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4章 养父母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徐邱瑜的心思,聂毅现在还一无所知,如今,他和齐景辰刚刚来到齐景辰养父母居住的那个村子。

    这个村子靠山,山下一排排的有好几排高低各异的房子,这些房子周围,则有着大片的田地。

    齐景辰记得,以往就算是冬天,地里总也是有些作物的,比如冬小麦之类,可现在,带着灰色的雪下面,是没人收割早已*的各种植物。

    “聂少,齐少,村子里的丧尸我们已经清理干净了,这里还有幸存者!”有人跑了过来,正是提前来这里打前站的人。

    齐瑶瑶和齐卫国等人几乎立刻就冲了出去,齐景辰却没动,而没过多久,他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齐瑶瑶的痛哭声。

    齐景辰下了车,进了那栋自己住了好些年的二层小楼,然后顺着楼梯往上走。

    这栋楼二楼齐景辰养父母的房间里,齐瑶瑶正在哭着,而地上躺着两个已经被杀了的丧尸,可不就是他的养父母?

    齐父齐母的卧室的门很牢固,两人又没有变成二级丧尸,因而并没有跑出去,但即便如此,里面的墙上门上,也布满了抓痕。

    齐景辰上辈子看丧尸看多了不愿再看,重生之后就从未关注过丧尸的样子,但现在,他却是看向了地上的两个丧尸。

    这两个丧尸因为都是一枪毙命,看着还算完整,他们的模样跟他们生前变得不多,但整个人却有些发黑,爪子更是长长的……

    “哥!”齐瑶瑶转过身,突然一把抱住了齐景辰。

    很多年里,除了聂毅齐景辰就再没有跟人这么亲近过,因而有些不习惯,但他到底没有推开齐瑶瑶,反而抱住了她。

    被齐景辰抱着,齐瑶瑶哭的更大声了,她虽然知道自己的父母多半不能幸存,但之前却还心存侥幸,可现在,她就算想要催眠自己父母还没死也不行了。

    齐瑶瑶哭的很大声,齐景辰听着她的哭声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只是,他却已经哭不出来了……

    抬起头,齐景辰看向了站在门边的聂毅。

    聂毅是跟着齐景辰进来的,这会儿正站在门边,他一向是见不得齐景辰跟别人亲近的,所以现在脸色非常难看,但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把齐瑶瑶从齐景辰身边拎开。

    齐景辰看着他,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聂毅就要忍不住去把齐瑶瑶给赶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齐景辰的这个笑容,顿时就把自己的念头压了下来。

    看在这个笑容的份上,他再多忍一会儿!

    聂毅又忍了一会儿,发现齐瑶瑶竟然在齐景辰的肩膀上蹭个不停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了:“齐瑶瑶!你抱够了没有!”

    聂毅话音刚落,就看到齐景辰皱了皱眉眉头,当下缓和了口气:“咳咳……我是说,我们还是别哭了,快点把岳父……伯父伯母安葬了吧。”

    聂毅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齐景辰,还故意说了“岳父”两个字,有心想要齐景辰质问自己几句,偏偏齐景辰这会儿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反应异常平淡,让他摸不透齐景辰的心思。

    倒是齐瑶瑶不高兴了,一边擦眼泪一边道:“什么岳父,这是你公婆!”

    要是齐景辰答应,喊公婆一点问题都没有!聂毅紧紧地盯着齐景辰,结果齐景辰只是道:“你做一副冰棺吧。”

    简单地用冰凝聚出一些用具对现在的聂毅来说根本花不了多少异能,他很快就用异能做出了一副宽敞的冰棺,还顺便用冰铲把两具尸体放了进去,再凝聚上一个盖子。

    “我爸妈在爷爷奶奶的坟地旁边留了一块坟地,我们过去。”齐景辰又道。

    丧尸应该被烧掉,但这是把自己养大的人,他却开不了口了。

    事实上,他提前让人来清理丧尸,也是因为怕自己对这两个丧尸下不了手。

    两具丧尸被葬在了齐家专门留着做坟地的一块地里,齐景辰在那里又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往回走,然后问身边的保镖:“村子里有几个幸存者?”

    “五个。”甘俊道。

    他们这个村子人很多,最后活下来的却只有五个……不过,很多村子都是全都死绝了的……一时间,齐景辰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庆幸,还是应该伤心。

    活下来的那五个人是一家人,齐景辰不怎么熟悉的他们,只知道自己考上大学的时候,那家的老夫妻两个刚刚给儿子娶了个媳妇。

    他们家很有钱,建了围墙,还弄了一个铁门,这在一开始帮他们拦住了丧尸,同时,他们的运气也很好,那儿媳妇竟然觉醒了土系异能。

    她没出过家门,每次异能有结余就在自家外头加围墙,直接把自己家围的水泄不通,后来手家里没水了,还靠这个异能挖了一个井,这才活了下来。

    按照他们的说法,一开始村子里还是有不少人活着的,不过村子里都沾亲带故,有些人听到自己的亲人喊救命,就跑去救人了,最后反倒把自己也赔了进去,剩下的那些人,则好多都是自杀的。

    他们家要不是一家五口都活着,相互打气,恐怕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齐景辰跟这五个人聊了聊,齐卫国等人又把家人都安葬好之后,天就已经黑了。

    因为下了雪,就算天黑了,这个世界也还有着光亮,只是雪地反射出来的光冷冷的,让人看了总觉得心里发冷。

    “晚上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去?”聂毅问道。

    “留在这里。”齐景辰道。

    这个村子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更远一些的丧尸也不会跑来,他们住在这里是安全的,齐景辰打算住下之后,一边让几个土系异能者去构筑防御工事,一边就带着聂毅在村子里转了转。

    他很多事情已经不记得了,但也有些事情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小时候常常来这个池塘游泳,我爸妈担心我出事,就总有一个人站在旁边看着,那时候我特别特别高兴,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看着我……不过我怕我老是要游泳会让我爸妈不高兴,让他们没时间去做事,后来就不游了……”

    听着齐景辰的话,聂毅忍不住有些心酸,他虽然现在跟聂博渊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但他的童年真的很幸福,从来没缺过爱——他的爷爷奶奶简直就是把他当宝贝的……

    齐景辰到底没有说太多,两人早早就回去了。

    他们用来休息的房子就是齐景辰养父母的那栋,齐景辰带着聂毅,进了自己以前睡的房间。

    乡下的房子基本都造的很好,两层三层的别墅随处可见,但大家却都是不会装修的。

    齐景辰他们家是两层的楼房,瓦片是红的,墙上贴了瓷砖,非常偏亮,但里面……这房子就进门的那间屋子铺了大理石,其他地方都只是用水泥抹平地面,用石灰抹了墙而已。

    “我爸妈说,等我找了对象,就把我的房间装修好。”齐景辰带着聂毅进了自己的房间,这屋子是朝南的,非常宽敞,但里面就摆了一张床,两个旧衣柜和两个凳子,其他一概没有。

    “本来我养父母把电视机放我屋里了,不过我不怎么回来,就让他们搬回他们房间了,空调也没让他们装……我家就他们的房间装了空调,我上高中的时候暑假会去他们屋里打地铺,大学的时候,暑假基本就不回家了。”齐景辰慢慢地说着。

    聂毅用水系异能把房间打扫了一边,床上铺上他们常用的铺盖,然后抱住了齐景辰:“我们睡吧。”

    齐景辰挨着聂毅,没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热了,但他没有把聂毅推开,反而靠的更紧了一些,然后开始听着聂毅的心跳。

    在沉稳有力的心跳里,他慢慢地睡着了,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他这辈子无论如何都要死在聂毅前面,最好像之前聂毅死在他怀里一样,死在聂毅怀里。

    一个人或者,真的太寂寞了。

    聂毅和齐景辰等人第二天就回到了z县县城。

    他们把村子里家里的粮食都找了出来,花了点时间,所以回到营地的时候已经中午了,里面正热火朝天地在做饭。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齐景辰都没吃什么,因而一到这里,聂毅就把房车里面炉灶拿了出来,又从房车上拉出来一个遮阳棚,然后开始给齐景辰做饭。

    做饭的时候有油烟,齐景辰并不喜欢,所以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不会在车上做饭的。

    用火系异能做饭这样的事情,这个小区的人闻所未闻,因而聂毅刚刚把炉灶搬出来,他们就远远地看了起来,眼里满是敬畏,又有些不敢置信。

    聂毅杀丧尸那么厉害就算了,竟然还会做菜!

    聂毅做了几道简单的菜,然后就把菜端回了房车里,等齐景辰吃饭,他还把碗筷收拾好了,用水系异能洗刷的干干净净的。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不过是感叹几句,徐邱瑜却忍不住非常激动。

    她要是给聂毅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不是就能过跟齐景辰一样的日子了?

    她现在的相貌确实比不上齐景辰,但这是因为她这些日子过的太苦了,等跟着聂毅久了,好吃好喝养着,指不定她比齐景辰还好看呢!毕竟她可是比齐景辰小了好几岁的,再过几个月才十八。

    她一开始确实可以不跟齐景辰争,但只要她肚子里有了聂毅的孩子,她就立于不败之地了,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再养大一点……这孩子会亲近她这个亲妈还是齐景辰?

    齐景辰那时候年纪越大了,说不定聂毅身边早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她呢?就算聂毅不喜欢她,她也是聂毅孩子的亲妈!

    当然,事情的发展不见得有她想的这么好,但只要能跟着聂毅,怎么着都不会比现在还差吧?至少她是可以吃牛肉,吃那些好东西,而不是只能喝粥——今天早上中午他们虽然都吃饱了,但只有粥和咸菜,别的就别想了!

    徐邱瑜的心思再明显不过,她就是想要过上不挨饿受冻的日子,徐业辉看看女儿,也下了决心。

    他的女儿没有异能,也没有什么本事,想要活下去,活的久一点,最好的法子就是找个好男人,只是现在强大的男人所有的女人都想嫁,可不见得轮的上他的女儿……

    聂毅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要不然若是这个战队的人不把他们带走,他们恐怕只能饿死在这里!

    这么想着,徐业辉更加用心地开始关注齐景辰和聂毅的相处。

    徐邱瑜只看到了齐景辰的日子过得多么好,徐业辉却看到了更多的东西,比如说,聂毅对齐景辰,真的称得上千依百顺……

    这份宠爱有些过了,因而反倒给人一种……聂毅是在宠着宠物的感觉。

    很多人养宠物,都是吃喝拉撒不假他人之手,对宠物好的无以复加的,可一旦到了紧要关头,宠物却又是最先被抛弃的……

    齐景辰会对聂毅摆脸色,明明处于弱势却还摆着高姿态,估计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宠物么,在不伤害主人的情况下傲娇一点,有时候反而更受宠。

    徐业辉记得,他以前认识的一个有钱人,就喜欢养些猫儿一样的少年,等对方温顺了,却又腻了,然后弃之如敝屣。

    徐业辉是不相信聂毅和齐景辰是相知相爱的,真要那样,这两人的相处却不会这样,因而,他对自己女儿的主意倒是又多了几分信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