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3章 休息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不打算一直留在b市,这是之前就和赵成奇提过的,而军方也确实需要有人去查探外面世界的情况,自然赞成。

    b市安全区现在经营的非常好,但那是靠着末世前的各种粮食储备的,若是有一天这些粮食消耗完了呢?

    b市安全区的人太多了,还在一直增加中,粮食储备会耗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b市安全区除了清理附近的土地进行种植养殖,在安全区内进行无土栽培以外,还打算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合适人类居住的地方。

    不仅如此,b市安全区也是想收拢其他安全区的……虽然现在因为联络越来越不方便,都是各个安全区各自为政,但在b市安全区看来,他们是统领着全国大大小小的安全区的,要不是这样,聂博渊也不可能当上b市安全区的区长——在大佬们眼里,b市安全区也不过是所有安全区中的一个罢了。

    因为这种种原因,他们巴不得有人能多出去探探情况,更别说聂毅还不会带走大批军队了。

    至于那个w县安全区,则是对方既然来求助了,他们b市安全区也就不能不管。

    现在聂毅问起w县安全区的情况,赵成奇也就解释了起来:“w县本身是个小县城,也没什么要紧的,不过它靠近附近的一个大城市,那里又是个山清水秀粮食产量颇高的地方,末世后当地的一些势力就在靠近w县的一个山谷里建了个安全区,之后那里的人越来越多,现在整个安全区也扩大了不少。”

    “然后呢?”聂毅又问,赵成奇说的这些他都是知道的,毕竟那可是上辈子被他恨到了骨子里的地方。

    他自己的那些仇恨辈子已经报过一次了,虽然依旧厌恶那些人,倒也没有恨不得立刻将人大卸八块的冲动,但齐景辰的仇就不一样了,他巴不得立刻杀光那些曾经伤害了齐景辰的人才好。

    “那里离这里远,又只是个小型安全区,原本我们并不打算管……不过这次那边出了一桩有些诡异的事情,上面的意思就是最好还是去看看,弄清楚情况。”赵成奇道:“w县安全区最近这段时间常常有人神秘死亡,还有物资神秘失踪。”

    神秘失踪?聂毅听到这四个字,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赵成奇又道:“死的人里面,有人是一直待在屋子里没出过门的,结果莫名其妙地就死在了屋子里,那边现在都说,是不是有非常厉害的丧尸进入了安全区……不过那些死亡的人都没有变丧尸,我倒是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厉害丧尸以后会有,但它们除了追逐着血肉要吃人以外,可不会有心思去杀人或者偷吃的……这种神秘案件会发生,只可能是……空间系异能者。

    戚暗身为空间系异能者,却不像小猫一样有一个空间可以藏东西,他只会两种,一种是瞬移,一种空间刃。

    末世开始的时候,戚暗只有八岁,原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学生,没想到一天早上起来,先是发烧都没力气动,后来好不容易烧退了,又发现父母的房门被敲得震天响,他打开门……两个丧尸就冲了过来。

    按理这情况他是躲不掉的,然而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家楼上的住户家里。

    戚暗的瞬移异能一开始根本没办法控制,着实过了一段时间的苦日子,后来甚至差点被一群仇视异能者的人杀死……他遇到齐景辰的时候已经快十岁了,但瘦瘦小小的看着依旧只有七八岁。

    然后他就跟着齐景辰了。

    之前聂毅一直盼着戚暗别重生,到了这会儿,他却知道自己再盼也没用了。

    毫无疑问,戚暗已经重生了,甚至找了来,至于他为什么要留在w县安全区……上辈子末世后的人都知道,那个神秘的黑暗异能者第一次出现是在w县安全区覆灭的时候,还有很多人猜测,他会不会就是w县安全区的人。

    戚暗并不知道齐景辰的真实身份,现在留在那里,估计是想找到齐景辰,或者等着齐景辰。

    “赵叔叔,你放心,w县安全区的事情我一定帮你办好。”聂毅直接就应下了这件事。

    “好,”赵成奇很高兴,又道,“这次你立了大功,等下我会把公分点给你,你自己去领物资去。“

    “赵叔叔,多谢。”聂毅道了谢,看着天已经完全黑了,就往外走去。

    外城这边还在忙着,想要安顿好所有人估计要忙一个晚上,但外城外面聂毅让自己的手下搭建的住处却已经全部完成了。

    那两千人中的土系异能者和后来于旭光带来的土系异能者都不是顶尖的,对异能的控制力也不强,让他们凭空盖个房子是肯定不行的,所以聂毅让他们弄得用来安顿大家的屋子其实非常简陋。

    有些是挨着外城城墙建了两块土墙,然后在上面盖一块塑料布,有些是斜着弄了两块土墙做成个三角状的屋子,还有人直接弄出了一个土洞,里面能躺人。

    在末世前,大家都想要住得好,现在倒是没人挑剔了。

    聂毅回去的时候,这些人里面分出了一些人正在做菜,其他人则在远处巡逻,邵正兰带了几个女人,还在烧水,准备食物。

    这两千个人里面,绝大多数都是男人,女人只有一百多个,而这些女人,聂毅一直都是让邵正兰带着的。

    在末世前,女人一点都不比男人差多少,有些方面甚至比男人还强,但末世来临之后,她们却不可避免地吃亏了。

    不说别的,普通家庭里的夫妻扳手腕,除非特例不然输的肯定是女人……为什么遭受家暴的妇女更多,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女人根本就打不过男人。

    这在末世前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末世后人人开始争抢粮食,女人就吃亏了……

    当然,要是能觉醒异能,那男女差别就不大了。

    齐景辰有点嫌弃那些泥土房子,压根没下卡车,聂毅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看一本平母给他的书。

    那本书是记录一些急救知识的,平母以前主要做剖腹产手术,她也是为了能更好地在末世立足,才会找来这样的书看,之前听说齐景辰想看书,就拿了出来给齐景辰打发时间。

    她从自己的儿子那里听说齐景辰是身体不好,才会一直病怏怏的,对齐景辰就有些同情。虽然现在看着聂毅对齐景辰不错,但谁能保证他会一直对齐景辰不错?平母觉得齐景辰也要学点技术,将来才能把日子过好点。

    齐景辰高考分数并不是特别高,当时为了上一所好学校,就报了那所学校分数线最低的计算机系,对医术其实一窍不通,也没兴趣。

    但现在他没事可做,这医术看着看着,倒也看出点意思来了……特别是在结合了自己上辈子的各种经验一起看之后。

    比如,他上辈子得出了一些想要让人失去战斗力,从哪些方面下手更好的结论,现在看看医术,就知道原因了……

    “你喜欢吗?明天我给你多找一些?”聂毅看到齐景辰看的认真,笑道。

    “不过是打发时间。”齐景辰道,很快就把书放下了:“我饿了。”

    “今天能吃的东西有不少,我给你做顿好吃的。”聂毅笑了笑。

    b市安全区方面供给了他们不少食物,这些食物里面齐景辰能吃的聂毅都拿了一份,现在就一手烧火,一手放水做了起来。

    之前聂毅做饭,小猫从不会凑近,这次却坐在了旁边看着,还看得目不转睛的,过了一会儿又道:“我也会!”

    她一边说,一边就把一块石子放进空间再拿出来,如此循环往复。

    在她眼里,聂毅做饭其实是在变魔术,而这个她也会。

    聂毅之前对这个吸引了齐景辰的注意力的注意力的女孩子并没有多大好感,不过现在得到了戚暗的消息,却让他对这个孩子的看法彻底变了。

    相比于戚暗,还是小猫更可爱一些。

    这么想着,聂毅从旁边拿了个杯子,就泡了一杯奶粉给她。

    小猫抱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奶粉,眼里满是满足。

    聂毅给齐景辰煮了豇豆茄子等好几种蔬菜,让齐景辰慢慢吃,等齐景辰吃完了,他就把剩下的菜倒在一起,然后倒点生抽进去拌一拌配饭吃。

    做完这一切,聂毅又叫来蒋淮,让他用风系异能给一张充气床冲满气,然后就和齐景辰在车厢里睡下了。

    至于平母小猫等人,则都被他安排到了别的地方。

    卡车的四面围上了厚实的帆布挡风,里面倒也形成了一个私密的小空间……

    第二天一大早,聂毅是在自己那些手下的操练声里醒来的。

    他训练别人的时候更注重实战,但也不会忽视配合纪律,因而每天早上,都会让这些人聚在一起练一下。

    “吼!喝!”整齐的呼喝声在安全区的外围响起,两千人一起锻炼了起来。

    聂博渊一大早就来了城外,他爬上外城城墙,一边听着周围的人汇报,一边看着外城的建设情况,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这是有人在训练?当真勤奋!我们去看看!”聂博渊道,带着人就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他走了没几步,就看到远处城外有一群人正在训练。

    他们穿着完全不同的衣服,手上的武器也截然不同,但进退间却看得出来合作的非常好。

    “好队伍!”聂博渊看到之后,当下眼睛一亮。

    “确实是个好队伍,队伍里的人还都精神饱满,当真不可多得!”聂博渊身边有人说道。

    “这应该是军队吧?怎么没有穿同意服装?这武器也太简陋了一些。

    “你们想多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军队,”突然有人道,“不过就是西区安全区的一些普通巡逻而已。”

    “普通巡逻能有这样的气势?”聂博渊根本不信。

    “听说是教得好,昨天费学雷就一直在夸聂毅,说他善于教人。”那人又道。

    之前还面露夸赞的聂博渊顿时冷了一张脸。

    “聂毅是聂区长儿子吧?当着能干。”

    “聂区长运气真好!”

    “当真是虎父无犬子!”

    ……

    周围的人多是聂博渊的下属,这时候就真心实意地恭维了起来,然而聂博渊听到这些话并不觉得高兴,反而非常郁闷。

    “有哪些人在,安全区又能多去找些物资了。”聂博渊过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找到了话题。

    其他人听到他的话却非常不解:“聂区长,这话怎么说?不是说这些人不会留在安全区吗?”

    昨天很多人都看到了这支有气势的队伍,大家都想要,结果……人家没进城更没办b市安全区的居住证,是打定了主意要走的……

    聂博渊又是一愣,问清楚了,才知道聂毅竟然要带走这些人。

    “真是胡闹!”聂博渊终于忍不住了,一直没去找过聂毅的他顺着旁边的楼梯下了外城墙,就往聂毅那边走去。

    现在b市安全区正觉得人手不够,这样一个队伍,聂毅这么能带走?

    聂博渊过去的时候,聂毅那边很热闹——从西区安全基地出发的时候,聂毅回去救了十几个孩子,这些孩子都是被父母抛弃的,但其中有个小男孩是被爷爷奶奶瞒着儿媳妇抛弃的。

    那个儿媳妇认了儿子,却照顾不过来,就托费学雷照顾她儿子,说是等到了b市安全区,再把孩子接走。

    这女人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危险,但却活下来了,她昨天晚上进了b市安全基地安顿好,又跟丈夫公婆一刀两断之后,就去接了自己儿子,而她这次来找聂毅,则是为了感谢。

    费学雷可是说了,要不是聂毅和齐景辰快要出发前听到了屋子里的哭声,她儿子可救不回来。

    “谢谢,多亏了你们,不然我的小宝恐怕会被饿死。”这个女人道。

    “不用谢。”聂毅淡淡地说道。

    那个女人也知道自己没什么能给聂毅的,突然跪下磕了一个头:“聂少,你的大恩我会一直记得!”这些日子要不是聂毅,他们安全区的人恐怕会死掉很多人。

    “你又做了什么?!”聂博渊刚走进,就看到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给聂毅下跪,顿时厉声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