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章 孙将军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的异能虽然还没有觉醒,但如果只论精神力,他比聂毅要强上很多。

    在齐景辰的上辈子,精神力一直都被异能者们认为是用来更好地使用异能的工具,齐景辰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如今他只有精神力没有异能,倒是渐渐感觉到精神力的不凡之处了,只可惜,就像上辈子的异能者一开始只能任由自己的异能自然增长一样,他现在也只能让自己的精神力自然增长,却没办法修炼。

    异能好歹在达到二级之后,就有个异能核可以收拢异能,但精神力却是虚无缥缈的,他已经尝试了一些方法了,然而精神力并没有显著增长。

    不过,他却也摸索出了很多精神力的用法,比如说,他可以用精神力感知周围的情况,感知周围的能量以便提前做出预警,又比如说,某些时候,他完全可以用精神力进行攻击,或者拦截攻击。

    在感觉到有风系异能者发出的凝成一股的风正在大力朝着穆怡撞去的时候,齐景辰直接用精神力撞了上去。

    那个异能者估计已经达到了两级,但他的精神力到底不强,因而那股原本凝聚在一起的风很快就被打散了。

    城门口的人群里突然冒出一股大风,把人吹得东倒西歪的,却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穆怡是风系异能者,但因为她怀着孩子的缘故,她丈夫还有家里人都压根不让她有机会实战,她对其他人对她的袭击也就不能及时作出反应,这会儿遇到了一阵强风不知道利用自己的异能不说,还被吹得有些站不稳,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朝她撞去。

    聂毅突然出现在了穆怡身边,一股水流冲出去,就把周围的那些人都冲开了,然后……他倒是想用拎戚暗的方式把穆怡拎到旁边去,可惜穆怡虽然比他矮不少,但依然不怎么好拎,他就只能拉着穆怡背上的衣服,帮她固定住了身形。

    “小心点!”聂毅没好气地说道,这么一个大肚子女人要是一个不小心摔上那么一跤,周围的人再推挤一下,或者干脆踩在她身上……穆怡也许不会死,但她肚子里孩子一定会出事!

    聂毅曾经的善心早就在末世里被消磨干净了,甚至因为曾经吃过亏,他还对齐景辰以外的人都不怎么信任,但即便如此,他对自己人还是护着的,穆怡就被他划归在自己人里面。

    当然,穆怡并不知道这件事,看到聂毅堪称凶恶的表情和恶狠狠的话,她下意识地往旁边退了一步,然后才想起来聂毅救了自己:“谢……谢谢。”

    “怀着孩子还到处跑,就不知道要注意一点?”聂毅不满地看着穆怡,有些恨铁不成钢。

    “聂毅,你是怎么回事?在我的安全区对个孕妇发脾气?”孙承芷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当下冷冷地说道。

    “你的安全区还有人对孕妇下杀手,你怎么不管管?反而觉得我这个救了人的不对?”聂毅冷笑道。

    “什么?”孙承芷压根不信,叫了几个人来问之后,才发现之前那事确实蹊跷,应该是有人在人群里用了风系异能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城门口人群聚集,在里头用异能……孙承芷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针对穆怡,却也知道绝对有人想做什么,当下叫来了手下详查。

    “现在再查又有什么用?动手的人早就跑了。”聂毅道。

    “难道因为这个就不查了?”孙承芷呛了一声,看向了齐景辰:“小帅哥,刚才也吓到你了吧,要不要我给你找辆车子来。”

    “多谢。”齐景辰朝着孙承芷道,然后又指了指穆怡:“等车子来了,我们先送这位大姐回家吧,她到底受了惊。”

    孙承芷见惯了死人,几个月下来早就没有末世前的同情心了,所以刚才看到没有人伤亡,就只让人去查这件事,对穆怡等人的情况却连问都不问一声。

    只是她自己没在意这些事,现在齐景辰提了,却是立刻就道:“对,就该这样,小安子,你快点去找辆车子来!”这个少年不愧是她看上的,当真非常善良,惹人怜爱!

    她就喜欢这样有善心的男人,这样以后也能帮她照顾哥哥……孙承芷对齐景辰更感兴趣了。

    聂毅看到齐景辰和孙承芷说话,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但看到齐景辰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后,却猛地想到了什么。

    穆怡的丈夫昨晚上死在了城外,今天就有人在安全区门口对穆怡动手……应该是为了斩草除根?

    当初穆怡虽然不可能说自己的事情,但曾经提过她的至亲在最初的时候都没有变成丧尸,现在,她的至亲会不会也遇到了危险?

    昨天晚上齐景辰感觉到的那股能量,应该就是穆怡的丈夫被人割开头盖骨取出异能核的时候散发出来的,他们当时花了些时间才过去,那时动手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们起初以为死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也就没有去追击凶手,但后来发现死的人可能是穆怡的爱人之后,他们却也是有些后悔的,后悔一开始没有追上去。

    当时他们救不了穆怡的爱人,现在知道穆怡的亲人可能会出事,又怎么能无动于衷?

    孙承芷找来了两辆电瓶汽车。

    聂毅让穆怡坐了第一辆车的副驾驶位置,自己和齐景辰坐在后面,接着在孙承芷上车之前把孙承芷关在外面,然后就让穆怡指路往她家里赶去。

    穆怡他们一家住在j市安全区专门用来安顿异能者的小区,到了门口,穆怡就下了车,然后道谢:“谢谢你们送我回来……”她之前因为聂毅出手很快,其实并没有受伤,完全可以继续在那里等自己的丈夫,但既然已经回来了,她就先吃点东西报个平安,然后再去门口看看好了……

    “我送你上去。”聂毅道。

    孙承芷惊讶地看着聂毅,他们把穆怡送回家已经很对得起穆怡了,聂毅竟然还打算把穆怡送进屋?

    聂毅该不是看上这个大肚子女人了吧?

    也不怪孙承芷误会,就连平胜超都觉得聂毅的的行为怪怪的,聂毅却突然道:“你们也跟我上去,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孙承芷刚想嘲讽一下聂毅竟然相信“感觉”这样的东西,就看到齐景辰下车了,连忙跟了下去:“好事做到底,把她送回家也是应该的。”

    聂毅等人很热情,穆怡遇到这情况却并不觉得高兴,甚至忍不住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另有所图……不过,她是认识孙承芷的,所以这个念头在脑海里转了转,到底还是很快放下了。

    孙承芷可是孙将军的女儿,又怎么可能会针对她这样一个小人物?

    因为穆怡家里有四个老人,老人们还接了些手工活,最后就挑了带院子的底楼住,穆怡刚到门口,就喊了起来:“妈!开开门,我回来了。”

    门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穆怡的心不知怎么的突然跳的有点快,她从自己身上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然后就呆住了。

    屋子里躺着四具尸体!在穆怡出门前让她别着急的早点回来吃饭的人,现在都已经死了!

    穆怡站在门边有些回不过神来,她身后的聂毅推门进去,看了看几具尸体,就道:“死了大概三个小时,看起来并没有挣扎或者呼救,凶手也许是他们认识的人。”

    这屋子的门窗并没有暴力破坏的痕迹,凶手说不定就是光明正大地进去的。

    这样的入室谋杀案,末世前想要破案也许并不难,毕竟监视器摄像头什么的,总能记录下什么,邻居也能提供一些线索,但现在是末世。

    “之前在城门口那个风系异能者的目标就是她,我看她应该是惹上了什么仇家,有人想要斩草除根。”聂毅又道。

    “我没有仇家。”穆怡突然道,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滚落,她抓着旁边的门框,就连被门锁上的铁片刮开了手掌也毫无所觉。

    昨天丈夫没回来,她觉得非常害怕,非常恐惧,但现在自己的父母公婆全都没了命,却让她莫名地冷静了下来。

    穆怡突然就跪在了孙承芷的面前:“孙小姐,求求你,求你帮帮我!我也是异能者,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

    穆怡也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孕妇,实在没什么本事让人看重,只能一再强调自己是异能者:“我异能很强的,比别的风系异能者都要强!”她说着,一些风刃就从她身上发出,接着击打在房屋的墙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她从来没有杀过丧尸,一点对敌经验也没有,但全国上下那么多的异能者,她估计是最空的一个。

    她怀着孩子,虽然末世来了,但家里的人依旧什么都不许她做,眼下又没有手机书本什么的可以消磨时间,她干脆就开始偷偷那自己的异能玩儿……她是看过不少小说的,风系异能自然也就让她联想到了风刃,也朝着这个方向开始练习,最后,还真的成功了。

    聂毅看了穆怡一眼,总算找回了以前的感觉,也总算知道穆怡为什么会变成后来那样子了。

    一日之间亲人全都死去,她自然也会性格大变……不,也许她上辈子还要更惨一些,毕竟如果没有他们拦着,穆怡在人群里被推倒的话,可能会保不住孩子……没有一尸两命估计还是因为她是异能者的缘故。

    “风刃!”孙承芷却是满脸惊喜,风系异能者一直很没用,虽然b市安全区那边送来了一些异能者的修炼方向,上面有提到风系异能者可以用风刃攻击,但他们安全区却只有几个人可以偶然发出……

    “求求你!求求你!”穆怡继续哀求。

    “你先起来,把你的事情详细地说一下。”孙承芷道,一个能使用风系异能的异能者,即便怀着孩子暂时不能成为战斗力,也是很珍贵的。

    而且……他们安全区有人被杀,这事总也要给个交代。

    穆怡是很快就把自己丈夫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答应你会调查这件事。”孙承芷道。

    “谢谢!”穆怡满脸感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跑了起来:“大姐大,将军让你快点带客人过去!还有张夫人的事情,安全区一定会给个交代,将军说张夫人可以暂时住到小姐那里去。”穆怡的丈夫姓张,而现在这事,想来孙将军也已经全都知道了。

    “这样也好。”孙承芷点了点头,又看向穆怡:“你跟我走吧!”

    “我要为他们收敛尸骨。”穆怡一愣,才道。

    “我让你帮你,等你做好了就来找我。”孙承芷道,这才带着聂毅和齐景辰往自己父亲工作的地方赶去。

    孙承芷做决定的时候,聂毅和齐景辰一直在旁边看着,却没有插手,这里是j市安全区,他们纵然想帮穆怡,恐怕也比不上孙承芷帮起来更方便。

    聂毅很快就见到了孙将军。

    孙将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驻扎在最西部的高原上,大约就是因为这个,他长得非常黑,脸上也有很多皱纹,整个人看着就非常严肃。

    孙承芷在外面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到了自己的父亲面前,却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父亲很敬畏。

    “孙将军,聂毅来了!”孙承芷甚至都没有称呼孙将军为父亲。

    “你好,你们从b市安全区过来,是有什么指示吗?”孙将军朝着孙承芷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聂毅。

    “孙将军,我的任务是带人四处看看,然后将各个安全区的情况记录下来,并没有带来什么指示,”聂毅道,“这次来j市安全区,我打算停留几天,修整一下我的队伍,然后顺便让我手下的人找找有没有亲人在这里。”

    聂毅和孙将军并不熟,但两人都认识赵成奇,倒是越聊越熟悉了,孙将军最后还道:“b市安全区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你爸当真是不知足,你这么好的儿子,他竟然不知道珍惜!”

    孙承芷一直站在旁边,听到这话心里气闷,可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她根本就不敢像之前那样针对聂毅,最终也就只是偷偷地瞪了一眼聂毅。

    孙将军留了聂毅等人吃饭,因为聂毅过来并不是办公事的,还明说了这是家宴。

    孙将军和聂博渊一样,在j市安全区的住处是一个别墅,他们一行人刚刚进去,就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脸色苍白,嘴唇隐隐发青的年轻男子。

    “这是我儿子,孙桓。”孙将军介绍道,又给孙桓介绍了聂毅和齐景辰。

    “你们好。”孙桓朝着聂毅笑了笑。

    “你好。”聂毅也道,他知道当初孙将军能生第二胎,拥有孙承芷这个女儿,就是因为孙桓身体不好,甚至可能养不活,现在看看……这人确实非常虚弱。

    孙家的别墅里除了孙将军以外,还住了几个警卫员,午饭就是其中一个警卫员做的,眼下物资稀少,警卫员的厨艺更是不怎么样,因此几道菜看着很一般,里面几个素菜,更是和一些火腿肠熏肉什么的炒在一起,那碗丝瓜汤里还放了末世前作为零吃的鹌鹑蛋做的卤蛋。

    聂毅自己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却要考虑到齐景辰,当下问道:“有没有新鲜的食材?我爱人身体不好,有些东西不能吃。”

    “爱人?”孙将军皱了皱眉头,看向了齐景辰:“安全区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是真的,你当真跟个男人在一起了?”之前孙将军听过不少关于聂毅的消息,不过因为赵成奇曾经跟他通信,说聂毅同父异母的哥哥一直针对聂毅,他就只当那些流言都是编出来的。

    等看到聂毅之后,他更是觉得那些流言编的极为离谱,聂毅什么时候整天抱着他那个情人了?他身边确实有个长得好看的少年,但那个少年目光清正,实在不像是流言里头的那个狐媚子。

    结果……他刚刚为聂毅抱不平,聂毅竟然就称呼齐景辰为“爱人”,还嫌弃饭菜。

    孙将军的脸色不太好看,但聂毅还是道:“确实如此。”

    孙将军的态度几乎立刻就冷了下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胡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