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章 仇人相见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被连着“浇”了两天水都有些焉了的聂毅拎着水回家,就看到齐景辰正在给阳台上的蔬菜浇水。?

    聂毅当初找了一些菜苗和一些种子回来,那些菜苗现在活了大半,那些种子几天过去也有不少出了芽,当然,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野草之类。

    齐景辰拿着一个勺子,小心地每一株植物浇水,伺候的非常精心,就跟聂毅伺候他似的。

    “你对它们这么好,怎么就不关心关心我?”聂毅酸溜溜地说道,他上辈子就挺嫉妒那些可以舒舒服服地躲在齐景辰的领域里的蔬菜。

    “你能吃吗?”齐景辰看了一眼聂毅。

    “其是我也是能吃的!”聂毅突然就露了笑脸,意有所指。

    “你真的想让我像对它们一样对你?”齐景辰突然看向了聂毅。

    聂毅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不过这样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当下道:“当然!”

    齐景辰用给菜苗浇水的大勺子舀了一勺水,然后浇在了聂毅的头上。

    “哈哈哈哈哈!”躺在沙发上的齐瑶瑶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笑声牵扯到了身上各处的肌肉拉伤,顿时就让她龇牙咧嘴起来。

    这些日子甘俊每天都在训练她,每次还都要把她的体力压榨的一干二净才肯罢休,以至于现在她觉得自己现在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哪块肌肉是完好的了。

    说来也怪,明明她现在依然每天浑身疼痛,但力气什么的,好像真的大了一点。

    这样的训练是有用的!想明白这一点,齐瑶瑶虽然觉得难受,觉得痛苦,但还是坚持了下去。

    齐景辰听到了自己妹妹的笑声,却也没有看过去,只是问聂毅:“还要不要再给你浇一点?”

    聂毅现在就怕齐景辰懒洋洋的什么都不在乎,当然是希望齐景辰能做点事情的,往自己头上浇水就很不错,至少有点人气了,而且他本身就还要泡水,先浇湿也没什么:“要!”

    齐景辰舀了一勺子,又浇在了聂毅的头上。

    平胜超带着徐南过来,正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之前平胜超接受了聂毅的解释,相信齐景辰是个好人,是因为齐景辰没有伤害过聂毅,但现在这样却让他有些看不下去了,不过很快,他却又想起了聂毅杀严哲的时候说过的那些话。

    平胜超外表虽然吊儿郎当的,但绝对聪明,自然知道齐景辰能这样做是聂毅纵容的,既然聂毅是自己愿意的,那他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徐南就更不会说什么了,他是想要跟着聂毅的,可不想得罪聂毅。

    “你们的队伍怎么样?”聂毅擦了一把顺着头发流到自己脸上的水,看向了徐南。

    他这些日子一直都在二号基地教导那些异能者,徐南和其他几个愿意跟着他的人,就都被他交给了平胜超还有周晓峰,让这两个人带着徐南等人出城做一些简单的任务。

    现在军方主要的目标还是那些大粮仓、医院、各个大市场之类,那些小心超市,居民楼什么的根本没时间去搜寻,因而安全区的各个小心队伍到了外面之后,都会收获颇丰。

    可惜这会儿大部分人进了安全区就不愿意再出去了,白白浪费了眼下的好时机……等以后,他们就算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们拿回了很多物资,这还全亏了聂少给我们的弹药。”徐南道,不管是平胜超还是周晓峰,枪法都很厉害,他和又是在外面历练过杀过不少丧尸的,因而他们这个队伍虽然遇到了一些危险,但也收获颇丰。

    “那就好,你们可以多收集一些方便保存的食物。”聂毅道,然后又和徐南聊了一些诸如保护自己怎么不被丧尸伤到之类的事情,最后更是提醒道:“外面的水,还有已经开封的食物之类,千万别吃。”

    “我们会的。”徐南道,然后将手上一个仓库的地址给了聂毅。按照他们之前定下的方案,聂毅出两个人,出装备弹药,然后收集到的一半物资都要给他。

    有了这些物资,聂毅手头总算宽裕起来,可惜还是不怎么够——在安全区想要发展起自己的势力,就必须要有物资……

    徐南说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而这个时候,齐景辰拿着一个咖啡罐,正在往里装鹅卵石,他装了半罐的鹅卵石,又装入泥土,最后种下了一颗生菜。

    “生菜挺好的,嫩绿嫩绿的很好看,不长虫子还直接能吃。”聂毅夸奖道。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种活。”齐景辰微微皱眉,如今的天气还很热,其实不利于蔬菜的生长。

    “我觉得你一定能把它种活。”聂毅道,当初齐景辰种菜就种的挺好的:“你还记得你以前种过很多菜吗?可惜最后都被于旭光炸没了。”提到“于旭光”三个字,聂毅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记得。”齐景辰倒是没有聂毅这样激烈的情绪,其实当时于旭光自爆伤了他,他也并不生气,当时他其实就已经不怎么想活了。

    齐景辰的反应太过平淡,倒是让聂毅原本的满腔愤怒都消失了,最终道:“你先去洗澡,洗完了我就去泡着。”

    齐景辰已经把花种完了,这会儿手上也有了一些污渍,也就舒舒服服地去洗了一个澡,等他洗完之后,聂毅心满意足地泡了进去,然后开始慢慢感受周围的那些水。

    同一时间,聂博渊正在自己的别墅里发脾气。

    他当初让人去找聂毅的动静挺大的,因此很多人都认识聂毅,这原本没什么,知道如今关于聂毅的八卦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传遍了整个安全区。

    安全区现在的娱乐项目太少了,大家在恐惧绝望之下又会想要一些八卦来转移注意力或者说发泄,而安全区区长的儿子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还对那个男人言听计从这个,绝对就非常合适。

    而聂博渊,半小时前刚刚知道这件事。

    聂博渊当上安全区区长,也是有人不服气的,今天他下班的时候,就有不服气他的人走到了他身边:“老聂啊,听说你让养子搬进自己别墅住了?你对养子好没什么,也不能因为养子就忘了正经儿子啊?一个火系异能者被人用水浇,被逼着泡水泡的皮肤都发白发皱了,着实有些可怜。”

    聂博渊恼恨聂毅对自己出言不逊,因而在知道聂毅去了赵成奇那里之后,就完全不去管聂毅了,现在突然听到这个,还以为是聂毅受了委屈,当下就有些担心:“怎么回事?”

    “老聂你真的不知道啊?现在整个安全区都传遍了,你儿子找了个厉害的情人,得罪了情人之后就被情人用水浇。”那人看到聂博渊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

    聂博渊只觉得自己的一张脸火辣辣的疼,气的说不出话来,原先对聂毅生气的担心这下全都成了恼恨。

    他在外面也不好说什么,回家之后却发起了脾气,看到保姆刘嫂又给自己使脸色,顿时怒了:“刘嫂!我可没有亏待你,你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

    “我什么样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刘嫂一边说话,一边板着脸擦桌子:“自己做事不厚道,还怕人说?”

    “我哪里做事不厚道了?”聂博渊拍了一下桌子,他失去了很多亲人,这些日子更是忙得很,结果家里的保姆竟然还给他找麻烦。

    刘嫂年纪不小了,根本干不了什么活也赚不到什么工分,能住在这里吃好喝好全靠他,怎么就不知足。

    “虽然我们都跟小毅说他妈是一开始就变丧尸的,但她分明是被咬的,你要是在家,她又怎么会死?”刘嫂突然道。聂毅的母亲,聂博渊的妻子名叫黎苹,之前跟刘嫂的关系一直不错。

    聂博渊和自己的妻子反倒没什么感情,他常常都是不回家住在另外一套房子里的,末世来临的那个晚上也一样,所以黎苹和自己的保姆在一套房子里的。

    黎苹身上有咬伤,所以当时她应该是听到保姆那里有动静去看才被咬的……

    刘嫂想到那天的话,心里非常不舒服,气聂博渊也气自己。她那天听到聂毅爷爷奶奶房间里的动静之后差点就去看了,接到聂博渊的电话才停下了,聂博渊给他们住的地方打了电话,怎么就不给黎苹打一个?而她怎么就以为黎苹会知道这事,也没有给黎苹打电话?

    这样,黎苹说不定就不用死了。

    聂博渊说不出话来,他当时事情太多,确实忘记了黎苹,后来再打电话过去就已经没消息了,但丧尸这事,谁又能预料得到呢?

    刘嫂也没继续说话,一方面自责,一方面也怪怨聂博渊,而且……这些日子,聂博对俞朔母子两个也太好了。

    她也没见那个俞朔对聂博渊有多恭敬,聂博渊不在乎,聂毅闹闹脾气,他竟然就真的不管了!

    刘嫂没孩子,聂毅又是她一手带大的,她早就把聂毅当自己的亲儿子看了,自然也就不喜欢聂博渊。

    两人说话间,俞朔回来了。

    看到俞朔,刘嫂拿了抹布就去搞卫生去了,也不打招呼。

    “俞朔,今天怎么样?”聂博渊打起了精神问道。

    “我很好。”俞朔直接道,往楼上走去,走到半路,他又折了回来:“我在外面听到了一些消息……”

    聂博渊知道俞朔指的是聂毅的事情,叹了口气:“不用管他。”

    俞朔听到这样的答案也没有再问什么,直接进了房间,进房间之后,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突然笑了笑。

    他原本让人去关注聂毅,不过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聂毅的把柄,比如说聂毅仗势欺人之类,没想到打探到的消息竟然那么有趣。

    他自然也就帮着宣传了一下……

    外面关于自己的八卦聂毅也是知道的,不过他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对齐景辰情深不悔,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齐景辰是他的,自然不会澄清,甚至恨不得多宣扬一下才好。

    泡了半晚上的水,整个人都快泡肿了的聂毅抱着齐景辰,准时来到了二号基地。

    他当初刚开始抱齐景辰的时候,还会觉得手酸,现在越抱越习惯,简直恨不得齐景辰能长在他手上,可惜不行……

    现阶段能教给那十个异能者的东西聂毅已经全都教了,再加上他还打算和其他的数百个异能者接触一下,也就没有再去体育馆,反而在操场上跟人切磋。

    上回被齐景辰亲了一口之后,他不仅异能升级,精神力也有所提升,这时候跟人战斗起来愈发的得心应手,而打着打着,军方的一批水系异能者就回来了。

    “我们打一架?你们几个一起上,可以用异能,我不用。”聂毅直接挑衅了那些人。

    “这样不太好吧?”那些人看着聂毅,表情却有些跃跃欲试。

    这些都是没有被聂毅带去体育馆“教导”过的,仅仅只是当初看到聂毅跟张子海战斗。

    他们当时是佩服聂毅的,但后来一直看到聂毅对齐景辰言听计从,还听张子海说了点比如聂毅怎么宝贝齐景辰之类的事情,又对聂毅有点看不上了。

    “我觉得刚好。”聂毅道,话音刚落,身上就被浇湿了。

    他拥有水系异能的时候,身上哪怕湿透了,也能瞬间变干,现在……聂毅微微一笑,干脆闭上了眼睛只用精神力去感知周围的一切,然后一脚把一个水系异能者踹翻了。

    踹翻了一个之后,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那些水系异能者之前是当兵的,身手都不错,这次他们好几个人打聂毅一个,是打听了主意要让聂毅出个丑的,然而最后在地上打滚的是他们,聂毅虽然浑身湿透,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服了没有?”聂毅问道。

    “服了。”那几人只能认输。

    “站起来,给我浇水。”聂毅又道。

    这个聂毅……该不会是有特殊爱好,喜欢自虐吧?那些人都有些愣了,但刚被打了谁不想报复?他们很快就努力地开始往聂毅身上浇水了。

    聂毅慢慢地感受着周围的异能,隐隐的,他有种自己就要突破那层屏障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听人道:“于旭光,这里就是二号基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