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7章 罪证确凿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哭并不能解决问题,为了孩子,你还是要振作起来才行。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La/”于旭光看到穆怡实在可怜,安慰道。

    上辈子黑暗之主身边的人他们都调查过,除了那个戚暗一直神出鬼没,他们一点都调查不到以外,其他人的生平都是了解一些的,穆怡就是其中之一。

    听说穆怡当初不止死了丈夫,父母孩子还全都没了,所以后来才会疯狂杀人。

    这辈子很多事情提前了,那个孩子还在穆怡的肚子里,并没有死,有这个孩子在,想来穆怡也不会疯狂。

    穆怡听到于旭光提到自己的孩子,果然冷静了很多,也不哭了。

    不管是她丈夫还是她的父母公婆,对她肚子里的孩子都非常期待,她应该好好照顾着这个孩子才对……

    这么想着,穆怡站起身,就往聂毅和齐景辰的方向走去——这两人现在已经站在了旁边,身边还有人守着,那里最安全不过。

    远远地看到那两个男人,穆怡的眼里满是感激,又忍不住苦笑,换做她的家人还在,说不定看到两个容貌出众的男人在一块儿,她还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萌一萌,可现在……

    聂毅的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全都从那个突然被开出的孔洞里出来了,就连那些之前跑来伏击聂毅,然后又被他们抓住的人也都带了出来。

    “你们跟着于旭光,去把孙将军抓住。”聂毅对着那些手下道,至于他自己……他当然是要留下来保护齐景辰的。

    于旭光看到聂毅的表情,就猜到了聂毅的想法,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无语还是应该庆幸——聂毅怎么就爱美人不爱江山呢?不过这样也好,只要有齐景辰在,聂毅肯定是不会变成那个杀人狂了……他忙着照顾自己的情人都来不及,怎么去杀人?

    于旭光的心里对着聂毅笑了笑,然后直接跳进了地下室,而这个时候,实验室里已经有伤亡了。

    在刚才的争斗中,第一个死的人是孙桓,穆怡的风刃要了他大半条命,韩启商的火球则直接让他一命呜呼了。

    然后孙将军就疯了,他不仅攻击韩启商,甚至还开始攻击其他人,在不复之前的冷静……

    那些本身没什么实力的人大多都是有自知之明的,因而都没有进那个实验室,就算有进去的,看到齐景辰竟然对上了孙将军,情况似乎不太好,也忙不迭地跑出来了。

    所以,等聂毅他们都出来之后,里面剩下的人就都是有一定战斗力的。

    孙将军在孙桓死了之后开始无差别攻击,自然伤到了这些人,这些人本就因为齐景辰的话对孙将军有意见,现在被孙将军攻击之后,就站在韩启商这边,跟孙将军带来的人打了起来。

    只是他们人心不齐,里头好些都不想跟孙将军对上,因而落在下风,要不是韩启商跟他的手下在前面顶着,估计早就被拿下了。

    于旭光下去的时候,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

    “那个人就是孙将军。”聂毅的手下指着孙将军道。

    于旭光的目光顿时就放在了那个肤色黝黑的中年男人身上,眼里燃起了战意——就是因为这种残害同胞的人太多,人类才会那么快就灭绝!

    孙将军现在都有些疯了,正在不停地用异能伤人,要不是他的手下还有理智在,知道用了炸弹这里的人恐怕都要倒霉,枪又不合适混战,指不定事态会更严重。

    孙承芷满心焦急,这会儿正想拦住自己的父亲:“爸,爸你冷静一点,我们好好说话……”

    “滚开!”孙将军竟然一脚踢在了孙承芷的肚子上。

    “爸!”孙承芷摔了出去,吐出一口血来,最后还是她的手下把她扶了起来。

    “爸!快点停手!我们好好解释!”孙承芷吐掉嘴里的血,又冲了上去,事已至此,难道不应该好好解释清楚这件事吗?为什么她的父亲会这样?

    是不是,齐景辰说的都是真的?

    孙承芷的眼泪落了下来,正想再次阻拦自己的父亲,却不想突然有人抢到了他前面,然后一些冰刃就朝着她的父亲冲去。

    于旭光不管怎么着以前也是一个高手,在自己的异能达到两级之后,他自然也就能把自己的水系异能变成冰系异能了。

    他的水系异能者很弱,变成冰之后却更容易控制……按照后来对异能者的研究来看,他这情况就是异能的量不大,但精神力很高,控制力很强。

    于旭光出手之后,晨光战队的人也开始攻击孙将军的人,看到自己的父亲渐渐地落在了下风,孙承芷又连忙去挡那些攻向自己父亲的攻击。

    “好了,都住手!”于旭光的声音突然响起,就在这时,大家才发现孙将军已经被抓住了。

    身为火系异能者的孙将军,现在全身上下却被裹了一层冰,脑袋也被一把枪对着,同时,于旭光还用一直胳膊绞住了他的脖子。

    孙将军的手下几乎立刻就停了手,只是他们停了,跟他们对战的人却还想攻击,一个本就对安全区不满的人就根本没有住手的意思,反而趁此机会用刀砍向了一个已经停手的军人。

    “啊!”他的刀正要劈下,突然又尖叫了一声,众人看过去之后,才发现他的胳膊已经被冰刃割伤了。

    看到这一幕,这些人全都敬畏地看向了于旭光,他们之前还以为聂毅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现在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水系异能者也能这么厉害!

    韩启商受了重伤,用手里的刀撑在地上才稳住了身形,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震撼——他表弟要是活着,以后学会了冰系异能,是不是也能变得这么厉害?可是……他已经死了!

    在末世,很多人都会找点寄托作为活下去的动力,韩启商就是惦记着要保护好表弟,才会没有堕落每天用心地去找物资,现在他的寄托没了,活下去的动力就只剩下报仇!

    “我说了都住手,谁在动手,我就割了他的手!”于旭光皱着眉头道:“我是从b市安全区的过来的,孙将军涉嫌私自修建研究室做人体实验,将被逮捕。”

    “这是不是误会?”孙承芷连忙道。

    “误会?现在你还有脸说误会!”韩启商冷笑着看向孙承芷。

    其他人听了旭光的话,看着孙承芷和孙将军的表情也变了,孙将军的那些手下也满脸犹疑。

    虽然他们因为处在j市安全区,会觉得跟b市安全区隔着一层,但大家都是从末世前过来的……于旭光身上的军衔很高,他说的话也就让那些军人下意识地相信。

    “我们将军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有人道,说话的时候却不怎么有底气。

    “我们会进行审讯。”于旭光又道:“但按照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个实验室确实是他建立的,为了治好他的儿子。”

    孙将军被于旭光用枪指着脑袋,听到于旭光的话,心不停地往下沉。

    这个实验室确实是他让人建立的,就为了能想办法治好自己的儿子,不过他大部分时候并不插手具体事务,都是让卢俊鹏去做的。

    之前,卢俊鹏告诉他聂毅救了穆怡,可能还发现了什么之后,他就有些担心,然后想让聂毅快点离开……因为存着这个心思,他斥责了聂毅,希望聂毅跟他闹翻之后能离开。

    他对聂毅非常不友好,结果聂毅竟然还是不走,研究院那边又说聂毅的异能核能帮助研究……

    他是忌惮聂毅的,担心聂毅会发现什么,也想知道聂毅透露出来的能让普通人变成异能者的方法,干脆就铤而走险先下手为强,却没想到聂毅没抓住不说,他的人反而被抓了,他只能通知那些研究员离开,然后自己又来拖延时间。

    当然,他做这一切的时候,一直都是在设法隐藏自己的。

    他是安全区的区长,聂毅只要没有切实的证据,就不能把他怎么样,却没想到进了这个藏在地下的研究室之后,看到的情况竟然跟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他让卢俊鹏把那些研究员转移走,把里面的尸体什么的全都毁了,可如今……那些研究员跑了,卢俊鹏等人却死在了这里!所有在研究中死亡的人的尸体,也全都留在这里!

    孙将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很清楚,那些研究员背叛了自己。偏偏……他还不能第一时间把那些人抓回来!

    原本就算这样,他也能表现的很愤怒,然后把这些事情都推到别人身上,可惜……孙将军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自己儿子的尸体上面。

    他这么做是想要治好自己的儿子,自然在他儿子面前露了些口风,甚至带他来过一次,结果这孩子竟然就在这紧要关头冒了出来,想要帮他顶罪……

    看到自己儿子虽然死了,但脸上满是安详,孙将军有种透不过起来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孙将军一个站在了中间的“尸体池”旁边的手下突然看清了里面一个仰面朝上的尸体的模样:“那是豹子!”

    豹子是他们一个战友的外号,之前孙将军说他失踪了,结果竟然出现在这里……豹子当初是负责保护孙将军的,这个实验室的人要不是孙将军控制的,又怎么敢打孙将军身边的人的主意?

    原先护着孙将军的那些军人,这会儿都动摇了,就连孙承芷都苍白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这个豹子是无意中发现了实验室的事情,才被他送到这里的……孙将军看着那具尸体变了脸色,他早就交代了实验室的人要毁尸灭迹,结果现在这人竟然仰面朝天躺在这里……那些研究员跑了不说,还摆了他一道!

    这个研究室里,恐怕还留着可以指证他的证据。

    他这次,毫无疑问逃不掉了。

    想通了这一点,孙将军也就不再辩解,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沉默下来,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研究室上方的几盏灯突然掉了下来。

    之前一群异能者在这里打斗,其中还有土系异能者四处折腾,显然已经把房子弄得不怎么牢固了。

    “我们去外面,我会当着大家的面把这次的事情弄个清楚明白。”于旭光道,他打算学一学聂毅在w县安全区做的事情,把孙将军“公审”一下。

    j市安全区的医院外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聚拢了越来越多的人,与此同时,孙将军就是实验室幕后之人的事情也已经被确定了——有人在实验室里找到了研究员留下的一些资料和视频,视频里让那些研究员快点进行研究,务必要把自己儿子治好的人,可不就是孙将军。

    “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孙承芷呆呆地看着自己被人绑了起来的父亲,她哥哥是个很温柔的人,虽然自幼生病好几次险些没命,但从来没有怨天尤人过,他肯定是不赞成他们父亲的做法的,要不是这样,之前也不会出来顶罪,寻死。

    没错,那分明就是寻死,她哥哥的身体那么差,出来的时候估计就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

    “我不想断子绝孙!”孙将军听到孙承芷的话,冷哼了一声。

    “爸!”孙承芷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答案,如果她爸爸说是因为爱她哥哥才这么做的,她再难过也会有所理解,但……断子绝孙?“爸,现在谁还会在乎这个?而且你不是还有我吗?”哥哥身体不好,她早就做好要一直照顾父母的准备了,甚至早就想好了将来招赘一个男人。

    他爸这人有点老古板,觉得她是个女人撑不起家业,嫁出去还就成了别人家的人了,她就表现的比男人还出色,说自己会招赘……

    “你?”孙将军冷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个丫头片子,偏偏还胃口不小,老早就开始惦记我的东西见不得你哥好了,我能指望你?”

    孙将军看着孙承芷,眼里没有丝毫温度,孙承芷的嘴唇颤了颤,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她父亲常常说些伤人的话,她一直觉得那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不会表达,没想到她父亲竟然会这么想:“我没有……”

    “你没有?当初我想让你哥结婚,你才多大就一直反对?弄得你哥到现在也没个孩子!”孙将军厌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孙承芷的脸苍白如纸,她确实一直反对她爸要让自己哥哥结婚的事情,事实上,这事不管是她妈还是她哥哥,都是反对的。

    她哥哥的身体根本就受不了跟人亲近,甚至都没有成年男人该有的反应,跟人结婚这不是害了别人姑娘吗?至于孩子……她爸当初想要等他哥结婚后,用穿刺□□的方法得到她哥的精子,然后去做试管婴儿……这不是折腾他哥,还有他哥还没影的妻子吗?

    就算最后成了,那个孩子有一个随时可能会死去的父亲,和一个跟他父亲没有丝毫感情的母亲,他会过的快乐吗?

    不管是她还是她哥,亦或者他们妈妈,都觉得他爸说的这些是天方夜谭,当然不会答应。

    那时候她爸确实曾经大发雷霆,她还当那是因为父亲爱她的哥哥,可现在想想,这真的是爱吗?

    “这次要不是你吃里扒外,也不会闹成这样!你哥也不会死!”孙将军又道,孙承芷是个女孩子,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而他想要的是儿子,孙子!

    孙将军突然又骂了起来,被他这样骂,孙承芷以前总会很害怕,这次却莫名地什么感觉都没有。

    孙承芷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转过身,慢慢地离开了,于旭光没有找她的麻烦,她现在可以去收敛自己哥哥的尸骨。

    怪不得她哥以前总是让她不用太逼着自己,也许她爸的心思,她哥哥早就知道了吧?也怪不得她爸总想让她快点嫁人,估计早就烦死她了。

    走了几步,孙承芷就看到了不远处被人围着的聂毅和齐景辰,聂毅正在跟齐景辰说话,还拉住了齐景辰的手。

    齐景辰对着聂毅露出了许些嫌弃,但却不曾甩开聂毅,然后聂毅又不知道从哪里让人搬来了一个椅子,齐景辰就坐下了。

    孙承芷之前是真心喜欢过齐景辰的,现在再看到齐景辰,心情却异常复杂……齐景辰虽然做的很对,但到底毁了她的家,她再也不可能单纯地去喜欢齐景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