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6章 解决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把那封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如果他真的是以色侍人的,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好主意,然而他压根就不需要有个孩子来捆住聂毅保住富贵。

    “聂毅还真是艳福不浅!齐大哥我跟你说,喜欢聂毅的人可多了,很多人都想跟聂毅生孩子,你可一定要看紧了他!不能让他有机会红杏出墙!”戚暗道。

    “……”齐景辰看了一眼乱用成语的戚暗,又把目光放到了那封信上。

    他对聂毅是信任的,要是连聂毅都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信?他还不如趁早死了。

    但他还是不高兴有人惦记自己的人。

    齐景辰原本懒得理会那家人的,他们用他的名义请了平母做手术,他也没当回事,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得寸进尺了……

    四天的休息已经让晨光战队的人都休息好了,之前不小心受了伤的人也好多了,今天聂毅过去,则是为了让监督他们训练,好让他们立刻恢复战斗力。

    聂毅放松了几天骨头都松了,今天就畅快淋漓地跟手下人打了一场,事后还刻意让土系异能者给自己弄了个隔间,方便自己洗澡换衣服。

    “老大,都是男人,你怎么这么讲究?”有个异能者忍不住问道,邵正兰带着几个女异能者离开了,他们这里剩下的可都是大老爷们。

    “我是有家室的人,能跟你们一样吗?”聂毅冷笑了一声:“我告诉你们,你们在我面前也注意点,免得我回去还要洗眼睛!”

    “老大你放心,我们一定注意!”那个异能者立刻就道:“绝对不让你回去被家暴!”

    这人开玩笑取笑聂毅,聂毅却顺势道:“就应该这样!”

    “……”那个异能者有些无语,他怎么觉得他好像被秀恩爱了?

    他看着聂毅走远,就去找平胜超想要点水洗澡,结果正好看到张子海和平胜超两个人拉拉扯扯的也进了一个隔间……

    他突然也想找个伴了。

    聂毅回去的路上,特地去那些用来养东西的卡车上拿了些东西。

    他们有一辆卡车专门用来养鸡。卡车不大,但做些架子把鸡笼子层层叠叠地将放在架子上,一辆卡车上养上百来只鸡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一直有火系异能者看顾着温度,这些鸡还都会下蛋。

    聂毅摸了四个鸡蛋,又上了另一辆卡车,这里,一个会种地的人正在照料着蔬菜。

    青菜萝卜之类相对而言都是抗冻的,在南方甚至还就要秋天种,冬天正好能吃,现在这里种的主要也是这些。

    聂毅要了两个萝卜,几颗青菜,打算回去做给齐景辰吃。

    “聂少,萝卜叶子留下吧。”

    “给牛吃?”聂毅问道。

    “不是,拿来做咸菜。”那人道,一些比较糙的蔬菜,炒着吃不好吃,但可以用来做咸菜,萝卜叶子就是。

    聂毅对这些不太懂,听到这人的话,对自己找了熟悉这方面的人来种菜这点非常满意,然后就高高兴兴地带着几样食材回去了。

    刚进屋子,聂毅就发现之前被自己弄得暖洋洋的屋子里已经冰冷一片,连忙凝聚了一个小火球加温,这才去看齐景辰。

    齐景辰靠在床上,正在看那颗他养了很久但一点都不见长大的生菜,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是,见状,聂毅担心地问道:“景辰,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齐景辰冷笑了一声。

    “你没事就好……怎么突然不开心了?”聂毅又问。

    “我也没有不开心,就是想要恭喜一下聂少,桃花真旺!”

    这话怎么酸溜溜?聂毅听的高兴,顺便表忠心:“你放心,不管我桃花再多,也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聂毅这样子,倒是弄得齐景辰想要发个脾气都没意思……把手上的那张纸扔给聂毅,齐景辰干脆道:“你看看。”

    聂毅接过那张纸,先是一目十行看了一遍,然后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一时间都恨不得把徐业辉父女两个给拆了。

    他看上齐景辰那么多年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进展,竟然还有人来挑拨他们的关系……

    “景辰你放心!这事我马上去处理干净!”想也不想,聂毅就往外跑去——那家人竟然敢惦记他……咳咳,惦记他的精|子!他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等等。”齐景辰道。

    “什么事?”聂毅停下了脚步。

    “我饿了。”齐景辰道,他之前挺生气的,也想好好教训一下徐业辉他们,不过现在看到聂毅这气愤填膺的样子,突然又不生气了。

    聂毅咬着牙开始做饭,切菜的时候看着简直像是在剁人,用火系异能做菜的时候表情也凝重的很。

    让他做饭冷静一下也不错……齐景辰看到聂毅板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突然凑过去舔了一下聂毅的耳朵。

    聂毅手上的那团火突然失控,直接把锅子烧通了,衣服也被点着了,那窜起来的火苗甚至烧到了他的头发。

    聂毅很快就将火扑灭,然而头发已经少了很多,那锅萝卜汤也不能吃了。

    “真可惜。”齐景辰看着这汤忍不住道,他压根没想到聂毅的反应竟然会那么大,要是早知道这样,就不在这个时候逗他了。

    “你……你刚才干嘛”

    “我觉得你挺不错的。”齐景辰笑道。

    聂毅很想问问齐景辰是不是喜欢自己,偏偏又有些不敢问,毕竟要是齐景辰不喜欢他,他问了之后两人说不定就不能这么相处了……

    他是男人,也喜欢男人,看到齐景辰的身体就会有感觉,齐景辰呢?从来就不曾用带着情|欲的目光看自己……上辈子他什么都不说,不也是因为发现齐景辰应该是个直的?

    聂毅收拾了东西,换了一件衣服,继续开始做饭,只是这会儿他已经没空再去想徐业辉父女两的事情了。

    一顿饭吃完,聂毅的心情总算收拾好了,当下站了起来:“我去找姓徐的算账。”

    “别把人打坏了。”齐景辰道。他现在对那父女两个一点都不生气了,在想象了一下看到聂毅去找他们的麻烦之后那家人的脸色之后,还对他们有了点同情。

    聂毅下楼的时候,这个小区的z县幸存者们正在排队领饭。

    因为觉得他们表现不错,聂毅最近让平胜超分给他们饭菜分量很足,比如今天,就是每人一碗加了咸菜的面疙瘩,和一个巴掌大手指宽的玉米饼。

    这些玉米是在一个饲料厂弄来的,但现在可没人会嫌弃。

    看到聂毅来了,这些人纷纷来打招呼,魏锦荣更是走在最前面:“聂少好!”他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看了一眼聂毅的头发。

    之前聂毅回来的时候头发还好好的,这么一会儿工夫,竟然焦了一片……聂毅对火系异能控制的那么好,按理不该把自己头发都给烧了吧?

    聂毅压根没有去管魏锦荣,反而扫视了一周,最终将目光放在了徐业辉身上。

    徐业辉正打量着聂毅,就对上了聂毅不善的目光,顿时有些害怕,结果还不等他有所反应,聂毅就已经朝着他冲了过去:“姓徐的,你竟然给景辰写那种东西!”

    一边说着,聂毅一边就揪住徐业辉的衣服,把徐业辉拉了过来,甚至扯到徐业辉离开了地面。

    徐业辉一惊,对眼下的情况着实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了?难道齐景辰把信给聂毅看了?

    齐景辰疯了吗?这种信竟然给聂毅看?!

    就算给聂毅看了……聂毅也用不着亲自来找他麻烦吧?他怎么有空连这种小事都管?

    徐业辉忍不住怀疑是不是齐景辰伪造了一封信给聂毅看……莫非齐景辰很恨他,所以想要借聂毅的手弄死他?“聂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聂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旁边也有人道:“徐业辉之前是想见齐景辰,不过齐景辰根本没见他。”

    说话的人是有些同情徐业辉的,而他这话一出来,周围的人也都连连点头,还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帮着徐业辉道:“聂少,齐景辰对亲爹一点感情都没有,都不肯见一面,也有点绝情了。”

    “这种孩子生下来就没压根不管的亲爹,换我也不见!”聂毅冷笑道,齐景辰的爷爷奶奶好歹还养了齐景辰几年,要是他们在这里,他多少也会给点面子,徐业辉就算了:“徐业辉,原本我也懒得搭理你,但这次你竟然敢打我的主意,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完这话之后,聂毅又看了看周围的人:“还有你们,要是活腻了,我就找人送你们上西天!”

    聂毅说这话明显是在针对帮徐业辉说话或者想要帮徐业辉说话的人,听到他这么说,那些人就算再怎么不喜欢齐景辰,也立刻闭上了嘴巴。

    “聂少,我们真的没有做什么,只是关心了一下我哥。”徐邱瑜小心地看向聂毅,她妈妈逃命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包,里面是有几样化妆品的试用装的,她今天就用上了,看着气色很不错,也能算个小美女了。

    “你要给我生孩子,是关心你哥?”聂毅好笑地看着徐邱瑜。

    “聂少,我们是有点私心,但绝对没有坏心,我女儿也是对聂少一往情深,才会想出这个主意。”徐业辉连忙道,聂毅是男人,有女孩子仰慕他他应该会高兴吧?

    “没坏心?我还没追上齐景辰,你们就折腾出这种事情来,说什么没坏心?”聂毅直接把徐业辉扔了出去。

    徐业辉摔在旁边,都傻了——还没追上?聂毅这样的人追求,齐景辰难道还会不答应?

    不仅徐业辉有些傻眼,张子海平胜超等人也有点傻了……聂毅一直跟人说齐景辰是他的男人,抱进抱出……结果还没追上?

    平胜超看了一眼张子海,嘴角抽了抽。他就是因为张子海总是用聂毅和齐景辰举例子,他才会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也不错,然后忍不住就擦枪走火了……结果,他家老大还没把齐景辰追上?

    这是开玩笑的吧?

    好像说漏嘴了……聂毅瞪了徐业辉一眼:“这次看在齐景辰的份上,我放了你,下次再敢坏我的事情,一定饶不了你!”

    徐业辉身上被摔得很痛,一时间后悔不迭,要是早知道聂毅竟然是个痴情种子,他肯定不会同意女儿的想法,而会继续跟齐景辰打亲情牌……

    可是,这不科学啊!聂毅这样的强者,怎么还会吊死在一棵树上?

    徐邱瑜看到聂毅这么一闹,倒是对聂毅又多了几分真心——痴情的男人谁不喜欢?如果聂毅对她这么好,她一定会答应聂毅,而不是像齐景辰一样摆架子。

    然而聂毅看都不看她一眼,甚至还道:“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还敢肖想我!”

    徐邱瑜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难堪过……

    聂毅因为之前被齐景辰舔了一下耳朵,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稍稍发泄了一下,警告了一下别人,就又上楼找齐景辰去了,而这个时候,得到消息的齐瑶瑶来了。

    她已经知道事情的结局了,就像一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走到了徐邱瑜面前:“聂毅就喜欢我哥一个人,你这样的人,就算脱光了送上门去,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你别以为你能一直得意!”徐邱瑜眼里含着泪,忍不住道。

    “我就得意怎么了?你是没见过聂毅对我哥有多好!我哥打他骂他他都不带生气的!”齐瑶瑶又道。

    “你胡说!”徐邱瑜压根不信。

    “我才没胡说,聂毅怎么对我哥的,从b市跟来的人都清楚的很!”齐瑶瑶仰着下巴看了一眼旁边的平胜超。

    聂毅对齐景辰确实很好,当初齐景辰朝着聂毅泼水,聂毅躲都不躲,就任他泼……平胜超想棋在b市的事情,目光有些游移。

    话说,今天聂毅的头发被烧,莫非是因为齐景辰生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