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章 升级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张子海是军方异能者里面的最强者之一。

    他初高中那会儿非常叛逆,不仅成了校园一霸,还跟社会上的人一起四处晃荡不去读书,后来他父母担心他惹出更多的事情来,就干脆送他去参军了。

    张子海虽然叛逆,但却觉得当兵很威风,高高兴兴地就去了,去了之后才知道当兵是真的很苦很苦……

    有些当兵的本身家境不错,当兵之后吃大锅菜不觉得难吃,天天训练也不觉得怎么累,但张子海不一样,他家其实很有钱,他父母也宠他,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简直就跟地狱一样……

    不过苦归苦,累归累,在军队里待久了他倒也习惯了,当了两年义务兵之后,他甚至没有离开军队,而是继续在军营里奋斗,跟以前相比简直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虽然没考上大学,但文化基础其实很好,在军队的表现也好,后来上面就有人推荐他去考军校了,结果他刚考上后不久,末世来了……

    末世来临,外面一片混乱,张子海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以至于都没能在末世最初联系上自己的家人……

    他高烧了整整两天,然后就觉醒了火系异能。

    同样是火系异能者,有些人只能发出个小火球,张子海却能发出脸盆那么大的大火球,自然很受重视,在火系异能者里面,更是一直处于领导位置。

    张子海在末世前就喜欢争强斗胜,末世后觉醒了火系异能,脾气就还变得暴躁了一点,再加上惦记着父母偏偏不能去找,每天还要面对丧尸……渐渐地,他越来越喜欢找人打架了。

    前一天听赵将军说他们这个基地会来一个高手,张子海就惦记上了,一心想要和那个高手好好切磋一下,为着这个,他今天做任务的时候非常卖力,最后提前完成了任务,得以回到基地。

    刚进基地,张子海就发现基地里多了几个陌生人,毫无疑问就是今天新来的人了……张子海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赵成奇可是说了,来的人里面有一个高手……张子海看来看去,觉得那个悠闲地躺在躺椅上的人,应该是最符合“高手”人设的。

    他都还没看清对面那几个人的模样,一伸手一个火球就朝着对方扔了出去。

    他并没有用全力,这个火球还只是为了“打招呼”,因而速度并不快,对方不管是用异能拦下,还是躲开都是没问题的,当然,如果这人选择了躲开,那肯定是要被人耻笑的。

    张子海等着看对方的反应,却没想到躺在躺椅上的那个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张子海和他身后的那些人都被惊住了。

    齐景辰当然没反应。

    他现在这破身体就算想躲,也躲不开那个火球,更别说他不想躲了。

    那火球挺大的,应该能把他烧死……

    齐景辰的眼里闪过许些期待,可惜很快,他的期待就落空了。

    那颗火球停在了他面前,他感受到了其中的热力,但那点热力让他忍不住流汗,却连他的一根头发都烧不掉。

    真的……挺可惜的……齐景辰暗叹了一口气,却不想一抬头,就看到了聂毅头上青筋凸起,满脸暴怒的样子。

    齐景辰怔怔地看着聂毅,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上辈子后期他其实就不想活了,偏偏聂毅一心想要他活下去,那时候他活者,纯粹就是为了聂毅,为了身边的其他人。

    后来就只剩他和聂毅两个人了,聂毅还想让他活下去……他只能又多活了十二天。

    但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他一点都不觉得生命美好,反而活着的每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是痛苦和煎熬。

    重生之后,他的想法也没有什么变化,但聂毅依然想让他活下去……

    他应该是要讨厌聂毅的,但现在看到这个耗尽了精神力帮他挡火球的聂毅,他又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聂毅这么做又是何必呢?哪怕他不想死了,他们两个再看一次人类灭绝难道还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不成?

    齐景辰睁着眼睛没什么表情,而这个时候,聂毅却已经将张子海扔过来的那个火球扔了回去,同时眼里也仿佛能冒出火来。

    虽然他用精神力拦住了那个火球,但那是因为他经历过末世的锤炼,反应够快,要是他稍稍慢上那么一点,最后是不是就只能看到齐景辰的尸体了?

    聂毅是确信眼下不管是俞朔还是聂博渊,在军方都没什么人,同时军方的异能者不会随意对普通人出售,才会带着齐景辰来的,却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一言不发就动手!

    脑海里因为刚才用尽精神力拦截别人的火球的缘故隐隐作痛,但聂毅却根本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张子海一开始看到齐景辰一点反应也没有被吓了一跳,但后来看到自己扔出去的火球竟然突然停下还朝着自己飞过来,就激动起来了。

    他还没见过有人能让已经用出去的异能停下,还反过来攻击异能者呢,那人是拥有什么特殊的异能,还是拥有什么特殊的方法?

    张子海又发出了一个火球,朝着那个火球迎面扑来的火球打去,两个火球相撞,最终火花四散飞溅开来,张子海自己身上就被溅到了很多,不过他本身就是火系异能者,对火系异能有一定的抵抗力,因而倒是没事。

    只是,他暂时没事,很快却有事了,因为在两个大火球相撞消失之后,竟然又有一个小火球朝着他飞来,那小火球的温度还远比他发出的大火球要高!

    张子海面露惊骇地倒退了一步,又发出一个火球想要拦截,然后一点用都没有,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鸡蛋大的火球从他头顶飞过去,贴着他的头皮就废了过去,直接烧掉了他的中间的一条头发,就连头皮都焦黑一片。

    张子海自从觉醒了火系异能就不怕火了,寻常的火根本伤不到他,现在却被烧掉了一大块头皮……他痛得龇牙咧嘴的,强忍着才没有失态,然后下一秒,一个拳头突然落在了他的鼻梁上……

    聂毅最恨有人伤害齐景辰,现在没有一下子把张子海弄死,已经算是有所克制了。他如今没什么根基,就肯定不能弄出什么人命来,不然别说护着齐景辰了,就连他自己说不定也不能保全……

    因为这个,聂毅也就没有再用异能,只是一拳一拳,朝着张子海身上最痛的那些地方打去。

    “我认输!”张子海咬牙没有痛叫出声,但也认输了。

    其实真要说起来,他受伤并不严重,但脑袋中间没了一条头发头皮焦了,鼻子被聂毅打了一拳,鼻血留个不停不说因为鼻子太酸眼泪还不由自主地流个不停……这样子看着非常惨不说,他自己也难受的不行,都睁不开眼睛了。

    “下次再乱扔异能,我见一次打一次!”聂毅又道,表情有些狰狞,握紧的拳头更是颤抖着。

    张子海浑身上下痛得厉害,又觉得自己一直流泪有些丢脸,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结果倒是把鼻血抹以匀在了脸上,给自己弄了一张大花脸:“不是没事吗?兄弟,你的火系异能真厉害啊,你都是怎么弄的?”

    张子海一脸的血,让周围的那些人都忍不住想笑,不过聂毅却根本没空去管这些,只是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他之前跟钱鸣峰等人打架的时候,就已经用掉了不少精神力,后来看到有火球朝着齐景辰飞过去,担心阻拦不急会让齐景辰受伤,更是一时间把所有的精神力全都用了出去……

    控制别人的异能比控制自己的异能困难百倍,他当时的异能就差不多已经耗尽,结果后来竟然又发了一个火球去教训张子海……

    他的精神力透支了。

    这会儿,聂毅的脑袋里针扎一般地疼,精神力已经耗的一干二净了!他竟然忘了这已经不是重生前了……

    精神力耗尽之后再等它慢慢恢复,是可以提升精神力的,但他这次不是把精神力耗尽,而是把精神力透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精神力恐怕都恢复不了,还会一直头疼,甚至于,对他将来的发展也有害处。

    不过,聂毅倒是并不后悔,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他照样会打回去。

    “兄弟,我服了你了,你能不能教教我?”张子海又道。

    “聂毅,过来。”齐景辰突然道。

    齐景辰这些日子除了要吃的要喝的以外,几乎没有其他要求,很多事情都随聂毅折腾,现在却突然叫自己的名字……聂毅压根不理会张子海,反而飞快地跑到了齐景辰面前:“景辰,有事?”

    齐景辰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过来点。”

    聂毅下意识地凑了过去,然后齐景辰的一根手指就顶住了他的下巴,紧接着,齐景辰的那张脸就凑了过来,离他越来越近……

    齐景辰竟然亲了他!

    齐景辰亲了他!

    亲了他!

    聂毅这些日子没少偷偷地吃豆腐,同时忍不住幻想着,觉得齐景辰要是能回应自己就好了……

    他以为他再等一个末世,也不见得能遇到这样的好事,却没想到齐景辰竟然这么快就亲了他!

    聂毅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唇上的那点柔软上面,一时间觉得自己透支精神力的做法真的非常非常划算,竟然可以换来一个吻!

    这还不算,齐景辰的舌头竟然还突然伸进了他的嘴里。

    眼前的这一切,美好的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然而梦很快就醒了。

    聂毅突然尝到了一点血腥味,他似乎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躲开了齐景辰的那个吻。

    他的头慢慢地不痛了,精神力正在缓缓地恢复,脑袋里的异能自发地旋转了起来,最后竟然还越转越快,在他的脑海里凝聚出了一滴小水珠。

    剩下的雾状异能慢慢地旋转着,融入到这滴小水珠里,让火红的小水珠越变越大……

    这会儿别的异能者就算自己脑海里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也感觉不到,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聂毅很清楚,他升级了。

    他成为二级异能者了!

    他的异能本就已经很强了,只差一个契机就能到达二级,现在,那个契机出现了。

    升级应该也算是一件好事,但刚才尝到的血腥味,却让聂毅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是不想让齐景辰受到丝毫伤害的,可是刚才……齐景辰是咬破舌头,把自己的血给他喝了?

    他痛恨那些吃了齐景辰的血肉的人,然而他自己每次也都吃了。

    齐景辰怎么就那么傻?他现在明明好好的,只出了一点小问题,竟然就给他喂血?

    聂毅心疼地不行,总觉得齐景辰因为失血,脸色苍白了一些。

    齐景辰这会儿也有些后悔了,他的血虽然是好东西,但聂毅吃了,指不定以后命就在他手上了……只是,刚才他的情绪有些不对,竟然都没想起这一点来……

    不过……聂毅以后应该会去做一些危险的任务,遇到强大丧尸或者丧尸兽,到时候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要提前吃他的一点血肉防身的,反正都要吃,现在提早吃了也没什么。

    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齐景辰就看到了聂毅有些发白的脸色,微微皱眉:“怎么?你嫌弃?要是嫌弃就把我弄死……”

    “别乱说!”聂毅立刻就打断了齐景辰的话,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齐景辰的血有副作用,只是齐景辰现在都没觉醒,这副作用根本不会起作用,即便将来会起作用,他也巴不得这样,毕竟这样能把他和齐景辰两个人联系起来……

    很快把前应后果想通了,聂毅突然发现自己刚才的口气实在太硬:“景辰,我刚才口气太差了,不过那些话你千万别再说了。”

    “我要洗澡。”齐景辰突然道。

    “我去给你打水。”聂毅道,站了起来,突然又低下头在齐景辰的脸上亲了一口。

    齐景辰一拳打过去,软绵绵地打在了聂毅脖子上,聂毅反而喜笑颜开的……齐景辰突然非常后悔,他刚才简直见鬼了,给聂毅喝血不说,因为担心别人发现他身体的异状竟然还用了亲吻的方式……

    以后聂毅估计会越来越烦。

    两个男人当众亲吻的事情着实把那些异能基地的人惊了惊,张子海看到那个把自己打的落花流水的人被那个少年凑上去亲了,更是觉得怪怪的。

    刚才这两人的相处,怎么看着倒像是那个少年更强势?这个少年,莫非更厉害?

    想到刚才自己发出个火球,结果这个少年浑然不当一回事,他愈发肯定这一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聂毅冷冷地看向了他:“景辰是个普通人,要是让我知道谁伤了他,我一定跟那个人拼命!”

    他说着话,一条火龙突然从手上飞出,就那么在齐景辰呆着的区域外面划出一个圆圈来,将齐景辰围在了中间,就跟孙悟空用金箍棒给唐僧画个圈似的。

    很快,燃烧的火焰就陷入泥地,操场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圆形裂缝,也不知道被火烧的有多深……

    “快点!”齐景辰催了一句,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想太多了,他实在没必要想太多,过得舒坦点就行了。

    聂毅就那么走了,张子海来到那条差不多手掌宽的裂缝边,用手伸进去探了探,随即惊呼一声把手伸了出来,然后又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齐景辰:“普通人?竟然是个普通人?”

    这会儿,他一边庆幸自己刚才那火球被聂毅拦了下来,没让他不小心杀了人,一边又觉得不敢置信。

    这什么世道啊!他好不容易碰上个高手,那高手竟然被个普通人随意支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