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3章 奇怪的异能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也被自己异能核的变化惊呆了。

    按理说,三级异能者的异能核是没有固定的形状的,这种软糖状的异能核在脑海里有些被挤压的扁扁的,有些被挤压成竖条,若是异能量增加,形状还会发生变化。

    就说他以前的火系异能核,看起来就跟血液里的红细胞一样,是扁圆形的中间还有凹陷,至于水系异能核,同样是扁的,但周围有些触须,延伸到周围的缝隙里,看着像是一只水母。

    可现在,他的异能核变成了圆形,浑圆浑圆的没有丝毫瑕疵!

    水晶般异能核里,一抹火红在里面流动,水系异能和火系异能两种截然不同的异能,这时候竟然融为了一体,相互之间还一点都不排斥……

    火系异能和水系异能明明应该是敌对的,上辈子聂毅为了让自己的两个异能核保持平衡,甚至不得不压制修为,使用异能的时候,也是要用就尽量两种异能一起用,免得其中一种异能减少太多打破平衡。

    不得不说,这样的事情做起来非常麻烦,不过聂毅需要双系异能的杀伤力,更知道水系异能在末世后期的重要性,所以就算重生了,也从未想过要放弃水系异能。

    但如今,他的两个截然不同的异能核在破碎之后,竟然融成了一个!

    这个异能核里有着水火两种能量,真的不会爆炸吗?

    聂毅看到那颗异能核之后,甚至都没空去想自己的异能核为什么会突然恢复这件事了,毕竟这个异能核太奇怪了。

    齐景辰也跟聂毅一样,被聂毅怪异的异能核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他的精神力并没有从聂毅的脑海里退出,反而绕着异能核转了起来,终于,他忍不住又用精神力碰了碰聂毅的异能核。

    之前齐景辰的那一碰,让聂毅异能核外面的那层灰壳消失,这次他的一碰,竟然让自己的精神力莫名地被融合掉了一部分!

    突然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变少,齐景辰忍不住就是一惊,甚至下意识地就要从聂毅的脑海里退出来,不过很快,他却又发现他的精神力被补足了。

    补足他的精神力的,好像还是聂毅的精神力!

    聂毅的精神力融合进了他的精神力里面,倒是让他有种聂毅的脑海是自己的地盘的感觉,聂毅的异能核也让他觉得异常亲切,甚至忍不住就把自己的精神力缠了上去,然后和那颗异能核亲密接触起来。

    齐景辰有这样的感觉,聂毅当然也有,齐景辰的精神力刚进入自己的身体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不适应的,甚至下意识地就要去抵挡齐景辰的精神力,当然,这种本能到底还是被他压制住了。

    可现在呢,他能感觉到齐景辰的精神力对自己来说格外的亲切,甚至就像是自己的一部分一样。

    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忍不住想要去接近齐景辰。

    两人的心里同时一震,总觉得自己跟对方有了一种莫名的联系,但想要去找,却又找不到这种联系到底在哪里。

    而且,他们的精神纠缠在一起的感觉还前所未有的好,甚至让他们忍不住想要这样一直纠缠到天荒地老。

    “老大,你怎么了?”平胜超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把两人都惊醒了。

    齐景辰飞快地收回自己的精神力,睁开了眼睛,然后正好对上了聂毅的视线。

    “老大,你没事吧?”平胜超见状,又问了一句。

    “我没事。”聂毅回过神道,他现在特别想亲亲齐景辰,但这里有外人在……

    “没事就好!”平胜超看到聂毅真的没事,总算放下心来。刚才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突然闭上眼睛不言不语很久可是把他吓了一跳,齐景辰也就罢了,聂毅肯定是不会在野外睡觉的,他还以为聂毅出事了。

    张子海已经在旁边升起了一个火堆,看到聂毅和齐景辰醒了,就问道:“聂少,要不要来烤烤火?”

    聂毅抱着齐景辰坐到了火边,这才问齐景辰:“你没事吧?”

    “没事。”齐景辰道,他原本的精神力不过恢复了大半,但刚在在聂毅的身体里转了一圈之后,竟然就已经完全恢复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聂毅,这会儿他总有种用精神力把聂毅浑身上下“抚摸”一遍的冲动。

    “你在这里暖暖身子,我去试试异能。”聂毅从自己背着的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防潮垫铺在地上,让齐景辰坐着,然后走到旁边,想要凝聚出一个火球来。

    一个圆球在他的手上出现,里面却蕴含着水火两种能量,就跟他的异能核一样漂亮……聂毅看着这个火球,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他飞快地将这个半火半水的球扔了出去。

    这个球被扔在了不远处的灌木从里,随即爆炸声想起,灌木的枝叶被炸得四溅开来,爆炸中心附近还飞出了几只山鸡,它们惊叫着拍着翅膀没头没脑地一阵乱跑,竟然就跑到了他们这里!

    “山鸡!”平胜超飞快地冲了出去,抓住其中一只就拧断了它的脖子,还同时用水系异能弄出好些水朝着另外几只山鸡砸下,那水还把山鸡砸的晕头转向的,也让它们成了飞不起来的落汤鸡。

    山鸡一共五只,聂毅拎了其中两只熟练地杀了,想要用异能烧水褪毛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刚才的情况。

    他试着在自己手里凝聚一个水球,结果异能用出,出现的竟然又是水系异能和火系异能在一起的东西!

    幸好他早有准备,将自己的异能扔到了旁边……然后,爆炸声就再次响起。

    “老大,你异能的威力又大了!”平胜超激动地看着聂毅,脸上满是兴奋。

    聂毅的脸却是黑了起来,自己的异能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后就算想要给齐景辰倒杯水都不行了,怎么能这样!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想要试着只调动一种异能,一时间却又不得要领。

    “我饿了。”齐景辰突然道,他现在饿的很了,总觉得自己可以吃下一整只的鸡!当然,这也是因为山鸡的个头实在很小的缘故。

    “我给你炖鸡汤喝。”聂毅道,说不定等下齐景辰再用精神力去碰碰自己的异能核,自己的异能就好了,倒也不用着急。

    聂毅不再多想,先用张子海煮的热水和平胜超放在旁边的冷水把两只山鸡洗刷干净,然后又把他带来的酒精锅拿出来,并让张子海用火系异能点燃了几块固体酒精,准备炖鸡。

    张子海现在也能用火系异能帮别人烧火了,但聂毅不怎么想用别人的异能来做饭,干脆就选了酒精锅。

    他带的酒精锅个头不大,整只得的山鸡都放不进去,聂毅干脆就把一只山鸡切块放进去煮,另一只山鸡则直接放在张子海之前升起的火上烤。

    他带了很多给齐景辰用的东西,没有准备调料,但平胜超那里什么都有,聂毅最后倒也把山鸡烤的香喷喷的。

    他把两只山鸡整治的不错,平胜超也一样,有张子海帮他烧火,他先做了红烧鸡块,然后又炖了一大锅鸡汤。

    几个去打猎的人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说好了等他们带食物回来的人,竟然已经吃上了……

    大别山的冬天还是有很多绿色植物的,但猎物到底不多,更别说这些人还压根就没有捕猎的经验了,所以他们带回的东西不多,也就两只兔子而已,幸好,平胜超给他们留了鸡肉鸡汤。

    他们都是带了干粮的,把干粮放在火上稍微烤一下,就着山鸡汤吃,味道好极了。

    就连齐景辰都觉得山鸡汤的味道很好,聂毅用酒精锅炖的那只鸡他竟然吃了一半!

    吃完后,他就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虽然精神力恢复了,但他还是觉得很累。

    看到齐景辰吃饱了,聂毅把剩下的半只鸡上的肉用刀剃下放回汤锅里,骨头扔掉,又往里放了一把小米继续熬着,然后自己才去啃了两个馒头——那只烤鸡他吃了之后也不过就五分饱而已。

    一行人在山下等了很久,邵正兰和费学雷两个人才从悬崖上爬下来,他们两人脸上的喜色几乎遮掩不住,费学雷更是大声道:“上面确实是个好地方!能通到一个山谷里,只要用土系异能改造一下,那里就可以成为一个世外桃源!”

    “以后我们就让土系异能者每天来这里改造环境。”聂毅道。

    其他人自然全都赞同。

    如今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一行人干脆就把那两只兔子烤了,饱餐一顿之后方才离开,当然,聂毅是先把齐景辰叫醒让他吃饱之后自己才吃的。

    回去的时候走路又花了两个多小时,以至于最后到那个落脚的村子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这个村子里已经没有幸存者了,所有的丧尸都被清理掉之后,众人就各自找了屋子睡觉,同时把村长的房子留给了聂毅等人。

    在那些发达地区,村民们并不会觉得村长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但在相对闭塞的小山村,村长却跟土皇帝无异,他的房子也是最好的。

    三层的楼房式样有些老,前面还贴着一颗红色的五角星,非常土气,但里面装修的却很好,估计因为家里人多,卧室还有好几个。

    聂毅选了三楼的卧室,先端水打扫了一边,然后才把睡得迷迷糊糊的齐景辰放下。

    齐景辰睡得很熟,他在齐景辰身上亲了好几口,又交代了睡在同一楼的戚暗平胜超等人多关注一点齐景辰,这才下了楼,来到这栋房子后面的河边锻炼异能。

    这里相对空旷,还能看到齐景辰睡觉的屋子,绝对是修炼异能的最佳场所。

    这条河或者应该称之为小溪,从旁边的山上蜿蜒而下,流淌过村子然后一路远去,滋润了这个村子的土地,也给这个村子添了好些美景,甚至不输于那些著名景点。

    明天可以带齐景辰来这里看看风景,如果他没有把风景给毁了的话……聂毅看了一眼身后的窗户,在小溪边坐下,然后开始仔细研究自己脑海里的异能核。

    他的两种异能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也是因为这样,他从异能核里调动异能的话,两种异能会一起出来。

    有没有办法把这两种异能分开?

    聂毅将精神力沉入到脑海里,开始观察自己的异能核,并试着调动自己的能量。

    结果他刚刚开始研究,竟然就感觉到有人靠近。

    他已经交代那些巡逻人员没事别过来了,现在是大冬天还已经很晚,怎么会突然有人过来?

    聂毅不再研究自己的异能,冷着脸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熟人——齐景辰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裹着一件军大衣,正朝着他走过来。

    徐业辉和邱彤个子都不高,他们的女儿徐邱瑜也就长得非常小巧,那长款的军大衣穿在她身上,都遮住小腿了,还衬的那张脸特别小。

    她的头发披散着,脸上化了妆,在朦胧的夜色里看起来极为诱人,当然,这个诱人是针对直男的。

    聂毅从来就没有直过,压根欣赏不来女人的美丽,甚至即便是一个男人过来了,现在的他也懒得多看一眼。

    经历过末世的他早就没有正确的审美观了,现在他就觉得齐景辰一个人长得好看。

    “你来这里做什么?滚回去!”聂毅冷冷地说道。

    “聂毅,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徐邱瑜突然道,然后朝着聂毅冲了过来,与此同时,她还打开了身上的军大衣。

    她的军大衣只是披在身上,用手裹着而已,里面还什么都没穿!

    徐邱瑜这次也是拼了。她一开始的时候虽然对聂毅有好感,但也只是有好感而已。长得漂亮家境又好她以前从来不缺追求者,还谈过两次恋爱,当然不可能对聂毅一见钟情然后就甘愿为聂毅生孩子。

    那时候的她,主要考虑的还是自己,想要从聂毅身上得到好处。

    但聂毅拒绝了他,还对齐景辰那么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徐邱瑜竟然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在想聂毅!

    然而聂毅压根就看不到她,只会对齐景辰关怀备至。

    徐邱瑜嫉妒地快要疯了!

    她跟那几个和齐景辰一个村子住的人打听过,得知齐景辰一直都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之后,就更加地不平衡,也更加地想要得到聂毅。

    然而聂毅今天白天的意思,竟然是让他们这些z县的幸存者留在这里……

    他们这些人留下了,聂毅和晨光战队的人却肯定会离开,到时候,她还有可能再见到聂毅吗?

    末世跟以前可是不一样的,她在这个村子里住下之后,恐怕到死都不能离开也不敢离开……徐邱瑜一咬牙,就做了一个决定,打算拼一次。

    她就不信聂毅真的会不喜欢她!

    那些男人,不是最喜欢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吗?

    徐邱瑜做了决定之后,竟然还真的让她找到了一个机会——聂毅前几天一直对齐景辰寸步不离,但今天晚上独自一人来到了河边!

    徐邱瑜脱光自己的衣服,只穿着一件军大衣找到了聂毅,她相信聂毅要是被自己抱住,一定会把持不住!

    徐邱瑜咬着牙,顶着寒风朝着聂毅扑过去,聂毅却是下意识地想要用水系异能把她给推出去。

    聂毅以前的水系异能,只会让徐邱瑜被浇的湿透,冻个半死,然后将她推出去,但聂毅现在的“水系异能”……

    爆炸声响起,徐邱瑜整个人摔了出去,同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

    齐景辰原本睡得很熟,但突然听到尖叫声却还是被吵醒了,他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往下看去,就看到很多巡逻的人都在朝着窗下的河边跑去。

    这些人手上都拿着手电筒,在这些光线的照射下,河边的情况他看的非常清楚——聂毅脸色铁青地站着,而不远处,一个女人用双手包着自己的脸,正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

    那个女人翻滚的时候身上的军大衣翻起,竟然露出了光溜溜的一双大长腿……在军大衣里面,她什么都没穿!

    齐景辰的脸都黑了——竟然有人敢勾引他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