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植物系异能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原本聂毅是打算更晚一些再建立安全区的,毕竟末世开始到现在不过五个月,有些早了。

    但这辈子丧尸的进化速度太快了,之前晨光战队的人数多一点,能让他们赶路的时候就算面对很多丧尸也不用怕,还可以收集更多的物资,可以后呢?

    以后丧尸会越来越厉害,到时候那些没有觉醒异能的普通人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丧尸感染,不仅不能成为战斗力,说不定还会成为拖累。

    聂毅并不想看到这些自己调|教出来的人最后莫名其妙地变成丧尸,还不如就先成立一个安全区,让他们在人迹罕至也没有丧尸的地方安顿下来。

    聂毅和齐景辰上辈子去过很多地方,一开始被b市安全区联合了好些安全区追杀的时候,就曾经逃进大别山山脉,觉得那里挺不错的。

    这里温度适宜环境优雅,人少没什么猛兽,还有很多能耕种的土地……

    当时有很多幸存者,可不就是靠躲进大别山,才在末世初期中期过上了还算不错的生活的?当时山里有好些村落,也在清理掉了村子里的丧尸之后安定了下来,并且收留了很多外地逃难进去的人。

    当然,聂毅选择这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齐景辰的家乡就在附近。

    聂毅把情况做了说明之后,在场的z县幸存者就没有一个不同意的,至于不在场的……

    当天晚上大家都回屋睡觉之后,徐业辉就敲响了隔壁屋子的门。

    他在看到齐景辰竟然把徐大伯一家救回来了之后,就知道自己一开始的做法错了,也知道齐景辰应该不会真的找他的麻烦——齐景辰既然能把徐家其他的人救来,想来就是有点心软的。

    “我想问一下,之前聂毅都说了点什么?”隔壁的门一开,徐业辉就陪着笑问道。

    门里的人看到外面的人竟然是徐业辉,下意识地就要关门,徐业辉却伸出一只手把门抵住了,这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大米。

    那人到底还是把门开了,然后把之前聂毅的话说了出来,又提醒道:“你那个儿子跟聂毅关系很好,你还是别想什么歪主意了。”

    “我知道我知道。”徐业辉道,他当然不敢想歪主意了,齐景辰也罢了,聂毅那样子他可不敢惹,说起来,他那封信说不定不是齐景辰给聂毅的,而是一直盯着齐景辰的聂毅自个儿弄到的。

    徐业辉回去的时候面露喜色,然后就把这事跟自己的妻女说了。

    “爸,我们还能跟着聂毅?”徐邱瑜问道。

    “应该可以,不过我们还是安分点好。”徐业辉道。

    徐邱瑜低下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打算听自己父亲的话。

    同一时间,聂毅正在舔齐景辰的耳朵。

    他一开始慢慢地舔着齐景辰的耳垂,然后就开始舔上面的耳廓,最后差不多把齐景辰的整个耳朵叼在嘴里了。

    “你有完没完?”齐景辰终于忍无可忍了:“你就不嫌脏?”

    “我已经把你洗的干干净净的了。”聂毅道,水系异能还是很好用的。

    “睡觉!”齐景辰直接道。

    “还有另一只耳朵没舔,你不觉得难受?”聂毅道:“你想想,我都舔了这只耳朵了,不能亏待那只耳朵不是?”

    “我没有强迫症。”齐景辰道。

    聂毅没有继续纠缠,笑着看着齐景辰,眼里满是情意。

    聂毅突然不说话了,齐景辰转头看去,看到聂毅的这两只眼睛就有些移不开视线了。过了一会儿,他才道:“你长得真帅。”

    “这样一个大帅哥送给你,你要不要?”聂毅立刻问道。

    “你不是已经是我的了吗?”齐景辰笑起来。

    聂毅被齐景辰的笑容迷了迷,再去看齐景辰的时候,就发现齐景辰已经睡了。

    齐景辰越来越鲜活了,聂毅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可是想到外面的丧尸,一颗心又沉了下来。

    他现在可以让齐景辰过的高兴,以后呢?

    第二天一大早,晨光战队的人就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整顿好,整装待发了。

    在w县停留了几天,他们的物资又多了,卡车也多了,幸好队伍里有好些人在这些日子里学会了开卡车,司机倒也够用。

    晨光战队的人准备好了,那些z县的幸存者们也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三百多人,最后就挤在了二十辆卡车上。

    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不少东西,也都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东西,脸上却没有多少愁苦害怕,甚至带着笑容,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

    这些人力,大概也就徐业辉一家三口最为忐忑,窝在人后不敢露出自己的脸来,唯恐被聂毅和齐景辰看到了赶走。

    聂毅看到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才带着齐景辰出来,看到路上路上免不了有些灰尘纸屑,还用水系异能清洗了一遍。

    他护着齐景辰上了那辆房车,然后自己爬到了房车的顶上。

    车队开始缓缓前进,慢慢地就离开了z县。

    聂毅的房车就开在最前面,这是承受压力最大的一辆车了,几乎一直有丧尸迎面跑来,但聂毅坐在车顶上,竟然就愣是没让那些丧尸靠近这车子,也就是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聂毅厉害并不仅仅只有异能。

    他一只手用异能,另一只手拿着枪,每次枪声响起,几乎都会一只丧尸的脑袋的脑袋被打破,这些丧尸,好多被枪打中之后脑袋里还会流出黑水、冒出黑雾,明显就是二级丧尸。

    幸好,卡车上的位置都比较高,倒是并不会吸入那雾气。

    车队缓缓前进,没多久就靠近了大别山,但聂并没有停留,车子又沿着山脉开了起来。

    这一开,就开了整整两天。这天晚上,车队在大别山下一个村落里停了下来。

    这个村子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只剩下丧尸,也不知道那些活人是跑了还是都变成了丧尸。他们将这里的丧尸全都清理掉之后就住了下来,然后开始生火做饭。

    晨光战队的人的伙食非常好,米面两种主食可以自己挑选,菜也丰盛,比如今天晚餐里头就有之前路过一片竹林时土系异能者挖出来冬笋可以吃,但那些z县幸存者和这两天他们陆续救的那些幸存者的伙食就比较差了,吃的只有杂粮,杂粮粥就杂粮馒头,连菜都没有。

    在末世前杂粮是好东西,超市包装好的很多杂粮卖的比便宜的大米贵多了,很多人也不吃米饭坚持吃杂粮,但现在……

    口感好吸收好可以提供很多能量的大米白面才是大家最需要的!

    当然,其实晨光战队的人并不是吃的最好的,因为队伍里还有个齐景辰。

    之前在z县,聂毅和齐景辰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屋里,大家就算知道聂毅看重齐景辰,也只见过聂毅给齐景辰做饭,现在……

    这一路上看多了聂毅对齐景辰的好,那些之前还对聂毅有意思的人,这会儿大多都放弃了。

    齐景辰今天的晚餐,是之前在竹林里挖的竹笋,还有捉到的竹鼠。

    在人类家里出没的那些老鼠身上都是细菌,抓了最好也别吃,但竹鼠不一样,这种生活在竹林里的鼠类很干净,还肉质鲜美味道出众……

    那些土系异能者一共也就抓到了十一只竹鼠,聂毅要了六只,他们自个儿拿了五只,别人也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聂毅在六只竹鼠到手之后,将其中四只养了起来,剩下的两只一只炖汤,一只红烧。

    用橄榄油把糖炒出颜色,放入竹鼠肉翻炒,加盐,没多久红烧竹鼠就做好了,里面没有任何添加剂,绝不会让齐景辰吃的不开心。

    另一只竹鼠则和竹笋一起炖汤,这个需要加的作料就更少了,只要稍微放点盐就行。

    除此之外,为了保证营养,齐景辰面前还有一碗滴了芝麻油的蒸白菜心。

    吃着用原先真空包装,不曾受外面丝毫污染的大米煮成的白米饭,啃着竹鼠肉,旁边还有个聂毅当取暖器,齐景辰的心情非常不错,看到小猫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还用勺子舀了一点竹鼠竹笋汤给她。

    小猫软软地道:“谢谢。”

    “不用谢。”齐景辰道,干脆又舀出了一小碗汤给穆怡——穆怡怀着孩子,应该吃好点的。

    当然,他也不忘给聂毅留一点。

    其实齐景辰提过,让聂毅和他一起吃,可是聂毅觉得自己胃口太大,可能会把给他吃的食材吃完,也就坚持不肯,只吃他剩下的。

    齐景辰都觉得聂毅这样对自己太好了,别人这样的感觉更加明显……

    聂毅竟然吃剩饭!剩饭!!

    而且齐景辰的剩饭吃了之后,他也没给自己弄点好料,反而去吃晨光战队的人吃的食物了!

    这真是……新世纪的好男人。

    “汪汪汪,汪汪汪!”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褚云秀养的哈士奇又冲着齐景辰叫了起来,尾巴摇的跟风扇似的,这样子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褚云秀抱着它的腰,免得它把齐景辰给扑了:“祖宗!这世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扑的……”

    齐景辰看到这一幕有些忍俊不禁,最终把竹鼠的骨头给了它。

    这狗竟然非常珍惜地用舌头卷起了一小根骨头慢慢吃,一副打算细细品味的样子。

    “这货的智商……好像高了一点啊……”褚云秀看到这一幕,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因为跟这狗斗智斗勇冒出来的汗。

    都末世了,晚上除了滚床单压根就没有别的节目可以做,床单还不是所有人都有的滚的,所以除了守夜的人以外,其他人基本都早早地睡了。

    但聂毅和齐景辰却没有睡,两人甚至一起离开了营地。

    “聂少,您要去哪儿?”守夜的人问道。

    “去山顶看星星,等日出。”聂毅道,带着齐景辰就往旁边的一个山上走去。

    他们的身后,守夜的人满脸敬佩——不愧是聂少啊!末世还玩浪漫!

    聂毅并不知道守夜的人的想法,他选择在晚上上山,其实是有原因的——在大别山的一座山峰上,出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植物系异能者。

    那个植物系异能者是一个女生,她家很有钱,她原本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将来嫁个门当户对的丈夫,可最后却不愿意这么走,最终选择了另一条路。

    她在大别山的一个景区附近盖了一栋非常漂亮的房子,经营了一个客栈。

    因为她的这个客栈建的非常精致,服务也不错,很多人都愿意去她那里度假,末世来临的暑假,她的客栈里就住着不少上山避暑的人。

    末世来临,好些游客变成了丧尸,剩下的那些却都活了下来,因为女老板觉醒了植物系异能。

    跟空间系异能者分成好几种一样,植物系异能者也有好多种,各有偏向,而且大部分植物系异能者还偏向于攻击,也就只有这个植物系异能者不仅能攻击,还能种植。

    她在聂毅的记忆里,直到末世中期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后来就被南方的一个大型安全区保护了起来,可惜到了末世后期所有的一切都受到污染,她虽然有催生植物的本事,种出来的东西却也寥寥无几……

    当初戚暗还曾经去她那里偷她种出来的植物,可后来她也不知怎么的就死了。

    “如果有她帮忙,我们就有足够的蔬菜吃了。”聂毅背着齐景辰,慢慢地朝着山上走去。

    这座山有公路可以上去,走起来并不困难,聂毅没多久就到达了山顶,看到了那个客栈。

    整个客栈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住人,不过这也正常,在末世的晚上,自然不会有人开篝火派对,就连负责守夜的人估计也会靠墙安静地坐着以便节省体力。

    聂毅放下齐景辰,走上前敲响了房门。

    敲门声在夜里非常清晰,然而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聂毅还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难道这里的人搬走了?或者自己找错了地方,聂毅下意识地就推开了门,而他刚推开,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随着聂毅把门推开,仿佛有什么东西断了,发出一声细微的丝线断裂的声音,随即,门里又传出了“滴答”一声。

    聂毅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经历过很多危险的身体就已经条件反射一般抱住齐景辰滚了出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