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 婚礼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邵正兰把平胜超打了一顿。

    用异能,平胜超是打不过邵正兰这个从末世一开始就被聂毅使唤着清理道路的四级土系异能者的,不用异能……他也打不过。

    这倒不是邵正兰真的有多厉害,说起来,主要还是因为平胜超不好意思往一个女人身上下拳头。

    末世刚开始的时候,平胜超是没有异能的,就一直努力锻炼拳脚功夫,这方面自然很厉害,但他和邵正兰怎么着也算朋友,上嫌弃几句没关系,总不能真去打人。

    邵正兰半真半假打了平胜超一顿,仰着下巴道:“什么要不要的,姑奶奶我可不需要别人来挑,我能要他是他的福气!

    邵正兰这话说的大气,恍惚间,平胜超仿佛看到那个末世前神采飞扬的女孩子了……说实话,在到了b市安全区,知道自己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之后,邵正兰就很少再这么快活了。

    “邵正兰,你怎么会突然想结婚?”平胜超好奇地问道。

    “我觉得自己是时候结婚了。”邵正兰道。她以前一直觉得结婚很麻烦,她爸妈给她介绍个对象,她能生气地跳起来,但现在心情却变了很多。

    她现在也是有朋友的,但朋友到底只是朋友而已,她想要有个家人,有个可以和她一起相互扶持,走过一辈子的人。

    像聂毅和齐景辰,平胜超和张子海,就都挺好的,晚上有个人睡在旁边,恐怕噩梦都要少做。

    “和谁?”齐景辰问道,他觉得这才是最关键的。

    “和董翰。”邵正兰道,脸上略有些不自在。

    董翰?齐景辰有些惊讶。

    董翰他是认识的,就是之前被姚孟芝拿来献祭,又被他们救下的聂毅的四个朋友之一。这人曾是土系异能者,上辈子还曾经加入他们的安全区,是个话很少的男人。

    齐景辰对这人的印象不错,但邵正兰会想要和他结婚,却也让他有些出乎意料——蒋淮常常跟着邵正兰,聂毅有说过蒋淮喜欢邵正兰,他原以为他们会走到一起。

    聂毅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他不错。”董翰的异能被姚孟芝废了,他虽然让齐景辰帮他们看过,但光明异能再厉害,也没办法帮董翰重塑异能核。

    甚至连变异植物应该都是做不到的,不说别的,姚孟芝上辈子就曾帮褚震想过各种方法,然而褚震还是没有恢复。

    这样的董翰,在末世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不过这是末世,太在意这些也没意思,只要他们相互喜欢就行。

    对了,他记得末世前,邵正兰也是认识董翰的。

    “是啊,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一直觉得他不错,最近我们的接触很多,更是觉得他人很好。”邵正兰开心地笑道。

    邵正兰知会了齐景辰和聂毅一句,就又离开了,聂毅想了想,对着齐景辰道:“我今天带小猴子四处转转,多种点东西。”邵正兰要结婚,他总要多准备一些食物才行,可别到时候连顿像样的饭菜都收拾不出来。

    齐景辰知道聂毅这是又要用小猴子掩人耳目,然后用他的异能去了,点了点头:“好,种点麦子吧,到时候可以做点喜面或者喜饼什么分给别人。”喜糖没可能了,大家一起吃顿面条也好。

    这天,那些新来的人都已经被安排到各自的岗位上了。

    贺思诺就在中央公园,还有附近一些地方种菜。

    中央公园旁边有个很大的停车场,现在上面的水泥已经被挖掉了,然后下面的泥土拌上肥料,又有人从城外装了一些泥土加上,就被开垦成了土地。

    因为加了肥料的缘故,这土地的味道闻起来怪怪的,有些难闻,贺思诺刚走近就有些受不了:“植物系异能者催生植物跟土壤的关系不大,用不着这样吧?”

    “可是用同样多的异能,在这样的土地上可以催生更多的植物。”跟贺思诺住在一起的女人说道。

    她带着女儿就跟在贺思诺身后,等着贺思诺把植物催生了之后开始收割。

    贺思诺昨晚没睡好,一直在想自己的事情,已经开始反省了,现在看到身边一个小小的孩子都没嫌弃味道,就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到底还是走到了土地边上,开始催生。

    这时候,贺思诺无比庆幸自己的异能已经达到了四级,可以不用接触这些泥土对植物进行催生……

    贺思诺催生的是番薯,她刚开始催生,后面就有人开始收割了。

    那个女人用镰刀把番薯藤割下,然后一个土系异能者就开始用异能翻地,把里面的番薯全都翻出来。

    旁边又有一个水系异能者会把番薯洗干净,接着那些普通人就会把洗干净的番薯收好送去仓库。

    至于那些番薯藤,嫩的番薯藤大家会用手把它掐下来,留着做菜用,老的番薯藤就放在一边,准备拿去喂羊喂猪。

    他们桃源安全区现在养的牲畜很少,但也是有一些的,那些猪羊被伺候的非常好,待遇甚至好过一般的幸存者。

    这样的收获速度非常快,贺思诺就看呆了,这时候,有人来叫了:“快跟我走,那边缺人!”

    “来了!”已经把贺思诺这里的事情忙完的土系异能者和水系异能者忙道,去了不远处有好些人围着的地方。

    贺思诺又忙了一会儿,异能耗尽需要休息,又看到那边还围了不少人,一边恢复异能,一边就往那里走去,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贺思诺走近了,才发现那里有着大片的麦浪……昨天有人种稻子,今天有人种麦子?

    大片的麦田的前面,聂毅正在慢悠悠地走着,而他的肩膀上,一直猴子正在使用植物系异能,而聂毅则用水系异能帮着浇水。

    那只猴子在聂毅的肩膀上蹦蹦跳跳的,有些跳脱,异能却非常非常强,很快就催生完了一大块麦田。

    这么多的粮食,对于时常饿肚子的人来说,光看到就已经心里高兴了,他们一拥而上,然后开始收麦子。

    聂毅带着猴子休息了一会儿,又走向了另一块已经撒好麦种的土地。

    “那只猴子这么强?”贺思诺忍不住问身边的人。

    “是啊,小猴子可厉害了,不过要是聂少不盯着它,它就不肯乖乖干活。”一个拿着镰刀的年轻人道。

    贺思诺听到这些人夸着小猴子,深吸了一口气,又回去种菜去了,刚才情况让她愈发清晰地认识到,她比不上一只猴子。

    大概是因为他们这里有着一棵巨大的变异植物的缘故,她的植物系异能恢复的很快,这样下去每天多种地多锻炼异能,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她就能五级了……

    所以,还是多干点活吧。

    聂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天都会抱着小猴子催生很多粮食,要是还有多余的异能,就在屋子里催生各种植物,将那些植物全都催生出种子来。

    连着忙了一星期,他们安全区的食物供应总算又可以做到收支平衡了,与此同时,那些新来的异能者也都融入到了这个安全区之中。

    那些新来的幸存者都是受过苦的,桃源安全区对他们来说宛如仙境一般,因而他们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安全区,对眼下的生活感到不满的人基本上一个都没有。

    也就是这个时候,齐景辰找了一个晚上,让那五万的幸存者都来到中央花园,然后让他们从那棵枣树下走过。

    他这次直接跟这些人把事情说清楚了,告诉他们只要对这棵树有感应,就能通过一个仪式觉醒植物系异能,要是没有感应还硬要加入进来,那么就可能会死。

    所有的普通人都跃跃欲试,不过这五万人里,有成为植物系异能者的天赋的人,到底还是只有六人。

    不过,这六人里面有个人却是与众不同的,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已经觉醒了水系异能了,在枣树下经过的时候,竟然又对这棵树有了感应。

    她成了一个双系异能者!

    水系异能和植物系异能之间虽然也会有些排斥,但明显没有水系和火系的排斥那么大,这个女人稍稍思索了一下,就决定要觉醒植物系异能。

    他们安全区除了聂毅之外,自此又多了一个双系异能者,而这事还惹得一些原本觉得自己已经是异能者了,不可能还对那棵树有反应,因而上次从树下走过的时候不专心的人又来了这里,然后在树下反复地来回走,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能觉醒。

    聂毅原本把他和齐景辰的屋子建在这里,是因为这里的环境最好,现在外面老有人来,却让他有些后悔了……

    不知不觉,距离第二批植物系异能觉醒又过去了一星期,这天,桃源安全区来了一群衣着光鲜,还牵着牲畜的人。

    他们安全区养了一些牲畜,但全部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们这些人手上牵着的!

    有钱人啊!在末世还能养这么多牲畜的,绝对是土豪!

    桃源安全区的人老远就看到了那些人,然后忍不住敬佩万分。

    “你们是哪里来的?”巡逻的人拦住了对方。

    “我们是晨光基地的,来找聂少和齐少。”领头的人正是费学雷,笑着说道。

    晨光基地?这些在外面巡逻的人听过一耳朵,知道聂毅和齐景辰以前有过一个晨光战队,后来还建了一个晨光基地,甚至平胜超他们就是晨光基地出来的,因而很快就有人回去汇报了,还有人就开始带路。

    晨光基地的人全都来了。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参加邵正兰的婚礼,去枣树下看看自己能不能觉醒植物系异能,也是为了将他们饲养的大部分牲畜送来这里。

    晨光基地所在的地方不大,一开始养的牲畜不多的时候,还能勉强维持,后来那些牲畜越养越多,他们就有些受不了了,干脆送来了这里,当然,他们也是留了一些的,留了一些养大了之后可以杀来吃的公的牲畜。

    那些母的都要留着让它们养小的,恐怕一直不能吃,养了也没意思。

    他们就是这么聪明!

    晨光基地每个人都干干净净的,他们一直吃的不错,至少不用饿肚子,身体看着就很强壮,因为这几个月住在石洞里的缘故还都不曾风吹日晒,看着白白净净的……

    桃源安全区的人看到这么多帅小伙子,都忍不住站在路边行注目礼,一个女孩子原本在用自己的水系异能给路边的菜浇水,突然却停下了,然后冲上去对着晨光基地里的一个长得很帅气的小伙子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晨光基地也是有女人的,但非常非常少,两千人里面女人不到一百个,还包括了老的和小的……

    而那些个年轻的女人,这几个月相对安稳的日子过下来之后还都已经有主了。

    那一千多个光棍里面,有些以前有过老婆,甚至有过孩子,那也就罢了,有些却是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的,这个被叫住的年轻人就是。

    他突然被个女孩子叫住,都不走路了,留了下来就热情地说道:“我叫卓元刚。”

    那个女孩子一咬牙拉住卓元刚,竟然还真的把卓元刚拉出晨光基地的队伍,然后两人到旁边说话去了。

    其他人见状,顿时蠢蠢欲动起来,好些桃源安全区没有伴的女孩子都主动走了出来,然后和晨光战队的人说话,说着说着,又有一些小伙子被“勾”出了队伍。

    这些也就罢了,其中一个人晨光基地的人走着走着,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看到了自己姐姐,当下姐弟两个抱头痛哭起来,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都红了眼眶。

    费学雷带着两千多人来到了桃源安全区,最后走到聂毅和齐景辰身边的时候,竟然已经少了一千人了,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这其实真要说起来,也是费学雷早就打算好的。

    晨光基地缺女人,他来之前就交代过手下的小伙子,让他们要是看到喜欢的女人,尽管去追。

    这一千多人都是不打算找女人或者没看到喜欢的女人的人,他们先去了那棵枣树下,每个人都好好地感受了一下那棵枣树,然后其中一些人就开始返回晨光基地——晨光基地那边有着不少东西,肯定是要有人回去看着的。

    剩下那一千被“勾”走的人,则到了晚上才来到那棵枣树下,他们很多人身边还带着桃源基地的女孩子

    晨光基地的两千人里面,最后出了两个植物系异能者,比例非常高。

    齐景辰给这两人吃了枣树的根,等他们觉醒的时候,问了费学雷关于晨光基地的事情。

    “基地里面还好吗?有没有被黑暗能量侵袭?”

    “基地里很好。”费学雷道:“那些黑暗能量很厉害,不过齐少你留下的那颗生菜很厉害,就算哪里的黑暗能量过于浓郁了,只要抱着生菜过去走一圈就好了,我们把生菜放在我们种地的地方,那里的菜长得都比别的地方要快。”

    齐景辰还真没想到那颗生菜竟然能这么用……他又多问了几句,从费学雷那里知道了更多关于那颗生菜的情况之后,突然心里一动。

    那颗生菜应该跟着他久了,才会变成光明系的变异植物,那他能不能如法炮制,再弄出一些来?

    当然,这件事急不得,还要再想想才行。

    “等以后有了植物系异能者,我们种出来的粮食一定会更多。”费学雷又道,然后看了看那两个正在觉醒的人。

    齐景辰也看了过去,这颗枣树的作用,真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很多,可惜上辈子竟然没人发现它。还有,这个世界上既然有这么一棵枣树,有那么一块植物系的晶石,有没有可能还存在其他系别的东西?

    又过了两天,就是邵正兰结婚的日子了。

    现在天天气已经不冷了,大家都减少了衣服,然后因为桃源安全区很多人都没有春装的缘故,他们最后只能穿着秋衣秋裤四处干活,一样望去,看起来怪怪的……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他们好歹还是有衣服穿得,也不错了。

    那些普通人都穿的乱七八糟的,但邵正兰这天却穿上了洁白的婚纱,打扮的非常非常美丽。

    这婚纱是她从一家婚纱店里弄到的,而她脸上的妆容,是让平母给她化的。

    平母虽然末世前的工作是医生,但她一向爱美,专门学过化妆,帮邵正兰化个妆再简单不过。

    这座城市的郊区是有一个教堂的,婚礼就在那里举办,邵正兰捧着一束月季,挽着新郎的手,带着幸福的笑容来到了齐景辰面前。

    一开始,聂毅是想要给她弄一束玫瑰的,还想在教堂外面也种些玫瑰,但他们没有玫瑰种子,也没找到活的玫瑰,最后也就只能用月季凑合了。

    这些红色的月季都很像玫瑰,估计不是对植物很有研究的人,也看不出来。

    齐景辰站在上方,看着自己面前的新郎新娘,拿着一本他自己写的教义充当圣经,问道:“新郎,你愿意娶新娘,愿意保护她不被丧尸所伤,愿意把所有的食物给她吗?”

    大约是曾经备受折磨的缘故,董翰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过分的瘦,表情还有些阴郁,他看向齐景辰,认真地说道:“我愿意。”

    “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愿意和他一起面对丧尸,愿意和他分享所有的食物吗?”齐景辰又看向了邵正兰。

    “我愿意!”邵正兰的声音很响亮,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邵正兰之前总是表现的像是她结婚就为了找个伴一样,但现在看到她脸上的笑容,齐景辰却觉得她也许是真心喜欢董翰的。

    这样也好……齐景辰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夫妻。”齐景辰没有说太多废话,他伸出手,然后白色的光芒就从他的手上出现,笼罩在两个新人身上。

    这白光非常圣洁,邵正兰和董翰被笼罩在里面,看起来恍如神仙中人,格外相配。

    所有人都在看新郎新娘,但聂毅抬起头,目光却一直放在齐景辰身上,他突然很想要一个婚礼,想跟这人有一个这样的婚礼,不,他想要的是一个更大的婚礼,想要所有人都来祝福他们。

    婚礼现场的其他人开始纷纷叫好,开口祝福的时候,聂毅才回过神,他的目光从脸上带笑,眼里却满是失落的蒋淮身上扫过,最后总算落在了两个新人身上。

    他对上了董翰的视线,董翰却移开了目光,想来对他还是有着不忿的。

    有人提前剪碎了各种彩色的纸,这时候就用风系异能控制着它们在教堂里飞起来,还飞到了教堂外面,整个教堂顿时变成了一片彩色的海洋,除此之外,还有人把吹好的气球扔了出去。

    这一切看起来格外美好,却不想就在这时,突然有几辆汽车冲了过来,猛地停在了教堂旁边,随后,几个满身脏污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最前面的那人喊道:“等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