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4章 神子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晚上,营地里的幸存者们一直在担惊受怕。

    之前那只突然出现的老虎就已经把那些普通人吓的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了,后来竟然还有人袭击齐景辰……

    也就是这个时候,这些人才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现在是末世,遇到危险或者死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们之前路上能安安静静的,说起来全靠了齐景辰和那些被齐景辰祝福过的巡逻战士。

    很多人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那个被施石青放了的少年恍惚地走着,刚回到自己所在的那个安全区的人的聚居处,就被一个熟人叫住了:“小风你回来了?”

    少年有些愣愣的,盯着那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了好一会儿,才道:“啊?”

    那个女人看到一个原本非常伶俐的少年现在呆愣愣的,有些心疼,又问:“你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被他们关起来了吗?”

    少年沉默着,他白天虽说一直被人看着,但那些人并没有把他怎么样,他甚至还接触到了那个被他怀疑调戏了他妹妹的人……

    那个叫于旭光的人是真的脑子不清楚,就算摸他妹妹的脑袋,恐怕也只是表达友善……他不知道齐景辰到底是好是坏,但至少齐景辰没把他怎么样,倒是一直被他的相信的赵叔,这人在他面前说齐景辰的坏话,哄他去质疑齐景辰,从头到尾就不曾在乎过他的性命。

    最宝贝的妹妹失踪了,可能还跟自己轻信别人有关,这让这个少年现在有种绝望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围了上来,好奇地看着他。

    少年这时候才回过神,突然问道:“那天我妹妹怎么跑出去了?”

    “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想和你一起出去找吃的。”旁边有人道。

    “当时我们也没顾上她,一晃眼人就不见了,她到底是被谁抓的?”又有人问。

    “应该是老虎。”少年说道。

    原来营地里有人失踪是因为那只老虎?怎么就没个人出来解释?

    这些人都有些不解,还有人心里隐隐愧疚起来,觉得自己白天的时候说的太过分了,不过,他们却也觉得这跟齐景辰他们不解释有关……

    他们没见过那只老虎,会胡乱猜测也是正常的。

    不管大家都是怎么想的,这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天刚亮,营地里的人就收拾好了东西,打算等着队伍是出发,然而队伍一直没有动静……这是怎么了?

    “今天我要睡个懒觉。”齐景辰推开聂毅亲自己的脸,三更半夜起来抓老虎不说,后来又和聂毅“深入”交流了一下,他现在累的很,不想起床。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也要借机把那些得了好处之后不知感恩的人晾一晾……想到这里,齐景辰又拉着聂毅,然后眼睛都不睁开,凑过去就在聂毅的脸上亲了一口:“今天要麻烦你扮黑脸了。”

    聂毅被齐景辰软绵绵的样子萌到了,又亲了齐景辰一下,然后逼着自己离开了齐景辰——再这么下去,他都想把齐景辰弄醒了!

    在自己弄出的冰墙上趴了一会儿冷静下来之后,聂毅在上面开出一个口子,然后走了出去。

    外间,那只老虎依然躺在地上,小猴子却是在旁边的一个柜子上睡的正香。

    聂毅找了一把刀把虎皮剥下,挖出老虎脑海里的风系晶核收起来,然后将剩下的肉送去了厨房。

    之前失踪的人,应该就是这只老虎吃的,现在野外的动物身上多多少少带有黑暗能量,这只老虎会袭击营地的人,甚至挑着那些被齐景辰祝福过,身上不仅没有黑暗能量还有光明能量的人吃很正常,想来这些变异动物,也是知道光明能量的好处的。

    “聂少,老虎肉可是好东西,你真的不要的吗?”厨房的人忍不住问道,这只变异老虎个头很大,有好些肉呢,虽然大部分比较老,但有些地方还是很嫩的。

    “这老虎吃过人。”聂毅道,他对吃过人的东西没好感,还是给那些巡逻战士吃,让他们补补身体好了。

    “这又有什么关系?而且就因为它吃过人,我们才更应该把它吃了。”厨房的人道,这可是肉啊!他们都馋死了。

    聂毅其实也是不怎么在乎这些的,真要吃完全没压力,但是想到齐景辰……少吃点肉也没什么。

    “反正不用给我留着,分下去的时候你们也跟下面的人打声招呼,说清楚这肉的来路。”聂毅道,转身离开了。

    厨房将老虎剁碎煮了,他们现在这个队伍总共七万多人,挑出来的巡逻战士足足有五千人,每人一块肉肯定分不到,但每人一碗肉汤却没问题。

    虎肉虎骨都煮烂了,再加上一些土豆让汤看着更加浓……每个分到了肉汤的人,都很珍惜地慢慢吃着。

    什么?这只老虎曾经吃过人?只要吃的不是人肉,就没什么了。

    这些战士都是每天都会接受齐景辰的祝福的人,对齐景辰也是从心眼里敬佩,他们吃了饭就去附近找食物找物资去了,对今天不赶路的行为没有丝毫异议,却不知道他们这样的行为让留下来的人更担心了,大家都在猜测,猜测齐景辰等人到底要干嘛。

    好好的,怎么突然不走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聂毅总算说话了:“昨天在安全区里有很多流言,说齐景辰的异能有问题,说他偷偷绑了人,用别人的生命来修炼异能。”

    聂毅拿着喇叭说话,一些改造过后放在营地各个位置的音箱把他的声音传到了营地的每个角落,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既然你们这么觉得,那就别跟着我们了!”聂毅冷冷地说道。

    一开始听到聂毅说话的时候,大家并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还有人等着聂毅给他们一个解释,直到他们听到聂毅后来的话。

    什么?聂毅竟然要把他们赶走?

    “昨天这么说的,有sf安全区的,有wq安全区的,还有kh安全区的,当初我们之所以带上你们,完全是因为你们的请求,现在你们既然不相信我们,不如就分开,以后也别跟着了!”聂毅道。

    听到齐景辰的话,那些人顿时就炸开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跟着这个队伍的好处。

    而且,说是有人失踪了,但他们其实并没有见过,也不过就是听了一些流言而已,更何况他们以前没有跟着这个队伍的时候,死的人可比现在多多了!

    他们昨天还怀疑齐景辰,现在却一点都不敢怀疑了,只想想办法留下来。

    然而聂毅根本就不管他们,扔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施石青看到这一幕,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

    他们住的地方,是整个营地的中心位置,现在外面围了很多人,这些人还都面露关心:“齐少没事吧?”

    “是啊,齐少没事吧?昨天那些人太可恶了!”

    “还有那些乱说流言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

    这些都是真心感激齐景辰的人,大多都是一开始石昆所在的那个安全区的,他们昨天白天的时候曾经跟那些传播流言的人生气,昨天晚上曾经想要过来保护齐景辰,今天更是早早地就来慰问了。

    “我抓了一只甲鱼,给齐少炖汤。”一个挺拔的男人从这些人里面挤出来说道,施石青看过去,就认出来他是曾经被齐景辰治过腿伤的人。

    他是一个异能者,腿上的伤好了之后就加入了巡逻队,每天工作的时间很长,都这样了还能去抓一只甲鱼给齐景辰,对齐景辰绝对非常上心。

    看到这些人,施石青的心情好了起来,但还是照着之前跟聂毅齐景辰商量好的,说道:“齐少虽然是异能者,但并没有攻击力,之前他的异能每天都消耗完负担就很大,昨天又出了那样的事情……他今天有点不舒服。”

    这些人听说这件事,顿时就气恼起来,看到这情况,施石青又道:“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齐少并没有什么大碍。”

    “我们知道。”给齐景辰送甲鱼的人道,冷着脸就走了,其他人也跟着他纷纷离开。

    这些人走了之后没多久,齐景辰被昨天的流言气病了的消息就在营地里流传开来,还有人把那些昨天说坏话说的最多的人打了一顿。

    被打的那些人昨天说坏话的时候理直气壮的,一口咬定齐景辰不是好东西,不可能白白地帮他们所以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现在就算被打了也不敢再说什么。

    他们不想被赶出去。

    几个被聂毅点名的安全区的人的负责人也担心了起来。

    他们因为不满加入了齐景辰的队伍之后有人整天对着他们的手下说齐景辰的好,之前自己手底下的人说齐景辰的坏话也就没有拦着。

    在他们看来,齐景辰这人非常温和,还愿意帮人免费治疗,简直就是个烂好人,这样的一个人就算会生气,估计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结果……聂毅竟然要把他们赶走。

    “我们现在怎么办?”冯旬就是之前被齐景辰点名的一个小安全区曾经的区长,自从听了聂毅在喇叭里说的话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不好,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几个朋友。

    “要是离开了,我们粮食只够吃十来天的。”冯旬的好友兼手下道。

    “我知道,所以我们肯定不能走,可要是不走,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留下?”

    “那个聂毅似乎不太好说话……要不我们把那些说坏话的人绑了给齐景辰送去,让他原谅我们?”冯旬道。

    冯旬正犹豫着,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这个青年长得浓眉大眼,跟冯旬颇有些相似,而他进来之后,就立刻不满地看向了冯旬:“爸,你怎么能让下面的人那么说齐少!齐少帮了我们那么多!”

    看着自己儿子一副齐景辰最好的模样,冯旬有些心塞:“虽然那些流言是冤枉了齐少,但有你这么跟自己老爸说话的吗?”

    “爸,我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现在外面都是丧尸,恐怕也就只有齐少能带着我们打败丧尸了!”青年道。

    “那又怎么样,现在他们都要把我们赶走了,我们还能怎么着?”冯旬看到自己儿子这么推崇齐景辰,心里有些冒火。

    “我们带了人,去负荆请罪。”青年道,却不想他的话刚出口,外面就传来了惊呼声,他们出去之后,才知道原来有人变成了丧尸。

    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但这些日子已经很少发生了,所以大家才会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会突然有人变丧尸了?”冯旬看到有人将那个丧尸杀了,皱着眉头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将那个丧尸解决了的人说道。

    “他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冯旬又问。

    “他从外面弄回来一些黄豆炒着吃,我看到那些豆子是好像不太好,但他之前吃了也没事。”跟那个丧尸关系不错的一个人道。

    “他之前虽然没有变丧尸,但齐少给他祝福的时候也说过,让他别乱吃东西。”另一个人说道。

    “……”

    听到那个人这么说,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如果那人吃的豆子真的有问题,那他之前没有变成丧尸,恐怕完全是因为齐景辰祝福了他……

    齐景辰的祝福是很有用的,他们却进行恶意的揣测,实在太不应该。

    “我受伤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惊呼道,大家看过去之后,才发现原来一个刚才上去制服丧尸的人,手上竟然被丧尸抓开了。

    “我不是异能者,是不是会变成丧尸?”那人又道,眼里满是惊慌,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对劲了。

    “去找齐少!”冯旬的儿子见状,立刻就道。

    冯旬也点了点头,他们去求一求也好,还能看看齐景辰的态度,看看齐景辰是不是真的不想再理会他们了。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齐景辰的住处附近,却被聂毅拦住了:“站住,你们想干什么?”

    “他被丧尸抓伤了,齐少能帮他看看吗?”冯旬的儿子问道:“聂少,求求你们了。”

    “景辰他还在休息!”聂毅道:“昨天被老虎伤到的人都还没有接受治疗,这人凭什么?”

    那些相信齐景辰的人,他基本都是认识的,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就要变丧尸的。

    聂毅对着别人的时候一向很冷,这时候气势全开,更是让对面的人有些招架不住,冯旬被聂毅的气势压制,觉得有些丢脸,他儿子羞愧地说不出话来,偏偏这时候,于旭光还从旁边跑了出来:“你们都是坏人,坏人要变丧尸的!”

    听到这话,冯旬先是老脸一红,随后又害怕起来。在末世过日子,一不小心被丧尸伤到太正常了,要是有齐景辰在,他们还能被救活,但要是离开了齐景辰呢?

    他身上突然冒出了一身冷汗。

    “我会救他。”齐景辰这时候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白衣,并没有其他的装饰,也没有神神叨叨地说什么,却莫名地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他可以相信,一颗心也静了下来:“不过你们既然对我有意见,以后好自为之。”

    一边说着,齐景辰一边把一个光球扔在了那个半丧尸化的人身上。

    那个半丧尸化的人慢慢地开始变得正常,他突然跪在了齐景辰面前:“谢谢,谢谢,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

    昨天他也曾怀疑齐景辰,但现在看到齐景辰的样子,感受到光明能量进入自己的身体的感觉之后,他却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相信齐景辰了。

    “神子,神子,以前都是我错了。”这人又道,下意识地叫出了一个曾听人说起过的齐景辰的称号。

    石昆所在的那个安全区的人以前都听过黑暗神教的事情,也知道黑暗神教有那么一个圣女,后来看到齐景辰的人,就有人私底下称呼齐景辰为神子。

    这个称呼后来还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只是没人在齐景辰面前叫而已。

    “神子?”齐景辰低声重复了一句,突然觉得这称呼不错。

    “哥哥!”就在这个时候,戚暗抱着小猫,凭空出现在了齐景辰的身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