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 林葭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的面前有好几张薄薄的玉米煎饼和一碗白米粥,旁边还有一碟热腾腾的炒鸡蛋,一碟青椒炒肉丝,一碟泡豇豆。

    玉米这样的粗粮,用来煮饭味道并不好,但做成纸片一样薄的玉米煎饼,吃起来却格外的香。

    聂毅将一大张煎饼撕开,一半裹上炒鸡蛋,一半裹上青椒炒肉丝,然后递给了齐景辰。

    齐景辰慢慢地把两样全都吃了,又就着泡豇豆喝了一碗粥,然后才道:“我今天我们还要回去。”

    “我知道。”聂毅点了点头,他们来之前就直打算在晨光基地只待两天。

    “我走不动了。”齐景辰又道。

    聂毅以前晚上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很小心,可昨天晚上……呵呵!这人就不怕被磨掉一层皮吗?他因为异能的原因,现在身体已经好了,但总觉得自己好像还在被“打桩机”“打”个不停。

    “我抱你。”聂毅道,他就喜欢把齐景辰抱在怀里,把自己的心爱的人抱在怀里,世上再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

    齐景辰夹了一块鸡蛋塞进聂毅的嘴里:“快点吃。”

    昨晚他累得很,后来还被聂毅磨得很痛,就觉得应该给聂毅一点教训,不过今天看到聂毅之后,又舍不得了,最后就挑了个最轻的惩罚的方式——让聂毅把自己抱回去。

    结果……聂毅明显是不把这个当惩罚的。

    不过也正是这样,他被人“打桩”打的太严重的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甚至有种从心底涌出来的甜蜜感觉。

    煎饼虽然薄,但因为干干的,特别管饱。

    这种晨光基地自己做的玉米煎饼是圆形的,每张比一个成年男子双手环抱还要大一点,齐景辰一顿吃一张,再喝点粥就行了,聂毅却是将三张煎饼叠在一起,然后折了一下直接大口开啃。

    他并没有像之前给齐景辰准备的时候那样把很多菜裹在煎饼里,而是自己咬几口煎饼,然后夹上一筷子菜吃。

    吃完三张煎饼,他又卷了两张煎饼继续吃。

    “牙真好……”齐景辰感叹了一句,这种煎饼他直接嚼没多久嘴巴就酸了。

    聂毅笑笑,很快就把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他的牙确实好,但胃口更好,特别是在昨天都没心思吃晚饭的情况下。

    离开晨光基地的时候,齐景辰不知为何,竟隐隐有些不舍。

    “下次我们再来住两天?”聂毅问道,这里可是他和齐景辰结婚的地方!虽然没能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些失落,但他还是很喜欢这里的,很想时不时地来这里回顾一下洞房花烛夜的美好感觉。

    “好。”齐景辰点了点头。

    晨光战队的人都会留下,戚暗小猫平胜超等人却都是要回桃源安全区的,他们这些人回去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现在就放在一边,让小猫装进她的空间,其中还包括了很多带着光明能量的生菜。

    那些可都是将来会变成圣菜的金贵东西!小猫已经有些懂事了,将它们放进自己空间的时候动作格外小心。

    “小猫的空间里是不是还有我们以前收集的肉?”聂毅背起齐景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问戚暗。

    “有,还有好多香肠火腿肠咸肉。”戚暗道,他当初可是常常抱着小猫去收集这些的,想要留着以后慢慢吃。

    “今天晚上给桃源安全区的人吃点好的,炒菜里面加点香肠。”聂毅道。

    “为什么?”戚暗不舍地问道,虽然那些东西有很多,估计都够他吃几辈子了,但他还是舍不得。

    “因为我高兴。”聂毅满脸得意。

    “聂少,不就是结婚么?你能不能别这么嘚瑟了?”邵正兰忍不住道,他们来的时候聂毅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现在就一副随时会蹦跳起来的样子,让她觉得有点碍眼。

    齐景辰和聂毅按说都是老夫老妻了吧?用得着这样吗?

    齐瑶瑶倒是不觉得碍眼,还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正好说明聂毅看重她哥哥,不是吗?

    “我高兴!”聂毅道,背着齐景辰当先往外走去。

    看到聂毅走远了,邵正兰看向了自己的丈夫:“董翰,要不要我背你?”

    董翰看着邵正兰认真的表情,总显得有些阴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脸上像是冰川化开一样有了暖色:“不用了,我跟在你后面就行。”

    邵正兰点了点头,不再强求。董翰虽然被废了异能核,但一直有锻炼身体,身体并不差。

    一行人慢慢地往前走着,等离开了树林之后,就上了车子,然后往桃源安全区赶去。

    他们离开了两天,桃源安全区一切照旧,也就是城外的绿色浓了一些。

    现在天气已经热起来了,植物长得越来越快,两天前田间刚撒了种子只冒出几颗嫩芽,两天后看过去,就已经能看到一片张着两片小叶子的绿色小苗了,格外可爱。

    虽然城里有植物系异能者种菜,但城外的土地却也一直在开垦,如果没有意外。今年桃源安全区会得到大丰收。

    不过别的地方就不见得能这样了。

    b市安全区还好,当初于旭光留下了很多资料,他们早早就开始建造玻璃大棚种菜了——这样多少是可以隔绝黑暗能量的侵袭的,他们甚至还有好些个植物系异能者,可别的地方……

    “神子回来了。”在城外劳作的人看到齐景辰,纷纷相互告知,然后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齐景辰坐着的车子。

    齐景辰深吸了一口气,随着桃源安全区的人越来越多,他总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也重了,这些人的生死,可是和他息息相关的。

    齐景辰回来了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桃源安全区,安全区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他们都知道,桃源安全区能有现在的繁荣景象都是因为齐景辰的存在,因而只要齐景辰在,一颗心就会觉得安定了。

    而当他们晚上在食堂里竟然吃到大白菜炖香肠之后,更是觉得无比幸福。

    这可是肉啊!

    现在外面的食物都变质了,哪怕齐景辰可以用异能净化那些食物,它们的味道也会发生变化,活着的动物又越来越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吃到原汁原味的肉真的太幸福了!

    “今天怎么会突然有肉吃?”有人忍不住问道。

    “也许是神子和聂少从晨光基地带回来的。”另一个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刚开始听前面的人说菜里有肉的时候,他还想着说不定一大锅里只有一点点,自己分到的那一勺里面可能什么也没有,没想到恰恰相反。

    那锅菜里放了很多肉!那一勺里面有好几片香肠!

    食堂里,几个植物系异能者聚在一起吃饭,他们白天种了一天的地,累得狠了,现在吃饭也就吃的特别香。

    其中一个吃着吃着,突然道:“我们不是有多余的饭票吗?”他们的贡献大,最近安全区可是奖励了他们不少饭票的。

    “是啊,怎么了?”旁边的人问道。

    “两张饭票,可以额外打一份土豆炖肉吃。”那人道,发现卖土豆炖肉的窗口人越来越多之后,他不再耽搁,站起身就往那边跑去:“我去买,免得被别人买光了!”

    他身后的几人相视一眼,一起道:“我也去!”

    他们每人打了一份土豆炖肉,吃着吃着,其中一人的眼睛红了:“要是我能早点觉醒植物系异能就好了……”

    “现在已经很好了,要是没有神子,我们说不定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旁边的人道。

    贺思诺也在其中,她大口吃着土豆炖肉,一副饿极了的样子。

    她之前很少运动,逃亡的时候也有车坐,胃口一直不大,这些日子在桃源安全区到处跑一直用异能,不仅异能强度增加了很多,胃口也大了。

    一开始她还担心自己的手会粗,身体会因为太结实变得不好看,可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大概因为她整天运动的缘故,虽然吃得多,却一点都没胖,整个人还结实了,身材也好了。

    甚至就连她的皮肤都越来越好了……贺思诺摸摸自己光滑的脸,有点得意。

    贺思诺今天吃的有点撑,吃完了往外走去,她就看到了当初和自己一起来到这个安全区,还最后登记的那一家三口。

    这一家三口里面的女儿是跟她一样在中央花园那里种菜的,她已经认识了,这时候就笑着招呼起来:“林葭,好久不见。”

    “贺姐!”小姑娘林葭看到贺思诺,笑着打招呼。

    贺思诺一直记得第一次见这一家三口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很瘦,那个母亲更是好像只有一身的骨头,结果安全区发的每人一个饼子,他们还都只舍得吃半个……

    不过现在,这一家人的脸色就好看多了,特别是小姑娘林葭,更是因为脸色变好而显得青春靓丽。

    这样的相貌,在别的安全区恐怕会有点危险,不过这个安全区管理的很严格,小姑娘也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朝着别人笑,完全不用设法遮掩自己的容貌。

    “你们吃好了?”

    “嗯,吃好了。”林葭点了点头,又道:“今天有肉吃,味道真的太好了。”

    “是啊,味道真好。”贺思诺也道。

    林葭笑了笑,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她妈妈是个非常节省的人,刚来桃源安全区的时候,每次吃饭都不许他们把自己的那份吃完,总要想方设法留下一些晒干了藏着,但现在生活越来越安定,她总算不这样了。

    贺思诺和这一家三口聊着,往他们住的地方走去,结果走了一段路,林葭突然道:“贺姐,我们还有事,要跟你分开走了。”

    “你们有什么事?”贺思诺问道。

    “我们要去圣菜那里。”林葭道。

    “要去看圣菜吗?我也去。”贺思诺道,她对那株圣菜的感觉也就那样,只是觉得圣菜会让她有些舒服,可是齐景辰他们住的地方旁边的那棵大枣树,对她来说却是非常非常亲切的,她白天要做的事情很多,没时间去那棵枣树下细细感受,不如现在去去看看?

    之前她一直因为齐景辰的那番话不好意思过去,现在心态倒是放平了很多。

    “那贺姐一起去吧。”林葭笑道。

    贺思诺这个时候才发现林葭今天的笑容似乎格外的多,格外的灿烂,就连她的父母,脸上也都挂着大大的笑容。

    贺思诺见状,忍不住有些好奇,这是有什么大好事吗?

    确实是有大好事发生了。

    在齐景辰和聂毅吃饭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外面的院门。

    聂毅和齐景辰不喜欢有人在身边待着,再加上他们有不少秘密,因此这房子里除了他们再没有别人,现在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聂毅就出去开了门。

    发现是一对中年夫妻带着他们十四五岁的女儿站在门口,聂毅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聂……聂少……”那个中年男人看着聂毅,似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停顿了一会儿才道:“聂少,我女儿说她觉得圣菜和她有共鸣。”

    桃源安全区的人崇拜神子,敬畏神子,因而没有得到齐景辰的允许,他们基本上都是不敢随意靠近这里的,但凡事都有例外,之前就有过一些比较狂热的人想要见齐景辰,然后来敲门或者一直在外面徘徊。

    那些人,聂毅都把他们扔了出去,还让附近巡逻的人下次不许他们靠近。

    一开始看到这满脸激动的一家三口的时候,聂毅还以为他们也是这样的人,没想到根本不是……

    那颗圣菜放在那里已经很久了,他还以为安全区里是没人对它有感觉的,现在竟然冒出来一个?

    聂毅看了眼前的这三人一眼,确定了他们身上都没有武器之后,就道:“你们进来吧。”

    那三人听到聂毅这话,诚惶诚恐地跟着聂毅往屋里走去。

    聂毅和齐景辰住的房子的花园很大,种满了各种植物,盛开着十多种鲜花,他们走在石子路上往里走去的时候,恍如置身于花海之中。

    虽然现在天已经有点暗了,但香味却还能清晰地传来,让他们觉得异常舒适。

    林葭抿了抿嘴跟在父母的身后,眼里有着隐藏不住的激动。

    那栋齐景辰和聂毅住着的小别墅被打开,光亮从别墅里透出,别墅外面的人就也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别墅不大,底楼就只有一个大大的客厅,齐景辰并不喜欢太复杂的装修,聂毅又常常要在客厅里催生植物,所以这里的东西很少,也就只有一组沙发一个茶几,一张西餐桌四把椅子而已,旁边的墙上则被做出了很多架子,放着一些杂物。

    房间很大家具不多,显得有些空旷,但因为凌乱地摆了很多花盆,花盆里还种着很多植物的缘故,看起来又生机勃勃的。

    林葭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客厅里的植物基本上都是农作物,当下对神子更添了一份好感,然后,她就对上神子的眼睛。

    她并不是第一次见齐景辰,但绝对是第一次离齐景辰这么近,对上齐景辰的目光之后,一张脸猛地红了。

    “是你?”齐景辰笑了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你对圣菜有了共鸣?”齐景辰的记性一直不错,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他是见过的。

    当初他和聂毅在s市安全区的时候,他曾经向这个女孩问过s安全区的内城是什么地方,这个女孩子当时还曾提醒他别去那里……

    “是的!神子你还记得我?你那时候易容了是不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林葭道,齐景辰竟然认出她来,让她非常激动。

    她虽然觉得当初那个会用光明异能的黑黑的少年和神子应该是一个人,但原本以为神子肯定已经忘了自己了。

    “是啊,我易容了。”齐景辰笑了笑,把话题转了回来:“你和圣菜有共鸣,怎么到了现在才说?”

    在他们去晨光基地结婚之前,他就已经让安全区的人都去看过圣菜了,这个女孩怎么到了现在才来?

    “我……”林葭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神子……”林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以前是……黑暗神教的,所以有些人对我说有抵触,我们那时候就没和别人挤着一起过来。”

    林父当年在s市安全区是黑暗神教的人,还一度对黑暗神教非常信仰,要不是他还有家人,估计都会主动去变成神使了。

    后来,他是看过齐景辰和姚孟芝的战斗,接触到了光明能量之后,才不怎么相信黑暗神教了。结果他的犹疑被人发现之后,那些和他一起为黑暗神工作的人竟然把他当成了叛徒,让他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差,对黑暗神也不再信仰了。

    正是因为这些,他在b市安全区的人鼓动他们离开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跟着离开了。

    结果……跟着b市安全区的人离开的大部分人都是跟黑暗神教有仇的,其中还有几个跟他有仇。

    被他们一宣扬,大家对他们一家就有意见了,还有人觉得他们是奸细……幸好他实力不错,林胜北又帮他说了话,才总算没事。

    但就算这样,他们也养成了凡事避开别人的习惯,比如之前作登记,他们一家就落在了最后。

    他在发现黑暗神教的教义可能真的都是谎言之后,也是有愧疚的,说起来,这些避让其实也是他主动做的。

    这次圣菜的事情,他们担心去了别人不高兴,一开始就没去,后来听说一个跟圣菜有共鸣的人都没有,觉得自己肯定也不可能,就更不急着去了,却没想到他的女儿昨天在中央公园这边种地,有一次靠近了神子的住处,看到了那颗圣菜之后,竟然感觉出了圣菜的不同……

    当时齐景辰不在,他们不敢贸然做什么说什么,就到了今天才找来。

    齐景辰问清缘由,就看向了聂毅:“聂毅,你把外面的那颗圣菜拿进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