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章 光头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山上的火越来越大,平胜超带人一直努力灭火,效果却也不怎么样,因为火往山下烧去的缘故,他们甚至差点被火给包围,到了后来,平胜超干脆就让那些没有异能或者异能不适合灭火的人全都回去了,只留下水火土三系异能的人。

    一开始平胜超还以为灭火的主力军应该是包括自己在内的水系异能者,然而恰恰相反,最后灭火最厉害的竟然是土系异能者,他们将泥土翻转,不仅能灭火,还能制造出一些隔离带,让大火不至于烧到他们身边。

    漫山遍野的大伙烧了一晚上才熄灭,而这个时候,平胜超等人总算到了山顶。

    一晚上都在跟火作斗争,他们这群人全都烟熏火燎的,脸都黑了,很多人身上还有烧伤的痕迹,衣服也都被烧坏了,而其中最狼狈的,无疑就是平胜超和张子海。

    现在天冷,又没有暖气空调,所以大部分人睡觉的时候都是穿着秋衣秋裤的,就算后来赶不及穿衣服,好歹有这两样兜着,因为周围都是大火还并不觉得冷。

    但是平胜超和张子海他们两个……他们睡一个被窝还都是青壮年,张子海更是火系异能者,自然也就一点不觉得冷——这两人跑出来的时候就一条四角裤!

    虽然后来都披上了外套,但两条腿可是光着的……之前平胜超的腿不小心被火舌烧了一下,上面有一片地方都起水泡了,周围腿毛更是全都焦了,用手一捋就变成了灰往下掉。

    然而他压根顾不上这点,现在他的脸色异常难看,拳头握地紧紧地,整个人紧绷着神经好似随时都会暴起攻击,又好似随手一戳,就会让他彻底泄了气。

    昨天他们忙活了一晚上,但聂毅依然没有出现……

    聂毅不可能一句话都不交代就把他们扔下,如今的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聂毅和齐景辰在山上。

    聂毅虽然很厉害,但也不是不死之身,在那么剧烈的爆炸中……平胜超咬紧了牙关,他不想说“死”这个字,但脑海里的想法却止不住往这上面靠。

    至于齐景辰……齐景辰的身体比普通人还要弱一些,娇气的厉害,这会儿恐怕早就没命了……

    平胜超冷着脸走在最前面,走路的时候一截烧焦的树枝擦到他的小腿,烫出一串水泡,但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张子海走在平胜超后面,看到平胜超这样子一阵心疼,却最终什么都没说,他对聂毅也是很敬重的,现在聂毅出事,他其实也顾不上这些小伤。

    “聂少真的在山上?”褚云秀的头发都被烧焦了,她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问道,打破了弥漫在众人中间的寂静,希望能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平胜超没说话,但他知道聂毅多半就在这山上……他都听到聂毅的声音了……

    等等!他听到聂毅的声音了?!

    平胜超猛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与此同时,聂毅的声音也再次穿了来:“景辰,我知道我错了,对不起,但你别扔下我啊!”

    这座山都被烧干净了,上面什么动植物都没有,他们这些人因为心情沉重也没发出什么声音,因而聂毅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晰,也异常的……中气十足。

    众人看过去,才发现那声音似乎是从远处的一个弹坑里传出来的,这声音出现之后,弹坑里还爬出一个人来。

    那人身上的衣服有些皱了,也有些脏,却完好无损,一张脸更是干干净净的,跟以往一样好看诱人……这不是齐景辰又是谁?

    他们这些人一副从火堆里爬出来的难民模样,处在爆炸和大火中心位置的齐景辰竟然只是衣服脏了点皱了点,连根头发丝都没焦!

    平胜超等人有种深深地无力感,好像只要齐景辰一出现,他们立刻就会被比的低了几个档次……

    齐景辰爬出弹坑,站了起来,看到平胜超等人之后脸上连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就只是朝着他们淡淡地点了点头,他身后弹坑里,聂毅的声音却是又传了出来:“景辰,景辰,别走啊……你就算要走,好歹也给我件衣服……不然你去找平胜超,让他给我送件衣服来。”

    衣服?平胜超有些不解地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从那个坑里又探出来一个头,一个……锃光瓦亮的光头。

    那个光头下面的那张脸……还是聂毅的!

    平胜超另一半张子海是个光头。

    聂毅把张子海的头发烧了之后他一狠心,张子海干脆就给自己留了个光头,然后发现……光头其实挺方便的。

    以前隔三差五就要洗头,现在洗脸的时候顺便把头一擦就没事了!又方便又省事!

    平胜超一直挺在意自己的外貌,也在乎自己的头发,如今虽然没有扎着小辫子了,但也是找了一个末世前是发型师的幸存者给自己剪头发的,因为这个,他对张子海的光头一直很不喜欢。

    不过看久了就习惯了,他也懒得去管这个了。

    但他懒得去管,并不代表他就觉得光头好看了,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大变成了光头,更是让他有种如遭雷劈的感觉。

    他家老大很帅,就算变成了光头也依然好看,但光头毕竟是光头……

    光头都好看的人,不光的时候肯定更好看啊!

    好吧,他现在不应该去纠结这个……平胜超在看到聂毅之后,那颗一开始提着,后来都沉了的心总算回到了它该在的位置:“老大,你没事太好了!”

    一边说着,他们一边就快步朝着聂毅走去。

    然而,他们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了聂毅的声音:“你们站住别动!”

    平胜超停下脚步,立刻就不动了,然后就看到聂毅看向了他们:“我没事,你们回去好好休息。”

    “老大,你真的没事?”

    “没事,我很好。”聂毅强调了一句。

    他当然是没事的。

    他之前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他活下来了,甚至于他醒来的时候,还发现自己身上一点伤都没有,齐景辰还躺在他胸膛上,白皙脸颊就贴着他的胸口。

    当时聂毅甚至有些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甚至怀疑这一切都假的,是自己临死前的幻想出来的假象,但他很快就发现并非如此,毕竟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

    这并没有让他觉得高兴,倒是让他有些恐惧。

    在之前的爆炸里,他将自己的两个异能核都弄碎了,异能核碎了之后就没办法再拥有异能,他也会成为一个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丧尸感染的普通人……如果他真的变成了这样,又要怎么陪在齐景辰身边?怎么给齐景辰提供好生活?

    齐景辰以后会很强,他却只是一个废人,他还能像现在这样和齐景辰亲密无间吗?他还有资格站在齐景辰身边吗?

    但他又是不想死的,他和齐景辰不一样,只要齐景辰活着,他就不会想死——哪怕并不能亲近齐景辰,只能在远处看着这个人,他也不想死。

    聂毅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一边抱紧了齐景辰,一边查看自己的异能核。

    前者是为了多占点齐景辰的便宜,免得以后占不到了,后者……则是他还存着一点希望。

    他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却完好无损,应该就是齐景辰给他喂了血的缘故。

    那是两个人的生死关头,他为了能护住齐景辰,也就并没有拒绝到嘴的血液,而这血液带来的效果,似乎非常惊人。

    说不定,这会让他的异能核也恢复?

    虽然有着这样的侥幸心理,但聂毅知道可能性不大,上辈子南方最大的安全基地是s市安全基地,那个基地有个强大的异能者在跟丧尸的战斗中为了保护自己朋友异能核破碎,他那个朋友后来成了s市安全基地的掌权者之后,曾经用很多物资跟w县安全基地交换灵药为他治伤,但他依然没有恢复……

    聂毅以为自己的身体会没事,但异能核多半保不住,然而他用精神力进入自己的脑海之后,却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颗异能核!

    他的脑海里,还有异能核!

    只不过,原本应该有两颗的异能核,竟然变成了一颗,这一颗的样子还很不好看。

    火系异能核是大红的,鲜艳夺目,水系异能核是无色的,晶莹剔透,两者各有各的美,但现在聂毅脑海里的异能核却成了灰蒙蒙的,不仅如此,他的异能还不能用了。

    他连一个小火球都发不出来。

    莫非……因为吃多了齐景辰的血,他的异能变成跟齐景辰一样的暗系异能了?可是暗系异能的异能核不应该是黑色的吗?

    聂毅有些不明所以,但异能核还在,他就有恢复实力的可能!聂毅顿时就没有一开始那么悲观了,反而搂着齐景辰亲了几口。

    齐景辰的脸色很苍白,聂毅担心他是不是受了伤,亲了几口之后,就又在齐景辰身上摸索起来,想要帮齐景辰检查一下身体情况。

    然后,齐景辰就醒了……

    齐景辰醒了,聂毅立刻就高兴地凑了上去,齐景辰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冷冷地让他把手放开。

    聂毅听话地放了手,齐景辰依然不理他,然后开始往他们待着的弹坑外面爬……

    齐景辰生气了!聂毅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对齐景辰了解很深,也几乎立刻就猜出了齐景辰生气的原因——齐景辰肯定不想被他拼死救下,还要活下去给他报仇。

    喜欢的人生气了自然是要哄的,聂毅就说好话哄着齐景辰,却不想他还没把齐景辰哄好,平胜超他们进来来了……

    原本聂毅是想光着身子追出去的,到时候齐景辰就算生气,总不可能真的让他在外面遛鸟,至少会给他件衣服,但现在就外人在,这么做就不合适了。聂毅就琢磨着要让平胜超他们先回去,自己再好好认个错让齐景辰原谅自己。

    聂毅的心思平胜超并不知道,但看到聂毅身体无碍,他倒也没有坚持留下来。说起来,跟聂毅齐景辰一比,其实他们这些人看起来惨多了……

    “老大,那我们先走了。”平胜超道,带着人就开始往回走。

    他们这些人在聂毅面前并不敢说什么,但等他们来到山腰处之后,却有人率先道:“聂少真的太厉害了!”

    “是啊,太厉害了!那么剧烈的爆炸,他们竟然毫发无损……不,也不能说是毫发无损……”聂毅头发都没了,之前不过是烧掉了一些,现在直接烧没了……

    “也不知道聂少怎么挡住爆炸的!”

    “我们一定要加把劲,可不能都没有直面爆炸,结果连点火都灭不了……”

    “说起来,这次灭火,我觉得我对火系异能的掌控更强了,你们呢?”

    “我对水系异能的了解也加深了!”

    ……

    这些人一边说,一边往山下走去,一开始那些z县来帮忙的异能者还因为他们忙活了一晚上受了伤,结果聂毅他们压根没事有些心里不平衡,后来听到那些晨光战队的人竟然聊起了异能的使用方法,顿时就没空想这个了,反而专心听了起来。

    倒是平胜超这会儿压根没办法专心听……现在山上的火都灭了,冷风吹到他光溜溜的腿上,可把他给冻坏了!

    之前这双腿被火烫,现在又被寒风吹,他真有些对不住它们,以后他绝不能因为张子海说肉贴肉睡更舒服,就脱得只剩这么点!

    说起来,幸好他为了避免擦枪走火坚持不肯裸着睡,不然……呵呵!

    好歹有条四角裤遮住重点部位的平胜超下山去了,连四角裤都没有的聂毅还在坑里。

    坑里的烂泥里就只有他之前胸前的两块布,明显是不能用的……聂毅看着站在坑边的齐景辰,再次讨饶:“景辰,对不住,下次我绝不这样了!”

    “那你下次怎么样?”齐景辰转过头。

    聂毅顿了顿,才道:“下次我们要死一起死。”这话其实听着很好的,但聂毅觉得他要是真的遇到危险情况,还是会舍不得齐景辰死……

    “我本来就不想活了,用不着你救!”齐景辰看出了聂毅的犹疑,冷哼了一声:“下回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我死给你看!”

    聂毅:“……”跟齐景辰在一起,剧情总是变得很奇怪……他救了齐景辰,这时候齐景辰明明应该感恩戴德以身相许,为什么最后会变成齐景辰威胁他再这么做就死给他看?

    聂毅沉默不语,齐景辰则是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坑边居高临下地往下看:“聂毅你给我记着,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明明应该是表白的话,然而齐景辰的声音冷冷的,语气带着威胁。

    聂毅看着齐景辰,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还活着:“对不起。”

    “知道错了就好。”齐景辰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一下聂毅,他醒了之后发现聂毅的伤都好了,就没有再细看聂毅的样子,现在一看……齐景辰盯着聂毅的光溜溜的身体,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动了几下。

    他一开始忍着不想笑,但最后到底还是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甚至最终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了?”聂毅有些不明所以,齐景辰怎么突然笑了?这不太对劲。

    齐景辰指着聂毅的身体,缓了缓才道:“没毛了。”说完之后,他又笑了,不过这次笑了没几句,他就坐倒在地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一张脸因为咳嗽变得殷红一片,

    “你怎么了?”聂毅担心地问道,齐景辰的气色不太对,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也不知道齐景辰后来给他喂了多少血……

    “我没事。”齐景辰缓了过来,又道:“你看过自己的样子了吗?”

    “头发肯定保不住。”聂毅道,他已经发现自己头发没了这事了,之前那么大的火,他的头发还能留着才是怪事!不过……齐景辰看的好像不是他的头发?而是……

    聂毅看向自己的隐秘部位,突然发现那里光溜溜的,就跟那些还没长大的男孩子一样,一根毛都没有,全被烧光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