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2章 查探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和齐景辰突然看到这样“检举”的一幕都是一惊,但周围的人却都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齐景辰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发现包括自己买水壶的那个老人在内,很多人看到这情况之后眼神多少有些躲闪,总算心里一松。

    想来现在也不是所有人都信仰那个黑暗神的,但就算那些人并不信仰黑暗神,他们也不敢出头,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巡逻的异能者中的一个伸手就抓住了那个女人:“来,背黑暗圣经!”

    周围的小安全区还没有完全普及黑暗圣经上的内容,至少石昆就不怎么了解,但在s市安全区却已经普及了,很显然,这个巡逻者是想要以此来检测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信仰黑暗神。

    将那个女人拖出来的男人听到这话有些害怕,唯恐那个女人把黑暗圣经背了出来让自己因为检举不成而倒霉。然而,那个女人竟然真地背不出来,她支支吾吾地背了两句,就没办法再往下背了。

    检举了女人的男人顿时得意起来:“就知道你这个女人是个异教徒!大人,她还在家里说黑暗神的坏话!”

    那个女人已经瘫在地上了,她大概怎么都没想到会被家人出卖,整个人傻呆呆的。

    “带走!”那个巡逻的异能者直接让人把那个女人捆了起来。

    周围一阵叫好声,当然,这里也有些人是同情那个女人的,但他们却也不敢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巡逻的人把人带走,很快,集市里的呼喝声又响了起来,就好像之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

    齐景辰和聂毅相视一眼,静悄悄地跟了上去。

    因为担心中了姚孟芝的埋伏,他们已经忍了好些时候了,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去查探一下情况,当然不能放过。

    带走那个女人的异能者只有两级,实力不强,在集市里想要悄无声息地跟着他并不难,但离开集市之后就有些麻烦了。

    幸好,齐景辰有很强的精神力,他用自己的精神力“跟”着那个异能者,然后带着聂毅走别的道路,倒也不至于落下。

    如今各个安全区因为人口太多,都是把房子建的密密麻麻的,以前的马路中间都能建起一排房子,这么一来,各种各样的小路也就非常多了,那个异能者在大路上走着,齐景辰和聂毅在一条平行的不过一米宽的小路上前行,压根就没人能看出来他们是在跟踪。

    然而没过多久,那个异能者竟然就到了s市安全区的中心位置,一个由高高的围墙围起来地方。

    那堵围墙边一直有荷枪实弹的人在巡逻着,戒备森严,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我们进去看看?”聂毅看向了齐景辰。

    “先去打听一下。”齐景辰道,最终在街边找到了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

    这少女面色冷冷的,看着不好相处,但身上却并没有那些信仰光明神的人给他的不适感觉。

    齐景辰走上前去,低声道:“你好。”

    “嗯?”那个少女不解地看了齐景辰一眼。

    “我之前一直住在外面,都没来过这里,那是什么地方?有好多人守着!”齐景辰好奇地问道。

    “那是圣女和神使们住的内城。”那个少女道,突然又道:“你别过去。”

    齐景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谢谢。”

    他现在虽然涂黑了脸,但聂毅没舍得让他吃太多苦,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干干净净的,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光明异能的缘故,一双眼睛分外的亮。

    那个少女看着齐景辰,突然红了脸。

    “我们回去吧。”聂毅远远地看到这一幕,连忙招呼道。

    上辈子齐景辰可以用精神力迷惑别人,一双眼睛看着也有点惑人,没想到这辈子竟然变本加厉……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两人往内城的相反方向走了一段,很快却又回过头来,然后从另一条路往内城走去。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s市安全区并没有宵禁,但天黑了之后,大部分的普通人还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了,至于剩下的少部分人……

    有些所谓的黑暗神的信徒,就喜欢晚上出来,然后一起聚会,叩拜所谓的黑暗神。

    内城外面有监控也有巡逻,但以他们的本事,想要进去却也不难……聂毅如今已经四级了,愈发擅长用水和冰折射光线来隐藏自己,这种隐藏跟戚暗那种把自己藏在空间里的方式是不能比的,对手要是在近处绝对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却能骗过监控,特别是晚上的监控。

    至于巡逻的人,巡逻的人并不是时时都在的……聂毅背着齐景辰,最终静悄悄地进入了内城。

    内城非常干净,同时,这里的黑暗能量也浓郁的有些过分,齐景辰之前在野外也曾遇到过很多丧尸,他感觉的出来,自己是可以用异能压制住那些丧尸的,但这里,他却有种自己被这里的黑暗能量压制了的感觉。

    幸好没有贸然行动……光明能量是黑暗能量的死敌,黑暗能量又何尝不是光明能量的死敌?

    就是不知道姚孟芝到底是怎么弄来这么多黑暗能量的……不过,也许这就是她能制造出神使的原因?

    齐景辰心里有着种种疑惑,但现在不能暴露自己,他到底只能看了聂毅一眼,然后悄悄地在黑暗里带路,利用精神力选择一条最为安全的道路前进。

    内城并不大,建造的也好,聂毅和齐景辰飞快地在其中穿梭,倒是对这里的环境熟悉了不少。

    这里住的人不多,很多房子空着,让他们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一番转悠之后,竟是来到了内城的中间位置,看到了两个建的简直跟堡垒一般的巨大房子

    那房子的上方各有一盏大灯,照的周围灯火通明,还有不少炮口对着四面八方!而且内城外面只是有人巡逻,这里却有人站岗,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任何人都休想悄无声息地靠近。

    他们可以进入内城,但那两个堡垒……他们绝对没有尸骨无存的打算。聂毅和齐景辰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放弃了进入的打算,然后又静悄悄的原路返回,离开了内城。

    他们出来够久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内城人很少,完全没有外城的拥挤和肮脏,两个地方看起来简直就是不同的世界。

    但相比之下,齐景辰还是更喜欢脏乱的外城,至少这里没有让他浑身不适的黑暗能量。

    不过很快,齐景辰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即便是外城,他也是喜欢不起来的……

    聂毅和齐景辰走的是小路,也一直注意避开那些在道路上“聚会”的人,但在走到集市附近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挤了很多人,三三两两地占据了所有的道路,以至于他们竟然找不到一条没人的路!

    两人相视一眼,最终选了一条人最少的道路往前走。

    他们这条路上只有三四个人,正在讨论之前发生在集市上的事情:“那位大人太聪明了,想要让那些异教徒现出原形,就应该让他们背圣经!”

    “是啊,信仰黑暗神的人,都应该会背圣经才对!”另一个人也道。

    “圣经那么好,那些异教徒竟然不看,真是他们的损失!”

    齐景辰听到这些,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结果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拦住了他们:“来,兄弟,也是来参加活动的?来,我们一起来背黑暗圣经。”

    聂毅和齐景辰背得出黑暗圣经才怪!而且他们的样子也不能让人看到……齐景辰还不等那些人把话说完,就毫不犹豫地爬上聂毅的背,而能聂毅等他抓稳,就立刻带着他翻上了旁边的墙头。

    “我靠!他们不背!是不是异教徒?”刚才想让聂毅和齐景辰跟他们一起背书的人的叫了一声。

    “追上去!”旁边的人连忙道。

    “来人啊!”第三个人干脆大喊了起来。

    这一片街市顿时热闹了起来,那些信仰黑暗神的人聚拢在一起,开始搜查聂毅和齐景辰——这是一个很霸道的教派,压根就不允许异教徒的存在。

    “我们进去。”齐景辰指挥着聂毅进入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巷前,然后指着一扇开在一睹墙上的窗户道。

    这堵墙是属于一栋有点老的房子的,窗户也是老式的窗户,聂毅用出火系异能,很快就弄开了窗户,他先将齐景辰送了进去,然后自己也爬了进去,并且在爬进去的同时,用冰系异能堵住了屋里一个躺在床上的成年人的嘴巴。

    这屋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成年人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已经睡了,压根就没有被外面的动静吵醒,那个成年人的呼吸却非常急促,明显已经醒了……

    “聂毅,把她放开。”齐景辰道,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加电子的手指大小的小灯打开。

    这在末世前是给小孩子玩的,现在齐景辰用它照着自己,却是让那个躺在床上的老人看到了他的样子,聂毅也借着光线看到了那个老人的样子。

    这屋子,竟然是那个之前他用压缩饼干给齐景辰换了一块石头的老妇人的……

    那块石头现在还和猴子一起放在她的怀里,至于在别人眼里可能更值钱的保温杯以及饭盒,因为不便携带早就已经被他扔了。

    聂毅将冰块收了回来:“老人家,对不起。”

    “没事没事……”那个老人连忙道,又突然低声问:“你们是特务?”

    “特务?!”聂毅一愣,却也看出这个老人对他们没有恶意,当下也不隐瞒:“我们是从b市安全区来的。”

    “是b市来的啊,他们是要来把那个邪教给禁止的吗?”老人又道:“我跟你们说,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人这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还有嘈杂的人声响起,是那些之前在外面聚会的黑暗神教的教徒来了。

    聂毅拉着齐景辰躲到了窗边的柜子后面,戒备地注视着外面的情况,那个老妇人却是去开了门。

    “是黑暗神有什么指示吗?”老人看到门口的那些人,立刻就道:“我愿意为了黑暗神奉献一切。”说完之后,她还即兴背了一段黑暗圣经。

    那些来查探的人估计也是个狂热粉,在老人说话之后竟然和这个老人讨论起了教义,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热火朝天。

    最后,倒是其他人有些看不过去了:“好了老四,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那个老四这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和老人的谈话,然后慢慢离开。

    聂毅和齐景辰看到这一幕都有些被惊住了,这个老人应该是很讨厌黑暗神的,没想到背教义竟然背的那么顺,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我小的时候,去买东西都要跟人说《xx语录》,没想到现在老了,竟然也要这么折腾。”老人道,又拿了一本书给聂毅和齐景辰:“这本书给你们,你们当特务的一定要好好背,特别是里面那些我用笔划下来的,一定要背出来才行,不然就要被人拆穿了。”

    “多谢。”齐景辰道。

    “我也要谢谢你们,你们是特务,肯定不缺我卖的那点东西,跟我换东西是可怜我,我知道的。”老妇人道。

    齐景辰和聂毅突然有点心虚。

    “那些人做了太多坏事了,迟早要遭报应的!”老妇人大概是很少有人说话,也不敢跟别人说这些,竟然念叨个不停。

    “老人家,我看很多人都相信了黑暗神,你怎么没信?”齐景辰翻了翻手上的那本黑暗圣经,好奇地问道,不得不说这本黑暗圣经真的写的很好,不仅解释了末世为什么会到来,预言了接下来会发生的很多事情,还有很多可以用作洗脑的言论。

    在末世前都有很多人会去相信那些邪教,这时候就更不用说了……

    “我怎么会信这种邪教?”老太太道:“我儿子说过,这些邪教都是骗人的害人的。”

    这个老人倒是清醒……齐景辰不免有些敬佩,然后就看到对面的老人突然哽咽了起来:“那些畜生,他们还把我孙子害了!我儿子媳妇没了,但孙子对我可好了,一直给我送吃的……可后来有段时间,我孙子一直没来,然后我就看到他变成黑暗护卫在外头站岗,都不认得我了!他被那些人弄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偏偏那些人竟然还说什么黑暗护卫的灵魂到了黑暗神身边,留下身体来保护我们,能当上是他们的荣幸……我呸,我从来没听过这世上有什么黑暗神。”

    “老人家想的透彻。”齐景辰道。

    “那是,我肚肠深着呢,想的比别人多多了,也不会像张家的那个小姑娘一样乱说话。她也是傻了,自己赚的钱只够自己吃又住在哥哥家,竟然还跟信了邪教的哥哥嫂子吵架,简直就是自己不想活了……”老人说到后来,深深地叹了一口。

    齐景辰知道她说的是白天的那个小姑娘,心里叹息,这个小姑娘,也是太高估亲情了……

    聂毅和齐景辰在老人这里留了下来,老人絮叨个不停,她床上的那个三四岁的孩子却睡得很熟,只偶尔翻个身。

    这世道,也就孩子能睡的这么好了。

    “那是我重孙子!”老人有些自豪地说道:“我孙子连他孩子都不认得了,只知道呆呆地站在门口,我都不敢去看他,也就只能把这个孩子带好。”

    齐景辰笑了笑,将聂毅怀里那只大约是感觉到了危险,因而一直很安分的猴子拎了出来。接着他又从旁边拿了一个应该是这个老太太以前试图种菜的花盆,还往里放了一点光明能量以及一颗小番茄的种子。

    猴子很快就种出了许多小番茄来,这次聂毅没有急着收,成熟的小番茄落在地上,铺了一地。

    老人看着这些小番茄,眼里满是激动——这可是新鲜的蔬菜!番茄还维生素丰富!

    “谢谢老人家的收留。”齐景辰将手上的番茄收起,给了那个老人。

    那个老人拿了番茄,止不住地说着:“你们真是好人,是好人……佛祖一定会保佑你们的,外面的那些弄邪教的,佛祖也肯定不会让他们好受!”

    佛祖?聂毅和齐景辰相视一眼,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莫非这个老太太完全不相信黑神神教,是因为她一直相信佛祖?

    聂毅和齐景辰打算在老人的屋子里多留一会儿,凌晨再离开。与此同时,之前聂毅和齐景辰曾经近距离看过的“堡垒”里面,一个女人正在合金和塑料还有其他多种材料一起制成的通道里前行。

    姚孟芝化了妆,遮掩住了自己不正常的肤色,在走过长长的通道之后,最终停留在了一道门前。

    她将自己的手掌按上去,门就开了,里面是一个布置的非常温馨房子,两室一厅的格局,有门有窗,只是那些窗户都是打不开的。

    这栋房子完全被厚厚的墙壁包围,没有姚孟芝的允许,连只蚊子都飞不进来。

    褚震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到姚孟芝,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你来了。”

    “听说你要见我?有什么事?”姚孟芝问道,目光贪婪地落在褚震的身上。

    姚孟芝的眼神充满爱意,褚震却觉得一阵不适。

    姚孟芝曾经是他深爱的人,虽然脑子聪明,对很多东西却一窍不通,他一直以为自己要永远保护她,却没想到末世后的某一天,她突然变了。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关了起来。

    是的,关了起来,他一个大男人被关在了这里,想要出门都不行!

    “还能有什么事?我要出去!”褚震冷笑道。

    姚孟芝闻言忍不住皱眉:“现在外面很危险,你不能出去,你要是想出去,等我闲下来,我带你出去。”

    “凭什么?”褚震有些气急了:“姚孟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作者有话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