰突然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学生?”他有心收个徒弟,不过有人叫他师父怪怪的,不如就收个学生,让人叫他老师。

    “我愿意!”林葭想也不想就道。

    “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学生了,也是光明神教的牧师。”齐景辰道,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姚孟芝手下的那些神使是有专门的黑袍穿的,他们光明神教的人,要不要专门做一些白色的长袍穿?他其实觉得穿长袍挺有趣的。

    这事估计要好好琢磨一下才行……将这个念头先放在一边,齐景辰让聂毅拿了一些煎饼出来简单对付一顿,当做早饭。

    虽然齐景辰说了简单对付一顿,但聂毅还是给齐景辰煎了一个鸡蛋,然后和泡豇豆一起裹进了煎饼里给他吃,他们其他人就只有豇豆配煎饼了。

    但即便这样,林父林母已经受宠若惊了——他们竟然在神子这里吃到了早饭!

    填饱肚子之后,齐景辰就开始指点林葭异能的使用方法。

    聂毅这时候却是看向了林父林母:“你们等下傍晚再来接女儿。”

    “是,是。”林父林母道,脸上满是感激和欣慰。

    林父林母两个人工作去了,齐景辰则是把林葭带到了外面的花园里,然后开始教导她光明异能的用法,顺便给几颗生菜输入光明能量。

    至于别墅的客厅,他留给了聂毅和小猴子,让他们可以在里面催生各种植物。

    齐景辰对光明异能的使用,其实是完全照搬了自己上辈子对黑暗异能的使用方法的,非常纯熟,却也存在一些缺点,只是他时间不够,也就没能改回来。

    现在教导林葭,看着林葭跌跌撞撞地使用异能,偶尔还会不灵光用不出异能来,他对光明能量倒是又多了一些了解,然后补足了一些自己的不足之处。

    当然,他都有收获,林葭就更不用说了。

    一开始林葭完全不会用异能,但齐景辰教了一上午,她就学会了很多。

    “你去吃饭吧。”齐景辰看了看天色,拿出三张饭票给了林葭。

    聂毅肯定是会做午饭的,但聂毅做的东西让他偶尔分出去一点没问题,若是有人天天留在这里吃,还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他就不乐意了。

    林葭并不知道这一点,倒是觉得三张饭票有点多:“以前都只有一张……”一张饭票就能去吃一顿饭了。

    “你现在是我的学生了。”齐景辰笑了笑,光明系异能非常珍贵,别的不说,让林葭的待遇和那些植物系异能者一样是应该的。

    林葭对上齐景辰的目光,又忍不住红了脸,然后高高兴兴地吃饭去了。

    齐景辰回到屋子里,则看到聂毅已经做好了午餐。

    “那个林葭不留下来吃?”聂毅看道齐景辰身后没有别人,心情大好。

    “何必这么问?你不是没准备她的吗?”齐景辰看了桌上的食物一眼,好笑地说道。

    聂毅轻咳了一声。

    “我也不想有人打扰我们两个人吃饭。”齐景辰又道。他和聂毅的心理年龄都不小了,林葭这样大的女孩子他们完全就是当小辈看的,但就算是小辈,也是电灯泡不是?

    聂毅顿时心花怒放,他心情实在太好,最后想来想去,就又去催生了一株黄瓜,然后摘了一个黄瓜给齐景辰加了个拍黄瓜。

    齐景辰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顿,休息了一下,林葭就又来了。

    “今天没人针对你吧?”齐景辰问道,林父曾经是黑暗神教的,他知道之后对林父就不太喜欢,但林葭和林父不一样,父母有错总不能怪到孩子身上。

    “没有。”林葭跑的脸红红的,眼里满是兴奋:“一开始有人很凶地问我为什么待在老师你这里,但我说我已经是牧师了,就再没有人说我了!”

    “那就好。”齐景辰道,然后继续教导林葭异能的使用。

    林葭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小姑娘,但她足够努力,聂毅教导她的时候也就并不累,最多多说几句而已。

    这对聂毅来说是很新鲜的事情,他虽然有个和林葭一样年纪的妹妹,但末世前齐瑶瑶不会听他教导,末世后他也没教过齐瑶瑶什么,因而这还是他头一次教导别人。

    想到齐瑶瑶,齐景辰说话的时候就又多了几分耐心,还用自己的异能和精神力,引导齐瑶瑶脑海里都还没有形成异能核的白色雾气进行旋转,让她可以开始修炼。

    一天下来,林葭的异能虽然依旧很差,但她已经学会使用了,倒是让齐景辰非常欣慰。

    晚上的时候,齐景辰又给了她三张饭票,然后让她明天早上吃过了早饭再过来。

    林葭点了点头,欢快地离开了。

    第二天林葭很早就过来了,看到门没开,就在外面等着,不过她没等多久,齐景辰也就下来了,然后道:“我们走吧。”

    林葭既然已经会用异能了,齐景辰就打算带她四处走走,一起去净化之城市外面的土地。

    那些土地要是一段时间不净化,就可能再次被黑暗能量所侵袭,所以他时不时地就要去巡视一遍。

    齐景辰的实力很强,每次净化的时候都能净化一大片,林葭却只能净化脚下一小片地方,看到这样子,聂毅干脆让她去祝福周围的人去了。

    那些在城外劳作的人身上多点光明能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林葭当初在s市安全区的时候整个人有些冷冷地,现在却因为放松了下来脸上满是笑容。

    她给那些种地的人使用光明异能,笑着和他们每一个人说:“愿光明神保佑你们。”身上洋溢着青春气息。

    这些被她祝福的人里面,也有跟她一起从s市来到这里,知道林葭的父亲曾经是黑暗神教教徒的人。

    他们曾经因为这个对林葭没有个好脸色,但现在被林葭的光明异能“祝福”了之后,对林葭的态度也就变了。

    林葭的父亲虽说曾是黑暗神教的人,但说实话并没有害他们的亲人,他们之前虽然不待见林家人,可真要说恨却也是没有的,现在林葭成了牧师,这点不待见自然也就消失了。

    林葭也注意到了周围人对自己的态度,脸上的笑容愈发真挚。

    齐景辰这天带着林葭在外面跑了一天,午饭是聂毅送来的。

    聂毅给齐景辰送的他亲手做的,给林葭的却是去食堂买的,不过因为去食堂买饭的人是他的缘故,林葭的那一份挺丰盛的,以至于林葭非常感动:“谢谢聂少。”

    “不用谢我,记得照顾好神子。”聂毅道。

    “我一定照顾好老师!”林葭道。

    齐景辰带着林葭,最后花了一星期的时间,才把整个安全区都净化了一遍。

    他每次在外面使用光明异能,净化土地的时候,都能让安全区的人对他更加信仰,比如这次,齐景辰在结束了一切之后就感觉到又有很多白点飘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也许就是那些人的信仰。

    而这些信仰,是可以增强他的实力的。

    也不知道姚孟芝弄出一个黑暗神教来,是不是也能得到信仰,能不能增加她的黑暗异能……

    齐景辰有些好奇,然而他不可能跑去问姚孟芝,最后也就放下了。

    将安全区的最后一块地方净化完之后,齐景辰觉得林葭差不多也就出师了,不过现在还没安排好林葭接下来的工作岗位,就打算让林葭再跟着自己几天。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恐怕不行了,因为安全区突然出现了一个流言,一个关于他和林葭的流言。

    他和聂毅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但安全区的普通幸存者其实并不知道,毕竟他们虽然并不掩饰两人的亲密,但并没有做当众接吻这样的事情……所以,很多人都以为,聂毅和他是好朋友。

    偏偏他这些日子又带着林葭四处走……

    他在觉醒了光明异能之后,外表就显得格外年轻,看起来不到二十,林葭十五岁,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挺相配的。

    齐景辰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一点,直到他无意间用精神力的时候听到了别人的议论:“林牧师越来越漂亮了。”

    “是啊,以前觉得她配不上神子,现在看看,她也不错了。”

    “林牧师已经算是咱们安全区最漂亮的女孩子了,还是牧师,除了她也没人能和神子在一起了。”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结婚,能不能生下一个小神子来……”

    ……

    后面的话齐景辰已经不想听下去了。

    他是把林葭当晚辈看的,和林葭之间除了教导林葭异能以外也没有丝毫额外的接触,结果竟然让人误会了……

    这样的误会其实很好澄清,就是聂毅那里……他要赶在聂毅没有听到流言之前跟聂毅解释一下才行,要不然还不知道聂毅会怎么折腾。

    想到聂毅,齐景辰突然又想起来昨天晚上聂毅就好像有心事,都没缠着他,今天更是都没跟他打声招呼就匆匆离开了……莫非聂毅在使小性子?

    以前齐景辰压根不觉得聂毅这样的人会使小性子,但现在……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让林葭先回家,齐景辰匆匆往回赶去,路上发现所有人对自己的态度都没变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那么想的,应该只有小部分人?

    他们的屋子里很安静,齐景辰还以为聂毅没回来,没想到打开门就看到聂毅正坐在沙发上,一双乌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

    聂毅……好像已经知道了?

    齐景辰心里一跳,然后就看到聂毅突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