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章 浇水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用火系异能做饭的技巧异常娴熟,那些异能者一开始还觉得怪异,后来就仔细观看起来了。

    特别是张子海,更是看的目不转睛,同时下定了决心也要试试用火系异能做饭。

    可惜他这会儿他异能都被聂毅榨干了,最晚要明天才能恢复过来……

    张子海正琢磨着自己异能回来了该做点什么吃的好,结果一抬头,就发现聂毅已经做好了吃的,然后全都端给了那个躺着的人,一样样让对方尝过……

    那人说不好吃,聂毅就放在旁边,那人说能吃,聂毅就全都留给他……

    “……”张子海好歹是看过齐景辰用手指顶着聂毅的下巴亲聂毅的人,再看到这一幕也不奇怪,其他人却都有种眼瞎的感觉。

    之前他们虽然见过聂毅抱那个少年,但因为那个少年一直没说话,没什么存在感也就不觉得有什么,现在……

    “聂少,这是你弟弟?”张子海的好友丁盛石问道,这少年似乎行动不便,莫非聂毅是在照顾弟弟?

    “不是,这是我爱人。”聂毅道,直接把“喜欢的人”升级成“爱人”了。

    齐景辰都已经亲过他了,他绝对可以把自己的身份提一提了啊!

    这些人还从没见过像聂毅这样大大方方直接承认自己喜欢同性的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赵将军也知道,批准了我带着他来的。”聂毅又道,齐景辰的事情他是报备过的,而他给了赵成奇不少东西,手上还有修炼异能的方法,赵成奇当然不会反对他把齐景辰带到训练基地。

    这些人虽然有些不解,也有些奇怪,但赵成奇都批准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聂毅竟然那样去伺候一个人,总觉得怪怪的……

    聂毅可不管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帮钱鸣峰梳理脑海里的异能之后,他就带着齐景辰离开了异能者训练基地,然后找人买了点种子,又拿了点菜苗,打算回家种菜。

    他们回去的时候,就看到齐瑶瑶躺在沙发上,看着都不能动了,毫无疑问,甘俊一直在认真执行聂毅交给自己的任务,好好“训练”齐瑶瑶。

    至于周晓峰,他已经把客厅朝南的阳台全都整理过了,然后就用一些旧木板,还有昨天他们带回来的东西,弄出了一个小小种植园。

    聂毅见状,立刻就将弄来的一些小苗和种子全都种了下去,然后又给它们浇了水。

    “如果这菜种出来,我们以后就有新鲜蔬菜吃了。”邵正兰看着那些生菜苗垂涎欲滴。

    “只够一个人吃的。”聂毅打断了邵正兰的幻想。

    “……”重色轻友的人真的太可恶了!

    等所有的这一切都忙完的时候,平胜超才回来,他没有找到自己的父母,却带回来了邵正兰父母的消息。

    邵正兰一家都住在一个别墅里,去她们家接人的人去的时候邵家所有人都已经变成了丧尸,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应该是邵正兰的母亲先变成了丧尸,咬了她的父亲,然后他们两个又伤到了别人。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大家子住着,突然听到某个房间里有人尖叫或者有人有奇怪的动静,大家都会过去看看,然后……所有人在毫无防备之下就都变成了丧尸。

    这个结果,其实邵正兰早就已经猜到了,来b市的路上她更是早就已经偷偷哭过几次,但现在得到确切的消息,却还是失声痛哭起来。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过倒也没人去安慰她,如今这个世道失去亲人的人不计其数,也就只能自己想办法缓过来。

    这一点邵正兰自己也是清楚的——现在外面的那些丧尸在二十多天前可全都是活生生的人。

    哭了好一会儿,邵正兰终于发泄够了,缓过劲来,见状,蒋淮递了一包纸巾过去:“你爸妈肯定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我知道,”邵正兰道,“我去楼下走走。”

    邵正兰下了楼,在小区的角落里不停地使用异能,直到自己精疲力尽,才慢慢地往回走。

    她一向注重形象,即便到了是末世也会注意自己的衣着行为,但这回却把自己弄得满身是泥。

    “我以后,一定要把那些丧尸全都杀光!”回到住处,邵正兰立刻就咬牙道,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加油。”聂毅道,骤然失去家人之后总是要有个仇恨目标的,他上辈子知道自己的母亲和爷爷奶奶都去世了,同样想着一定要把所有的丧尸全都杀光,让这个世界重新变得美好……

    蒋淮这时候却是给邵正兰准备好了洗澡水,邵正兰提了一桶水,默默地洗漱去了。

    第二天,聂毅一大早就再次来到了昨天去过的军方异能者基地,也是被简称为二号基地的地方。

    他们去得早,二号基地大部分的异能者又出去做任务去了,也就只有钱鸣峰带着一群风系异能者正在朝着一堵土墙吹风,练习风刃。

    几十个人一起在操场上吹风,弄得操场上像是刮起了十几级台风似的,好些瘦小点风系异能者自己都差点被吹走,然而却偏偏没能在对面的土墙上留下什么印子,也就是说,他们没能发出风刃来。

    聂毅对此并不意外,风系异能者到了后期非常厉害,但前期一直没什么用处,这个过程大概要持续半年,然后才会有一个强大的风系异能者横空出世。

    当然,钱鸣峰要是坚持锻炼,说不定第一个扬名的风系异能者就成了他了。

    大多数风系异能者吹了一阵子狂风之后,异能就用的差不多了,他们就在操场上慢慢地跑圈,锻炼自己的身体顺便等着异能恢复,也就只有钱鸣峰如今异能的恢复力很强,别人都停了,他还在不停地释放着异能。

    他本就是风系异能者里面最强的一个,现在因为异能恢复速度快练习的次数变多,对异能的掌控自然也就比其他人要好,虽说还不能凝聚出风刃,但已经可以将自己的异能凝聚成一束,然后用异能形成冲击了。

    他让一个战友站在自己面前,朝着对方发出异能之后,直接就把那人吹倒在地,可惜杀伤力很一般。

    但即便如此,钱鸣峰也已经非常满意了,看到聂毅回来了,又跟聂毅聊过异能的使用之后,更是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在大部分人都对异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聂毅这个重生而来的人脑海里的知识绝对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不过,为了保密,聂毅教导的一直都只有那十个人,他们训练的场所,也都限制在那个体育馆里。

    这天,聂毅帮四个人梳理了脑海里的异能,过了一天,又帮四个人梳理了脑海里的异能,第三天,他则帮最后一个人梳理了脑海里的异能。

    最后的那一个,毫无疑问就是张子海。

    “早知今日……”张子海面对这结果欲哭无泪,他当初要是跟钱鸣峰一样只跟聂毅打架不牵扯齐景辰,指不定还能跟聂毅不打不相识,然后第一个学会修炼异能,偏偏他太急躁,竟然在还不清楚情况的时候就对齐景辰出手了……

    聂毅最后一个帮他梳理异能,绝对因为对他有意见!

    “光头,你该满足了。”丁盛石道。

    张子海被聂毅烧掉了中间的头发之后,因为觉得中间没头发两边有头发太怪异,干脆把自己的头发全都剃光了,这会儿也就换来了一个“光头”的外号。

    “我草!我也没说我不知足啊!”张子海道,虽然受了一点罪,还被拖到了最后一个,但他对聂毅还是很感激的。

    知道聂毅身为安全区区长的儿子,竟然没有去帮俞朔那群人,反而跑来帮他们,更是让他觉得聂毅是一个不仰仗权势的真汉子。

    可惜,他崇拜的真汉子聂毅,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跟伺候自己老爹似的,伺候着一个少年……

    看到聂毅那殷勤模样,张子海忍不住都开始想找个能这么贤惠地照顾自己的老婆了……

    不对……人家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抱得动自己这么个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吗?除非他找个男人,才能过上那个齐景辰的日子吧?

    更不对了,就算他找了个男人,自己这么个大块头躺在躺椅上要这要那估计也只会让别人觉得恶心啊,而不像齐景辰那样,嫌弃饭菜难吃的时候看着竟然还挺可爱的……

    那少年虽然一直没什么表情,但那懒洋洋的样子真的很勾人,要是有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喜欢自己,他也乐意好好地伺候对方。

    这么想着,张子海拿着一个锅子,在里面加了点水,就开始用火系异能煮水,结果他一个不小心把锅子烧通了……

    幸好,像金属异能、雷系异能那样的偏门异能者他们二号基地非常少,但还是有的,这会儿跟着聂毅训练的十个异能者里面就有一个是金属异能。

    这个金属异能者不大会控制自己的异能,想要凭空做个锅子出来都还做不到,但如果给他一个破锅子一块铁,他还是能把那块铁帮你补在破洞上,让锅子不漏水的。

    这会儿张子海的锅子,他就又给补上了。

    张子海拿着那个已经补过好多次的锅子,又找到了丁盛石,让对方自己装水——没错,跟他关系最好的丁盛石拥有的异能,就是他最讨厌的水系异能。

    自从觉醒了火系异能之后,张子海看到火每回都越看越喜欢,却非常不喜欢碰水,如今练习异能使用的时候更是离丁盛石能多远就多远,唯恐被水沾上。

    等装满水之后,张子海端了锅子来到角落里继续烧水,然后……锅子又破了……

    体育馆里,每个人都在努力训练,也就只有聂毅压根不敢训练。

    他水系异能还没觉醒,这时候要是把火系异能的级别升的太高了,指不定会出问题……

    “景辰。今天有鸭肉,你吃一点。”聂毅道,他觉得来这个二号基地来的真的太对了,这里煮了八百多个异能者,基地方面每天都会给这里的厨房送来一些新鲜的蔬菜水果肉类。

    他如今成了这里所有领头的异能者的“老师”,从厨房拿点食材简直再简单不过。

    这么一来,他总算不用担心饿着齐景辰了。

    “拿开,我不喜欢。”齐景辰闻到了一股让自己厌恶的味道,立刻就道,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他张开嘴,就忍不住干呕起来。

    聂毅见状,连忙拿了让水系异能者准备好的水给齐景辰喝:“好点了吗?”

    “我没事了。”齐景辰推开了聂毅,看着那瓶水突然又道:“你让那个水系异能者用水浇你。”

    “什么?”聂毅有些不解。

    在他们两个旁边烧水,不,烧锅子的张子海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去淋淋水。”齐景辰又说了一遍。

    聂毅总算回过神了,然后看向了丁盛石:“你朝我浇水。”

    “聂少?”丁盛石愣住了,火系异能者应该是最讨厌水的啊!

    “我锻炼异能。”聂毅道,在身周升起了几团火焰。

    那几团火焰的热量很高,但他们到底是火焰,当丁盛石的弄出一大片水朝着聂毅当头浇去之后,这几团火焰立刻就变小了,聂毅也浑身湿透了。

    “再浇。”聂毅道。

    丁盛石虽然有些茫然更有些不解,但还是听话地又是一大团水朝着聂毅浇了下去。

    这下聂毅身边的异能就真的灭了。

    “继续。”聂毅又道。

    丁盛石立刻又是一团水往聂毅身上浇去。

    张子海前些日子被聂毅整的挺惨的,现在看到聂毅倒霉,忍不住就露出了笑容,聂毅正好瞥到,当下朝着张子海道:“你要不要也跟我一起来练练?”

    “不用不用……”张子海连忙拒绝,他不是聂毅,可没有自虐的爱好……

    聂毅这天被浇成了落汤鸡,张子海到最后看着齐景辰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在看偶像了。

    随便一句话,就让聂毅受罪,这人也真的太厉害了!

    聂毅被浇了一下午,竟然隐隐有了那么一点感觉。

    他毕竟曾经拥有过水系异能,现在虽然没有变异植物辅助,但一直接触水系异能的水,也能让他慢慢地熟悉起来。

    “晚上你可以泡在水里。”齐景辰又道。

    聂毅笑了笑,让齐景辰在家里休息之后,就立刻来来回回去取水处拎了几趟水,用来给齐景辰洗澡、浇花,最后再在浴缸里放满水把自己泡进去。

    “这人又来拎水了,还拎那么多。”于旭光已经认识聂毅了,这天晚上看到聂毅来回拎了好几趟水,再次啧啧称奇。

    “你快点把东西收拾好,我们回家去了!”于月辉拍了一下自己弟弟的后背,催他去做事。

    她用的力气并不大,却不想这么一巴掌下去,于旭光竟突然一头朝着地上栽去。

    “旭光,你怎么了?”于月辉惊慌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于旭光却满脸痛苦没什么反应。

    于月辉虽然异能能强,但身体也就那样,绝对抱不起于旭光这么个大男人,只能拜托周围的人去找个医生来给于旭光看看。

    结果,医生还没来,于旭光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突然一把抱住了于月辉:“姐,姐,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们一起去投胎,下辈子还做姐弟。”

    “小兔崽子,说什么投胎呢!”于月辉挣脱于旭光,想一巴掌拍在于旭光的头上却又半路住了手,最后干脆就把于旭光从地上拉了起来:“跟我走,去医院检查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