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章 双系异能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是不会忘记于旭光这个名字的。?

    这可是末世后期安全区那方最强的异能者……那些人大约是完全没有把他和齐景辰算作人,甚至称呼于旭光为“人类第一强者”。

    顾不得再去研究异能,聂毅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看向了安全区门口,然后下一秒,好几个水球就落在了他身上,将他从头到尾淋得湿透,眼睛也糊住了。

    带着于旭光进来的就是张子海,他把于旭光带到门口,立刻就道:“我把这里的负责人叫来,帮你查查你那个同乡是不是在我们这里。”

    “谢谢。”于旭光感激地说道,目光却下意识地落在了不远处的聂毅身上,结果正好看到聂毅被人浇了一身的水。

    现在的聂毅看着比昨天更狼狈了……这个……他那个情人真的就那么厉害,能让聂毅心甘情愿地受罪?于旭光忍不住走神了。

    “不用谢。”张子海倒是没注意到于旭光的异样,挥了挥手就去找人了。

    如果在末世前,说不定会因为军事机密之类的事情,军队住的地方都不让人随便进来,但如今所有人类的敌人都是丧尸,也就没多少需要保密的东西了,他们这个二号基地更算不上是什么秘密地点,因而他要带个人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张子海走了,于旭光就自在了很多。他昨天见过聂毅,又听说了一些聂毅的事情之后,就总想见见聂毅,为了这个,他今天找到了张子海,借口要来二号基地找亲戚跟了来。

    虽然来了二号基地,但于旭光一开始以为自己应该是见不到聂毅的,却没想到聂毅竟然就坐在操场上被人扔水球……

    那么多的水从聂毅身上滚落,循环往复,要不是周围站了一圈水系异能者,用异能的时候自动吸收了周围的水,恐怕整个操场都被淹了……

    他一个水系异能者被人用水球砸估计都不会觉得舒服,更别说聂毅还是个火系异能者了……于旭光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然后就开始寻找那个据说是聂毅的情人的人。

    那个人真的非常好找,因为他跟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完全不同。

    就在操场旁边,竖着一把大大的遮阳伞,那把伞洒落一片阴影,正好将下面的白色折叠躺椅完全笼罩住,旁边还有一个凳子,凳子上放着的是一瓶水,一碟子小番茄。

    那地方布置的就跟给人度假的地方似的,而一个身穿白色体恤的少年躺在上面,抱着一个不知道种了什么职务的咖啡罐,表情也闲适地仿佛是在度假。

    于旭光是从末世后期重生回来的,他几乎下意识地就喜欢那些鲜亮的颜色,这个少年的一切跟末世格格不入,但他却不由自主地喜欢。

    当然,他很快就回过了神,然后对聂毅的这个情人佩服万分。

    听说聂毅的这个情人是个普通人,一点实力也没有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他就不怕没命吗?

    他记得自己上辈子就听说过那么一件事,当时安全区有个领导只有一个女儿,那个女儿心脏还不好,领导就对她千依百顺的,末世来了也舍不得让她干一点活。

    这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末世来了也不遮掩,总是干干净净的还穿裙子,然后……

    她某天出门的时候,就被一群男人抓起来糟蹋了,还没了命。

    那个女孩子说起来其实并没有多大错处,她父母都在为安全区工作,赚的工分足够养活她,确实没道理非要让她也蓬头垢面去做什么,但对于很多人来说,看到有人过跟他们截然不同的生活,就足以让他们妒恨了。

    那个领导的女儿虽然在末世有点过分高调了,不过跟眼前这人一比……

    这人敢这样,是自信聂毅不会抛弃他,自信聂毅护得住他?

    不过,聂毅也确实护住了他,后来他背叛了聂毅之后,还凭借聂毅一开始为他做的安排接手了聂毅的战队……

    于旭光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聂毅的这个情人了。

    聂毅这会儿却已经生气了——这个家伙竟然一直盯着齐景辰看!

    聂毅记得这个于旭光就是自己这些天去取水的时候几次碰到那个水系异能者,可恨他之前竟然没把这人认出来!

    末世后期的于旭光是个脸上有疤的高大男人,他又哪会想到这个腼腆的水系异能者就是于旭光?

    聂毅站了起来,然后,又是一波水球当头浇下。

    “……”聂毅愣了愣,突然厉声道:“都给我住手!”

    聂毅这话说的很有气势,也饱含怒气,那些身为他的手下败将的水系异能者当下停了手,甚至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聂毅这是怎么了?该不会觉得他们做的过了又要打他们吧?他们只是听令行事而已!

    等等,也许聂毅是受不了他那个情人了?然后不愿意再被水浇?

    这样想的人不在少数,有些人甚至想着,聂毅的那个情人要是被他厌弃了,最后不知道会有多惨……

    聂毅压根没注意到周围人的想法,他冷着脸,伸手抹去脸上的水,就想朝着于旭光走去。

    就在这时候,齐景辰突然道:“你想干嘛?”

    “我没想干嘛……”聂毅立刻就道,突然醒悟到自己有些冲动了——每次遇到跟齐景辰有关的事情他就冷静不了!

    “过来。”齐景辰又道,聂毅听到了于旭光的名字,他当然不可能没听到,他也知道,这会儿聂毅说不定就是想去寻仇。

    要是这会儿是末世中后期,他一定不拦着,但现在是末世初期……聂毅莫名其妙把于旭光打了或者杀了,就算最后能想到法子遮掩过去,也肯定会有麻烦。

    聂毅这时候也冷静多了,很快就走到了齐景辰身边。

    齐景辰站起身,打开旁边的聂毅留着给他喝的那瓶水,高举了手就朝着聂毅头上浇去。

    之前还等着聂毅发脾气抛弃他那个小情人的人,这会儿都傻眼了……刚才聂毅气势那么足,似乎就要发火,结果他的情人只是叫了一声他就乖乖地过去了,还被人乖乖浇水,这个……

    周围人已经足够震惊了,偏偏聂毅这时候还嫌自己做的不够似的,竟然低了低头,方便齐景辰把水浇在自己头上,也免得齐景辰把瓶子举太高累着了……

    惧内的人……绝对不能用常理来揣度!

    周围的人看这一幕看的万分无语,但聂毅本身这会儿其实说不出的高兴——齐景辰刚才会突然叫住他,绝对是因为心里有他……

    齐景辰都不想活了,但还是会惦记着他……聂毅只是想想就觉得高兴,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嘴角更是勾了起来。

    周围的人看到聂毅被人用水浇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还喜笑颜开的,却有种见鬼了的感觉,特别是于旭光。

    于旭光上辈子是见过聂毅的,在他自爆之前,他曾经和聂毅争夺过物资。

    那个时候聂毅满脸冷漠,满身煞气,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跟现在真的完全不同……简直都不像是一个人!

    这时候很多事情还没有发生,只要他努力,一定可以想办法这一切!

    于旭光暗暗做了决定,这时候,齐景辰却是又道:“安分点。”别以为他不知道,刚才聂毅分明就是要觉醒了的,那么好的机会不把握住,反而惦记着一个上辈子的仇人……

    他们上辈子的仇人那么多,真要惦记惦记的过来吗?在意这些做什么?

    被齐景辰说了,聂毅却只觉得舒坦,看到齐景辰放下了手,手里只有一个空瓶子,他更是下意识地想要把那个瓶子装满。

    这是他以前做惯了的事情,那时候齐景辰用的水可都是他用异能弄出来的,而他只要有空,就时刻关注着齐景辰,绝不会让齐景辰渴了。

    聂毅不过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却没想到他这么一想之后,齐景辰手上的那个瓶子里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些水,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剧烈疼痛起来,让他瞬间就白了脸,身子一晃之后还单膝跪在了地上。

    齐景辰皱了皱眉,看到聂毅这样子就知道聂毅觉醒了。

    聂毅本身是火系异能者,再觉醒水系,绝对会痛苦不堪……而这点痛苦,聂毅还只能依靠自己撑过去。

    “嗯……”聂毅又发出一声闷哼,然后用捂住自己的脑袋,他这个样子明显是身体出了问题,齐景辰却不仅没有去关心他,反而第一时间快走几步,躲在了旁边——他现在这身体虚弱无比,要是被聂毅不小心伤到,说不定就没命了……

    齐景辰是这么想的,看在别人眼里就不一样了……

    在见识过齐景辰欺压聂毅之后,众人又看到了他是怎么在聂毅出了事情的时候躲开的。

    这人……好绝情!聂毅这些日子对他那么好,他竟然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

    “聂少,你没事吧?”齐景辰忙着躲开聂毅,却有人凑到了聂毅身边,去查看聂毅的情况,恰在此时,聂毅的身上突然喷出火来,直接就把那人的手烫伤了,那人惊叫一声倒退几步,还被齐景辰的躺椅绊了一跤摔在地上。

    “怎么了?”张子海把二号基地的负责人叫了来,就发现这里乱成了一团,连忙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其他人立刻就道,聂毅几乎是毫无预兆地就倒在了地上……他该不是被浇水浇太多浇出问题了吧?

    一个火系异能者天天泡水里,这不是瞎胡闹吗?

    没人知道聂毅是怎么了,而场中的聂毅这时候看起来更痛苦了。

    他并没有嘶吼或者翻滚,只是抱着头蹲在地上,但脸上的表情也能让人看出来他非常非常难受……

    聂毅确实非常非常难受。

    上辈子他吃了那颗草之后,痛得满地打滚都止不住,这次自然也一样,只是他现在的承受能力变强了,因而倒也还能忍受,但在痛苦到了极致的时候还会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声来……

    于旭光是恨聂毅的,看到聂毅这个样子倒是隐隐觉得有些快意,但等他看到聂毅的情人站在旁边,脸上一点担心的表情都没有之后,这点快意却是变成了同情。

    那个杀人如麻的聂毅竟然看上了一个这样的情人……怪不得最后他会被背叛。

    这么想着,于旭光突然又发现了一件事情,聂毅现在……似乎是在觉醒异能?

    他之前虽然曾经怀疑聂毅的水系异能会不会是被他的情人折腾出来的,但后来一想却觉得不可能,觉得聂毅会觉醒应该还是吃了变异植物之类。

    结果……

    不说现在还没有变异植物,刚才聂毅也明显是什么都没吃的,这个样子他竟然也能觉醒!

    聂毅……还真的就是被自己的小情人折腾着折腾着就觉醒了……

    “他到底怎么了?”聂毅一直很痛苦,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起来,也有人去通知了赵成奇,也就是这个时候,聂毅身周除了火,竟然还冒出了一些水团。

    他身上的火焰似乎想要把这些水团烤干,然而这些水团却出乎意料的顽强,竟然一直□□着没有被烤干,有些还冲到火球里,像是要浇灭火球。

    水团和火球在聂毅的身周相互争斗,水团处于下风,但火球却又没办法完全消灭它,它们来来往往过了许久,渐渐地,双方的争斗就不像一开始那么激烈了。

    “这是怎么回事,聂毅是火系异能者吧?身上怎么冒出水球来了?”大家看聂毅身上的诡异情况都看呆了,直到这个时候一切渐渐平息,才终于有人出声。

    “这个水球像是水系异能者弄出来的水系异能……”

    “难道是聂毅身上的水在蒸发出来?”

    “聂毅的火系异能该不是变成水系异能了吧?”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而这个时候,聂毅终于好受了一点。

    上辈子他痛苦了很久,水系异能才最终觉醒,但这辈子他有经验,还有远超当初的精神力,觉醒起来也就不像当初那么困难了。

    担心自己陷入昏迷或者出事什么的,会让齐景辰被责怪苛待,稍稍好了点,聂毅就睁开眼睛强撑着站了起来。

    “聂少!”张子海到了聂毅身边:“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又觉醒了一个水系异能。”聂毅道。

    聂毅说的轻松,周围的人听到他的话,却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又觉醒了一个水系异能?!

    安全区那么多异能者,全都是只有一样异能的,聂毅竟然觉醒了两样!

    “真……真的?”张子海更是满脸不敢置信。

    “当然是真的。”聂毅道,然后看向了旁边的齐景辰。

    刚刚慢慢地走开的齐景辰,现在又慢慢地走了过去,然后道:“低头。”

    聂毅顿时就明白了齐景辰的意思,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他不想在吃齐景辰的血肉,但这样的亲近……

    齐景辰伸出一只手,捏住聂毅的胳膊想要掐一把,偏偏聂毅的肌肉很硬,他又没有力气,最后在聂毅看来,倒像是齐景辰在摸自己。

    聂毅有些呆了,齐景辰看他还是不动,干脆主动踮起脚尖,一把含住了聂毅的嘴。

    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吻结束,齐景辰嫌弃地看了浑身湿透的聂毅一眼:“把自己收拾一下。”

    聂毅刚觉醒的时候体内两种截然不同的异能还在相互争斗,跟齐景辰亲了一口之后,却立刻和缓了下来。

    这效果真是好的让人惊叹,似乎还远超上辈子……

    聂毅苦笑着弄出一个水球浇在自己身上把自己洗干净,又把自己身上的水分弄干,接着还把刚才不小心被撞翻的躺椅摆好,把那碟子小番茄他重新洗一遍,齐景辰的水杯也帮着装满了,架势异常熟练。

    而他刚刚做完这一切,齐景辰就毫不客气地躺了上去。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主角被人死命折腾,最后没事反而因祸得福之后不仅不报仇,因为折腾自己的人亲了自己一口,就继续伺候人去了?

    于旭光简直没办法相信这个人就是那个连父亲都杀的聂毅。

    不过,要是自己这么对待一个人,那个人却背叛了的话,恐怕自己也会疯狂吧?于旭光想到这里,表情突然一变。

    他绝不能让那个人背叛聂毅!

    “喂,你们几个,快点朝我浇水!”张子海这时候确实突然大声招呼那几个水系异能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