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7章 偏心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拒不合作,审讯处的人也有些恼了,其中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是俞朔的粉丝,本就不喜欢聂毅,现在更是愤怒:“你把人打伤了,还摆出这副大爷模样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在安全区随意打伤一群异能者,可以判死刑了!”

    “死刑?”聂毅笑了笑,然后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一支录音笔:“你们尽管说吧,我会全都录下来,好好参考一下的,也让别人看看审讯处都是怎么给人定罪的。”

    b市安全区的法律聂毅都知道,所以他之前下手有分寸,虽然把那些人炸了,但里面没一个会重伤,最多也就是将来脸上身上多点疤而已。

    一般这样的事情审讯处是不会管太多的,毕竟在末世各种打斗真的太多了,他们要是什么都管,恐怕最后要累死。

    既然这样,这个女孩子就是公报私仇地在威胁人了。

    那个年轻女孩被聂毅这态度气到了,她身为审讯处的一员又都是被人捧着的,当下道:“你录下来又怎么样?明明就是你的错!你这个喜欢男人的变态!”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聂毅突然看向那个女孩,手上同时出现了一把冰刀。

    阳光从窗口洒下,照的那把冰刀熠熠生辉,周围还冒出烟雾来。

    也不知道是冰刀上的冷气太渗人,还是聂毅身上的冷意太浓,那个女孩子被震了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她身后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将她拉了回来。

    聂毅伤了人之后还能这么有恃无恐,恐怕就像他说的那样,是俞朔先挑衅的,他占着理。

    而且,俞朔他们虽然看着有点惨,但并没有太重的伤势,就这个情况,审讯处是不可能真把聂毅怎么样的,最多罚聂毅一点物资,既然这样,他们去挑衅聂毅又有什么好处?

    中年男人拦着那个年轻女孩不让她说话,而这个时候,俞朔等人也已经在医生的帮助下包扎好了。

    这已经不是俞朔第一次被聂毅打了,但绝对是他最丢脸的一次,他带了那么多人,原本以为聂毅肯定打不过他们,而他们可以摸清聂毅的底细,却没想到只不过一招,自己这方竟然就败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聂毅做了点什么!

    聂毅!

    俞朔看着对面那个看着非常惬意的年轻人,心里的愤怒几乎压抑不住,不过很快,他又平静了下来。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败在了于旭光手上的缘故,聂博渊对他冷淡了很多,但这次他挨了聂毅的大,聂博渊总要给他一个交代的。

    他已经让人去找聂博渊了,聂博渊应该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俞朔只要想象一下聂毅被聂博渊训斥的画面,就觉得心情愉快。

    不过随即,他就脸上一疼,顿时脸色又难看起来,他一向重视自己的相貌,要是真的毁容了……

    他一定要把今天的事情好好说道一下才行!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匆匆赶来,俞朔看了过去,却不想看到了一个让他厌恶的人——赵成奇身边的张秘书。

    “张秘书,你怎么来了?”之前拦着那个女孩子的中年男人连忙迎了上去。

    “聂少这次给b市安全区带来了非常重要的情报,赵将军让他马上过去。”张秘书道。

    赵成奇刚才看到聂毅让人送来的资料之后,称得上是大惊失色,立刻就要找聂毅来问,结果……聂毅竟然因为在安全区门口跟俞朔打架被审讯处给带走了?

    知道俞朔等人不过是受了点小伤之后,赵成奇就觉得审讯处没事找事,聂毅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虽然独了点,有仇必报了一点,但并不会主动去惹别人,倒是那个俞朔特别喜欢找存在感。

    一个大男人整天在电视上蹦跶不说,有时候他们军方发现了什么,俞朔在电视台上一番解释,很多百姓就以为那是俞朔弄出来的了!

    就像不久前那株变异植物,他们军方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还没研究一下呢,俞朔就在电视台上说这样的东西应该好好研究造福全人类,然后让他们把那株植物交出来!

    赵成奇不喜欢俞朔,张秘书当然也一样,看了一眼俞朔等人之后,又道:“听说是双方切磋的时候有了点皮外伤?这种小事用不着进审讯处吧?”

    中年男人有些迟疑,但张秘书来了之后就要马上把聂毅带走,却还是让他有许些不乐意——张秘书不怕俞朔,但他们却是怕俞朔的,更不想被俞朔惦记上……这么想着,中年男人就看向了俞朔。

    俞朔的脸上缠了绷带,他抬头看向张秘书,冷冷地说道:“张秘书,我被谋杀的事情你一句话就将之定义成切磋,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张秘书脸色一变,就在此时,门口又有人走了进来。

    b市安全区的区长聂博渊带着两个人行色匆匆地从外面进来,看到里面的情况,当即皱起了眉头。

    看到聂博渊,张秘书脸色一变,赵成奇不怕聂博渊,能跟聂博渊吵起来,他却是没办法跟聂博渊对着干的,现在聂博渊来了,他少不得就要有所退让。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聂博渊进来之后立刻问道,看向了聂毅。

    “你的宝贝儿子嘴巴太脏,被我打了。”聂毅看了一眼聂博渊,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b市安全区是很多幸存者最想居住的地方,但他现在却越来越讨厌这里了……等把黑暗护卫的事情交代好,他还是尽快带着齐景辰离开为好,免得整天遇到让他不开心的事情。

    当然,在此之前他最好先把俞朔给弄死……戚暗的异能增强了,这应该算不上什么难事?

    “爸,我并没有说什么。”俞朔道,脸上有着倔强。

    “聂区长,聂毅是来送重要资料的,我们将军不会让他因为别人的一点皮外伤就被人刁难。”张秘书看到俞朔的表情就觉得聂毅要遭。

    “他们的伤势怎么样?”聂博渊这次竟然没有马上开口训斥聂毅,反而看向了那个中年医生,然后又问:“有没有监控?”

    “俞少他们受的都是皮外伤,”那个中年男人道,然后又把监控拿了出来:“聂区长,监控在这里。”

    监控是没有声音的,里面显示聂毅和俞朔原本是在聊天,聂毅突然就攻击了俞朔。

    看到这情况,聂博渊的脸色不太好看,对着聂毅冷了脸:“你就不能别惹事了?好不容易回来了,还没进门就惹事,打你的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聂毅压根就不在乎聂博渊的训斥:“跟你无关,只要审讯处别偏袒人就好。”

    说着,他看了一眼平胜超。

    平胜超拿出手上的录音笔按了一下,然后里面就传出了俞朔的声音:“你的小情人总算有腿能自己走路了?聂毅你还是一直抱着他比较好,免得最后被别人抢了去,这样细皮嫩肉的少年喜欢的人多了,要是在他身上勒出一道道的伤痕,一定非常漂亮……”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聂博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聂毅看到他的样子,淡淡地问道:“聂区长,你的宝贝儿子说他什么都没说,结果他是这么说的……要是我这么说你的那位情人,你会不会想打我?”

    他不在乎聂博渊的感情,懒得去争,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愿意被冤枉了……聂毅看着聂博渊,很想知道聂博渊接下来是什么表现。

    恼羞成怒?

    聂毅已经做好聂博渊朝着自己发火的准备了,却没想到聂博渊竟然瞪了一眼俞朔:“这是你说的?”

    俞朔心里一沉。

    之前聂毅一直直来直往,表现地完全不在乎别人的误解,他还以为这人这次也会懒得辩解,却没想到竟然提前收集了证据。

    若是在私底下,他总能找个理由跟聂博渊解释,但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那些理由说出来恐怕也只会被人笑话。

    聂博渊看到俞朔迟疑的样子,自然知道这话肯定就是俞朔说的,一时又是生气,又是愧疚——他对俞朔生气,又对聂毅愧疚。

    聂博渊在聂毅面前一直都是个严父,对聂毅时常训斥,但聂毅毕竟是他的儿子,他对聂毅还是很在乎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在聂毅违抗自己,喜欢个男人,还顶嘴的时候就愈发的生气,俞朔挑拨了几句之后,更是觉得自己就应该给聂毅一些教训。

    但聂毅后来很干脆地走了!

    聂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跟那个齐景辰腻歪的时候,聂博渊对聂毅非常厌恶,但等聂毅离开了b市安全区,还很久没有消息之后,他却不可避免地担心起来。

    看到自己身边的俞朔混的越来越好,聂毅却生死未卜不知道受了多少苦,他原本偏向俞朔的心,竟是往聂毅那边偏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俞朔才会冷淡了起来。

    远香近臭,越是见不到聂毅,聂博渊就越是想到了很多聂毅的好,回忆起聂毅当初抱着自己的腿叫爸爸的样子之后,他甚至忍不住开始反省,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他这次来的这么快除了俞朔让人去请他以外,其实主要还是想要快点见到聂毅,确定聂毅是不是完好。

    聂博渊的心偏了,这时候就算聂毅真有错,俞朔没什么大事他也不想追究,在发现俞朔竟然竟然故意挑衅聂毅之后,自然勃然大怒。

    聂毅在外面好几个月,过年都没能回来,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俞朔就去挑衅,这是想把聂毅再赶走?

    这么一想,聂博渊忍不住开始怀疑以前俞朔被聂毅打,是不是也是俞朔先做错。

    他仔细想了想,突然发现聂毅还不曾主动找过俞朔的麻烦,就连俞朔挨打,也是俞朔自己凑到聂毅面前去才发生的……

    “混账,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弟弟说话?”聂博渊下意识地就想给俞朔一巴掌,后来看到俞朔那张脸上缠了不少胶布绷带,才放下手来,然后道:“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一下!”

    俞朔还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换来这么一个结果,都有些懵了,聂博渊又看向了聂毅:“这次是你哥不对,下次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一定要记得告诉爸爸。”

    聂毅看到聂博渊的态度,忍不住有些惊讶,但很快却也猜到了一些聂博渊的想法,不免有些好笑。上辈子他跟俞朔针锋相对,俞朔又会哭惨,聂博渊就一个劲儿地训斥他,觉得他针对俞朔。

    这次没了他在旁边做对比,俞朔堪称顺风顺水,聂博渊就来可怜他了……

    这个人,怎么就不能学着公平点?要是他上辈子对待他和俞朔的时候能公平一点,他也不至于差点被害死……

    当然,他现在挺感激聂博渊的不公正的,要不是聂博渊偏心,他肯定就碰不到齐景辰了。

    “既然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聂毅拉着齐景辰的手往外走。

    聂博渊看到这一幕一阵心塞,不过想到聂毅这几个月在外面过的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日子,倒是不好再训斥聂毅了,最终只道:“你以前的房子已经分给别人了,等下你回家来住。”

    “不用了,还有别的地方可以住。”聂毅拒绝了。

    “刘嫂一直很想你,而且她身体出了问题……”聂博渊又道,他记得聂毅当初离开的时候是带了很多人的,现在却只剩下这么几个……

    “我会回去的。”聂毅道,也想起了刘嫂。

    刘嫂的身体不好他一直是知道的,这个曾经照顾过他很久的女人有心脏病,也正是因为有这个毛病,她一直没有生育。

    刘嫂的心脏病并不是特别严重,在末世前一直吃药就不会有事,就算将来情况恶化了,也能做手术缓解,活个七八十岁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末世来临之后,情况就大不一样。

    糖尿病高血压这种末世前很多中老年人都有,很多人都不当回事的毛病,在末世都能要人命,心脏病就更不用说了。

    刘嫂本来不过是轻微的心脏病,在末世开始之后却越来越严重……

    聂毅当初没有带走刘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刘嫂年纪不小了,身上还有病,跟着他在外面四处奔波对身体一点好处也没有,反倒是留在b市安全区……聂博渊对刘嫂一直很敬重,b市安全区又很安定,怎么着都是能让刘嫂安享晚年的。

    聂毅打定了主意等下要去看看刘嫂,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先见赵成奇。

    赵成奇的办公室还在那里,聂毅进去之后,赵成奇就道:“你这小子,总算还知道回来!”

    这几个月聂毅虽然一直在外面,但他路过那些大型安全区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些资料,让他们送回b市安全区,因此赵成奇一直都没忘了他,甚至对他越来越欣赏。

    “我当然知道要回来。”聂毅笑了笑,让齐景辰他们在旁边坐下。

    “在外面闯了这么久,你身上的气势又强了,”赵成奇感慨地看向聂毅,又道,“我已经让你给你弄个接风宴了,不过现在你要先把那些个……黑暗护卫的情况说一下。”

    聂毅也不隐瞒,很快就把自己遇到事情说了一遍,也详细地介绍了黑暗护卫的情况。

    赵成奇表情凝重地翻看着手上的资料,突然道:“江南沿海是人口最多的地方,死的人多,幸存者也多,大大小小的安全区数不胜数,管理起来也不容易。如今这情况,我们就算派人去查可能也查不出什么。”

    聂毅也知道这点,点了点头:“但这事还是要重视。”

    “重视是一定的,于旭光说他会预言,说了很多事情,常常提到有个黑暗系异能者会对各个安全区不利,我猜那人说不定就在江南沿海。”赵成奇道。

    齐景辰一直很安静,听到这话却是笑了笑——他明明跟江南沿海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了,于旭光这人有点玄乎,你可以多跟他接触一下,但也要小心一些。”赵成奇又道。他们对于旭光都不错,甚至给了于旭光很多便利,但对于旭光却也不敢全然信任。

    “我会的。”聂毅对赵成奇会这么说一点都不意外,不过他倒是没想到,他刚刚从赵成奇这里出来,竟然就看到了被他谈论的于旭光从远处跑来。

    “聂毅,我听说你带来了黑暗系异能者的消息?”于旭光看到聂毅之后立刻问道,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那个黑暗系异能者上辈子害死了他的姐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