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章 喂“药”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选择去那个小型安全基地也是有原因的,事实上,他上辈子就知道那个小基地的存在。(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末世来临之后,整个b市就乱了起来,所有的军队也都在最短的时间里清理了军营里的丧尸,然后集合起来,聚拢到b市安全区或者四处救援。

    当初就有一支小队伍到了b市的西边,这个队伍是一个连长带领的,他在b市的西面救出了很多人,又找了地方安顿这些人,结果想要回到b市安全区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人太多了,稍稍一动就引来大批丧尸的围攻,而且因为里面有很多老弱妇孺的缘故,想让他们长途跋涉前往b市安全区非常难。

    想也是,这边慢慢汇聚过来的人加起来都有好几万了,这么多人想要迁徙,要多少人护着?

    b市安全区虽说驻守着不少军队,但眼下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自然抽不出空来——末世开始才一个多月,如今b市安全区本身都有很多地方没有理顺。

    反正那边的人也有安顿的地方,最后b市安全区的领导人一挥手,就让他们暂时组成一个小基地自力更生。

    按照聂毅上辈子的记忆,这个安全区是在末世开始的第五个月,在军队和异能者的保护下,才得以来到b市安全区的,而他们那时候之所以千辛万苦也要并入b市安全基地,则是因为外面出现了数量不少的二级丧尸,让这个小基地越来越不安全,于是,他们拼着损失一半人口,也要跋涉好几天加入b市安全区。

    如今,二级丧尸的出现提前了,这个小基地遇到危险的情况也会提前……

    聂毅并不是什么圣人,他会想要去这个小基地,也是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是那个小基地现在掌控者,那位连长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甚至上辈子就帮过他,而且那人还会主动带人离开b市安全基地……原因之二,则是因为平胜超的父母也在那个安全基地。

    自己的母亲,还有爷爷奶奶都死了,邵正兰的家人也都没了,这些都是聂毅早就知道的,他还知道平胜超的父母都活着。

    平家以前也是大家族,但后来没落了,当时平胜超的父亲因为违法,还进了监狱几年,然后出来之后,这个男人就带着妻子儿子在b市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平父开了一家房产中介,平母则一直在医院工作,他们夫妻两个的日子过得很平淡,在末世来临的时候,也好运地没有出事,只是他们没能进入b市安全区,倒是进了这个西区小基地。

    平母是医生,末世前专门负责剖腹产手术,这手艺在末世倒也算有用——平常缝个伤口什么的她都是会的,狠狠心做点阑尾手术什么的也没问题,还能帮人生孩子……

    平父的房产中介在末世到是干不了了,但他仗着曾经跟着被平母普及了不少医疗知识,竟然在极短的时间里上手,成了一个护士……

    医生和护士都是被重点保护的,所以上辈子这个小基地并入b市安全区的时候,两人还好好的,也跟平胜超相认了。

    只是后来平胜超不慎去世,这对夫妻的身体状态也就急剧变差,最终没坚持多久就去世了。

    聂毅早就决定要早点接触一个这个小基地了,但原本是打算等自己的手下再多一点才去的,毕竟那里离得不近,如今却是把计划提前了。

    等他们过去了看到平父平母,也算是给这些日子眼看着越来越压抑的平胜超一个惊喜。

    他们的队伍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就离开了安全基地。

    如今他们的车子都是被改装过的,聂毅待着的这辆卡车不仅被加厚了,车厢还被加高。并且两边焊了栏杆,顶上还加装了铁皮遮风挡雨。

    这样的装置可以让里面的人攻击到那些丧尸,却又让那些丧尸不能扑进来,更重要的是,现在因为头顶的铁皮的存在,他们都不怕外面下雨会被淋湿了。

    甚至于,那铁皮上方聂毅还专门让人焊接出了一点小栏杆,然后把他们家里种的蔬菜,还有他买的月季全都放到了车顶……

    出去做任务的车子上方摇曳着各种花花绿绿的植物,看起来……还真是可爱。

    齐景辰照旧占据了卡车中间的位置,而在他的身边,是聂毅带着的人的家属。

    当初跟着聂毅从j市来到b市安全区的人,只要是有家属的,最后基本选择了也在安全基地里面工作而没有选择加入徐南领导的队伍,聂毅从二号基地带走的十个人老家都不在b市,更是一个家属都没有。

    所以最后留在齐景辰身边的家属,就只有徐南的妻子赵悦和女儿徐芸。

    赵悦依旧是那副瘦过头的样子,看着非常虚弱,徐芸的脸色倒是很不错的,不停地跟妈妈说话。

    齐景辰侧着身子,目光一直放在徐芸身上。

    小孩子对周边环境的适应能力有时候比大人更大,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还没有固有的认知,徐芸对末世的生活就适应的不错,现在在车厢里,还能小声地唱歌跳舞给自己的母亲听。

    齐景辰最喜欢这样鲜活的孩子,目光根本就没办法从徐芸身上移开,聂毅看到这一幕咬了咬牙,愈发不愿意去找戚暗。

    当初齐景辰会把戚暗捡回去,可不就是因为戚暗是个孩子?要是他把戚暗找来了……谁知道那家伙又会怎么霸占着齐景辰的时间?!

    幸好,戚暗打不过他。

    “这孩子很不错。”齐景辰突然对着赵悦说道。

    赵悦微微愣了愣,然后才笑了笑:“我也觉得。”

    如今b市市区已经成了丧尸的天下了,说起来,还有人提过要不要用地毯式轰炸把整个b市夷为平地,消灭光里面的丧尸。

    然而,这个提议很快就被否决了。

    就算他们不在意b市市区那里可能还躲在各个角落里的幸存者,不在乎b市市区如今留存下的各种物资,那种能把整个b市炸光的炸药也会让环境恶化,要是大家都这么做……恐怕还不等丧尸把人吃光,人类就灭绝了。

    到了末世后期,曾经有人提过,要是早点这么干,有没有可能不迎来人类的末日,然而根本就没人知道答案。

    因为如今b市的丧尸太多,而且极有可能有二级丧尸存在,因而他们这个队伍是绕着b市走的,聂毅选择的路还会让他们经过b市周边的农村。

    在那里,他们能弄到不少东西,特别是适合齐景辰吃的各种蔬菜。

    另外几辆车子的车顶聂毅也已经收拾出来了,他已经打定主意到时候要在上面种菜。

    这天晚上,他们的队伍就在一个村子里歇了下来。

    这个村子里的人都离开了,家里的粮食乃至很多被褥都没了,明显已经有安全区的人来搜刮过,不过地里的蔬菜之类却还在,虽然因为没人打理死了很多,但也足以让他们收集到足够的蔬菜。

    一行人采摘了一些豇豆茄子之类,然后拿出自带的调味料和炉灶就开始做饭。

    而在所有人里面,齐景辰又是第一个吃上饭菜的——聂毅用火系异能来做饭,可比别人快多了!

    吃完饭,在聂毅的伺候下洗了脸,齐景辰突然道:“有剪刀吗?”

    “你要剪刀做什么?”聂毅立刻就问。

    “剪指甲。”齐景辰道,他之前一直没注意自己的指甲,刚才一看……指甲竟然都那么长了。

    齐瑶瑶很快就拿过来了一把红色的小剪刀,齐景辰拿着剪刀,就要往自己的指甲上面剪去。

    “等等,还是我来。”聂毅忙道,看到齐景辰那只白嫩的手拿着一把剪刀,他不自觉的就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唯恐齐景辰伤到了自己。

    为了避免意外出现,还是他来剪吧……

    聂毅握着齐景辰的手,慢慢地给齐景辰剪指甲,他做的非常细心,还刻意拢着手不让齐景辰被剪下的直接乱飞,每次剪下的都放在旁边的一个盒子里。

    齐景辰的身体很不寻常,不管是齐景辰掉下的头发还是剪下的指甲,他都非常小心地收藏着。

    这……又在旁若无人地秀恩爱了,分明就是不让他们这些单生狗过舒服日子!

    平胜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估计还要过一会儿天才会黑,当下跟聂毅打了个招呼:“老大,我去周围看看,也找找看有没有用得上的东西。”

    “可以去周围的人家翻一翻,看看能不能找到干净的被子。”聂毅头也不抬。末世开始的时候是夏天,但以后这天会越来越冷……

    “k!”平胜超道,当先往外走去。

    “小辫子,等等我!”张子海叫了一声,也跟了出去,在屋子里怪没意思的,有空还不如去外面逛逛。

    “光头,别跟着我。”平胜超不客气地说道。

    “小辫子,别这么绝情啊,说实话我挺羡慕你的头发的,我脑袋中间被烧焦了,很可能永远都长不出头发来,一辈子是个光头了。”张子海摸着自己的脑袋有些惆怅。

    “活该。”平胜超道,去惹他家老大最在乎的人,这不是活该是什么?

    聂毅等人住的房子外面聚拢了不少丧尸,不过这个村子里的丧尸本身不多,但都被土墙拦着,甚至绝大多数都被一圈土墙围困了起来,因而平胜超开门出去之后并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他很早的时候就跟着聂毅了,学过不少东西,枪法就非常棒,又经历了不少锻炼,杀丧尸的速度非常快,张子海走在后面,忍不住就夸奖起来:“你的枪法真好。”

    平胜超以前其实也是个话多的人,不过在末世的生活很艰辛,又一直找不到家人,倒是让他的话越来越少了,只顾着在前面走,同时戒备着周围。

    这个村子是规划过的,房子都建在一起,平胜超看了一圈,最后选中了一个屋子打算进去,结果刚走过去,就被人推了一把:“小心!”

    平胜超被推了一个踉跄,站定之后才发现有个小丧尸突然从旁边一辆汽车下爬了出来。这个小丧尸,甚至还张开了嘴,喷出一股黑雾!

    二级丧尸!

    虽然之前聂毅等人遇到过二级丧尸,但大概是因为现在二级丧尸比较少的缘故,他们后来就再没有人遇到过了,今天一路过来,遇到的也都是最普通的一级丧尸。

    结果,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二级的小丧尸!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是被那股黑雾喷到,指不定就要变成丧尸了!平胜超的心跳的越来越快,更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他感激地看向已经往那个小丧尸嘴上糊了一颗火球的张子海:“多谢,要是没有你,我就没命了。”

    道谢之后,平胜超又忍不住问:“你刚才碰到了黑雾,没事吧?”刚才他并没有吸入黑雾,但张子海把他推开之后却接触到了。

    “我没事,聂少说了,异能者对这种黑雾都有抵抗力。”张子海道,然后看向了地上那个嘴里被他扔了一个火球,但因为脑壳并没有破碎,所以还在动弹的丧尸:“一级丧尸也就普通人的程度,我们这些异能者,都是能跟二级丧尸对战的,就是要小心一点,哈哈,怎么样?我够厉害吧?”

    “出现了二级丧尸,我们杀了它快点回去。”平胜超本来还想刺张子海几句,想到救命之恩,倒是不好说什么了:“今天你救了我一命,我会一直记得的!”

    “行。”张子海一个火球就想把那个小丧尸烧了,突然却又想起了什么:“你说丧尸的脑袋里,会不会像那些小说里一样有晶核?低级丧尸我看过,是没有的,不过二级丧尸……”张子海手里还拿着一把长柄的刀,当下用刀劈开了这个小丧尸的脑袋。

    小丧尸被劈开脑袋,顿时就不动了,同时从它的脑袋里流出了一颗黄豆大小的黑色水珠,这颗水珠漆黑漆黑的,却又闪烁着光泽,它从丧尸的脑袋里滑落出来,落在地上,顿时就让这块土地被腐蚀了一样变得焦黑。

    “没想到它脑袋里还真有东西……”张子海有些惊讶。

    平胜超也好奇地看着,突然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猛地拉了一把张子海:“快走!”

    与此同时,被那颗黑色水珠腐蚀出了一块焦黑的那地方,竟然又冒出了一股黑烟!

    这就黑烟跟之前丧尸喷出来的一般无二,很快就消散到了空气里,然而平胜超还是接触到了一些,说话的时候可能还吸入了一些。

    手上接触了黑雾的地方有些刺痛,虽然他现在没有丧尸化,但按照当初保护李璧的那些人的说话,他过段时间就有可能会变成丧尸……

    平胜超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呆了。

    “对不起。”张子海还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眼里满是懊悔:“都是我的错……”他朝着自己的脸就抽了一巴掌。

    “要不是你,刚才我就被丧尸喷到了,怎么还能怪你?”平胜超这会儿也恨不得抽张子海一巴掌,但他知道这无济于事。

    而且……确实如果没有张子海,他刚才就遭殃了。

    这张子海还真是不肯吃亏啊!刚救了他,一转眼又害死了他!

    平胜超咬着牙深吸了几口气,才总算平静了下来。他已经见过不少人的死亡了,他和徐南带的那个队伍里,也已经死过两个人……

    只是……他怎么就不是一下子就死的?而要等着自己慢慢变成丧尸?慢慢地感受那股绝望。

    “抱歉……我会一直陪着你。”张子海握紧了拳头,这种情况下变成丧尸会很绝望,他一定会陪在平胜超身边……说起来,这都是他的错。

    “我回去跟老大告个别,然后就离开,你不用陪着。”平胜超道。

    “你……很在乎聂少?”张子海问道,他是尊敬感激聂毅的,但有时候聂毅太独断专横,也确实让他有些受不了。

    “要不是老大,我现在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平胜超加快了速度往回走去。路上遇到了几个丧尸,他抬起手就是一枪爆头。

    当初平家倒台,他父亲入狱,很多人都落井下石,即便没有落井下石的,也都远着他,也就只有聂毅不当回事,还会带着他一起玩。

    有一回他被人堵住了打,也是聂毅救了他……那时候他就决定要一辈子跟着聂毅,给聂毅当小弟了,而聂毅虽然有时候重色轻友一点,但对他这个小弟还是不错的。

    到了众人住着的屋子外面,平胜超一枪一个将那些没有被新聚拢的没有被围墙围着的丧尸全都杀了,然后才进了屋子。

    他觉得自己已经有点不对劲了,也不知道还有多久会变成丧尸……平胜超看了一圈,就看到了正中间正在给齐景辰剪脚趾甲的聂毅。

    聂毅剪的非常小心,速度非常慢,甚至让齐景辰觉得他不是在给自己剪指甲,而是在调戏自己……

    事实上,聂毅也确实是在借机调戏。

    “老大,我这里包里的本子上,记下了我们所有的物资的数量,这个周晓峰和徐南也知道,你看看吧,我……”平胜超到底是不想死的,最后也有些说不下去了:“这里太闷热了,我再去外面逛逛。”

    平胜超一边说,一边就要把身上的包啊什么的拿下来,头更是低的很低,唯恐别人发现异样。

    “你离我远一点,太难闻了。”齐景辰突然道。

    平胜超的动作僵了僵,他心里翻滚着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甚至眼眶都已经红了,眼看着就要落泪,结果这些悲伤绝望在听到了齐景辰的话之后,全都被打断了。

    这人太可恶了!他都要没命了还嫌弃他!

    聂毅听到平胜超的话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平胜超的音调跟平常相差太多了……听到齐景辰的话之后,他就立刻明白了过来。

    齐景辰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别人难闻,除非那人……要变成丧尸了。

    一直以来,齐景辰最讨厌的就是丧尸。

    聂毅之前还想着要给平胜超一个惊喜,带他去见他的父母,没想到竟然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当下一愣,愣过之后,他却是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平胜超把平胜超抓到了角落里,然后拿了旁边的几截绳子就把平胜超绑了起来。

    做完这是之后,他又从怀里拿出了什么东西塞进了平胜超的嘴里,然后用起水系异能,把那东西硬生生地给平胜超灌了进去。

    最后,他还往平胜超身上浇了水给洗了一个澡,又道:“在这里乖乖待着,别乱动,也别乱说话!”

    张子海起初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愣住了,聂毅这是怎么回事?!齐景辰说了一句难闻,就要把平胜超弄到角落里捆起来?

    不对……张子海很快就发现了聂毅凝重的表情,而且聂毅还瞪了他一眼。

    聂毅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但什么都没说,还刻意说了别乱说话……张子海在平胜超的身边坐了下来,最终没吭声。

    聂毅,是不想他们把平胜超要变丧尸的事情说出来?

    张子海想了很多,平胜超这个时候却是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聂毅给他吃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特别刮嗓子,现在他喉咙里难受的厉害,毛毛的忍不住就咳嗽。

    这一切,甚至都让他没空去想自己会变成丧尸的事情了。

    聂毅回到齐景辰身边,却是看向了旁边的那些指甲……头发不行的话,用指甲试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