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章 幸福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都爬起来看外面的情况了,其他人当然也一样。

    特别是那些原本就在守夜或者巡逻的人,更是已经将河边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的。

    如果他们是看到别人和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在河边,肯定会觉得那两人是在约会或者偷情,但聂毅……

    这些人都同情地看向了那个女人,真是的,看上谁不好竟然看上了聂毅,这不,被打了吧?

    刚才的爆炸来的非常突然,徐邱瑜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已经被炸弹给伤了,在最初的时候,她除了尖叫几乎什么都想不起来,过了一会儿之后,才想起来求救:“救命!救命!救救我……”

    鲜血不停地从她的脸上身上涌出,都不用多想,她就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完了,她的脸……

    徐邱瑜能摸到自己脸上一个个深深的伤口,这一切让她压根就不敢想象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没跟父亲商量,就做了这样轻率的决定,她本以为聂毅看在她是齐景辰妹妹的份上,最多也不过就是像以前一样羞辱几句的……

    徐邱瑜的声音非常凄惨,那些巡逻的人这才发现她的胸口和整张脸竟然被炸得血肉模糊的。

    “找个人把她抬走,给她止血。”聂毅道,他在最后关头想起自己的异能不太对,因而及时收回了一部分异能,但徐邱瑜依然被炸得挺严重的——这人估计已经被毁容了。

    在聂毅看来,徐邱瑜这样不听话,就算杀了也是应该的,不过这人再怎么说也跟齐景辰流着一半相同的血液,他也就手下留情了。

    守夜的人很快就把徐邱瑜带走了,看到她满是伤口的脸和胸口,忍不住心下感叹——聂毅也太不解风情了,竟然舍得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下重手。

    “聂毅好样的!”邵正兰就在齐景辰楼下,打开窗户看到这情况之后,就大声道。

    他们这一路过来,她看到很多男人在自己变得强大之后就开始玩弄女人了,跟这些人一比,聂毅真的称得上是绝顶好男人了!

    如果她能遇上一个愿意像聂毅对待齐景辰那样对待自己的男人就好了。

    齐瑶瑶是和邵正兰一起住的,看到这一幕也非常激动——她哥的追求者真的挺靠谱的。

    “聂毅,上来。”在各种各样的声音里,齐景辰的声音并不响亮,但聂毅听到之后却立刻就抬起了头,然后对上了正站在三楼窗口的齐景辰的视线。

    没一会儿,聂毅就出现在了齐景辰身边:“你被吵醒了?还要睡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天太黑,齐景辰有些看不清聂毅的脸色,他微微皱眉打开了床边的一个小夜灯,坐到床上道:“你把窗户关了,再把门锁上。”

    聂毅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齐景辰又道:“你把衣服脱了。”

    “!!”聂毅惊讶地看着齐景辰,不明白齐景辰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他还是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甚至问道:“内裤要不要脱?”

    聂毅的反应的太快了,倒是让齐景辰有些回不过神来,听到聂毅的话,他才轻咳了一声:“不用了,你去床上躺着。”

    聂毅的火系异能已经不能用了,屋子里也就非常冷,看到聂毅躺在床上,身上因为寒冷汗毛都竖了起来,齐景辰立刻躺在了他身边,然后盖上了被子,紧接着,他又慢慢地爬到了聂毅的身上。

    身下是聂毅的身体,齐景辰一下下地抚摸着,突然有些得意——这个人,是他的。

    聂毅之前没少抱着齐景辰,却还是第一次被齐景辰主动压着被齐景辰抚摸,脸上不免露出笑容来,然后又亲了亲齐景辰的搁在自己胸前的脑袋:“怎么了?”

    齐景辰今天的反应有些怪怪的,当然,他很喜欢这种怪怪的。

    “那个女人是谁?”齐景辰问道,那个女人被炸的太厉害了,他都没看到她的模样。

    “是徐邱瑜。”聂毅道。

    “是她?”齐景辰的表情有些冷,之前徐邱瑜想要给聂毅生孩子的时候,看在对方并没有真的做什么的份上他并没有计较,虽说徐邱瑜因为那件事名声变差了,但她毕竟是他齐景辰的妹妹,因此也没人赶去欺负她,最多就是远着他们一家一点。

    结果……徐邱瑜竟然还想勾引聂毅?

    她去勾引自己哥哥的男人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心虚吗?

    齐景辰靠在聂毅的胸口,听了一会儿心跳之后才抬起头:“你看到她的身体了?”

    “天那么黑,我什么都没看见。”聂毅道,然后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齐景辰这么趴在他身上,他都有反应了。

    齐景辰把床头那个加电池的小夜灯拿过来放在聂毅的胸口,然后指了指聂毅左胸上的牙印道:“看到这是什么了吗?”

    “什么?”聂毅看向自己的左胸,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才发现上面有两个浅浅的痕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我的牙印,我做记号了,你是我的。”齐景辰道,把下巴搁在了聂毅的胸口。

    “牙印?”聂毅有些不解,齐景辰什么时候在他的身上咬了牙印了?他怎么不记得?

    齐景辰看到聂毅的样子,就知道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是,他当初咬聂毅的时候,聂毅可是昏迷着的。

    而且,后来大概是聂毅喝了他不少血的缘故,那个牙印变得非常浅,都看不出来是个牙印了……齐景辰突然很想再咬一口,就像自己说的那样,给聂毅做个记号。

    只是那次他心里又是担心又是害怕,气急之下就在聂毅身上咬出了一个口子,这次却舍不得下嘴,最后也就只是假意咬着那块硬邦邦的肉而已,看起来倒不像是咬人,而像是挑逗。

    两人这样的亲密,让齐景辰又想起了白天时的事情,他一边“咬”聂毅胸口的人,一边用自己的精神力缠上了聂毅的精神力。

    聂毅的精神力似乎早就在等着他的精神力了,同时也缠上了他的,两人的的精神力纠缠在一起,竟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个人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能抢……齐景辰的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突然迫切地想要感受聂毅的存在。

    他在大难不死之后那么愤怒,那么讨厌聂毅救自己的行为,都是因为不想看到聂毅死。

    聂毅怎么能死呢?这家伙都不知道自己也喜欢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看书学了很多理论知识,想试试实战了,怎么能死?

    齐景辰想到聂毅护着自己然后“慷慨赴死”的行为,心里怒气又涌了出来,他嘴上用力,竟然又尝到了聂毅血液的味道。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把聂毅咬了,齐景辰下意识地想要松开,但冥冥中却有一股力量让他多吸了几口聂毅的血,同时,他隐约感觉到他和聂毅之间的羁绊更深了,甚至有一股力量从聂毅身上流淌到他的身上,让他虚弱了好几天的身体突然有了力气。

    这种感觉非常玄妙,他们两个仿佛融为了一体……齐景辰抬头看向聂毅,再也不压抑自己的某些想法,突然吻住了聂毅的嘴唇。

    聂毅没少亲他,但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齐景辰早就知道自己对聂毅的感情不一般了,他其实一直都很缺爱,会珍惜别人给他的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爱,但聂毅给他的,又何止一丝一毫?

    聂毅这么爱他,他又怎么可能不爱聂毅?也许上辈子的时候,两个人都有所压抑,但这辈子一路走来,不仅聂毅对他的感情越来越深,他也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就是聂毅,也只有聂毅。

    聂毅抱住齐景辰,有些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回应起来。

    他们两个都毫无经验,接吻的时候甚至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但就算只是舌尖相触,都会觉得有种酥麻的感觉从舌尖传遍全身。

    “我们做吧。”齐景辰松开嘴,看着聂毅道。

    “你说什么?”聂毅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虽然一直都恨不得把齐景辰拆吃入腹,但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你想不想要我?”齐景辰凑到聂毅耳边吹了一口气,他刚看的一篇文里,男主就特别受不了别人这么做。

    聂毅浑身一颤,也有些受不了,他当然是想要的,甚至恨不得把齐景辰整个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但眼下的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甚至让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他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剧烈的疼痛传来,他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景辰,景辰,景辰……”

    抱着齐景辰,聂毅一翻身把齐景辰压在身下,激动地亲吻起对方的每一片肌肤。

    齐景辰笑了笑,轻轻地撩拨起聂毅来。

    这些日子跟聂毅一起睡,试着探究对方身体的可不止聂毅一个。聂毅身上有哪些地方敏感他再清楚不过,一双手扶过,聂毅的呼吸就越来越粗,越来越粗……

    当初跟戚暗要男人和男人的书来看的时候,齐景辰就已经想着等聂毅和他相互表白之后,两人要做到最后一步了,而之前的那场爆炸,则让他变得更加坚定,并且打算把原计划提前。

    要是死的时候还是个处,这也太悲催了一些。

    末世都来了,本就应该及时行乐才对!

    只是,他想好了,自己的身体却出问题了——这几天他连清醒的时间都少,哪还有空去惦记滚床单的事情?

    这么一拖,就到了今天。

    白天用精神力帮聂毅解决异能核的问题的时候,齐景辰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了一些,后来吃了一顿睡了一觉,就更精神了。

    结果,他正想着要等身体恢复之后勾引一下聂毅,聂毅竟然被别人勾引了!即便聂毅并没有被人勾引到,但只要想到聂毅看了别人的身体,他就忍不住生气,于是就让聂毅脱了衣服躺床上,还主动扑了上去。

    齐景辰非常的配合,甚至非常主动,聂毅本就喜欢他,那里抵挡的住这样的温柔?

    只是情到深处,聂毅突然发现齐景辰没有该有的反应,却忍不住身体一僵。

    “我阳痿。”齐景辰也注意聂毅的僵硬了,咬着牙道,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但他虽然没有反应,但确实是想要聂毅的。

    而且,总不能他一直这样,就一直没有那啥生活了吧?就是他这个样子,便宜聂毅了!

    齐景辰抱住了聂毅,聂毅看了一眼齐景辰,又往齐景辰的嘴上亲了下去。

    三更半夜,聂毅敲响了张子海和平胜超的卧室门。

    “谁?”张子海不满地打开门,然后就看到了聂毅。

    “聂少,怎么了?”张子海不解地问道。

    聂毅却是指了指旁边的那些脸盆:“给我一些热水。”

    好多脸盆!张子海看着那摆成一排的脸盆,有些无语,也突然想起来,以前齐景辰常常动不动就想洗澡……

    这是睡醒了又想洗澡了?聂毅的异能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总不能以后齐景辰要洗澡就来找他们吧?要是那时候他们正在进行身体交流结果被打扰的话,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忍不住想要打聂毅的!

    张子海还郁闷着,平胜超却已经走了出来,然后开始往旁边的一个大锅里放水,让张子海去烧,甚至催促道:“快点。”

    在媳妇眼里,自己没有老大重要怎么办?张子海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烧水——他们到底是两个人,做不到像聂毅一样直接弄出热水来。

    聂毅先用那些热水洗了浴缸,然后抱着又睡着了的齐景辰,把齐景辰好好洗了一下。

    他太想拥有齐景辰了,当然拒绝不了齐景辰的诱惑,不过想到齐景辰身体不好,却最终只要了一次。

    然而,即便只有一次,现在齐景辰身上的痕迹也非常非常多……看着那些痕迹,聂毅身上又是一热,然后放空思绪帮齐景辰洗了起来。

    洗着洗着,看到齐景辰抖了抖,聂毅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他不能用自己弄出来的水给齐景辰洗澡就算了,竟然还让齐景辰冻着了!

    这该死的异能,竟然在紧要关头不能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