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章 送花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从关佳语那里问出了关佳语的住址之后,就不打算再跟关佳语纠缠:“我还有事,就不聊了,下次我会去找你。”

    关佳语面露喜色,目送聂毅回到小区里之后,就喜滋滋地离开了。

    她今天这么惨,齐瑶瑶和齐景辰两个人却视若无睹,现在聂毅肯定会觉得他们绝情对他们有意见,应该也会可怜自己……

    以前班里的女同学虽然除了齐瑶瑶都不喜欢她,班里的男同学不是都挺喜欢她的吗?

    关佳语面带笑容地往回走,决定等回去之后,就要洗个澡,然后用身体乳把全身都擦一遍。

    她在末世前从来没有研究过化妆之类,末世后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

    关佳语离开的时候,有两个年轻男子来到这个小区前面,和她擦肩而过。

    俞朔看了一眼关佳语,微微笑了笑:“聂毅竟然专门出来跟这么一个小姑娘说话。”

    “大概有别的原因吧。”李璧道,然后当先走到了门口,给开门的人看了自己的身份卡。

    他拿着的是最高等级的金色身份卡,这样一个小区自然是能进去的,俞朔也一样。

    进去之后,他们下意识地望向聂毅住的那栋楼,然后远远地,就看到了七楼的窗户。

    七楼不算低,但也不高,至少站在底楼的人是能看到上面阳台上的东西的,尤其是对方还把窗户打开了。

    一盆盆的花摆满了飘窗的窗台,那些花颜色各异,看起来非常漂亮。

    而在那些花中间,有人朝外探出了半个身子……

    那人好像完全不知道害怕一样坐在飘窗上往下看着,虽然因为距离远,又有花的遮掩并不能看的很仔细,但不管是李璧还是俞朔都知道那是齐景辰。

    齐景辰这时候也已经看到了李璧和俞朔,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聂毅回来的时候,心里是有着火气的。

    那个关佳语算是齐景辰上辈子的大仇人了,结果仇人就在自己面前,齐景辰竟然还能无动于衷!要是齐瑶瑶没有说出来,齐景辰是不是就打算放过那个关佳语?

    他竟然就连……把他害成那样的人都能放过?

    聂毅心里非常不是滋味,甚至有种要骂齐景辰一顿的冲动,但是当他看到将窗户打开,坐在飘窗上往外看的齐景辰之后,这种冲动却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景辰……”聂毅叫了一声。

    齐景辰回头看了一眼聂毅,从飘窗上下来,然后下一秒就被聂毅抱住了。

    聂毅抱得很紧,抱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别这样。”

    “好的。”齐景辰突然答应了。

    聂毅压根就没指望齐景辰能答应自己,然而齐景辰答应了。

    他脸上的笑容几乎不能遮掩,忍不住亲了亲齐景辰的脸,见到齐景辰没反应,又想继续……

    齐景辰伸手就挡住了聂毅的嘴:“俞朔来了,还有李璧。”

    聂毅的表情变了变,然后直接上前反锁了卧室的门,回来之后,又抱住了齐景辰:“我真高兴……”

    虽然变化不大,但齐景辰明显有了些变化,只是……“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个家伙是关佳语?那可是关佳语!”

    聂毅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脸都黑了。

    “瑶瑶会说的。”齐景辰道,他没有一开始就叫破关佳语的名字,也是想看看齐瑶瑶的表现。

    “你惦记她做什么?”聂毅不满地看着齐景辰,但到底没有再说什么,而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响动,应该是李璧和俞朔来了。

    开门的是平胜超,他依然扎着那个小辫子,很多人都会多看两眼,李璧和俞朔倒是一点异样都没有露出来。

    “你们好,请问聂毅在家吗?我是李璧,之前他救了我,我是来道谢的。”李璧笑道。

    俞朔也道:“我是俞朔,你们应该听说过我。”

    俞朔如今在安全区的名气确实很大,远超聂毅,说起来,要不是聂毅等人去了完全不追星的二号基地,恐怕会遇上不少俞朔的粉丝。

    “是听说过。”平胜超的反应却很平淡,然后敲了敲主卧室的门:“老大,有人找。”

    “嗯……我正忙着……你接待一下。”聂毅的声音不高,却引人遐想……

    在卧室里有事情要忙,发出的声音还这么暧昧……啧啧!

    平胜超等人跟聂毅住在一起久了,渐渐地也就发现聂毅可能还没得手……自然知道不可能大白天地“忙”,俞朔和李璧两个人的表情却忍不住变了变。

    他们在沙发了坐了一会儿,聂毅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最后终于坐不下去了,告辞离开。

    他们一走,聂毅就开门出来了。

    “老大,这么快就忙好了?”平胜超笑着问道。

    “你觉得呢?”聂毅似笑非笑地看了过去。

    平胜超顿时不敢再开玩笑了。

    当天晚上,齐景辰睡着之后,聂毅静悄悄地从床上下来,然后离开了这里。

    他走了之后,齐景辰就睁开了眼睛,安静地看着床顶。

    等聂毅回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床上的齐景辰闭着眼睛,看起来睡得正熟。

    聂毅悄悄地在齐景辰身边躺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俞朔却是拿着两段影像面露疑惑:“聂毅,你去那里……是去做什么?”

    这两段影像,一段是聂毅离开他居住的小区和回到这个小区,翻墙时的影像,另一段,则是聂毅悄无声息地在夜色里爬上关佳语居住的那栋楼的影像。

    俞朔一直关注着聂毅,自然也就在聂毅的小区早早地装了一些东西,至于关佳语……他觉得昨天聂毅对关佳语的态度有异,所以让人去跟着关佳语了,又在外面装了点东西。

    他那时候还想着,聂毅会不会看上了那个关佳语,毕竟关佳语虽然不是绝色,但有些男人还就喜欢这样年纪小的女孩子……结果……聂毅竟然还就真的在半夜去找关佳语了。

    俞朔看着手里的东西,表情有些复杂,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现在各种信号越来越乱,大多数卫星都已经失去了联络,一些基站之类也发不出信号,手机已经不能用了,但其他的一些联络方式还是能用的,比如说b市安全区在检修了电话线路之后,在安全区里就能打电话了。

    “你说……那个女人不见了?”俞朔皱起了眉头:“怎么会不见的?”

    “火系异能吗……”俞朔挂了电话,很快又拨出去一个号码,让人去查查关佳语之前的事情。

    聂毅是把关佳语杀了。

    他在晚上的时候静悄悄地爬窗进了关佳语的房间,叫醒了关佳语,然后就在关佳语惊喜的表情里杀了关佳语,之后,还用火系异能把关佳语烧成了灰,又用马桶和水系异能把这灰都冲走了。

    关佳语为了方便“做生意”,花钱在这套房子里独占了一个带卫生间的主卧,倒是方便了聂毅毁尸灭迹。

    聂毅把事情做的很干净,只是他绝不会想到,竟然会有人在外面装探头,拍下了他的一些影像。

    不过,夜晚的影像本就拍的很模糊,关佳语又已经消失无踪,就算留下了影像,对他来说影响也不大,别人更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指证他杀人或者别的。

    真要有人这么做了,应该也会被其他人认为是陷害。

    杀掉一个仇人,对聂毅来说简直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这个晚上他甚至照旧睡得不错,不过第二天听到新闻里的消息的时候,他却是皱了皱眉头。

    安全区有一个电视台,也有一个广播台,上面会播放很多东西,而今天,在里面放了一个消息,是关于是安全区有人失踪的。

    而播放这个新闻的时候几次被提出来的失踪人口之一,就是关佳语。

    眼下是末世,失踪一个人真的算不上什么,特别是关佳语这样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的人,失踪了甚至都不会有人记起她,但现在,关佳语出现在了新闻里……

    现在外面的形式非常险峻,所以安全区的人格外地关注新闻,如今听到安全区有人失踪,不可避免地就担心了起来,唯恐自己也遭遇不测。

    甚至有些人想的多了,还表示会这样,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安全区里混进了丧尸……之前不是说丧尸进化了吗?会不会就像某些小说里面那里,丧尸进化出了智慧?

    很多流言在安全区流传开来,安全区顿时就人心惶惶起来。

    “俞朔?”聂毅笑了笑,这样的手段看着就像是俞朔的。

    与此同时,安全区区长的办公室里,聂博渊看着俞朔,叹了口气:“俞朔,我把电视台交给你,是想让你发一些振奋人心的消息,这样的消息你怎么能发出来?”

    “爸,这不是我发的。”俞朔皱起了眉头:“我查了查,应该是有人想要对我们不利。”

    “发这样的消息对我们不利?”聂博渊完全不能理解这一点。

    “是的……这次的新闻主要是从一个小女孩引起的。而这个小女孩失踪前,曾经跟聂毅见过面。”俞朔道。

    “这又怎么样?”聂博渊有些不解。

    “爸,我查他们的时候,从他们那里弄到了两段影像。”俞朔将聂毅晚上出门的两端影像拿了出来。他手上的东西想要拿出来指证聂毅杀人是不行的,但绝对可以让聂博渊对聂毅的印象变差。

    外面的人就算看到了这两段影像,也不见得能第一时间认出里面的人就是聂毅,但那是聂博渊的儿子,聂博渊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聂毅三更半夜跑去一个女孩子的房间,然后那个女孩子就失踪了……

    “你先出去吧,好好处理好这次的事情,把民众的情绪安抚下来。”聂博渊道,等俞朔走了,又让人去查关佳语的消息。

    关佳语当初跟着的异能者虽然死了,但那个队伍里还有人活着,要打听她的消息并不难,很快,一些整理过的资料就放在了聂博渊面前。

    关佳语原本是和齐景辰齐瑶瑶在一起的,后来末世到来,她为了活命抢先跑了……关佳语的做法确实不对,但也没有错到离谱的程度,不过就是有点自私,可她失踪了。

    那屋子里有好多人住着,客厅里也住了人,关在房间里的关佳语所谓的“失踪”,应该是被害了。

    好巧不巧,她被害之前还去找过齐瑶瑶,拦过聂毅……难道聂毅就因为这个杀了人?

    聂博渊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变成了一个魔头的,最后自然就想到了齐景辰身上,应该是这个人恨着关佳语,就让他儿子去杀人了?

    被一个男人迷成这样……

    聂博渊之前到底还是惦记着自己儿子的,还想过要把聂毅接回来,但现在看着自己面前的资料,他却是又迟疑了,甚至对聂毅越来越失望。

    末世会改变很多东西,聂毅……会不会也是被改变的那一个?

    安全区有人失踪这事没过多久就被压了下去,聂毅却知道,俞朔怕是会继续动手。

    他原本是想要收拢二号基地的人手的,这样自然不用可以和俞朔抗衡,但有于旭光在,这事做的也就没那么顺利,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问题。

    军方的人,可不是他上辈子招揽的那些普通异能者,他们虽然服气他,甚至于崇拜他,但却不可能彻底成为他的手下。

    他要是全心全意地加入军方,然后开始为军方做事,倒也可以将这些力量掌握在手里,可是……

    上辈子的他也许还能做到这一点,如今的他却不行。

    末世持续了九年多,改变了整个世界,也改变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他,如今的他……在末世横行霸道惯了,他已经做不到再中规中矩了。

    偏偏b市安全区,又是眼下各种规则最多,管理最为森严的地方,在那些小型安全区,掌权者带着自己的情人去办公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这在b市安全区是行不通的。

    他在二号基地,还能把齐景辰带上,要是想往上走,想要争取更大的权利……那就不行了。

    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改变这一切……还需要重新考虑自己将来的路才行。

    不过不论如何,齐景辰他是必须要带着的。

    他重生之后不管做什么,追根究底都是为了齐景辰,想要权势也是希望能保护齐景辰,要是没了齐景辰,这些都毫无意义。

    聂毅一边想事情,一边做着俯卧撑,就在这个时候,于旭光突然跑了来:“聂毅!俞朔来二号基地了,给齐景辰送了一大束花。”

    于旭光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焦急,那个俞朔是带了好些人一起来的,他拦不住,只能先通知聂毅了。

    聂毅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向着齐景辰所在的地方走去,然后就看到俞朔手里拿着一小束包好的玫瑰,正在和齐景辰说话。

    “听说你很喜欢花?安全区最近清扫了附近的一个花草基地,这个送给你。”俞朔道,而他身边跟着的几个人看到他的动作,都嫉妒地看向了齐景辰。

    齐景辰皱着眉头看着俞朔。

    “鲜花就应该送给喜欢花的人。”俞朔又道,将那束盛开的玫瑰递到了齐景辰面前。

    齐景辰确实很喜欢植物,就喜欢喜欢各种鲜艳的色彩,但他绝不会对已经被摘下的花有什么好感。

    齐景辰根本就不拿手去接:“离我远点行吗?恶心。”

    “你不喜欢这花?”俞朔问道,齐景辰会拒绝,这点他早就猜到了,但齐景辰会这么不客气,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我喜欢花,不喜花的尸体。”齐景辰道,他最不喜欢那些伤害植物的人,当然吃除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