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9章 回到家乡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刚重生的时候懒得去想自己为什么会重生这样的问题,最近倒是常常会琢磨一会儿。

    于旭光那想要拯救世界的理想他其实挺喜欢的,但他还真不觉得只靠几个人就能拯救世界……

    那弥漫整个世界的黑雾真的太让人绝望了,他是黑暗系异能者,掌控的黑暗能量远比那种黑雾高级,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愈发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种能量的强大。或者说,不是那种能量太强大,而是那种能量的数量太大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所有人都重生,恐怕也束手无策。

    齐景辰叹了口气,他其实并不希望穆怡重生,毕竟穆怡临死前的状态非常差,她要是重生了不见得是好事。

    穆怡又被转移到了聂毅和齐景辰住的那辆车子上。

    她瘦了很多,显得肚子更大了一些,这会儿昏睡着,好像陷入了梦魔之中一样非常地不安定,甚至是不是发出一些梦呓……因为这个,现在这扯上除了他们两个还有戚暗和他抱着的小猫,其他人都被打发掉了。

    “齐大哥,穆姨会重生吗?”戚暗好奇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他最近看了几篇重生文,对自己的情况了解的更加透彻了。

    只可惜那些重生文大多都跟末世没关系,有些还是古代人重生,他看着也就觉得非常没意思——被人陷害竟然还要忍着而不能只能把人干掉,也太憋屈了!

    “不知道。”齐景辰道,简单收拾了一下床铺,把睡袋打开就躺了进去——他身体虽然好了很多,但还是比不上别人,必须要好好保养才行。

    虽然齐景辰进睡袋的时候纸托了外套穿着睡衣睡裤,但聂毅还伸手弄出一堵冰墙挡住了戚暗的视线,戚暗看到这情况哼哼了几声,暗自决定在聂毅不在的时候,一定要趁机亲近一下齐景辰——虽然这么做意义不大,但他会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当然,现在他要先把小猫哄睡了。

    戚暗一直带着小猫,他的很多事情别人不知道,小猫却都看到听到了,因为这个,他就更加不让小猫离开自己……现在跟小猫两个粘的比聂毅齐景辰还要紧。

    “小猫,我们睡觉吧,哥哥给你讲故事。”戚暗道。

    小猫乖巧地点了点头。

    一直拖着小猫,把自己的力气都练大了一点的戚暗讲了起来:“哥哥以前特别特别厉害,有一回哥哥在外面玩,突然有只丧尸兽朝着哥哥冲过来,哥哥……”

    “还有一回,哥哥在外面找到了一只很强的,没有被黑雾侵蚀的水系变异兽,想要抓了它吃肉,结果碰上了一群人想要跟我抢……”

    听着戚暗那些完全不适合给孩子听的故事,小猫慢慢地进入了梦乡,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昏睡的穆怡突然睁开了眼睛。

    聂毅一直关注着穆怡的情况,这时候立刻看了过去,原本抱着小猫昏昏欲睡的戚暗也立刻睁开了眼睛。

    穆怡一睁眼就对上了聂毅的目光,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你怎么样?”聂毅皱着眉头问道。

    “我挺好的。”穆怡道,然后又皱起了眉头:“我好像做了个噩梦……”一边说,她一边捂住了自己的头,眼里也显露出恐惧来。

    在梦里,她被人追杀,跟人战斗,那一幕幕的景象好似就在眼前……梦里的她似乎已经习惯了那一切,但现在的她却会感到恐惧。

    “把你做的梦说一下。”聂毅道。

    穆怡对聂毅很信任,很快就说了起来。

    她梦见的只有一些片段,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觉得那一切好像都是真的……而且,在她的梦里,竟然也看到了聂毅和戚暗。

    当然,这两人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戚暗没有这么粉嫩可爱,聂毅眉目间也满是戾气,几乎没有什么温情,也就只有在面对那个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起来的人的时候,表情才会变得和缓一些。

    然而她并不知道那个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人是谁……

    “我……难道是觉醒了预言异能?”穆怡突然问道:“我觉得那一切都是真的……”

    “不是预言。”聂毅道,很多事情这辈子都已经不会发生了。

    “是啊,确实不是预言,我的孩子还在……”穆怡摸了摸自己的独子,梦里她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最后那个孩子却和她的父母一起被杀了。

    后来呢?后来又怎么了?穆怡摇了摇头,后面的事情她就不记得了……对了,好像有人把一个头骨和她丈夫的钥匙串给了她,不过那个人并不是聂毅。

    聂毅听穆怡讲完她的梦之后,又检查了一下她的精神力,然后就发现她的精神力没有丝毫的增长……也是,戚暗和于旭光比齐景辰晚了一个月重生,精神力就只带回来一点点了,穆怡又晚了几个月,当然什么都不剩了。

    而且以穆怡的情况来看……死在穆怡前面的人,最多也就是记得一些零碎的片段,应该都不可能像他们一样重生。

    聂毅弄清楚这点,又看向了穆怡:“我们就要走了,你是跟着我们走,还是留下来?”

    “我跟着你们走。”穆怡道。

    “你怀着孩子,去外面很危险。”聂毅提醒了一句。

    “我……我会不会拖累你们?”穆怡也迟疑起来。

    “拖累倒是不会,队伍里的家眷不止你一个,但你的身体要你自己注意。”

    “我跟着你们走,”穆怡满脸坚定,很快又道,“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穆怡之前因为怀孕一直被自己的父母公婆盯着,就算末世来了也这个不许做那个不许做,一度也以为自己很虚弱,但这些日子她什么都自己做,却发现其实怀着孩子,她也能做很多事情。

    也是,她到底是异能者,没看到孙将军想把儿子变成异能者,就是因为异能者身体够好吗?

    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那个仇人,穆怡的眼里满是愤恨,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

    “不用谢,还有,你收拾一下东西,跟戚暗去那边睡吧。”聂毅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给戚暗睡觉的帐篷:“如果还有什么疑惑,你也可以问戚暗。”

    聂毅这么说着,就把一个孕妇,一个抱着个熟睡的小孩子的大孩子赶了出去,然后直接放下了帘子。

    “穆姨,我们走吧。”戚暗有些兴奋,虽然穆怡没有重生,却也记起了一些事情,他完全可以把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跟穆怡说说——聂毅最后那话,分明就是允许了他把原委告诉穆怡的!

    这天晚上,戚暗把重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穆怡,穆怡也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做那样的梦,聂毅他们又为什么会帮她了。

    他们两个聊得太晚,一晚上没睡,聂毅和齐景辰倒是睡得不错,一直到了第二天睡醒,聂毅才把穆怡的事情告诉了齐景辰。

    “我知道了。”齐景辰点了点头,其实他昨晚听到了一些,不过他当时有点不舒服,也就懒得起来了。

    穆怡的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他们在停留了一天之后,就离开了j市安全区,而他们离开的时候,身边除了穆怡以外,还多了两个人——在孙将军被换下,j市安全区重新进行户籍登记的时候,晨光战队的一个成员竟然在这个安全区里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有战友找到了自己的家人,晨光战队的其他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当然,也有人面露忧愁——战队并不是每个人的家乡都会去的,他们还有机会见到自己家人吗?

    不过,他们要是不跟着战队,单靠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回家的,更别说他们压根不想离开战队了……因着这种种原因,虽然有人很焦急但没有一个人离开,他们最终也就只是把种种负面情绪发泄在了丧尸身上而已。

    接下来的路越来越难走了,在离开j市安全区的第五天,他们还发现了一个三级丧尸。

    那个三级丧尸突然跳出来偷袭了他们的队伍,喷出的黑水一下子就杀了队伍里的两个普通人一个异能者,这样淬不及防地死了三个人,让聂毅的脸都冷了下来——这些人可都是他花费了功夫训练的!

    因为三级丧尸的出现,聂毅就不再整天躲在车子里了,而是选择了坐在车顶上,以便随时关注周围的情况。

    同时,他也把这一路上的种种情况全都记了下来,这些记录在他们到达了那些规模较大的安全区之后,都会留下一部分。

    这一路上,他们又经过了好些安全区,这些安全区有大有小,有些安全区的人的生活甚至比当初w县安全区更差。

    聂毅帮了那些安全区一些忙,若是有人在安全区作威作福也会直接杀了,但除此之外,却也做不了太多。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一路过来,竟然又帮四个晨光战队的战士找到了家人,其中还包括费学雷。

    整个战队中,费学雷的土系异能算是最强的了,潜力也大,聂毅自然也就对他很看重,还特地绕路过去寻找他的家人。

    费学雷的母亲已经变成了丧尸,但是他的妻子孩子却活着,只是情况不太好——他们找到那对母女的时候,这母女两个竟然在翻找别人扔了不要的垃圾,那个孩子甚至还捡了一根别人不要的鸡骨头嚼碎了吞下肚子充饥……

    她们浑身上下散发着臭味,费学雷的妻子还发起了高烧……

    看到自己的妻女竟然成了这个样子,费学雷这么一个曾经撑起了一个安全区大汉也忍不住哭了,他激动地上去想要抱住自己的女儿,结果他女儿竟然躲开了,并且对他充满戒备——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早就忘了自己父亲的模样了,倒是费学雷的妻子大哭一声,扑进了费学雷的怀里。

    这个女人的日子过得非常不好,大冬天的连件好点的衣服也没有,身上腿上长满了冻疮,看起来极为可怜,聂毅最后干脆把自己和齐景辰住的那辆卡车让了出来。

    当然,这是因为他弄到了一些更好的房车。

    那辆房车是从国外进口的,质量非常好,里面布置的更是非常棒,聂毅得到它之后,立马就抛弃了之前的卡车,同时有些郁闷,郁闷自己之前竟然忘了还有房车这玩意儿。

    夏天的时候卡车确实挺凉快的,还方便他们跑出去战斗,但现在冬天来了……那些个不能战斗的人,还是呆在房车里最好。

    齐景辰的生活质量顿时又上了一个台阶,他种的那些菜,也因为天气寒冷从卡车顶上搬到了房车里面。

    这天,他们正在一条盘山公路上小心前进,突然下雪了。

    末世到来之后,气候也变了很多,常常忽冷忽热,不过在满世界都是丧尸的情况下,大家根本没空再去管这点小事。

    但现在……齐景辰看着天上飘下的雪花竟然不是雪白的,反而带上了一丝灰色,一张脸顿时冷了下来。

    那些雪花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他也就没有离开房车,一直坐在房车位于驾驶室上方的是大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一切。

    原本,因为环境污染等种种原因,地球上的动物就已经越来越少了,末世到来之后,剩下的动物又死了很多,现在突然降温,也不知道有多少动物能活过这个冬天……

    齐景辰的心情有些沉重,很快却又想到就算活过了这个冬天,那些动物最后也会变成丧尸兽,就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而此时此刻,在他不知道的非洲大草原上,一只秃鹫在天空中飞着飞着,突然越飞越慢,最终一头栽倒了地上。

    这只秃鹫死了,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它竟然又站了起来,然后朝着空中飞去,只是眼下它已经通体漆黑,动作也变得极为僵硬,甚至于,它来到空中不久,就朝着自己的一个同类冲去……

    那么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聂毅和齐景辰并不清楚,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齐景辰家乡。

    聂毅脑海里异能汇聚的“水珠”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水珠”,而应该称之为“水球”了,但他还没有达到三级,反倒是张子海钱鸣峰这些个从b市安全区就开始跟着他的b市安全区的佼佼者,现在已经达到三级了。

    “你为什么不升级?”齐景辰看出了聂毅是在刻意压制实力,有些不解。

    “我发现控制着自己不升级,对精神力有好吃。”聂毅道,脑海里的“水球”变大之后,会自动凝固变成软糖状的异能核,他一开始想要让这“水球”大一点再凝固,就用精神力控制着“水球”里的“水”一直流动……这么一来,他果然没有升级,精神力还在控制水球的过程中得到了提升。

    不过,他虽然压制了自己的异能升级速度,但也压制不了太久了。

    车子越来越靠近齐景辰熟悉的家乡,齐卫国等人也越来越激动,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狼嚎。

    狼?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