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5章 主意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南下,随着走过的路越来越多,晨光战队的人也越来越强了,只是再怎么强的人,也是要休息的。

    这个战队的人已经紧绷着神经走了好些天,是时候松一松整顿一下了,聂毅就做主,所有人在这个小区里休息五天。

    这个决定出来之后,晨光战队的人都是很高兴的。一直赶路,就算是平父平母这样一直待在车上不需要杀丧尸的人也都有些受不了了,被颠的好像浑身都要散架,那些每天都要杀丧尸的人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他们恨不得马上舒舒服服睡上三天。

    不过,晨光战队的人很高兴,魏锦荣褚云秀这些z县的人却都有些失落。

    聂毅他们再过五天就要走了,五天之后,他们该怎么办?

    因为对未来充满忧心,褚云秀等人简直是变着法子在讨好聂毅,比如说这个小区仅有的那么五六套装修好的房子里面最好的那套,就被他们送给了聂毅住。

    房车上到底有点小,保暖什么的也不好,所以对这套房子聂毅并没有拒绝,甚至马上就和齐景辰一起搬了进去。

    但他除了这天给z县的幸存者的食物上了一个档次以外,并没有给与别的承诺。

    褚云秀用自己的碗打了满满的一碗饭,一口一口慢慢地嚼着,仔细品味着米饭的香味,脸上的担忧却根本遮掩不住:“要是聂毅他们走了……”

    “他们人不错,到时候我们去问问能不能让我们跟着走。”旁边的一个人道,又看向了魏锦荣:“特别是锦荣,你跟那个齐景辰认识,一定要跟他搞好关系,我看聂毅特别在乎他,他要是帮我们说几句话,肯定管用。”

    “这样的话,我跟那个齐瑶瑶也好好接触一下。”褚云秀道,齐瑶瑶是他们这儿的人,还是齐景辰的妹妹,跟她搞好关系也是好的。

    他们商量好了,却发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难办多了,别的不说,他们想跟齐景辰说上话就挺不容易的。

    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简直形影不离,他们压根就没机会单独找齐景辰说话,齐景辰也不怎么搭理别人。

    幸好,褚云秀好歹跟齐瑶瑶搭上了话,齐瑶瑶还特别喜欢褚云秀的哈士奇,只是很快,他们就发现竟然连齐瑶瑶,都不怎么能跟齐景辰说上话!

    一时间,z县的这些人更心焦了。

    当然,有人比他们更心焦,那就是徐业辉父女两个。

    平母给邱彤做的阑尾炎手术很成功,邱彤也没有感染什么的,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如今医疗条件不好不说,吃的东西还没营养,所以邱彤恢复的非常慢,接下来一个月还干不了重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要是不能给自己找个靠山,以后的日子又要怎么过?

    “爸,现在我们怎么办?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连屋子都不怎么出!”徐邱瑜咬着牙,非常不满:“这个齐景辰怎么这么不要脸啊,缠着聂毅都不让他出屋子!”

    徐业辉自然听出了女儿这话的深层含义,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乖巧懂事天真单纯,应该还不懂男女之事,可是……肯定都是网络把女儿教坏了!

    不过,现在这世道,女儿多懂点总比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好……

    当然,他也是要提醒女儿一下的:“小瑜,这些话你可不能乱说,被别人听到了不好。”

    “爸,我也就在你面前说说,而且我说的也是实话啊,齐景辰都不出门,也不知道都跟聂毅在做什么!”徐邱瑜不满地哼哼道。

    “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这应该不是他不想出门,而是聂毅不让他出门。”徐业辉道:“聂毅那么强,他想出门齐景辰拦得住?倒是齐景辰,聂毅不让他出门,他就只能在屋里呆着。”

    “不会吧?聂毅对他多好?”徐邱瑜不太相信。晨光战队的人吃的很好,但跟齐景辰一比就算不上什么了,昨天聂毅甚至杀了一只鸡,据说就是要给齐景辰吃的。

    鸡啊……以前家里吃鸡,她只吃鸡翅中鸡腿,别的都不爱碰,但现在她连鸡屁股都吃得下去……

    “你没看见齐瑶瑶要去找齐景辰,聂毅都拦着吗?”徐业辉道,他正是因为看到聂毅都不让人跟齐景辰说话,甚至都不让齐景辰跟魏锦荣这个同学聊几句,才肯定聂毅是把齐景辰当宠物养的。

    “竟然是这样?这么说聂毅并不看重齐景辰?”徐邱瑜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想要给聂毅生孩子主要还是为了过上好日子,但即便如此,她对聂毅的喜欢也不是假的——又强大又英俊的男人,谁不喜欢?

    “你现在也别想太多。”徐业辉道,哪怕聂毅不喜欢齐景辰,也不见得就喜欢他女儿了——他再怎么觉得自己的女儿哪儿都好,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女儿现在干巴巴的样子是绝不会讨人喜欢的:“要是没有齐景辰,我们跟聂毅都说不上话!”

    徐邱瑜知道自己爸爸说的是真话,按捺下自己的心思,继续开始关注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

    转眼,就到了聂毅留下来修整的最后一天。

    聂毅虽然恨不得把齐景辰拴在自己身上,但这显然不太可能,比如这天他要去给晨光战队的异能者讲课,教导他们修炼异能,齐景辰就不愿意一起去。

    “我要睡觉!”齐景辰道,反正他是没兴趣大早上的去看那些异能者群魔乱舞一样用异能的。

    “到时候我还会表演。”聂毅为了吸引齐景辰去看,厚颜无耻地将他示范异能使用方式的事情说成了表演。

    “表演?”齐景辰有些无语:“那些表演我都看腻了!”

    聂毅没办法说动齐景辰,最后只能郁闷地离开了,等聂毅一走,齐景辰却是立刻就从自己昨天随意搁在一边的一堆小说里抽出了一本,然后看了起来。

    聂毅在他只敢看那些没有不和谐内容的,现在聂毅不在,他就能多看点不和谐的描述,丰富一下理论知识了……

    然而,齐景辰刚刚看了一小会儿,外面的保镖就敲响了他的房门:“齐少,外面有个自称是你父亲的人要见你。”

    “不见。”齐景辰毫不犹豫地说道,徐业辉那人从未养过他,算什么父亲?

    保镖听了齐景辰的话,立刻就去了外面,对着徐业辉道:“齐少不想见你。“

    “我是他的父亲,他怎么会不想见我?”徐业辉露出了伤心失望的表情。

    平母帮邱彤开了刀,但齐景辰后来什么都没说,应该是想要维持一个好名声的,既然这样……

    “我只是来道谢的,并没有想依靠他什么,也不会跟他要什么东西,他连见见都不肯吗?”徐业辉做足了一个被儿子伤透心的父亲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失魂落魄的。

    给齐景辰看门的是甘俊和周晓峰,他们面对徐业辉的这番作态一点方言都没有,倒是几个z县安全区的人从楼梯上上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对徐业辉有了点同情。

    徐业辉这些日子已经把他和齐景辰的关系说出去了,告诉别人齐景辰是他的亲儿子,不过因为他当年家里条件不好,老婆又跑了,就把齐景辰过继给了隔壁村子的人养……这些年前他一直有给抚养费,齐景辰却连认都不认他。

    “当年也是我对不起他,他不愿意见我也是应该的……”徐业辉站在门口,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声音有些哽咽,徐邱瑜跟在他身边,也是一副畏缩害怕的样子。

    几个z县安全区来人对徐业辉更同情了。

    如果是末世前,徐业辉一副事业有成的样子,徐邱瑜一副大小姐派头,他们说这些绝对没人信,但现在……徐业辉父女两个的狼狈模样跟齐景辰一比,总是让人忍不住偏向眼前这两个人的。

    而且,这些人跟徐业辉也是相处了几个月的,他们一直看到徐业辉对妻女不离不弃,也就下意识地认为这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魏锦荣也是来的人之一,他对徐业辉的话倒是半信半疑的,毕竟齐景辰上高中那会儿日子过得实在不怎么样。

    上高中的男生正是最能吃的时候,一顿饭怎么着都要吃上一荤两素才够,他那会儿甚至每顿都吃两荤一素,齐景辰就不一样了,常常只吃一个素菜,偶尔才买个红烧肉改善口味。

    这个当父亲的真要那么好,齐景辰至于因为不想花养父母太多钱而一直节省吗?

    “你们也是找景辰的?能不能帮我跟他传个话?”徐业辉满脸期待地问道。

    魏锦荣还没说话,其他人就答应了:“没问题。”

    “那就谢谢了,拜托你们跟他说一声,就说我很感谢他……”徐业辉道,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保镖就道:“齐少说了,他谁也不见。”

    谁也不见?!

    魏锦荣还好,他身后那些人却免不了有些不满,徐业辉更是脸都黑了。

    他以为齐景辰会想要个好名声,所以做出一副慈父的样子……结果,齐景辰竟然谁都不见?他就不怕聂毅觉得他无情无义?

    又或者……其实是聂毅不让他见人?

    齐景辰不见他们,聂毅更是不会让他们靠近,他们该怎么办?徐业辉和徐邱瑜两个人顺着楼梯下楼的时候满脸纠结,然后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一手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一手拎着一个大大的保温饭盒,正在慢吞吞地往楼上挪,走几步还放下保温盒休息一下。

    这两个孩子魏锦荣是认识的,可不就是之前曾经和齐景辰聂毅一起待在房车里头的那两个?

    聂毅压根不许别人靠近那房车,这两个孩子却可以,看的出来聂毅是喜欢孩子的……徐业辉朝着戚暗笑了笑:“小朋友……”

    “什么事?”戚暗朝着徐业辉翻了一个白眼,自从知道眼前这人竟然把自己的老大过继了出去,之后,戚暗对他就充满厌恶了。

    他家老大那么好,举世无双,这人竟然还抛弃他家老大,简直罪无可恕!

    “你要去见齐景辰吗?”徐业辉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熊孩子”,脸上却露出笑脸来。

    “是又怎么样?”戚暗仰着下巴道,就算这人对自己再热情,他心里也只有他家老大一个!

    “我是齐景辰的父亲,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句话?”徐业辉道。

    “没空!”戚暗冷哼了一声,然后拉了一把身边的小猫,带着小猫继续慢悠悠地往上走。

    “爸,这家伙!”徐邱瑜快被戚暗这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气坏了——等她以后厉害起来了,一定要让这个小鬼好看!

    “我们走,回去再想想办法。”徐业辉连忙拉住了女儿。

    徐业辉的住处是一个完全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里面有一些他以前收集来的物资,他的妻子如今正躺在一些泡沫板上。

    说起来,他们一家三口能活到现在,也亏了徐业辉很有远见——在其他人完全没有考虑到过冬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收集了不少保暖的东西,还一直省着吃粮食。

    邱彤也是知道女儿的想法的,同样很赞成,看到他们回来,立刻就问:“事情怎么样了?”

    “没见到人。”徐邱瑜有些不忿。

    “那怎么办?”邱彤担心道。

    “我去写封信!”徐业辉道,拿着笔就写了起来,他先打了一遍草稿,接着又仔细抄写了一遍。

    徐业辉当年可是高材生,一笔字更是练得非常好,现在写出来看着就非常赏心悦目。

    这信一开始表达了对齐景辰的关心,然后又说自己很担心齐景辰的将来,怕齐景辰以后会被抛弃,会吃亏,毕竟聂毅这样的人身边不缺男人女人……

    而齐景辰想要不被抛弃,最好就是有个孩子,让徐邱瑜生个孩子!

    在信的后面,徐业辉写到:“景辰,我也知道你不会喜欢爸爸想出的这个方法,而且爸爸也是有私心的,希望你妹妹以后可以不要挨饿受冻。不过,你应该也知道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你放心,你妹妹不会跟你抢什么,聂毅肯定也看不上你妹妹,她生下的孩子是你和聂毅两个人的,你只要给她一点聂毅的精|子人工授精就行……”

    “爸,你怎么这样写?”徐邱瑜看到这封信,顿时有些不满,最好还是让聂毅碰她啊!那些《代孕小娇妻》、《总裁的小逃妻》之类的书里,那些男人原本只想让人代孕个妻子,最后尝过味道不就放不开了吗?

    “傻孩子,齐景辰对我们一点感情都没有,我们要是一心说全是为了他,他肯定不相信,还不如这样坦诚点,他反而会相信我们。”徐业辉道。

    徐邱瑜咬了咬牙,也只能认了:“可是这信要怎么给他?”

    “不是有阳台吗?”徐业辉笑了笑。

    齐景辰压根不知道徐业辉都惦记上聂毅的精|子了,他连聂毅都不想应付,自然是不愿意见别人的,然而他才安安静静地看了一小会儿书,戚暗就来了,来给他送聂毅做的早餐。

    保温饭盒很大,里面的东西也挺多,齐景辰压根吃不完,就分了一点给戚暗,戚暗当下得意地吃了起来。哼!聂毅一直不让他吃,他现在不还是吃上了?

    看到戚暗那副得意的样子,齐景辰不由得觉得好笑,又看起书来。

    书里的描写堪称火辣,大战一天一夜都不停歇,齐景辰看了不免脸热,但身体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正懊恼着,他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喊声:“景辰!景辰!”

    “景辰,你出来,来阳台上!”

    “景辰,爸爸给你写了很重要的信,你一定要看看!”

    ……

    有人这么聒噪,哪里还能看的进书?

    齐景辰冷着脸来到了阳台上,然后就看到了站在旁边那个阳台上的徐业辉,徐业辉看到他之后,还立刻把一个东西扔了过来。

    那是一个包好的纸团,它摔在地上滚了滚,最后停在了齐景辰的脚边。

    “景辰,你一定要看。”徐业辉又提醒了一句,然后就飞快地离开了。

    齐景辰琢磨着这多半就是徐业辉的写的煽情的东西,压根不想看,转身就往屋里走去,戚暗却是飞快地将那个纸团捡了起来。

    这个纸团外面是一张揉碎的报纸,还抱着一些石子增加重量,中间却是一封折叠到一元硬币大小的信。

    戚暗展开信就看了起来。他末世来临时认识的字并不多,后来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更是忘得差不多了,后来还是齐景辰一点点教他,才让他认字的,为了引起他的兴趣,教他认字的书还是一本菜谱……

    可惜那些菜,现在都吃不到了……

    “老大!这家伙想让他女儿给聂毅生孩子!”把信看完,戚暗尖叫起来:“这混蛋太可恶了!”

    齐景辰突然听到戚暗的尖叫声,手一抖,手上的书就掉在了地上,一张脸更是黑如锅底。他这会儿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书了,朝着戚暗就道:“拿过来!”

    徐业辉竟然打的这个主意?他的想象力还真丰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