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章 想法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魏锦荣听到齐景辰竟然没有异能,就有些呆了:“你没有异能?”

    “我没有觉醒异能。 ”齐景辰又道,这事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怎么……”魏锦荣看看远处的聂毅,再看看齐景辰,怎么都想不明白齐景辰如果不是一个强者,聂毅怎么会对他这么好。

    徐业辉和徐邱瑜两个人同样非常不解,更有些失望,齐景辰要是连异能都没有,能给他们的帮助恐怕就不多了吧?不对,齐景辰要是真的没用,聂毅的手下又怎么会全都听他的?

    就在徐业辉想不明白的时候,聂毅已经开出了一条不小的道路了。

    丧尸是没有智慧的,并不会因为他实力强而躲开,反而依旧会朝着他冲过来,但不管的丧尸有多少,都近不了他的身,就连三级丧尸也一样。

    围墙里看着外面的情况的人越看越激动,徐邱瑜更是看的两眼放光,目光都舍不得从聂毅身上离开。

    也就是这个时候,聂毅转过头来,然后朝着齐景辰露出了一个笑容。

    强大的男人站在丧尸堆里,周围都是丧尸的尸体,他身上却干干净净的……之前还对跟齐景辰是一伙儿的聂毅有些厌恶的徐邱瑜,这时候心跳地却好像就要跳出来一样。

    “太帅了!要是我再年轻几岁,就要去追他了!”褚云秀牵着自己的狗,忍不住道。

    “是啊,太厉害了……”旁边的一个火系异能者也道,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强,但现在看到聂毅的表现之后……呵呵,他可能连给聂毅提鞋都不够格。

    徐邱瑜回过神,就听到周围的人都在谈论聂毅,她看了一眼已经三十来岁的褚云秀,轻嗤了一声,又去看齐景辰。

    齐景辰的那张脸,简直毫无瑕疵。

    徐邱瑜咬了咬牙,摩擦着自己长了不少冻疮的手正有些难受,就看到聂毅回来了。

    “怎么样?”聂毅看向了齐景辰——升了三级之后,他的实力可是增加了很多!

    聂毅这样子,跟因为想要获得雌孔雀的青睐而张开尾巴炫耀的雄孔雀没什么两样,也忘了……一些小型掠食动物,就是趁着雄孔雀把尾巴张开,看不到身后情况的时候,一把扑上去把雄孔雀咬了的。

    “无聊。”齐景辰道,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聂毅的异能用了能有一半吧?这根本就没什么必要。

    齐景辰表现的淡淡的,聂毅却一点不在意,依旧带着笑,他用水系异能把自己洗干净,才道:“外面的丧尸没那么多了,我们出发?”

    齐景辰点了点头。

    张子海和平胜超两个人已经把那辆房车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的那辆卡车,上面坐着的是齐瑶瑶齐卫国等人,还有晨光战队的一些异能者。

    邵正兰没上车,她站在地上运用异能,原本的那堵城墙就开出了一个口子,最终出现了一条平坦的道路,有些丧尸想要冲过来,还被她用土墙挡住了。

    齐景辰从土坡上下去,走到房车门口的时候,戚暗已经眼明手快地给他开了门了,然而他刚开了门,就被聂毅挤开了——这个刚刚展现了自己的强大实力的男人,现在温柔地站在门边,让齐景辰先进去。

    他在齐景辰面前,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等齐景辰进去之后,却又立刻冷了脸,还毫不犹豫地把想要跟着进房车的戚暗关在门外,然后吩咐了张子海开车。

    齐景辰简直比聂毅更像这个战队的领导人……这排场,看了这么就那么让人眼红呢?魏锦荣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过头就发现那个长的跟齐景辰确实有几分相像的据说齐景辰妹妹的人,眼里嫉妒几乎遮掩不住。

    “爸……”徐邱瑜看向了自己的父亲,齐景辰也就那样啊,还没有异能,怎么就能过的那么好?她呢?因为没有足够的换洗衣服,现在连件干净的衣服都没有,身上没得洗澡都臭了!还有聂毅看齐景辰的那个眼神……

    “我们去打听打听。”徐业辉道,他隐约猜出了什么,现在就打算去找人问问。

    齐景辰对他完全无视,他是有些不高兴的,但也觉得这样很正常……当然,正常归正常,他还是要想办法多了解一点齐景辰的,最好能让齐景辰原谅自己,真把自己当成父亲。

    这样一来……以聂毅对齐景辰的重视,他绝对吃不了亏。

    既然要打听齐景辰……徐业辉带着女儿,去了晨光战队驻扎的地方。

    晨光战队的人已经把这个小区旁边的那个免费公园弄成他们的临时营地了,因为弄这个多花了一点时间,他们现在刚刚开始做饭。

    战队里手艺好的人正在两口大锅旁边忙活着,他们先往大锅里倒上油,然后又往里头倒上一些他们自己种的青菜和泡发的香菇翻炒,最后加入热水,一大锅青菜香菇汤就做好了。

    除了这个以外,他们还炒了豆瓣酱,加水加辣椒,放入土豆冻豆腐木耳,很快,又一锅看着就开胃的菜出来了。

    当然,最让这个小区里的人眼热的菜,却是那锅牛肉汤。

    一路过来,聂毅一边练兵一边找物资,倒也找到了不少活物,其中就包括一群牛。

    丧尸只对人类感兴趣,因而很多动物都活了下来,这群牛被他们碰上的时候,就很悠闲地在吃草。

    然后他们就“绑架”了这群牛,大部分健壮养在卡车上,小部分老弱则杀了让聂毅用冰冻起来,接下来的路上,他们几乎每天都会用牛骨头牛肉煮点牛肉汤,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牛肉汤散发出浓浓的香味,勾的这个小区里人止不住地咽口水,但他们却都不敢靠近,几个孩子想要过去,也被父母扯了回来——晨光战队的营地和他们交界的地方有人巡逻,一看就知道是不欢迎他们的。

    晨光战队的人确实并不欢迎他们,他们之前在某个食物稀缺的安全区曾经因为好心把自己的食物分出去,结果那个安全区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涌了上来,最后还演变成了一场抢劫,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使用暴力把人赶走……

    他们之前已经给过这些人粮食了,没必要再给更多。

    然而,那些人不敢靠近晨光战队,笑笑这只狗却只想往牛肉汤那边扑……

    “汪汪!汪汪!嗷呜……”这只哈士奇朝着传来牛肉香味的地方叫个不停,一副恨不得跳到锅里去的样子。

    “笑笑!”褚云秀抓着自己的狗,结果差点被狗给拖了出去……

    “这骨头给它了。”最后还是费学雷做主,让人把熬过汤的骨头给了笑笑。

    “这么大的骨头……”褚云秀看着那些牛骨头有些傻眼,笑笑虽然个头挺大,但这种骨头也是嚼不碎的……她正这么想着,就看到自己狗咔嚓咔嚓,三两下就已经把大骨头嚼碎吞下去了……

    哈士奇嚼骨头的声音非常响亮,让周围的人忍不住都离这狗远了一些,就连褚云秀都被这惊人的咬合力惊了惊——她的狗,真的太厉害了!

    “好狗!”费学雷忍不住道,他们还养着两只军犬,但那两只军犬可没有这只哈士奇这么厉害,想到之前这只哈士奇似乎还会用异能,费学雷忍不住就多关注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徐业辉挤了过去:“你好。”

    “有事?”费学雷问道。

    “我是齐景辰的亲人,想要问问他的事情。”徐业辉道,他琢磨着要是说自己是齐景辰的父亲,这些人看齐景辰不怎么照顾他,说不定反而不把他当回事,还不如说他是齐景辰的亲人……

    “齐少的亲人?”费学雷惊讶的看着徐业辉,又看了看徐邱瑜,发现这两人果然跟齐景辰有几分相像之后,表情倒是和缓了很多:“你们要问齐少的事情,怎么不去问他?”

    “他有事急着走,我们都没跟他说上几句话。”徐业辉朝着费学雷讨好地笑笑:“他跟我们这些亲戚相处不多,有些淡淡的,但我们还是记着他的,就想问问他过的怎么样。”

    费学雷是看过齐景辰和齐瑶瑶的相处的,齐瑶瑶是齐景辰的妹妹,齐景辰却还是跟她不怎么亲近……他对徐业辉的话信了几分,再加上徐业辉问的并不是那些不能说的事情,就道:“你们不用担心齐少,聂少把他护的跟眼珠子似的。”

    “景辰和聂少关系很好?”徐业辉愈发笃定自己之前的猜测。

    “当然好。”费学雷肯定地表示,其他的却不肯说了。

    但就算他不说了,徐业辉这个见过不少世面的人,却也已经有了底了——齐景辰和聂毅,莫不是在恋爱?

    徐业辉想到这一点之后,一点没觉得齐景辰做的不对,倒是觉得齐景辰挺聪明的,聂毅这样的强者想要什么人没有?齐景辰能让他这么重视,足可见齐景辰的本事!

    聂毅既然对齐景辰这么重视,他手下的人对齐景辰的亲戚恐怕也不敢怠慢……徐业辉知道齐景辰不喜欢自己,等齐景辰回来了自己多半还会被冷待,当下打定了主意要趁着这时候想法子让人给自己的妻子看看病。

    朝着费学雷鞠了一躬,徐业辉脸上出现了些苦涩,道:“兄弟,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费学雷微微皱眉。

    “是这样的,我妻子这段时间一直肚子痛,偏偏我们这里没有医生也没有药,不知道你们队伍里有没有医生?”徐业辉道:“她虽然暂时没事,但看她受苦我心里难受。”他妻子肚子很疼,但性命无碍,之前在齐景辰面前他担心齐景辰对自己的妻子有意见没说这事,现在就不怕了。

    至于以后……齐景辰回来就算知道了,难道还会不依不饶不成?他毕竟是齐景辰的父亲,齐景辰要是对他这个爹太绝情,说不定聂毅就要对他有意见了!齐景辰根本不是他一开始以为的强者,而是靠着聂毅的宠爱过日子的,肯定不敢闹事。

    如果徐业辉要物资,费学雷想也不想就会拒绝,但徐业辉求他们去救人,费学雷却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们这个队伍里本来就有平母这个医生,后来路上又找了一个擅长内科中医一个擅长外科的西医加入队伍,给人看病是没问题的,费学雷当下道:“我帮你去问问,看看几个医生愿不愿意帮你妻子看看。”

    “谢谢谢谢!”徐业辉忙不迭地道谢,又拉了一把徐邱瑜想让徐邱瑜也道谢,然而徐邱瑜一直看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平母和另外两个医生坐车已经坐的烦了,倒是愿意去看看的,去之前,他们还带上了一些常用药,打算分给这个小区里有需要的人——他们一路过来收集了很多药品,给出去一些也是不妨事的。

    听说这个战队里有医生,果然好些人围了过来,也有人问他们有没有降压药,至于降血糖的药……现在大家都饿肚子,一般有点轻微糖尿病的,压根儿就不用吃药了,病的比较严重的么……早就没命了。

    平母是个好脾气的,另外两个医生会被留下也都是因为他们脾性不错,现在有人求医,就跟人聊了起来,那个挺会处理各种伤势的西医还帮一个断了骨头的把骨头接上了。

    徐邱瑜看到这些人竟然忘了自己的母亲,非常不满,徐业辉却是拉了一把女儿:“我们去把你妈带下来。”他们是想要让这些医生帮着治病的,可不能得罪了他们。

    徐邱瑜也知道这一点,跟着自己的父亲上了楼,然后两人一左一右把邱彤给扶了下来。

    “我来看看。”那个中医看到邱彤虚弱的样子,招了招手,很多医用器材都是不方便在路上带着的,所以现在想要知道患者得的是什么病,让他这个中医把脉是最快的解决方法了。

    邱彤得的是阑尾炎。

    这病很常见,中医很快就确诊了,只是这种小毛病在末世前真心算不得什么,轻点的挂点水就能消下去,严重的请个两三天假做个小手术,术后注意休息也就行了,但在这个时候却是能要人命的……

    “阑尾手术我做过,但不是专门做这个的,你们要是信得过我,我就帮她做个手术。”平母看到邱彤脸色苍白的样子有些同情。

    “这里什么都没有,能做手术吗?”徐业辉担心地问道。

    “当然行,不过手术风险肯定比以前在医院里要大。”平母道。

    做手术好歹还能有一条活路,要是不动手术,指不定邱彤就要被活活痛死了!

    徐业辉咬了咬牙:“我们做手术!”

    徐业辉决定了做手术,平母就让人把邱彤搬到了一个干净的房间里,然后又为各种工具消毒,同时找来了自己的丈夫帮忙。

    房间里面正在进行手术,房间外面,徐业辉和徐邱瑜两个人坐立不安。

    徐业辉心里着急,就下意识地想要摸烟,摸了一把之后,才想起来早就已经没有烟了,他那一直戒不掉的香烟也早就戒掉了,最后,他就只能在房间外来来回回地走。

    “爸,你坐下吧。”徐邱瑜道:“看你这样走,我更心焦了。”

    徐业辉听到女儿的话,在徐邱瑜的身边坐了下来,又担心地说道:“也不知道你妈现在怎么样了……”

    “妈一定会没事的……”徐邱瑜道,突然又问:“爸,你觉得聂毅怎么样?”

    “聂少?”徐业辉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喜欢他。”徐邱瑜肯定地表示,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有爱慕,但更多的是野心。

    “他喜欢的是男人。”徐业辉道,觉得自己的女儿疯了,他见过一个跟聂毅这样喜欢男人的人,他的妻子的日子可不好过。

    “要是我能给他生个孩子呢?现在末世来了,可没有代孕这样的事情了,想要孩子就必须让别人给他生……齐景辰不能给他生孩子,但我可以!”徐邱瑜道:“谁不想要孩子?聂毅就算喜欢男人,也会想要个继承人。”

    “小瑜,你可别做傻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孩子都不见得养得活。”

    “那个晨光战队里面还有孕妇呢!别人养不活,他们肯定养得活,而且我们可以不找聂毅,找齐景辰……齐景辰是个男人,他能保证聂毅一直喜欢他吗?但要是他有个孩子就不一样了!”徐邱瑜道:“我是齐景辰的妹妹,我生的孩子,跟他们两个的也没差别了!”

    徐邱瑜还不到二十岁,想的其实是有点天真的,但徐业辉听着她的这些话,却又觉得有道理,而且……徐邱瑜要是能生个聂毅的孩子,聂毅肯定就不会亏待他们一家了。

    不过,他们跟齐景辰聂毅才接触了一小会儿,可不能贸然行动:“小瑜,这事我们看看再说,你可别冲动,我们也不能得罪了齐景辰。”

    “爸,我知道……我们就算要说这事,也要去跟齐景辰说,先说动了他再想别的,”徐邱瑜道,“就算聂毅不碰我,人工授精我也能有孩子,齐景辰没理由反对。”

    徐业辉听到女儿的话,都有些傻眼了,压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懂这么多……不过他现在也不可能还不许女儿早恋啥的,只能点了点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