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9章 生死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安静的山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耀眼的火光就在山顶迸发,几乎照亮了整个山头。

    这却还不是结束,接下来的几秒钟里,那火光又耀眼了好几次,沉闷的响声传来的同时,大地也似乎摇了摇。

    晨光战队绝大多数的人都在睡觉,因而只听到了几声闷响,感受到了身下的床铺的颤动,那些守夜的人却是看到了那突然在山顶各处绽放的光芒。

    冲天而起的大火,让那个山头看起来宛若一只擎天而立的巨大火把。

    “怎么回事?”张子海和平胜超两人今天并没有守夜,但却在听到动静的第一时间从帐篷里冲了出来。

    他们根本就来不及穿衣服,这会儿都打着赤膊,全身上下也就只有一条四角裤遮着重点部位……幸好,他们好歹还记得拎上了自己的外套。

    “火山喷发?”一个守夜的人下意识地说道。

    “火山你个头!这地方怎么会有火山?”旁边一个守夜的人怒道:“而且火山喷发也不是这样的!”

    “那会是什么?”

    “反正不是火山,老子可是地质学家!”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道。

    “确实不是火山,倒像是爆炸,可是怎么会有人在山顶扔炸弹?”张子海玩过炸弹,了解的更多一些,刚才那情况……应该是有炸弹接二连三地爆炸了。

    这样的山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连环爆炸?张子海的表情有些凝重,却还没忘记把自己的外套披到平胜超身上。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从屋子里钻了出来,也看到了那山上的大火。

    “地震了?”

    “山上怎么突然着火了?”

    “会不会烧到我们这里?”

    “你傻啊!水系和火系异能者在,我们怕什么?”

    ……

    众人都在窃窃私语,就在这时,一个守夜的人突然道:“聂少带着齐少去那边山上了!”

    之前正在说话的人都一齐静了下来,看向这人,平胜超更是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聂少说要带齐少去看星星看日出,我看到他们是朝着那个方向去的。”那个守夜的人又道,脸上满是恐惧。

    他们这些人很强,却都是聂毅教出来的,也都靠聂毅带着才有现在的晨光战队,要是没有聂毅,他们恐怕和z县幸存者一般无二。

    如果聂毅出事……

    平胜超身上只披了一件外套,两条腿光着,但他这时候却什么都顾不上了:“我们快点过去!去找聂少!”

    说完之后,他才冷静了一点,然后发出了更详细的命令:“晨光战队所有的人都马上集合!水系异能者和火系异能者立刻上车,跟我去那边!”

    聂毅平常一直都是将琐碎的事情交给平胜超处理的,听到平胜超的话,晨光战队的人立刻就动了起来,水系和火系的异能者更是第一时间聚集到了平胜超身边。

    这些人之前基本都在睡觉,这会儿衣衫不整,大多就只是秋衣秋裤外面套了个外套,但这时候已经没人顾得上衣着了,他们飞快地爬上车子,然后朝着那座山峰的峰顶开去。

    那突然发出爆炸声的山峰坡度非常和缓,又在景区边上,所以不仅住了人,还种着许多茶树,也有道路可以开车上山——要是没路,山顶上自然是不可能开着客栈的。

    不过现在他们的车子却已经开不上去了,因为在爆炸之后,山上的树林被点燃了。

    冬天本就是枝枯叶落的时节,这几天还晴的非常好,如今就算只是一点火花也可能引起森林火灾,更别说现在山上发生了爆炸……

    “去灭火!”将车子停在火山旁边,平胜超立刻就道,眼里的焦急根本就压制不住。

    那些火系异能者和水系异能者全都下了车,火系异能者控制着火焰熄灭,水系异能者则用水熄火,后面赶来的土系异能者将土地翻转,每一次运用异能也能熄灭大片的火焰。

    然而他们灭火的同时,周围的火势也在变大,那些火焰被风一吹就朝着他们扑来,都让那些水系异能者快要受不了了,他们能凝聚出来的水也越来越少。

    “我们也来帮忙。”就在这时,褚云秀带着那些个z县的异能者来了,这些人的异能很弱,但好歹也能出分力。

    哈士奇笑笑也跟了来,它大约是觉得好玩,突然朝着周围的火焰用了风系异能,一阵风吹去,最后竟是让那里的火焰往上蹿高了一米。

    “笑笑!住嘴!”褚云秀见状,一巴掌打在笑笑的身上。笑笑很多事情不懂,以前它闯祸褚云秀也只会阻拦,并不会打它,但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再让它添乱了!

    笑笑突然被打,“呜呜”叫了几声,最终趴在地上不动了,似乎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处。

    “聂少不会有事吧?他真的在山上?”褚云秀担心地问道,收留他们的人是聂毅和齐景辰,要是这两人出事,晨光战队的人会不会抛下他们?

    “尽快灭火!”平胜超冷冷地看了褚云秀一眼,心里却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跟着聂毅已经很久了,知道一些聂毅和齐景辰的本事,比如这两人的感知非常灵敏。

    他们营地的动静闹得这么大,这里还发生了爆炸,聂毅和齐景辰要是在附近,肯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然而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看到聂毅和齐景辰……

    这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聂毅和齐景辰恐怕就是被困在了这山上!

    山里丧尸很少,应该也没什么人,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生爆炸?这爆炸针对的又会是谁?平胜超稍稍深想了一会儿,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身上——聂毅。

    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对付聂毅,但他知道聂毅现在肯定遇到了危险。

    那么厉害的爆炸,还有这么大的火……平胜超继续开始压榨自己的水系异能。

    聂毅确实遇到了危险。

    在听到那声“滴答”之后,他下意识地抱着齐景辰后退,又倒在地上往外翻滚,想要逃离身后的一切,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刚刚朝着山下滚去,后面就发生了爆炸声。

    在末世,热武器的运用非常广泛,那些大型安全区基本都是靠热武器守住了整个安全区的,当初追杀聂毅和齐景辰的人就没少使用各种热武器,炸弹更是时不时地出现。

    当时聂毅的实力远比现在要强,虽然不至于被炸弹炸了也没事,但他只要想躲,肯定躲的掉的,但他现在只有三级……

    上辈子他开始逃亡的时候异能已经四级了,身边还有个强大的齐景辰,但现在他只有三级,齐景辰还手无缚鸡之力需要他保护。

    聂毅滚到旁边之后,就发现炸弹的威力远比他想象的要大,他下意识在身后竖起了一道道的冰墙阻挡那些飞射出来的弹片,却不想就在此时,他身下覆盖着厚厚的草坪的土地竟然也被炸开。

    那些人在这个山头放着的炸药不止一处!

    这么多的炸药,要是他们是带着晨光战队所有人一起来的,指不定还会在淬不及防之下全军覆没……聂毅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与此同时,他身周却是突然出现了厚厚的冰层,那冰把他裹了一圈又一圈,一直裹得密不透风。

    然而,这点冰在爆炸里面依然不够看。

    爆炸声响起,冰层碎裂,周围的火舌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聂毅再次凝聚冰层包裹两人,但爆炸声也紧接着再次响起,冰层同样再次破裂……

    聂毅可以控制着火舌不要伤害到自己,却没办法控制住炸弹不爆炸,只能凝聚出越来越多的冰护着自己和齐景辰,但这点冰又怎么够?

    循环往复,聂毅凝聚了十来次的冰层,但真要说起来其实不过是在短短几秒钟之间,就这么一点功夫,他的异能竟然已经耗尽了。

    他脑海里的“软糖”被压榨的干干净净,原本闪烁着光辉的能量核这时候早已黯淡无光,甚至缩小了一些……

    火系异能虽然恢复速度赶不上使用速度,但好歹还在恢复,水系异能却不论他怎么运转异能核,都恢复不了一丝半点——在一个周围都是火焰的环境里,水系异能肯定是受到了限制的。

    异能已经不能用了,然而他们还没有脱险!

    聂毅一直把齐景辰护的很好,齐景辰虽然被冰层冻得脸色发白,但身上却没有丝毫伤口,可接下来呢?

    聂毅看了一眼怀里人,飞快地在齐景辰冰凉的脸上亲了一口:“给我报仇!”

    话音未落,聂毅已经一咬牙催动了那两颗几近枯竭的能量核。

    异能耗尽之后不能再使用异能,因为那会损伤异能核,而一旦异能核受到损伤,异能必定会变弱并且很难恢复,要是异能核破碎,那么这个异能者最终将变成一个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更加虚弱。

    他们一般还会有精神力,但一个没有了异能核的人,空有精神力又有什么用?

    当然,聂毅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单单是损伤异能核的问题了,他根本就已经存了死志,打算把最后的生机留给齐景辰。

    一层冰覆盖在了齐景辰的身上,隔绝了齐景辰和聂毅,聂毅的异能核上也出现了一丝裂纹,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继续使用冰系异能包裹齐景辰,并且用火系异能拦着周围的火焰。

    那些异能,都是他主动用精神力弄碎异能核,方才得到的,如今,他脑海里的两颗异能球早就已经成了碎片。

    他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全世界的人去死,包括自己,但齐景辰不能死。

    在这个时候,聂毅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冰厚一点,再厚一点……

    他之前抱着齐景辰,现在抱着的却已经变成一个冰坨了,但他却有种满足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刚刚升起,他面前的冰坨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洞!

    齐景辰的一只手伸了出来,就朝着他的嘴巴抓去。

    聂毅感觉到有一只手塞进了自己的嘴巴,同时他的嘴里一热,一股微咸的液体就进入了他的喉咙。

    那温热的液体进入他的胃部之后,让他瞬间拥有了许多力量,齐景辰身上的冰层也猛地增厚,他甚至都有点抱不住那巨大的冰球了!

    嘴里传来许些咸味,滋润着脑海里的异能核碎片,让聂毅整个人清醒了一些,他突然想到以齐景辰现在的身体,也许会受不了冰层散发的冷气……

    精神力深入冰层,聂毅在那里留下了许些火系异能,这火系异能在他的精神力的作用之下散发着热量,却又不会伤到齐景辰……

    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聂毅总算是放下心来,也用最后的力量在自己外面包裹了一层冰。

    又是一阵热浪袭来,爆炸响起,聂毅外面的冰层顿时碎裂,他也被炸的皮开肉绽,背上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恰在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骨头上,红色的肌肉慢慢蔓延开来,竟是又开始长肉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大用,爆炸已经接近尾声,大火却还在。

    最后的爆炸将齐景辰外面的冰层炸裂了一些,却还有着厚厚的一层,让他免于被大火伤到,聂毅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爆炸过后他整个人都暴露在了大火之中,火舌卷过,他身上焦黑一片,每块肉都被烧伤烧焦,整个人甚至散发出了肉香味。

    幸好就在此时,齐景辰身上的冰层慢慢融化,浇灭了周围的火焰,好歹让他没有被烤熟。

    齐景辰打破自己外面的那层冰壳,在冰水里面慢慢地坐了起来,那只塞在聂毅嘴里的左手却动都不动,完全没有离开聂毅的嘴巴。

    他的怀里有着一颗凝固的火球,里面红色的液体正在不停地流动,这是火系异能者发出的火球,按理都能把他烤焦,现在却只发出阵阵暖意让他不至于在寒冷中受冻。

    齐景辰的表情晦涩不明,看向身边聂毅的时候更是咬牙切齿的,他挤压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让血液从指间流出,然后挪动身体坐在了聂毅身边。

    所有的这一切,从聂毅推开门到现在,他们经历了一场生死,但其实不过一两分钟而已。

    坐在炸弹炸出的弹坑里,看着身边似乎都能上餐桌的聂毅,齐景辰却觉得仿佛又过了一辈子。

    刚刚被聂毅抱着滚开的时候,齐景辰被摔得七晕八素的,压根来不及有什么反应,后来聂毅和他一起被包裹在冰层里,他倒是想要用精神力影响周围的情况,但精神力无形无质,又哪能挡得住爆炸?

    结果,还不等他多想一下对策,聂毅的异能竟然就用尽了!

    异能用尽,齐景辰正担心两人的安危,聂毅竟然就透支异能要把最后的生路给了自己……

    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冰层裹住,聂毅身上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齐景辰的心里的怒意让他恨不得咬一口聂毅肉吃下去。

    这个该死的家伙,这是想又一次死在自己面前吗?

    上辈子他们食物耗尽,原本两人慢慢等死也算是有个伴,这人偏偏要拼着重伤去弄点恶心的让他想吐的东西回来给他吃,然后死在他前面,让他抱着个尸体多痛苦了十几天,现在,他又想这么干?

    精神力运转的越来越快,齐景辰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的,他就已经打破身上的冰层,然后把自己的手伸出去了,甚至就连他的手指,也在碰到聂毅的嘴巴之后破开了……

    然而,都这样了,聂毅竟然还只是用冰包住他,自己却留在了外面。

    爆炸停止,冰层融化,齐景辰现在看着浑身焦黑的聂毅,一时间冷笑不已。

    他早就想死了,是聂毅一直拖着他,他才忍着没死,要是聂毅死了,他难道还会活下去不成?

    齐景辰刚刚想到这一点,突然又想起了聂毅最后说的那句话——“帮我报仇”。

    他们突然遇到这连绵不绝的爆炸,肯定是有人设下埋伏,聂毅让他报仇,倒是又让他不得不活下去了!

    他凭什么给聂毅报仇?聂毅都死了,指不定他很快就被火烧死!

    齐景辰的心里闪过许多念头,那只空着的右手也慢慢地摸到了聂毅的鼻子。

    聂毅压根一点儿鼻息都没有!

    齐景辰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整个人都僵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人是可能是会闭过气去的,但不见得就是没命了……

    他下意识地想用精神力去查探聂毅的情况,随即脑海里却传来剧痛——他的精神力竟然已经损耗一空了!

    他打破冰层把手塞进聂毅的嘴里,靠的好像就是精神力?

    齐景辰没空多想,当务之急,是要检查清楚聂毅的情况。

    聂毅背上被烧的一塌糊涂,四肢也焦黑一片,不过大概因为他在一直紧紧地抱住那颗包裹着齐景辰的冰球的缘故,脸和胸前倒是没受什么损伤,胸前还盖着仅剩的一片衣服。

    齐景辰一把拉开那块布扔在旁边,然后俯在聂毅的胸前凝神细听……

    聂毅的心跳声缓慢而又无力,但确实还存在着。

    齐景辰呆了半晌,突然回过神来,然后一口咬在了聂毅的胸口,直到嘴里尝到了许些咸腥味,方才松开嘴巴。

    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最终摔倒在聂毅胸口,失去了意识。

    他的左手从聂毅嘴里滑落,那开了个口子的手指,赫然就是左手无名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