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1章 贫血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坐在弹坑旁边的泥地上,还在笑着,聂毅的心里却有些不好受,不是因为自己全身的毛发都被烧光了,而是因为他知道齐景辰能让自己恢复如初,必定是付出了一些代价的。

    之前的爆炸到底有多厉害他再清楚不过,那时候他的身上分明已经被炸的皮开肉绽,现在却完好如初……

    看着坑底那些从他身上落下的疤痂,聂毅的脸色实在好不起来——齐景辰,到底给他喝了多少血?

    他突然想起了上辈子被齐景辰逼着吃肉的情况……这个人总是这样,有时候对别人也实在太好了一些。

    聂毅没办法使用异能,也就不能洗去身上的泥污,他从坑底捡起那个自己之前用火系异能凝聚的火球,用旁边自己的衣服碎片擦了擦,然后将之放在齐景辰的怀里,道:“景辰,给我一件衣服吧。”

    “凭什么?”齐景辰道。他的衣服之前被冰水浸湿了,但在那个小火球和周围大火的“帮助”下现在已经烘干,这会儿虽然被寒风吹着却也不冷,现在怀里多了个暖烘烘的火球,更是整个人热乎乎的。

    可就算这样,他也不想把衣服给聂毅:“凭什么?”

    聂毅其实并不介意多在齐景辰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身体,要知道他虽然现在没了毛发,但身材还是很有看头的,“本钱”也很雄厚,只是看到齐景辰的脸色不太正常,他却再也没了炫身材的心思:“我冷。”

    聂毅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已经被他放进了齐景辰怀里的那个小火球——他可是已经把这个之前没让他冻着的东西给齐景辰了。

    说起来,齐景辰之前不给他衣服穿,却记得把这个火球留在他身边,倒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

    齐景辰哼了一声,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聂毅。

    他的外套是一件中长款的毛呢大衣,他穿着能遮到膝盖以上十厘米左右,但穿在聂毅身上……

    因为聂毅里头没穿内衣毛衣之类,这尺码不大的毛呢大衣他倒也能套进去,然而他个子高,这衣服穿进去之后,只能勉强遮到屁|股,然后露出若有若无的春光……

    聂毅已经爬出了弹坑,就站在坐着的齐景辰旁边,对别人来说只是若有若无的春光,从齐景辰现在的角度看去,却分明就是一览无遗!

    齐景辰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羞,苍白的脸上红晕更深,然后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别,我把衣服围在腰上就行了,你的裤子我应该穿不上。”聂毅连忙阻止,然后坐在齐景辰身边,用那颗火球帮齐景辰取暖。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之前竟然让平胜超等人离开这事了——他应该让他们留下一条裤子再走!

    也是他之前太粗心,竟然没有注意到齐景辰的不对劲……

    “里面有条保暖裤,弹性不错。”齐景辰道,他从小生活在乡下,那里冬天的时候是没有暖气也不会开空调的,常常室内室外一个温度,就习惯了穿秋裤,现在天那么冷,他也下意识地就给自己加了条保暖裤。

    齐景辰最终将那条保暖裤脱了下来给聂毅,自己穿回外面的裤子,然后就继续在地上坐着。

    他和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

    精神力捉摸不定,基本只能用来控制异能,但之前聂毅透支异能的时候,不知怎么的他竟然用精神力在包裹自己的冰层上开了个口子,甚至就连他的指间,都心随意动流出血来。

    精神力的作用,似乎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可惜就是因为那一下,他的精神力耗尽了,现在都还没有恢复。

    这也罢了,他不过是给聂毅喂了一点血,全身竟然就油然而起深深的疲惫之感,如今他甚至恨不得马上就能睡一觉才好,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刚才他还能强打起精神,这会儿却有些支持不住了。

    眼看着聂毅穿好了裤子,齐景辰道:“抱我回去!”

    聂毅几乎立刻就把齐景辰抱了起来,而当齐景辰被他抱起,靠在他身上之后,几乎立刻就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平稳了起来。

    齐景辰,这是睡着了?

    不管是笑的脸上泛起红晕的齐景辰,还是刚才在他面前慢慢地脱裤子的齐景辰,亦或者这会儿让他抱的齐景辰都非常诱人,但聂毅看着那些,却只感觉到了心疼,同时,对那个埋伏他们的人的恨意也越来越深。

    齐景辰分明就是已经支持不住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聂毅总觉得怀里的人轻了一些……把自己弄出来的那个取暖火球放在齐景辰的怀里,聂毅快步向山下走去。

    他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但现在却已经彻底恢复,身体除了皮肤有些过嫩以外,其他方面似乎还有所提升。

    就是异能……

    聂毅再次用精神力看了看自己脑海里的异能核,看到的依然是一颗灰蒙蒙的异能核,他还完全没办法调动里面的能量。

    这异能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聂毅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但很快又松开了。

    齐景辰的身体出了问题,这次他和齐景辰还中了埋伏……他有很多事情要做,现在倒是顾不上研究自己的异能核了。

    这么想着,聂毅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他甚至追上了平胜超等人。

    “老大!”

    “聂少!”

    平胜超等人看到聂毅,纷纷打招呼,眼里都有着崇敬。

    他们这些人单单面对大火就已经被折腾的精疲力尽,聂毅面对那样剧烈的爆炸还能没事,甚至还能把齐景辰护的毫发无伤,这是何等的妖孽?

    聂毅越强大,他们就越安全……这些人激动地看着聂毅,甚至忽视了聂毅的光头,还有对方的紧身裤——穿在齐景辰身上略显宽松的黑色保暖裤穿到聂毅身上身上之后,就变成紧身裤了……

    “快点回去。”聂毅朝着这些人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些人原本因为疲惫放慢了速度,听到聂毅这话,却是立刻就加快了脚步:“是!”

    晨光战队的营地里,所有人都一夜没睡。

    聂毅和齐景辰就在那座爆炸的山上,多半已经没了命,这让很多人都恐慌了起来,特别是这几天救的那些幸存者。

    他们的生活刚刚有点奔头,就突然得到这么一个噩耗,纷纷哭了起来。

    徐业辉看着周围那些惶恐的人,表情非常凝重。

    “爸,聂毅不会有事的吧?他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徐邱瑜拉着自己父亲的袖子,想要从自己父亲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然而徐业辉一向都是非常务实的:“怎么可能没事?三级丧尸那么厉害,枪打在它们身上不还是一枪一个窟窿?最多也不过是打中脑袋不见得毙命罢了。聂毅再厉害,遇上爆炸肯定也活不了,说不定连尸体都留不下来。”

    “不会的,聂毅不会死的!”徐邱瑜忍不住道,又愤愤不平地诅咒起来:“都怪那个该死的齐景辰,要不是他,聂毅又怎么可能会三更半夜去山顶上?他怎么就不早点死呢?”

    “你别想着聂毅了。”徐业辉道:“我们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聂毅很强,可以说是晨光战队的支柱,他要是死了,这个战队说不定也会分崩离析,我们一定要早做打算。”

    徐业辉的想法得到了邱彤的认同,两人一起准备了起来。

    之前齐景辰给他们的五十斤大米他们除了拿一些跟人交换信息以外,自己一口都没吃过,现在就用袋子分装,在身上各处藏了一些,然后又收拾了包裹。

    要是晨光战队没有乱起来,那他们就继续跟着晨光战队的人,要是乱起来了,他们也能第一时间带着物资跑掉。

    跟徐业辉一样“有远见”的人还是少数,现在大部分人都非常担心,当然,也有人一点都不担心,那人就是戚暗。

    昨天山上出现大火的时候,戚暗一开始偷偷跟上去了,后来还用一床湿透的被子裹住自己进行了瞬移,想要上山然后去找齐景辰和聂毅,结果他瞬移了好几次都还在火里,身体虽然没事,脚却烫伤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戚暗又想起来一件事。

    他现在还做不到带着个大男人瞬移,最多也就只能捎带个小猫这样的孩子!

    想起这一点之后,戚暗干脆回到了营地里。

    “戚暗,你说聂少和齐少会不会有事?”穆怡因为腹部太大,穿不下女人的外套,现在用一件大码的军大衣裹住了自己,如今正满脸担忧。

    “他们肯定不会有事。”戚暗道:“老大那么厉害,又怎么可能会出事?”

    穆怡看了戚暗一眼,抿了抿唇,她知道戚暗对齐景辰有种盲目的崇拜,觉得齐景辰什么都做得到,但她却不像戚暗那么乐观。

    齐景辰现在可都还没有觉醒,在那样的大火里,真的会没事吗?

    外面,一些晨光战队的队员也在议论着:“聂少会有事吗?”

    “聂少一定不会出事的,别多想!”旁边立刻有人道。

    “就是!聂少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会盲目信任别人的,可不止戚暗一个。

    “聂少肯定是被算计了,不管聂少到底怎么了,我们都要帮他报仇!”另一个人大声道。

    一时间,这些人士气大增。

    就是在这个时候,聂毅回来了。

    “所有人都快点把物资整理好,准备出发!”聂毅道,带着齐景辰第一时间进了房车。

    “我就知道老大肯定不会有事!”戚暗抱着小猫,跟在聂毅后面进了房车。

    等到他们都进了外车,外面的人才反应过来聂毅回来了的事情,忍不住欢呼起来——聂毅没事!

    不过,聂毅现在的模样着实怪异了一点,光头紧身裤赤膊穿件毛呢大衣……

    当然,聂少么,就算穿乞丐装也是很帅的!

    晨光战队的人本就只从那些车子上带下了各自要用的东西,现在要整理好准备出发自然很快,更别说平胜超已经带人回来,开始做安排了。

    “我受了点伤,这里的情况暂时由你安排,我们先离开这里。”聂毅对着平胜超道:“对了,让医生来我这里给景辰看看。”

    他回来已经有些时候了,但却连衣服都没换,因为实在太担心齐景辰的情况。

    齐景辰之前在他的怀里睡着之后,就一直没有醒!

    聂毅用自己的精神力将齐景辰检查了好几遍,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只能把队伍里的几个医生叫了过来,帮忙检查。

    不能验血做b超,齐景辰身上还没有丝毫外伤,平母和另一个西医也就检查不出齐景辰的情况,那个中医给齐景辰把脉之后,倒是道:“他的身体很虚,还有点贫血的症状,需要好好调养。”

    听到“贫血”两个字,聂毅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恨,他深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我知道了。”

    “老大怎么会贫血?是不是受伤了?”旁车里比较急,戚暗被挤在了角落里,但他依然一直关注着齐景辰的情况。

    “是我不好……”聂毅没回答戚暗的话,把几个医生送下车之后,才对他道:“让小猫把补血药拿出来。”他们这一路上收集了很多药品,而那些药品在小猫那里都有一份。

    聂毅抱着着齐景辰,目光落在齐景辰身上一刻都舍不得离开,直到一直没等到戚暗拿药过来,才转过头去,然后就发现小猫正把一样样的药品拿出来,戚暗确认了不是补血药再收回去,如此循环往复……

    他们找了很久,最后总算拿出了一个保健品礼盒。

    保健品礼盒上写着对女人多么多么好之类的话,不过确实是补血的,聂毅从中拿了一支水剂,拧开盖子之后扶着齐景辰的头,就将之慢慢地倒进了齐景辰嘴里。

    原本躺着的齐景辰突然张开嘴侧过头,然后“呕”地一声吐了出来。

    他将嘴里聂毅喂给自己的那支补血剂全都吐了,又睁开了眼睛:“聂毅你故意恶心我?”他靠在枕头上,脸上有种病态的苍白,眉头皱起来之后更加地惹人怜惜。

    聂毅刚才太着急,都没记起来齐景辰不能乱吃东西这事,当然,这也是因为齐景辰现在的状况已经越来越好,吃东西已经不那么挑了的缘故。

    “景辰,对不起,我太着急了……你有点贫血。”聂毅道。

    “给我弄点红枣来。”齐景辰看到聂毅担心的表情,慢慢地眨了眨眼睛说道。

    红枣小猫那里也是有的,她也记得这东西,很快就拿出了一包干红枣让戚暗给齐景辰,只是齐景辰扯了一下包装,竟然没有扯开。

    聂毅见状心里一沉,他帮齐景辰拆开了包装,然后拿了一颗红枣递到齐景辰的嘴边。

    齐景辰嚼的很慢,过了好久才停下咀嚼,见状,聂毅立刻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齐景辰看了看伸到自己嘴边的手,把枣核吐了上去,然后才道:“那个炸弹布置的极为巧妙,精神力一点都感觉不到,不是现在该有的东西。”

    “这个植物系异能者应该已经被人抢先带走了。”

    “之前在j市,孙将军找来的研究员能跑掉,多半也是有人相助。”

    齐景辰说了三句话之后心里一松,慢慢地又闭上了眼睛,都没顾上聂毅递过来的第二颗红枣。

    聂毅心仿佛被带刺的荆棘缠绕着一般痛的厉害,眼里的恨意也越来越深。

    他和齐景辰都是非常谨慎的人,齐景辰的精神力更是非常强,他们甚至已经习惯了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

    虽然他们的“观察”主要针对的是丧尸还有各种活物,对炸弹这样的东西并不能清晰地感觉到,但那些常见的炸弹他们只要“看”到了,一定能发现。

    可这次他们都没有感觉到,直到把门推开,才发现不对!

    这样的炸弹,倒像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就盼着他们自投罗网,好将他们炸得尸骨无存!

    那个客栈周围植被茂盛,被草坪覆盖,恐怕也是为了遮掩安装炸药的痕迹,而这肯定是那个植物系异能者的手笔……聂毅眼下并不知道埋炸弹的人是谁,但那个植物系异能者,却已经被他记下了。

    “聂毅,老大到底怎么了?”戚暗忍不住道。

    “你也别整天围着景辰转了,如果有空,还不如多去练练你的空间异能!”聂毅看向了戚暗:“除了于旭光,恐怕还有人重生了。”

    如果不是还有人重生,又怎么能弄出这样的陷阱?齐景辰说的没错,j市安全区那些消失的研究院,恐怕也是被人带走了。

    于旭光虽然重生了,但聂毅并不在意,因为他这个人实在太过简单,一眼就能看透,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但那个隐藏着重生者就不一样了!

    那人……说不定还知道他也是重生的,并以此猜出了齐景辰的身份……

    这次他们遭到埋伏,虽然受了伤,但也不全是坏事,至少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接下来可以更警醒一些!

    等以后……他一定会将那人碎尸万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