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5章 扑朔迷离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那些人动手的时间远比聂毅和齐景辰预料的要早,但聂毅和齐景辰的准备依然非常充分,也已经做了布置,至少,那个研究院的所在位置他们已经猜到了。

    在聂毅打伤卢俊鹏之后,他们就一直让人跟着卢俊鹏,而这些日子,卢俊鹏从未离开医院。

    也是,这世上最合适做人体实验的地方,可不就是医院吗?现在户籍混乱,很多人都是孤身一人,这样的人生病受伤之后进了医院再没出来,恐怕别人也不会知道。

    聂毅早就提前让人去那家j市安全区最大的医院盯着了,不许任何人从医院里跑出来,而现在,他们也在朝着那家医院赶去。

    路上,平胜超还在跟周围的人讲述这次的事情:“我们好端端地坐在家里,竟然有人突然来抓我们!真的把我们吓了一跳,幸好我们有些本事,总算没让他们得逞!”

    “但就算这样,j市安全区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才行!”

    “这些人说他们来抓我们是为了我们这些个二级异能者脑袋里的异能核,我还真没想到,j市安全区竟然会做这种事情!”

    ……

    平胜超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倒是由不得别人不信,当然也有几个对j市安全区很有归属感的人质疑,怀疑平胜超是不是故意的,想要欺负他们j市安全区。

    “你们j市安全区光军队就有几万人,登记在册的异能者就是我们整个战队的好几倍,现在我们战队的人还都不在,我们怎么欺负你们?”平胜超冷笑道。

    平胜超这话说的极有道理,那些人看到聂毅等人人数不多,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戒备了,甚至和其他人一样疑惑了起来……莫非,他们安全区真的有人做人体实验?

    聂毅才走到半路上,孙承芷就赶了过来。

    她一直帮着自己的父亲处理一些安全区的事务,更让人看着聂毅等人,因而聂毅他们被袭击的事情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结果还不等她有反应,竟然又被告知聂毅等人闯进了安全区要说法。

    孙承芷听到手下汇报,还以为聂毅要跟他们起冲突,匆匆赶来之后才发现聂毅一方总共也就七八十个人,当下松了一口气,问道:“聂毅,你们被袭击了?”

    问完之后,她还看向了旁边的齐景辰:“景辰,你没事吧?”

    齐景辰现在没让聂毅抱着,又刻意低调,就不像以前那样存在感爆棚了,直到现在被孙承芷关心,大家才注意到了他,注意到之后,不少人的视线就黏在了齐景辰身上——这么好看的人,他们之前竟然没注意到!

    他们第一眼注意到的是齐景辰的相貌,紧接着却又忍不住有些嫉妒,这人之所以好看,跟穿着打扮不无关系,那么白皙的皮肤肯定用了底妆,那么大的眼睛多半放了美瞳……

    看到齐景辰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妥帖,脚上穿的马丁靴油光发亮一丝污垢都没有……原本因为容貌对齐景辰有了好感的人,很快所有的好感又消失了大半。

    当然,就算如此他们也会多看几眼,特别是那些实力不差,会去外头杀丧尸的人——见多了恶心的丧尸,再去看看这样白皙的少年也能洗洗眼睛。

    “景辰没事,我会保护好他。”聂毅上前一步,站在了齐景辰面前。

    孙承芷顿时有些失落,周围的人倒是看出了一点门道——感情不管是聂毅还是苏承志,都对那个少年有意思。

    长得好,就算是在末世也占便宜啊……还有,原来孙承芷喜欢这样的,怪不得之前那些追求她的人都铩羽而归!

    孙承芷看不到齐景辰了,就看向了那几个被聂毅抓着的人,等看清之后,她忍不住眼皮一跳——这里面有几个她并不认识,却也有几个非常眼熟,其中有两个,可不就是卢俊鹏身边的?孙承芷想到这里,立刻问道:“是卢俊鹏伺机报复?”

    “不,按照这几个人说的,他们来抓我并不是为了报复我,而是为了把我抓走,用我的异能核做实验。”聂毅道。

    那几个被聂毅捆的严严实实的异能者听到这话,张了嘴嚷嚷着想要说点什么,可惜聂毅让人堵住了他们的嘴巴,因而他们什么都说不出来。

    “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孙承芷道:“用异能核做实验?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异能者,特别有异能核的二级异能者那么珍贵,拿来做实验这不是开玩笑吗?

    “到底是不是误会看看就知道了,他们说实验室就建在医院里。”聂毅又道,然后冷冷地看了一眼那几个异能者。

    那几个被抓的人听到聂毅的话,眼里都露出恐惧来,其中还有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聂毅。

    他们来偷袭聂毅没能成功之后就被抓起来了,当时他们并不害怕,毕竟只要他们说他们来这里是为卢俊鹏报仇,那聂毅也就只能认了,却并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聂毅之前把卢俊鹏打伤了是事实,他们这些卢俊鹏的手下找聂毅报仇,恐怕别人还会说他们有情有义!而且他们都没有把聂毅怎么样,聂毅难不成还能杀人?

    然而,聂毅根本就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一开始就直接把他们绑了塞住嘴巴不说,竟然还把研究所的事情说了出来。

    聂毅怎么会知道是研究所的人想要抓他?聂毅又怎么会知道研究所就在医院里?

    这些异能者都是给研究所办事的。研究所用异能者做研究,他们刚知道的时候也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但他们是研究所的人,即便参加研究也是像卢俊鹏一样可以利用别人的异能核提升实力……看到卢俊鹏飙升的实力之后,他们很快就抛开了一开始对同类的怜悯,开始尽心尽力帮着研究所做事了,甚至私底下大家还讨论过到底谁能在卢俊鹏之后成为三级异能者。

    可如今……一旦研究所曝光,他们别说升三级了,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这些人之中的一个火系异能者大约是心里一急,嘴里被聂毅塞着的布团突然点燃,他的嘴虽然被自己弄出来的火烧的漆黑一片,却也能说话了,立刻就想申明自己只是“为卢俊鹏报仇”,没从听说什么人体实验。

    他看着孙承芷,脸上满是急切:“大……”才出口了一个字,他就晕了过去。

    聂毅把劈在他脖子上的手伸回来,表情变都不变一下。

    “他想说什么?”孙承芷皱了皱眉头。

    “想向你求救。”聂毅道,“孙承芷,你别拖延时间,快点走!”

    “谁拖延时间了!真要有人用活人做实验,我第一个饶不了他!”孙承芷被聂毅怀疑,顿时怒了。

    安全区偶尔有人被仇杀什么的,对统治阶级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很多人还会觉得那些被杀的人自己也有问题——要不然别人怎么不杀其他人就杀你?

    这种想法非常自私冷漠,但不得不说就是普通民众这种没到自己头上就不去管的心态,让安全区的领导人可以更好地掌控住安全区。

    可是,但如果安全区有个实验室,会做人体实验……谁能保证下一个被抓的不是自己?到时候恐怕人人自危,特别是那些异能者。

    一行人很快就靠近了医院,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冲了过来:“你们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做人体实验,抓捕二级异能者?”

    “当然是真的,我们抓到这些人之后他们亲口说的。”平胜超又指了指那些被抓的人。

    我们什么都没说!那些被抓的人心里非常悲愤,但他们都已经落在聂毅等人手里了,却是根本反抗不能。

    那个跑来询问男人满脸愤怒,身上更是突然冒出一些火星来,他似乎已经对这些习以为常,用手拍灭自己身上的火,就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可以。”聂毅道,他已经认出这个人了,可不就是他们查到的资料里,其中一个失踪异能者的哥哥?

    这个火系异能者带着他的几个手下挤到了聂毅身边,先是上上下下地扫视一遍那几个被聂毅抓着的人,又催促道:“快点!”

    这个火系异能者名叫韩启商,手底下有一个小队伍,在j市安全区也算有点名气,他还没结婚,父母都去世了,就只有一个表弟和他一起留在这个安全区。

    他的表弟是水系异能者,半个月前不小心得了阑尾炎住院,手术之后就消失了,再无踪迹。

    表弟住院那几天韩启商正好在外面找物资,所以没有去医院探望过弟弟,他原以为在安全区里头怎么着都是安全的,却没想到他从外头回来,竟然找不到人了!

    医院方面说他表弟已经走了,但他并不相信,毕竟他表弟那就是个胆子很小的宅男,根本不会乱跑,就算真的从医院出来了也会第一时间回家去……然而他家里压根就没有他表弟回来过的痕迹!

    韩启商这些日子一直在大张旗鼓地找表弟,现在听到有人说人体实验的事情,也立刻就想到了自己表弟。

    他那个表弟胆子挺小,异能却不差,甚至在失踪前已经达到两级了……

    聂毅也想速战速决,听到韩启商的话之后,立刻就加快了速度,朝着那家医院走去,而这个时候,关注这件事的人,也已经越来越多了,还口口相传,引来了更多的人……

    然而,这么多人刚到医院门口,就被拦住了,拦人的正是这个安全区的区长孙将军。

    “你们想干什么!”孙将军怒道:“聂毅,你在我的地盘上这么折腾,是想跟我作对?”

    皮肤黝黑的孙将军看着聂毅的时候满是厌恶,不等聂毅回答,又道:“聂毅,我们j市安全区不欢迎你!就算我们j市安全区有问题,也不用你这么个人来帮我管!”

    “爸……”孙承芷叫了一声,

    “还有你!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我是你的父亲,你竟然不听我的话,反而帮着外人来质疑自己的安全区!我没你这样的女儿!”孙将军这话说的有点重,不过孙承芷时常被她训斥,倒是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孙将军,你拦在这里,是心虚还是拖延时间?”齐景辰突然道。

    “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孙将军冷哼了一声,又看向聂毅:“你无凭无据,就跑来质疑我,我一定要问问b市安全基地,他们是不是就是这样不把我们这些小基地看在眼里!”

    孙将军在j市安全区很有威望,他的手下更是都以他马首是瞻,这会儿他带来的人,就都对着聂毅和齐景辰面露不善。

    也是,原本好好的,聂毅他们才来几天就给他们j市安全基地安了这么一个做人体实验的罪名,他们能高兴才怪。

    双方僵持下来,齐景辰眨了眨眼睛,正把精神力往医院里面是探去,突然有两个护士从医院里面跑了出来,她们满脸惊慌,看到孙将军之后立刻就道:“将军!地下室……地下室里有死人!”

    孙将军刚刚还在斥责齐景辰,没想到就闹了这么一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斥责道:“你们着急什么!地下室怎么会有死人?给我说清楚!”

    “将军……我们是去地下室拿病号服的,没想到看到地下室多了一扇门,进去之后……里面有很多死人。”那两个护士道,她们虽然见过不少死人了,但也没有那么恐怖的……现在特别害怕。

    不管是孙将军,还是他身边的人,都惊疑不定起来,不过眼下的情况,他们是必须要去地下室看看的。

    所有的一切出人意料的顺利,他们刚刚到达医院,医院里竟然有人发现了隐藏在地下室里的研究院……齐景辰眨了眨眼睛,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医院通向地下室的门大开着,孙将军带人率先进去,很快,其他人也都跟了进来。

    来的人非常多,但这个地下室的大厅竟然也能站的下……当然,现在大家已经没空去关心这点了,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些尸体上面、

    地下室里确实有很多死人,大厅的中间就有一个池子——那些死在了实验中的人都被泡在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

    不止如此,旁边还有一些明显刚刚死去的尸体,其中有些穿着白大褂,有些则穿着其他服饰,其中一个脑袋已经被破开的人脸上焦黑一片,赫然就是卢俊鹏。

    跟卢俊鹏一样被割开了脑袋的人有五六个,这些人的脑浆散落的到处都是,几乎让所有人都忍不住脑门发凉,跟来的那些异能者,更是满脸惊骇。

    死在丧尸手里,他们也没办法,毕竟那些怪物已经没有理智,但如果被同为人类的人杀死……

    不说那些跟来的人都觉得不舒服,聂毅和齐景辰看到眼前的情况也有些震惊。

    他们原本以为就算有人死亡,也会有太多,但现在这里留下的尸体就有上百具!而且,看这里的情况,他们应该是来晚了一步,那些研究员说不定已经跑了。

    韩启商刚进来就跑到了中间的池子旁边,这时候已经在那些尸体里找到了自己的表弟……他的身上再次往外冒火,只是这回他没有用手把身上的火拍灭,倒是将这些火全都朝着他身边的孙承芷扔了过去。

    孙承芷是认识韩启商的,现在猛地往后跳了一部,道:“韩启商你疯了!”

    “什么叫我疯了?孙大小姐,这么大的一个研究院,是什么时候建在医院底下的?这么多人的失踪,又是怎么被人抹平了的?而且我弟弟可是二级异能者!在别的基地,二级异能者怎么着都是基地的宝贝了吧?现在却死的不明不白的,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说到后来,他的目光已经放在孙将军身上了。

    孙将军冷着一张脸没说话,孙承芷倒是开口了:“这事我们一定会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

    “给交代?”韩启商满脸讽刺:“说不定你们姓孙的就是幕后主使,给什么交代?”整个安全区都在孙家的掌控下,孙家的人要是不知道,这些研究员需要的研究设备、药品之类又是从哪里来的?

    听到韩启商的话,所有人都看向了孙将军父女两个,就连孙将军带来的手下,脸上都露出了许些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大厅旁边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事是我做的。”从那扇门里出来了一个人,正是齐景辰和聂毅之前在孙家他见过的孙承芷的哥哥孙桓。

    几天不见,孙桓看起来更虚弱了,他坐在轮椅上,捂着自己嘴发出阵阵咳嗽声,咳得一张脸红了起来,嘴唇却泛着黑色。

    “变成异能者之后,身体就会变好,我想要活下去,才会让人做研究,看看能不能把属于异能者的异能移植到普通人身上。”孙桓眨了眨眼睛:“现在既然被你们发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哥!”孙承芷惊叫了一声,这件事怎么会跟他哥有关?这不可能!

    “孙桓!”孙将军也道,眼里满是怒气。

    “承芷,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孙桓看着孙承芷,眼里有着歉意。

    孙承芷不相信自己的哥哥会做这样的事情,但韩启商却已经出奇愤怒了,他一扬手,一条火龙就朝着孙桓冲去。

    孙桓睁着眼睛,并没有躲避的意思,然而火龙并没有被打在他身上——一堵水墙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了那条火龙。

    “聂毅!你什么意思?”韩启商怒视着聂毅。

    “他不是幕后主使,”齐景辰突然道,又看向了孙将军,“你说是吗?孙将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