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4章 截杀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被聂博渊质问,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上辈子这样的情形他没少遇到。

    他很清楚,聂博渊会这样跟俞朔有关,但相比于俞朔,其实聂博渊的行为更让他难受。

    不过,他上辈子已经杀过聂博渊一次了,聂博渊如今又没有要害他的意思,他对自己的这个父亲的仇恨倒也不是特别高,至少没想杀人。

    当然,再把聂博渊当父亲这种事就免了,他肆意了好些年,实在没办法再委屈自己。

    聂毅看着聂博渊,面露冷笑:“你还真空。”

    “这是你对父亲的态度吗?”聂博渊看到聂毅这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

    “你想让我怎么样?”聂毅反问道。

    聂博渊身后跟了不少人,都是安全区的工作人员,他们之前还在聂博渊面前夸聂毅,却没想到一转眼,就看到这父子俩充满火药味的样子,都有些傻眼了。

    聂毅之前和别人在一起一直很有礼貌,做事也稳重,没想到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这些人对聂毅的看法顿时就变了不少。

    “聂毅,你又在跟爸爸生气?”俞朔这时候突然出现,一出现就道。

    他是听说聂博渊在这里才过来的,过来之后看到聂毅又跟聂博渊起了冲突,忍不住就高兴起来。他有时候自己都不自己到底想把聂毅怎么样,但他想取代聂毅,拥有聂毅的一切,这点毋庸置疑。

    首先,聂博渊这个父亲,就该是他的。

    “这声爸爸叫的还真顺溜,你们要父慈子孝没关系,别来碍我的眼。”聂毅双手抱胸,嗤笑了一声。

    俞朔的身份现在b市安全区知道的人很多,不过俞朔比聂毅大了三岁,是在聂博渊结婚前就出生的,因而倒也没人谴责,即便有……那些人也都是说聂博渊没担当的。

    这会儿跟在聂博渊身边的那些人愈发觉得聂毅有些过了。

    “聂毅,你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聂博渊皱着眉头,愤怒地看着聂毅,俞朔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则是让人把照片拍下来。

    聂毅立了功又如何?因为他昨晚的作法,现在西区的那些幸存者感激的都是他,b市安全区的人知道的也都是他安抚了那些人一晚上的事情。

    “聂毅,你对我们态度不好没什么,但总不能去欺负一个女人。”俞朔又道。他之前就在旁边,聂博渊到底为什么会生气他也是知道的。

    之前下跪的那个女人一开始看到聂博渊一行人气势十足的样子,其实有点被吓到了,毕竟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但现在……她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俞朔她昨天晚上是见过的,送来了不少东西,他们都很感激他,只是……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些一路上都不出力,只知道躲在车子里的人,她也去杀丧尸了,自然也就看到了聂毅等人对他们的保护。

    那些一路上都不跟丧尸照面,觉得被人保护理所当然,甚至还嫌弃路上住的不好的人也许会觉得俞朔比冷漠的聂毅更让他们亲近,她却觉得这个俞朔只会做表面功夫。

    要不然,怎么之前一点力都不出,完了却拿着b市安全区的粮食卖好来了?

    她刚才就已经站起来了,现在更是看向了俞朔:“你胡说什么?聂少什么时候欺负我了?莫非自己一肚子龌龊,就觉得别人也都不是好人?”

    俞朔还真没想到会被这个女人抢白。

    自从聂毅来了b市安全区之后,他就一直在观察聂毅,然后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聂毅并不是一个好人,他甚至常常因为一言不合,就跟人争执,这点从很多地方都能体现。

    正因为这样,刚才看到有个女人给聂毅下跪,他下意识地就觉得应该是那个女人得罪了聂毅……莫非其实不是?

    “聂少救了我们,我出于感激来道个谢,怎么就被说成是聂少欺负我了?”这个女人又道。

    “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往我们聂少身上安罪名,也要看看我们同不同意!”张子海一向都是爱凑热闹的,这时候大声道,然后又扬了扬手。

    那些之前在旁边操练的人突然同时喊了一声:“吼!”

    被两千多人虎视眈眈地看着,聂博渊都有些受不住了,他看着聂毅,表情极为难看。

    聂毅看都不看聂博渊,倒是那个来感谢的女人,大概是之前压力太大了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释放出来,又道:“你们怎么还不走?难不成一个罪名没安成,就想再找个罪名?”

    聂博渊和俞朔离开的时候,甚至是有些狼狈的。聂博渊也直到走了之后,才想起来自己甚至都忘了问那支队伍的所有权的事情。

    不过到了这会儿,他也没脸返回去问了,只能加快速度离开。

    俞朔倒是没走远,他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差不多两米高的土堆上的齐景辰。

    那个土堆是聂毅帮齐景辰收拾过的,现在上面插了一把大大的遮阳伞,地上铺了好几层野餐垫,旁边还摆了两盆开的不错的月季,看着就让人想去躺一躺。

    月季是很好养的花,但对肥料需求量比较大,想要花开得好,必须要施肥,不过这些月季他们没怎么照料过,竟然依旧开的很好,把齐景辰也映衬的愈□□亮。

    在末世前就有个说法,这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而这个说法同样适用于男人,在那个时候,要是某些男人愿意好好洗洗自己的脸,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发型身材,这世上应该会多很多帅哥。

    末世后情况虽然有所不同,但也非常相似,眼下大多数人都灰头土脸的,根本没空打理自己的外貌,因而只要把自己弄得干净点,就会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齐景辰无疑就把自己弄得非常干净,这也就罢了,他的皮肤还越来越白皙,整个人甚至给人一种充满魅惑的感觉。

    他明明就只是懒洋洋地坐在土堆上面,却让俞朔觉得心里一动,又想起了当初去聂毅居住的小区,看到齐景辰坐在窗台上的时候的模样。

    他突然就有点理解西门庆被潘金莲砸到之后,为什么想把潘金莲弄到手了。

    “齐景辰,好久不见。”俞朔笑着看向了齐景辰。

    齐景辰淡淡地扫了俞朔一眼,懒得说话。

    “齐景辰,你应该不喜欢聂毅吧?要不要跟着我?”俞朔笑着问道:“聂毅又要离开安全区了,到时候你肯定会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如果跟着我的话,我保证会有人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俞朔并不觉得齐景辰喜欢聂毅,他要是真的喜欢聂毅,又怎么可能那样对待聂毅?把聂毅当个佣人使唤?

    在俞朔看来,这个充满诱惑力的男人和聂毅在一起,应该只是想要过上好日子,而他跟聂毅相比,能提供更好的生活。

    之前他虽然有勾搭齐景辰的打算,但还是有所收敛的,说的也含糊,这次却把事情说开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愿意跟着我……”

    俞朔话音未落,就看到齐景辰笑了起来。

    齐景辰之前冷着脸,一副慵懒的样子格外惑人,莫名地就让人觉得他很性感,而现在他笑起来之后,却又给了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干净的少年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酒窝,一副天真纯洁的样子……

    俞朔对齐景辰不过是有些心动而已,但这一刻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痴了……

    然后,他就看到有个黑影靠近了自己,来不及反应,他就觉得头上一阵剧痛,伸手一摸,手上满是鲜血。

    齐景辰把种着生菜的咖啡罐扔了出去,正好砸在了俞朔的头上,他俯下身子看了看地上的咖啡罐,发现这罐子滚在地上,而自己种的生菜完全没有问题之后,才有空看向俞朔:“你真烦。”

    俞朔眼里冒了火,几乎就要出手,却不想屁|股突然烫了起来,自己的衣服也着火了。

    聂毅抱胸站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俞朔跑掉——齐景辰的情况,他可是一直关注着的。

    “帮我去找个干净的罐子,把我的菜重新种一下。”齐景辰道。

    那颗生菜的颜色实在很好,生机勃勃的样子他看着就喜欢,要是摔死了可以当晚餐,要是没死,那继续养起来。

    “是!”聂毅高高兴兴地给齐景辰找罐子去了,最后弄来了一个奶粉罐。

    齐景辰把罐子抱在怀里,看向了聂毅:“接下来要去哪儿?”

    聂毅摸了摸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w县安全基地。”

    “戚暗在那里?”齐景辰又问。

    “你怎么知道?”聂毅下意识地问道。

    “不然你不至于瞒着我。”齐景辰又道,聂毅昨天晚上就知道要去哪里了,却没告诉他,总是有原因的。

    “……”聂毅顿了顿,才道:“那家伙在w县安全区杀了人还偷了东西。”

    “哦……”齐景辰点了点头:“我们尽快出发。”戚暗现在太小了,要是运气不好被别人抓住了……

    “好。”聂毅咬牙道。

    说实话,当年他一开始,对戚暗的意见并不大,毕竟那只是个孩子,然而……孩子都是会长大的!

    而且,戚暗长大之后还越来越崇拜齐景辰,甚至就连名字都换了。

    这家伙以前可不叫戚暗,他明明叫戚俊哲!

    “到时候如果可以,别说我的身份。”齐景辰又道。当初对戚暗,其实他有点当自己的孩子养了,现在他虽然什么都不在乎,但还是不想戚暗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好。”聂毅这会儿就变成满脸笑容了。

    爬到土坡上,清理了一下自己之后,聂毅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你连谁是异能者都能感觉到了,是不是可以帮我多挑一些人?这时候应该有很多人藏着自己异能者的身份?”

    “那些藏着异能者的身份,呆在安全区连出城都不愿意的人,你要来何用?”齐景辰反问。

    他以前并没有感应到异能者的能力,说起来这能力还是突然出现的,能发现小猫,也跟他非常熟悉戚暗身上的能量波动有关。

    不过他并没有揭穿那些隐藏着的异能者的打算……之前西区安全区有些躲在人后的人其实也是异能者,只是这样的异能者,以后多半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说的也是。”聂毅笑了笑,突然又道:“去w县安全区之前,我要去拿点物资,你和我一起去?”

    虽然是商量,他却已经上前抱人了。

    齐景辰对此可有可无,倒也没有拒绝。

    聂毅要拿的物资,其实是五千套服装连同五千双靴子。

    他手下的那群人现在就缺统一的服装了,他想了想,就跟赵成奇要了五千套工作服。

    安全区方面现在弄了很多工厂,其中就包括服装厂,不过如今他们的服装厂却并不生产末世前那些花哨的衣服,只生产一种用料厚实的工作服。

    这种工作服是蓝色的,长袖长裤有不少口袋,末世前很多车间工作者都会穿,末世后么……出城的人穿这个真的很不错的,能配上军靴就更好了。

    b市安全区人口是很多,服装厂的生产力也不错,五千套衣服和五千双靴子都不用等,直接就能提货,只是那个服装厂并不在安全区内部,而在离安全区两小时路程的地方,需要自己去拿货。

    聂毅上辈子就去过那些被安全区清理了出来,又派兵看守的工厂,这次开车过去堪称熟门熟路,而这一路上也没遇上几个丧尸。

    不过,他依然很小心。

    重生前的生活让他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也让他习惯于随时随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车子看到一个拐弯口的时候,聂毅突然就停下了。

    “他们怎么不动了?”不远处一栋房子里,有人不解地问道。

    “有些人警觉性很高。”问话的那人旁边的中年男子说道,调试了一下自己手上的□□。

    聂毅的警觉性确实很高,不过他会停下,更多的还是因为经验。

    这些想要伏击他的人,用的手段也太简单了一些,伪装方法更是糟糕透顶。

    聂毅这次只是来拿衣服的,因而并没有把那两千人都带上,但张子海等早就跟着他的人却一个不落,这会儿,他就对着张子海道:“朝着前面的扔几个火球。”

    张子海应了一声,跳下卡车扔了几个火球出去……

    前面突然响起了接连的爆炸声,那巨大的爆炸冲击过来,带来了阵阵热浪。

    “我的异能竟然这么厉害了?”张子海张大了嘴巴,随即又因为尘土进了自己嘴巴而剧烈咳嗽起来。

    而这个时候,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突然朝着他们飞了过来,只是那东西还没靠近,就突然被冰住,掉到了地上。

    “你们去那边。”聂毅又指了一个地方,让其他人过去。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这会儿,怕是遇到伏击了,当下冲了过去。

    “小心。”聂毅又道。

    张子海等人当然知道要小心,只是那些人手上有热武器,他们也不是没有!

    等人都走了,聂毅抱着齐景辰跳下汽车,几个闪身就失去了踪影。

    他最厉害的本事就是逃命了,当初各个安全区花了不少功夫要抓住他们,不还是让他们逃了?不仅逃了,顺便还让他们对安全区的各种武器了如指掌……

    “那两个人怎么不见了?”拿着□□的人之前一直很镇定,这时候却是变了脸色,他身边的人也同样不安起来。

    “水系异能用的好了,可以通过水镜水雾什么的,遮掩身形。”就在那两人满心不安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