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7章 徐大伯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原来这么喜欢齐景辰?

    聂毅都这么喜欢齐景辰了,竟然还没把齐景辰追到?

    齐瑶瑶的话让那些刚刚打了饭正要吃的人都没心情吃饭了,反而忍不住想要知道聂毅的八卦。

    那些大型安全区都跟b市安全区有联系,多少知道一些b市安全区的事情,但z县的这群幸存者都没能组成个安全区,又哪可能会知道b市安全区的事情?

    在此之前,他们完全不知道聂毅在b市是公认的好情人,对自己的情人情比金坚,甚至于,他们就连聂毅的具体身份都不知道。

    当然,他们现在全都知道了。

    聂毅走了,齐瑶瑶也在徐邱瑜面前“耀武扬威”了一番之后,平胜超就把聂毅的身份,还有他跟齐景辰的深厚感情告诉了z县的这些人。

    安全区区长的儿子?!得知聂毅竟然有一个这么高大上的身份,褚云秀等人后悔不迭——后悔之前对聂毅还不够热情。

    不,应该后悔他们之前对齐景辰不够热情——平胜超可是说了,聂毅最在乎的人就是齐景辰!

    之前他们虽然觉得齐景辰对聂毅很重要,却也没怎么把齐景辰当回事,可现在……

    感情聂毅不让别人去见齐景辰,不让周锦荣跟齐景辰多说话,不是不把齐景辰当回事,而是怕别人把齐景辰引诱了……

    褚云秀面带同情地看了周锦荣一眼,

    周锦荣擦了一把汗,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每次去找齐景辰,最后都会被聂毅拉着说话了。他冤枉啊!他喜欢的是女人,真的对齐景辰不感兴趣!

    其他人只是后悔而已,徐业辉和徐邱瑜两个人,却又是懊恼又是绝望,怕聂毅和齐景辰找他们的麻烦。

    之前因为徐业辉给徐邱瑜分析过,告诉徐邱瑜聂毅对齐景辰不可能是真爱,徐邱瑜虽然嫉妒齐景辰却也还好,但现在知道聂毅竟然是真心实意地在追齐景辰,这人还是b市安全区的区长,她就有些受不了了,甚至原本对聂毅的五分喜爱也变成了十分。

    齐景辰算什么呢?不过是她爸以前不要的一个儿子,听说一直在乡下长大就是个乡巴佬,怎么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那么出色的聂毅喜欢上了?

    他不就仗着他长得好看吗?自己要是没有在末世里饿了那么久,绝对比齐景辰更好看!

    徐邱瑜心里的嫉妒都已经变成痛恨了,然而她什么都做不了——平胜超专门警告了他们,不许他们一家出现在聂毅和齐景辰附近,就连其他人也开始对他们退避三舍。

    徐邱瑜现在虽然比不上齐景辰,但在z县幸存者里面容貌也是拔尖的,之前还有个水系异能者喜欢她,然而现在……她分明看到那个水系异能者正厌恶地看着她。

    眼睛一酸,徐邱瑜忍不住就哭了起来,但没有一个人上来安慰她,也没人帮她说话。

    即便在这些幸存者里还有人同情徐业辉,觉得徐业辉既然是齐景辰的父亲,齐景辰就不能对他不敬,但他们却也是不敢违抗聂毅的。

    最后,徐邱瑜只能灰溜溜地扶着被摔得身上很痛的父亲离开了这里,回到他们住的那间毛坯房,隐隐地,他们还听到身后传来了齐瑶瑶的声音。

    “那个徐业辉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他在末世前是大老板,我爸妈不过是在工厂做工的普通人而已,他要是真的惦记哥哥,怎么不把哥哥带回去?甚至还要让哥哥辛辛苦苦打工赚学费?”齐瑶瑶无意中知道徐业辉传播出的谣言都气坏了,现在总算有机会澄清。

    齐父齐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除了种自家的地以外,也就只是在附近工厂上上班而已,不过他们很节省。在乡下粮食蔬菜不用花钱买,齐景辰又不怎么花他们的的钱,所以他们上班赚的工资大部分都攒下来了,每年都能结余两三万万块,给齐瑶瑶提供的条件在这个小地方也不算差,但也仅止于此了!

    齐瑶瑶记得她前几年跟齐景辰闹矛盾的时候,曾经关注过齐景辰原先的父母,徐业辉事业有成,据说在外面是个大老板,回乡下盖个打算将来用来养老的别墅都能花一百多万,他这么有钱,却从没关心过齐景辰。

    还有这回事?褚云秀跟齐瑶瑶聊了聊,又从别人那里问到了一些徐业辉一开始的事情,倒是对齐瑶瑶的话相信了大半,也帮着齐瑶瑶把这事宣传了一下。

    一时间,对徐业辉鄙夷的人更多了。

    楼下的事情徐业辉并不知道,却也能猜到一些,功亏一篑的感觉很不好,幸好聂毅在把他扔了一回之后,就没有再追究……

    “到吃饭时间了,我们去楼下打饭。”徐业辉对着女儿道,聂毅找他们麻烦的时候是中午,现在则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我不去。”徐邱瑜咬牙道。

    “为什么?”

    “爸,现在外面的人那么看我,我怎么还有脸去打饭?”徐邱瑜红着眼睛道。

    “面子重要还是性命重要?不打饭我们吃什么?而且聂毅他们明天就要走了,今天不找机会去道个歉,我们被扔下了怎么办?”徐业辉道。

    “齐景辰很讨厌我们,爸你难道以为他会带我们走不成?”徐邱瑜眼里含泪,都有些埋怨父亲了,要是她爸以前对齐景辰上心一点,他们也不至于这样啊……

    “总不能什么都不做,那样我们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徐业辉叹着气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发。

    徐邱瑜“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他们父女两个到底还是准时出现在了楼下的大厅里,开始排队等着吃晚饭。

    齐景辰跟着聂毅来到吃饭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倒是有些敬佩了,毕竟要是换做以前的他,是绝对做不到这么厚脸皮的。

    齐景辰多看了徐邱瑜一眼,然后就看到徐邱瑜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这姑娘竟然还没学乖。

    幸好这人瞪自己的样子没让聂毅看到,要不然还不知道聂毅会怎么折腾她……齐景辰的嘴角往上勾了勾。

    情敌刚露个头情人就主动把情敌给踩下去的感觉,真的非常好。

    “别看别人。”聂毅一直看着齐景辰,发现齐景辰嘴角挂着的笑容就忍不住道。直到顺着齐景辰的目光发现齐景辰看的是徐邱瑜,他的脸色才好了点:“这种心术不正的女人,别去管她。”

    “我知道。”齐景辰笑了笑,然后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办好了,你要救的人里还有人活着。”聂毅道,一边说一边摆好了给齐景辰坐的沙发,让齐景辰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旁边。

    明天他们就要走了,今天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要让齐景辰在旁边等一会儿了。

    齐景辰坐在沙发上,用手抚摸着手里的那颗生菜,这颗生菜很不一般,一直没长大,但他用精神力却能感受到它上面已经凝聚了一些能量,那种能量还让他非常舒服。

    莫非,是自己身上溢散的能量改造了这颗菜?齐景辰倒是有些好奇这颗菜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齐景辰的排场一如既往地让人眼热,在聂毅说过自己还没追上他之后,眼热的人就更多了,不乏在心里觉得他矫情的。

    不过,晨光战队的那些人倒是面色如常——没办法,见多了就习惯了。

    今天晚上给z县幸存者的食物很不错,主食是大米饭,还有两个菜,一个菜是飘着没几片叶子的青菜汤,另一个菜则是萝卜炖肉。

    萝卜炖肉肉很少,就连萝卜都不多,每人也就能分到两块萝卜,但那些幸存者都非常满足,甚至窃窃私语起来。

    “我以前不爱吃萝卜,现在才发现萝卜竟然这么好吃!”

    “这萝卜是肉味的!”

    “我这里有块肉!哈哈!”

    ……

    这些人一直住在县城,米粮什么的好歹找到了不少,能填饱肚子,蔬菜却基本吃不到,现在对萝卜喜欢的很。

    就连徐邱瑜,在分到了两块萝卜之后都顾不上去看齐景辰了,而是拿了其中一块塞进嘴里。

    明明不爱吃的萝卜,这一刻竟然意外的美味,徐邱瑜吃了两口,再去看齐景辰,却发现聂毅正把一个萝卜剥了皮,切成小块放在他面前,还从身上摸出了一把水果叉子用水系异能洗干净:“这萝卜很甜,一点都不辣,快尝尝。”

    人跟人,简直不能比!

    徐邱瑜看着齐景辰的表情更加愤怒了,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被打开了。

    前几天下了雪,但这几天天气不错,所以雪都已经化了,但外面依然非常非常寒冷,这门一开,寒风就倒灌了进来,引得里面的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也就只有齐景辰一点没觉得冷,反而觉得挺凉快的。

    没办法,他身边站了个大火炉——聂毅这会儿就跟个电热器一样,呼呼地往外冒热气,都不带停歇的,弄得齐景辰的一张脸忍不住因为这热度红了起来,看起来愈发诱人。

    聂毅当初喜欢齐景辰的时候,齐景辰的相貌简直无法形容,当时他还庆幸没人会跟自己抢齐景辰,结果现在……

    聂毅冷着脸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了周围人看向齐景辰的视线,同时,门外的人也进来了。

    从门外进来的那些人都是z县附近农村的幸存者。

    聂毅说要在这里修整几天,却也不可能真的就让这些人一直休息一直玩了,事实上,这几天晨光战队的人一直都有轮流出去找物资。

    这个县城外来人口不多,末世初期外面游逛的丧尸很少,当时幸存者又很多,因而城里的物资早就被搜刮的差不多了,聂毅也就没在这里费时间,反而去了附近的农村。

    农村的人家里一般都是留着很多粮食的,收了新粮之后才会把陈粮卖了,一户人家少说也有一两百斤粮食。

    聂毅的人把附近的农村清理出来之后,收集的粮食数目堪称巨大,不仅如此,他还救回了好些幸存者。

    这些幸存者,他们今天一块儿带回来了。

    这些农村的幸存者跟县城的幸存者的状态差不多,因为其中有几个村子有人把村民组织到了一起,加起来到也有一百多人,他们进来之后,带着他们来的平胜超就道:“你们也去排队打饭,等你们吃饱了,聂少有话说。”

    听到平胜超的话,这些人连连点头,乖乖地排到了县城幸存者的后面。

    “大哥?”徐业辉看到那些人中的一个中年男人,惊讶地叫道。

    徐业辉在县城有房子,带女儿来玩住的是县城,但他的兄弟姐妹却都住在乡下,之前徐业辉一直以为他们应该都已经死光了,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

    “哼!”和徐业辉长得很像的徐大伯看到徐业辉,当即冷哼了一声,他身边还站着他的孙子,现在这个十三岁的孩子看着徐业辉也明显有些愤恨。

    “大哥,你们还活着,真的太好了。”徐业辉突然看到亲人有些激动,一时间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大哥的异样。

    “原来你还记得我们?我以为你早就把我们忘了!”徐大伯冷笑道:“你要是真的想让我们好好活着,见到景辰之后怎么不求他来救我们?要不是景辰还记得我们,我们恐怕就要被丧尸给吃了!”

    听到徐大伯的话,徐业辉顿时有些尴尬,他……确实没记起来这件事。

    这些日子一直挣扎求生,他哪还有空去管别人?更何况,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这些亲人应该已经没命了。

    “你还真有本事,记得让女儿去勾引别的人男人,却把家里人忘得一干二净!”徐大伯看到徐业辉这个样子更加失望,一开始那些人在他面前说徐业辉一点不惦记他们,反倒只想着让女儿勾引喜欢景辰的聂少的时候,他还不相信,但现在看来……他这个弟弟确实已经忘了他们了。

    他们在末世刚出现的时候一直惦记着这个人,他儿子就是为了去县城找叔叔,才最终一去不回的,这人倒好,老早就把他们忘在脑后了!

    徐业辉想要辩解几句,然而他每次去找齐景辰周围都有人看着,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算编谎话说自己其实去求齐景辰了,也很快会被拆穿……

    “姓徐的,我真是看错你了!”徐大伯等人前面的一个县城幸存者愤愤不平地道,今天下午徐业辉被人批判的时候,他还私底下帮徐业辉说话,觉得齐景辰有错,但现在看看……这个徐业辉竟然把自己哥哥都给忘了!

    徐业辉的脸色忽青忽白的,徐邱瑜更是忍不了了,她以前回老家一直被亲戚捧着,这时候愤怒之下就想跟自己大伯吵起来。

    徐业辉一把把女儿拉住,又捂住了女儿的嘴巴,然后对着自己的大哥道:“大哥,对不起。”

    徐业辉也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干脆带着女儿走了,等他走远,徐大伯却是感激地看向了齐景辰。

    他以前从未在意过自己的这个侄子,徐业辉要把他过继出去的时候也并不反对,却没想到最后竟然还就是被这人救了……

    “景辰,你怎么会想要救他?”聂毅坐在了齐景辰身边,忍不住问道。

    “他们毕竟养过我。”齐景辰道,他现在基本已经不记得小时候在徐家的事情了,但他知道当时徐家人好歹没有亏了他的吃穿——那时候徐业辉的事业刚刚起步,可是不曾给家里钱的,他大伯母那时候就常常说他是吃白饭的。

    聂毅看着齐景辰,总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柔软了下来,他的景辰就是这样,只要别人对他好,他就会一直记得那份好,永远不忘记。

    自己只要一直对他好,他肯定就会永远呆在自己身边。

    不管是z县县城的幸存者,还是z县附近农村的幸存者,在吃完饭后都在大厅里找地方坐了下来,平胜超可是说过聂毅有话要说的。

    他们不知道聂毅要说什么,却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视线也都落在聂毅身上。

    “你们愿意跟我走吗?”聂毅突然问道。

    “愿意!”这些人几乎毫不犹豫地说道,眼睛都亮了起来,他们一直以为聂毅会把他们扔下,没想到聂毅竟然会愿意带他们走!

    聂毅不仅强大,还身份高贵,跟着聂毅走肯定不会错!

    “不过我不会一直带着你们。”在那些人非常兴奋的时候,聂毅又道。

    这些人兴奋的表情顿时换上了担忧,一颗心也都提了起来。

    聂毅这时候又道:“我会在大别山建立一个安全基地,你们如果愿意,可以在山中建立村落,山里人烟稀少丧尸也少,还能种地,总比生活在这里要好。”

    他弄出一个晨光战队,也是为建立自己的安全区做准备。

    齐景辰的异能觉醒之后,他们多半还会被那些大兴安全区追杀,那时候若是能有个自己的安全区,日子就舒服很多了!

    当然,这个安全区他们可以建立的隐秘点,外面还可以找些幸存者建村里作掩护……

    大别山山脉有很多没开发的山峰,就挺合适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