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8章 幕后之人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有心想从于旭光那里套点消息,但担心自己和齐景辰的身份暴露,到底还是没有多做什么,只是将对赵成奇说的那些告诉了于旭光。

    他说的很详细,甚至多说了一些那些黑暗护卫的诡异之处,想要看看于旭光的反应,然而于旭光对这种东西似乎一无所知。

    这样也好,既然于旭光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那他上辈子跟那个重生者应该是没什么接触的……而且听了他的话,想来于旭光对那个人也会有所提防。

    “黑暗护卫?”听到聂毅的话,于旭光满脸不解,他上辈子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东西。

    那个黑暗之主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曾经大杀四方,害死了很多人,但后来却不怎么出来,也不怎么杀人了。

    当然,这估计也是因为末世中后期活人越来越少的缘故——总共就那么几个人了,死光了将来只能和丧尸为伴,也挺没意思的……

    “对,就是黑暗护卫,原本我们活捉了一个,但对方进行自杀式攻击杀了那人,现在我带来的就只有一具尸体。”聂毅道。

    “我去看看。”于旭光道,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你的那些手下呢?外面有人说你的手下死光了……”

    “你觉得可能吗?”聂毅反问:“我是开直升飞机来的,不可能把两千人全都装上。”

    “我就说多半又是俞朔放出来的谣言。”于旭光道,想到聂毅竟然还会开直升飞机,忍不住又佩服起来。

    幸好,这个人现在是站在安全区这边的,要不然他们可就多了一个大敌了。

    于旭光问道要问的事情之后就离开了,聂毅这才带着齐景辰等人去了聂博渊的别墅。

    如今b市安全区连外城都已经住满了人,但聂博渊却还有独栋的别墅可以住……权势确实是好东西。

    “聂毅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刘嫂看到聂毅,明显有些激动,发青的脸上也有了红晕:“我给你做了一桌吃的,你快进来吃饭。”

    聂毅看到刘嫂的样子,脚步微微顿了顿,但到底什么都没说,末世死的人太多了,就连他都不知道这辈子能活几年,自然管不了太多人。

    “之前那个俞朔来住过,我气不过,不肯再伺候人,你爸就让他离开了,现在这里清净的很,你们都可以住下。”刘嫂又道。

    “你也不用跟他起冲突。”聂毅道,刘嫂毕竟是一个普通人,跟俞朔起冲突没有好处。

    “我也不跟他起什么冲突,而且就算起冲突了,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刘嫂笑了笑,她知道聂毅是关心她,但她在聂家干了那么多年的活,也是学了不少东西的,可不至于连俞朔这样一个年轻人都对付不了。

    刘嫂已经做了一桌子菜了,立刻就招呼聂毅过去吃,也就是这个时候,聂博渊回来了。

    因为之前误会了聂毅有些愧疚,聂博渊这次难得地没有给聂毅摆脸色,也没有针对齐景辰。聂毅虽然不喜欢聂博渊,却也不至于主动挑衅,这顿饭最后倒是吃的很安静。

    当然,饭虽然吃的安静,但聂博渊的心情却不太好——任谁看到自己的儿子吃饭的时候一直伺候着一个男人,都会觉得难以忍受。

    不过这些日子见多了分分合合,还有各种奇葩事情,聂博渊对这情况的接受度倒是好了起来。

    前段时间他们安全区里有个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最后可是被自己的妻子阉了的,阉了也就算了,她的妻子还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

    想到那件事,聂博渊对齐景辰倒也没那么看不惯了——这人至少打不过聂毅。

    当天晚上,聂毅住在了聂博渊的别墅里,知道这件事之后,俞朔气的把自己房间里的很多东西都摔了:“聂毅!你回来做什么!”

    “俞少……”俞朔的手下看到俞朔愤怒的样子有心想劝,却又不敢劝。其实他们觉得俞朔的有些做法挺怪的,聂毅和俞朔虽然同父异母,但两人之前并没有利益纠葛,按理是可以好好相处的,但俞朔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针对聂毅。

    俞朔有时候真的有点太在乎聂博渊的这个父亲了,都这么大了竟然还在父亲面前争宠……这是因为他从小没有父亲的缘故?

    “你让人去盯着聂毅,有什么情况马上来告诉我。”俞朔冷静了一下,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他在b市安全区的生活其实是非常安逸的,但只要想到聂毅,他就如鲠在喉。

    俞朔的手下很快就离开了,就在这个时候,俞朔的窗户突然被敲响。

    规律的“咚咚”声在夜晚听起来非常诡异,甚至让人忍不住心里发寒。

    窗户外面什么都没有,这情况,应该是有人用风系异能敲了他的窗户,俞朔冷笑了一声,走到窗户旁边打开了窗户:“是谁?快出来!”

    “是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俞朔的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一个披散着一头长发,摇摇摆摆的身影从远处飘来。

    那确实是飘,那人影可以说压根就没有动脚,她飘到俞朔窗外,然后就朝着俞朔笑了笑,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来。

    俞朔不信鬼神,但也被这一幕惊了惊,只是很快他就回过神,然后看向了眼前这人:“风系异能者?”

    风系异能者能操控风,把声音送到他耳边什么的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是啊……”那个女人道,然后撩起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精致的脸。

    她的脸上化了很浓的妆,显得特别地白,嘴唇又非常非常红,都有些诡异了,但笑起来之后,表情却妩媚了起来,这张脸也变得生动了。

    俞朔是见过各种美人的,压根就没有把这点妩媚放在眼里,又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来这里,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杀了聂毅。”那个女人道。

    “杀聂毅?”俞朔嗤笑了一声,他当然想要杀了聂毅,但在b市安全区是不可能随便动手的,到了外面……就算他找到了聂毅,也不见得就能杀了聂毅。

    “我知道他的一个秘密,可以让他必死无疑。”那个女人突然道。

    俞朔的一双眼睛猛地睁大,瞳孔因为兴奋收缩起来。

    俞朔住的地方是一栋别墅,于旭光住的却是一栋非常普通的居民楼的一套两室的房子。

    这个居民楼虽然很普通,但现在住的都是在安全区有点本事的人,所以治安很不错,晚上还有供电,当然,每人的用电量是有数目的,要是超过了规定的用电量,下个月就不给用了。

    于旭光对这些资源一向很省就省——习惯了末世后期啥也没有的生活的他,压根就不怎么在意那些享受,晚上上厕所都不爱开灯的。

    不过今天,他们的客厅里却灯火通明,而他正在和自己的姐姐说起黑暗护卫的事情。

    他虽然有心为人类做贡献,但也不敢把重生的事情随意地说出去,因此也就只能借着预言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而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他也会提前和自己的姐姐商量好,毕竟有些话说出去,那可是会得罪人的!

    “姐,你说这个黑暗护卫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旭光不解地问道。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于月辉无语地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

    “上辈子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于旭光皱了皱眉头有些纠结。

    “这辈子不是很多事情都变了吗?”于月辉道:“不说别的,原本w县安全区的灵药就没有了。”

    想到w县安全区的灵药,于旭光就忍不住有些郁闷,那种灵药真的很好用,所有服食了灵药的人,都能不怕丧尸,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辈子竟然压根就没有这东西了。

    “小旭,你也别太纠结,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于月辉道。

    “是啊,而且还有一些事情是往好的方面发展的。”于旭光道,他话音刚落,他们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怎么会突然有人敲响他们的房门?于旭光有些不解,但还是上前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就是妆容有些怪异,看到对方,于旭光的脸上满是惊讶和惊喜:“姚孟芝?”

    惊讶过后,于旭光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会来这里?”

    姚孟芝曾经和他相依为命,但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并不认识才对。

    “因为我也重生了。”姚孟芝道。

    于旭光脸上惊喜的表情加重,他甚至恨不得冲上去抱住姚孟芝才好,要知道,他一直都很喜欢姚孟芝,深爱着姚孟芝。

    原本重生之后,他就想过要去找姚孟芝,可惜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现在姚孟芝喜欢的是别人……他最后到底还是什么都没做。

    如果姚孟芝也重生了,那他们两个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

    “你也重生了?”于月辉却是有些防备地看向了姚孟芝:“你是什么时候重生的?之前为什么没有联系我们?”

    末世开始已经半年了,这人如果重生了,为什么之前不来找他们?于旭光表现的那么明显,那些没重生的也许想不到,同是重生的人却不可能猜不到。

    “是啊孟芝,你是什么时候重生的?”于旭光也问。

    “末世开始后一个月。”姚孟芝道,她重生的时间,应该跟于旭光差不多。

    “那你……”于旭光想问姚孟芝为什么不来找自己,但话说到一半,又问不下去了。姚孟芝有个很爱的男人,和他的姐姐一样死在了黑暗之主的手上,现在那人应该还活着,姚孟芝当然不会想来找他。

    “谁像你一样,重生了之后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姚孟芝看着于旭光,嘴角露出了一个带着讽刺的笑容:“重生的人可不止你我两个,据我所知,至少还有三个。”

    “怎么可能!”于旭光满脸的惊讶,他和姚孟芝都重生就已经让他非常震惊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另外三个重生者,怎么可能?

    “你以为聂毅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的?”姚孟芝笑着看向于旭光。

    “他也是重生的?!”于旭光满脸不解:“不对,他要是重生的,为什么还会对上辈子背叛他的情人那么好?”

    聂毅的实力非常强,他也曾经因此有过疑惑,但这点疑惑在看到聂毅对齐景辰千依百顺之后就消失了。

    他要是上辈子被背叛了,这辈子绝不会再对那人这么好!聂毅这人一向有仇必报,他上辈子都把情人杀了,这辈子又怎么可能再把情人捧在手心里。

    “谁跟你说和聂毅在一起的人是他上辈子的情人?”姚孟芝不仅脸上化了很浓的妆容,手上也涂了大红的指甲油,她的手放在桌上握成拳头,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

    “那齐景辰又是谁?”于旭光满脸不解。

    “上辈子聂毅对谁言听计从,甚至愿意为对方贡献一切?”姚孟芝突然问道。

    “黑暗之主……”于旭光的脸惨白一片:“这不可能,黑暗之主怎么可能是一个少年?还是一个……”那么干净的少年?

    于旭光对齐景辰的印象非常好,虽然齐景辰任性妄为,但只要看到这个人,他就会觉得非常舒服。

    这个少年懒散、挑食、爱干净……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他给人的感觉跟黑暗一点关系都扯不上,他一直都是在做自己,纯真而又干净。

    “为什么不可能?”姚孟芝反问:“也就是你傻,聂毅那么多的异常竟然完全没发现,还有齐景辰,你觉得他和聂毅的相处像是情侣吗?”

    他们的相处不像情侣吗?于旭光有些迟疑,他仔细一想,突然发现这两人的相处还真的不像情侣。

    齐景辰每次吩咐聂毅做事,都那么地理直气壮,不像是把聂毅当成了男友,倒像是把聂毅当成了手下。

    以前没有多想的时候,于旭光什么疑点都没发现,但现在想多了之后,他想到的疑点却越来越多。

    “还有一个重生者是谁?”于旭光又问。

    “聂毅身边不是有个男孩姓戚?”

    “戚暗……”于旭光有些回不过神来,又有种被打击到的感觉。

    戚暗在末世杀过很多人,他一直觉得那是一个非常邪恶,非常可怕的男人,后来他去刺杀黑暗之主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把看着已经饿坏的戚暗给杀了……

    他之前一直不觉得自己做的这事有什么错,但现在竟然有人告诉他,戚暗只是一个孩子?

    怎么可能?!

    不过说起来,他第一次看到戚暗的时候,对方确实曾经对他流露过杀气。而且上辈子的戚暗,很多表现都有些中二……

    他本就是中二的年纪,不表现的中二才是怪了。

    于旭光不想相信姚孟芝的话,但姚孟芝说出来的这一切却又让他不得不信。

    姚孟芝看到于旭光的表情就知道于旭光相信了,她侧过头,又看向了窗外。

    她重生之后非常高兴,以为自己可以避免上辈子的悲剧了,却没想到重生的人竟然不止她一个。

    b市安全区传来的消息让她知道了于旭光是重生的,她派人去w县安全区想要跟苏海升接触一下,顺便带走w县安全区附近的火系变异植物时遇到的状况知道的事情,却又让她知道,聂毅和齐景辰恐怕也是重生的。

    w县安全区的灵药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旭光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当初她还跟苏海升做过不少交易……不过上辈子为了让那些安全区的人更加仇恨齐景辰,她从来不说这个,甚至刻意抹除了一些资料。

    知道聂毅和齐景辰竟然重生了之后,她就动了要杀死聂毅的事情,但聂毅的行踪不好找,她也就只能随意设了几个陷阱——能杀了这两人最好,杀不了她也不过是亏了一些炸弹而已。

    她起初是想把这两人都杀了的,但后来她研究上遇到了一些问题,就想要抓了齐景辰研究,并且隐瞒身份亲自带人去了云城安全区。

    齐景辰还没觉醒,聂毅身边的人又少,她以为那场抓捕应该十拿九稳,却不想最后竟然失败了,甚至她的试验品还反被控制……

    既然抓不住齐景辰,就只能杀了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