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5章 冬泳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一直闭着眼睛,他能感觉到聂毅在给自己洗澡,但却抬不起眼皮来,好像自己的眼皮上压着两座大山一样。

    聂毅某方面确实挺厉害的,但之前一直很克制,所以他其实并没有受什么伤,最多就是后面有些不适,而这点不适对于曾经被放血割肉的他来说,真算不上什么。

    可他现在依然动不了,自从咬了聂毅一口,吸了几口聂毅的血之后,他身体里的能量就开始慢慢恢复,整个人也渐渐地陷入到了休眠之中。

    因为这个,昨晚他把聂毅勾搭到了床上之后,竟然压根没力气做什么,就只是躺着任由聂毅为所欲为而已!

    他甚至都没能光明正大地去欣赏一下聂毅的身体……当然,他好歹是感觉到了一些别的的,比如说欢愉。

    说来也怪,他的身体都没有反应,后半段甚至整个人都不怎么能动了,但和聂毅缠绵的时候依然感觉到了绝顶的欢愉。只是聂毅太小心了,倒是让他觉得有点不够。

    感觉到聂毅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帮自己清洗,齐景辰很想动一动,偏偏又不能用,最终只能用精神力去“看”聂毅,然后把自己的精神力全都纠缠在聂毅身上。

    他如今和聂毅之间有种莫名的联系,让两人更加亲密无间,这精神力一缠上去,聂毅的精神力就也缠了过来,聂毅甚至有了反应……然后,聂毅就再不肯用精神力跟他纠缠了,还将他从水里抱出,擦干之后塞进了被窝。

    齐景辰以为聂毅也会钻进被窝,然而并没有,他只能开始想别的事情。说来也怪,他现在浑身无力,各种感知却异常清晰,思维也异常活跃。

    齐景辰最先想起的,就是自己这几天的异状,还有聂毅的异状。

    在之前的那次爆炸中,聂毅伤的非常重,异能核破碎,他血液虽然能救活聂毅,却没道理让聂毅全身完好,异能核重塑。

    而他也没有道理仅仅只是失血就那么虚弱,毕竟指尖一共才能流出多少血来?

    今天白天他只用精神力触碰,就让聂毅异能核外面的那层灰色薄膜消失,两人之间还产生了特殊联系的情况,更是处处透着怪异。

    这一切会发生,必然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倒像是……契约?

    齐景辰这些日子看了不少小说,修仙异能魔法应有尽有,倒也了解了不少东西,他和聂毅之间的情况,可不就是像是签订了契约?

    他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突如其来的和聂毅的联系对他来说不算坏事,倒也不用多想。

    放下心来,齐景辰就那么睡了过去,聂毅却是在齐景辰的身边坐了整整一个晚上。

    齐景辰昨晚一开始的亲近让他喜悦,但齐景辰后来的反应,却又让他有点不好受。

    看到昏昏沉沉的齐景辰,他甚至非常后悔,后悔要了齐景辰,毕竟齐景辰现在的身体真的很差……不过,如果重来一次,面对这样的机会他相信他还是不会拒绝。

    不管齐景辰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他想要得到齐景辰,这点毋庸置疑,而且,齐景辰昨天的表现,应该是喜欢他的——齐景辰会和他在一起,应该就是吃了徐邱瑜的醋?

    想到刚才齐景辰一直用精神力纠缠自己,聂毅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聂毅一边关注着齐景辰的情况,一边开始试着控制旁边的一盆水。

    那盆水是平胜超用异能弄出来的,他现在可以控制这盆里的水,但他如果用出异能,却还是水系和火系的混合异能。

    聂毅将手放进水盆里,仔细地感悟这盆水的的情况,试图从异能核里调动出水元素,但异能核里水系异能和火系异能混合在一起,竟让他一直做不到这一点。

    慢慢地,天亮了,阳光从窗户里透入,在屋里遍撒光明。

    旁边传来许些动静,聂毅看了过去,就看到齐景辰睁开了眼睛。

    齐景辰前几天的脸色一直不好,今天的气色却好了很多,但聂毅依然担心:“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两个男人之间的亲密行为是会让下方的人受伤的,聂毅虽然以前没有经历,却也记得这件事。

    “我觉得我身体已经没事了,很舒服。”齐景辰早就习惯聂毅对自己的关心了,哪怕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也完全不觉得不好意思,淡定的很。

    倒是聂毅听到“很舒服”三个字,忍不住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但他很快就又想到了齐景辰后来的情况,顿时就有些纠结。

    他昨晚确实很舒服,齐景辰就不一定了……

    聂毅的表情不太好看,齐景辰却是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如今的皮肤非常嫩,昨晚聂毅就在他的皮肤上弄出了很多痕迹,但现在这些痕迹都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过身上没穿什么衣服,倒是让他有些冷了……齐景辰微微皱眉,拿过了旁边的衣服要穿。

    聂毅却是飞快地将他塞回了被子里,然后又把那几件衣服被子下方塞入:“等把衣服捂热了,在被子里穿。”

    齐景辰看着聂毅,笑了笑:“好。”

    聂毅看到齐景辰的笑容,再也克制不住,最终吻住了齐景辰的嘴唇,过了许久他才放开:“对不起。”

    “怎么了?”齐景辰不满地看了过去,莫非聂毅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我的异能没有恢复,你要受冻了。”聂毅又在齐景辰的脸上亲了两口。

    齐景辰差点忘了这件事了,微微皱眉道:“我帮你想想办法。”

    “好,我去做吃的。”聂毅笑了笑。

    熬粥很费时间,聂毅怕齐景辰等太久,最终选择了做面饼。

    揉面,将面团擀薄,刷上一层油放入少许盐还有葱,然后再将之对折擀几次,一个薄饼就做好了,这种面饼的做法是聂毅从平母那里学来的,做起来方便味道也好。

    做完面饼,他又用鸡蛋做了个蛋花汤,然后两样一起端到了齐景辰面前。

    齐景辰已经穿好了衣服,吃饱喝足之后又把裤子穿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吃了没?”

    聂毅被齐景辰提醒,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吃东西了:“我到下面拿个饼吃就行。”晨光战队负责伙食的人每天都会提前做中午的面饼,早餐这个时间已经赶不上了,去吃几个面饼却没问题。

    “走吧。”齐景辰道。

    “你真的没事了?”聂毅又问了一句。

    “没事!”齐景辰道,昨晚他还觉得后面不舒服,今天却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他的身体的恢复能力果然非常好。

    虽然齐景辰说自己没事了,聂毅面对他的时候却依然非常小心,看到外面阳光不错,他搬了个沙发放到院子里,又用补元气的红参泡了杯参茶给齐景辰,这才去了做饭的地方,而那里的负责人果然已经做了很多中午吃的面饼了。

    这种面饼跟聂毅之前自己做的薄饼不一样,它非常厚,也管饱,聂毅就用刀切开,然后往里放了点做好的大酱吃起来。

    厨房那边常常有被污染的食物,齐景辰的鼻子又很灵,就没跟着聂毅一起去,而是坐在院子里的沙发上琢磨聂毅的异能。

    可惜一时半会儿,他压根就想不出什么头绪,只能无聊地去看周围。

    这个村子的村长家不仅屋子盖得好,就连院子都弄得非常漂亮。整个院子都用水泥抹平了,适合用来晾晒东西,周围却又砌了花坛,种了一些花草树木。

    这些花草树木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却都是冬天也不会落叶的,看着让人觉得很舒心,让齐景辰都有点想念自己的那颗生菜了——他前几天一直不太舒服,聂毅就把那颗生菜扔在了房车的角落里没让他抱着。

    “甘俊,你把我的那颗生菜拿回来。”齐景辰看向了身边的保镖。

    如今天气冷的很,换成别的生菜被扔在角落里不管,恐怕早就被冻坏了,齐景辰的这颗生菜却只是看着有点没精神。

    但它在齐景辰身边待了一会儿,就又精神了起来。

    感情自己连植物的毛病都能治?齐景辰摸了一把生菜的叶子,继续开始琢磨聂毅的异能。

    “景辰,求你救救你妹妹!”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随后,又出现了一个女音:“齐景辰,求你救救我女儿。”

    齐景辰朝着外面看去,才发现有两个人被晨光战队的人挡在了院子外面,可不就是徐业辉夫妇?

    这两人的眼睛都有些红肿,哭的很惨,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正重复着让他救救徐邱瑜。

    齐景辰都快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了,现在却又记了起来,忍不住有些膈应,皱起眉头:“你们的女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齐景辰,我知道小瑜她做的不错,不过她都没成年,你能不能原谅她?”徐业辉看着齐景辰,眼里满是哀求。

    “求求你救救她。”邱彤也道。

    “她要死了?”齐景辰问道,昨天徐邱瑜受伤之后的惨叫分明中气十足,不像是要死了的样子。

    邱彤的表情僵了僵:“不是。”

    “她既然不用死,那怎么要我去救她?”

    “小瑜的脸毁了,现在她不肯吃药,还要寻死……”徐业辉的脸上落下泪来:“她现在一直喊着聂少,要见聂少。你能不能让聂少去看看她?”

    邱彤也期待地看向了齐景辰,徐邱瑜脸上身上被炸出来的虽然都是小伤,但一直不处理也是要死人的:“只要聂毅愿意去看看她就好,求你了。”

    “聂毅不会去。”齐景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徐业辉。

    徐业辉还真没想到齐景辰会拒绝,表情当即僵了僵。

    “齐景辰,你怎么能这么恶毒,你就真的要毁了小瑜吗?”邱彤都顾不得示弱了,愤怒地看着齐景辰。

    徐邱瑜是她的宝贝女儿,从小到大她都舍不得动她一跟手指头,昨晚上却被伤成那个样子!之前她还觉得聂毅很不错,在看到自己女儿的模样之后,却对聂毅恨得不行。

    偏偏她的女儿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惦记着聂毅,一心一意要见聂毅,不然就不肯让人给她的伤口上药,嚷嚷着要去寻死。

    邱彤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来求齐景辰。

    徐业辉看到邱彤有些过于激动了,连忙伸手拉了拉邱彤的衣服,又对着齐景辰道:“景辰,我知道你妹妹做的不对,你就当可怜可怜她,可怜可怜我。”

    他这么说着,竟是跪在了地上。

    邱彤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一咬牙也跪下了,但抬头看着齐景辰的时候,眼里却有着遮掩不住的恨意。

    她很久很久以前,是见过齐景辰的,那时候她和徐业辉已经谈婚论嫁了,徐业辉带她回老家,然后她就看到一个穿着过长的旧衣服的瘦小的男孩被带到了他面前,喊她阿姨。

    她这才知道徐业辉竟然还有个儿子。

    虽然徐业辉说了这个儿子会养在乡下,不用她照顾,但这毕竟是徐业辉的儿子,徐业辉的合法继承人!

    她当场闹了起来,不愿意养这个孩子,最后她也如愿了,这个孩子被国际给了别人。

    那时候这个孩子看她的眼神是那么地小心翼翼,眼里满是祈求,现在竟然要让她求这个人……

    但她又不得不求。

    齐景辰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淡淡的:“我不会可怜你。”

    “你这人怎么这样!”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道,那人是晨光战队离开z县安全区之后路上救的一个幸存者,他是火系异能者,在一个小村子里护着好些人活了下来,别的都好就是有点太喜欢打抱不平了:“你的父亲跪在地上求你,你竟然无动于衷!”

    齐景辰看也不看那人一眼,拿起旁边泡好的参茶喝了一口,然后皱了皱眉头。

    聂毅在的时候,他的茶总会温度适宜,现在这茶却有些冰了……不过,如今聂毅的异能没有恢复,就算聂毅在这里,恐怕也没办法帮他温茶。

    聂毅的异能,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景辰皱着眉头想了起来,却不得要领,而被他忽视的那些人,都快被气炸了。

    “没想到聂毅竟然会喜欢你这样一个冷血的人!”那个火系异能者又道。

    他话音未落,突然朝前摔去,原来聂毅竟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你说谁冷血?”

    “聂毅?”那个火系异能者惊了惊,随即又道:“聂毅,这人看到父亲跪地求饶都能无动于衷,你竟然要去喜欢这么一个人?”

    “不喜欢他,难道喜欢你?”聂毅看着眼前这人,冷笑了一声:“你竟然对景辰不满,那么可以滚了,这里不欢迎你。”

    这人听到聂毅的话有些回不过神来,聂毅却不再管他,又去看旁边的徐业辉夫妇两个:“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聂毅身上的杀气是那么明显,徐业辉被压的透不过气来,他想要拉着妻子离开,然而根本就不敢动。

    “我今天心情好,不杀你,但你以后最好别让我看见。”聂毅又道。

    “把他们和他们的女儿关在一起,别让他们出来晃,食物减半。”齐景辰突然道。徐业辉就是个普通人,留着也出不了乱子,但最好还是别让他出来晃,免得被他发现他们要在旁边弄个安全区的事情。

    徐业辉……一直都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就按景辰说的办。”聂毅挥了挥手。

    徐业辉以为齐景辰应该会同情自己,却没想到竟然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他抬头看向齐景辰,然后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儿子眼里一片淡漠,这样的一个人,压根就不像是他以前想的以色侍人的男宠,或者被聂毅囚禁的人。

    他小看了这个人……要是早知道这样,他压根就不会去惹他!

    不管徐业辉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和邱彤很快就被带了下去,聂毅确实带着那个中医走了过来,让他给齐景辰把脉。

    “齐少的身体好了很多,虽然还有点虚弱,但问题不大。”那个中医道,同时有些讶异的看了看齐景辰的脸色。

    明明昨天齐景辰的脸色还很差,一天过去竟然就大变样了!

    “真的?那还要不要吃点什么补补?”聂毅面露喜色,他还真没想到,昨晚聂毅跟他那样了,竟然没有受伤,反而身体好了。

    以后是不是应该多来几次?

    “给齐少吃好点就行了。”那个中医道,又看了一眼齐景辰的参茶,齐景辰现在已经是他们这里吃的最好的人了……

    送走那个中医,聂毅就道:“我等下就去打猎,给你找点吃的。”

    “不用了。”齐景辰道。

    “怎么了?”

    “聂毅,你对冬泳有没有兴趣?”齐景辰突然问道,他刚才想了好一会儿,觉得聂毅的异能想要恢复,也许还就要像以前他被水浇一样,去感受一下水和火这两种能量。

    “那我去捉鱼给你吃。”聂毅也想明白了。

    张子海刚刚从屋里出来,正好听到这话,顿时一惊。

    齐景辰这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要惩罚一下聂毅?换做以前的聂毅,下河真没什么,但现在他的异能出问题了……

    还是自己的媳妇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