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章 安全区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等人已经离开了,隔离区剩下的人却还在原地等着,顺便消化他们刚刚得到的信息。

    聂毅,竟然是这个安全区区长的儿子?

    他们之前就觉得聂毅的身份恐怕不低,但也想不到竟然会这么高……安全区的区长啊!这个安全区该不会都是他的吧?!

    徐南这几天一直在聂毅面前努力表现自己,知道聂毅的身份之后就忍不住高兴起来,其他几个跟徐南一样和聂毅关系不错的人,也都面露喜色。

    现在外面的世道这么乱,他们如果有个靠山,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而且聂毅之前就说过,他是想要组一个战队的,他们跟着聂毅,将来怎么着都不会饿肚子吧?

    有人高兴,当然也有人害怕,姚父姚母就异常恐惧。

    聂毅竟然来头这么大,他们刚才还跟人举报聂毅,聂毅有没有可能会弄死他们,他们在这个安全区还能待下去吗?

    他们两个越想越怕,又非常后悔,早知道他们当初就让儿子跟他们一起杀丧尸了,有他们护着,儿子不会死不说,说不定还会被聂毅欣赏……当然,现在想这些都已经没用了……姚父姚母躲在了角落里,再不敢多话。

    而这个时候,新的登记员已经过来了,询问他们的□□况,统计人数,给他们分发可以在里面免费住两天的安置房的居住凭证等等。

    安置房可以免费让人居住,但是在那两天里,所有人都要打理一下自己,然后在里面专门的地方进行登记、拍照,登记之后,安全区方面会分配住处,按照一定的规模组成一个个居民组,然后每个居民组安排两位负责人。

    居民组里,所有有干活能力的人都需要工作才能拿到工分,换取物资,如果在末世前是医生护士之类,那么会被分配到专门的单位去工作,电工焊工之类技术工也常常需要被抽调到各个地方进行各种抢修修复,没有安全区需要的各种能力的话,那么就要去干末世前建筑工地的农民工干的各种活——现在安全区住房紧张,又打算扩建,这样的苦力是不嫌少的。

    那些有干活能力的人必须要干活才有吃的,但确定没有干活的能力的老人和孩子可以每天领取少许口粮,当然,如果这些老人或者孩子愿意做工又能胜任,那么他们也可以赚取工分。

    这些都是普通人接下来会有的生活情况,异能者却有所不同,异能者受到的待遇会更好,会有人主动带他们去登记并分到更好的住处,当然,所有的异能者也都要被分编在一起,以便为安全区做事。

    比如城外给大家清洗的水,就是水系异能者一直在那里补上的,要不然每天来安全区的人那么多,安全区方面可不见得能拿出这么多水来。

    在国家机器的运作下,b市安全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已经变得井井有条起来,当然,这毕竟是末世,管理的再好的安全区里,也不见得就只有光明了。

    登记员过来登记的时候,首先问的就是队伍里有没有异能者,然后又问了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伤亡如何,甚至问了他们这一路上都遇到了什么事情。

    得知他们之中竟然没有异能者,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伤亡,还都是在家里被困了半个多月之后才被人救出来的时候,忍不住道:“你们的运气真好。”

    其实之前已经有不少民间队伍赶到安全区了,这些人有些一路上虽然救了人,但只救那些异能者,有些倒是什么人都救或者干脆就是逃出来的人聚到一块组成的队伍,这些队伍损失又非常惨重……

    “聂毅他们把我们保护的很好。”立刻就有人道。

    “我怎么听说还有人告他杀人?”那个登记员笑问。

    “有个人拿了丧尸身上的东西想害队伍里的人,被他烧死了。”回答的人又道。

    那个登记员一开始还以为聂毅杀人是因为跟人起冲突之类,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顿时哭笑不得:“这种人就该杀啊!”

    “是啊是啊!”周围的人也道,虽说他们当时被聂毅杀人的场面吓了一跳,但也承认那个严哲该杀,而且要不是聂毅,说不定他们早就没命了。

    外面的人在聊着聂毅的事情,聂毅等人这个时候却已经用试纸做过检测,然后进入了安全区。

    他们几个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的,还气势惊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儿,让周围的人又羡又妒。

    “刚刚进去那几个以前没见过啊,都是什么人?”在通道附近给人做检测的一个年轻人好奇地问身边的同事。

    “你仔细翻翻上头发下来的那本相册就知道了。”他的同事瞪了这人一眼。

    “我这不是有点脸盲吗……”这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翻开身边的一本相册,这里头的人,都是上面让他们留意的,而他才翻过去一页,就看到了刚才走过去那人的照片。

    聂毅,聂区长的儿子啊……

    其实他们这个安全区,最高的领导人并不是安全区的区长,就像以前的b市,市长虽然职位不小,但上面还有主席总理等等的情况相似。

    现在这个b市安全区,其实是分成好几个势力的,最主要也最大的两个势力,自然就是军政两方,但除此之外,b市很多学校、学者之类聚成了一派,那些商人们聚成了一派,还有些国有集团的人聚成了一派,差不多有七八个小势力。

    正因为这样,安全区的区长,其实并不是安全区的掌控者,这样一个大型安全区,也不可能掌握在一个人手里。

    但是作为区长,很多事情都是他安排的,他的儿子在这个安全区绝对可以横着走了。

    自称有点脸盲的人翻完了相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之前那个俞……”

    “这些不是我们该管的。”另一个人打断了这人的话。

    他们两个再不说话了,而是继续给下面的人做检测。这个工作很轻松工分也高,虽然在城外遇到危险的情况比在城里大,但他们都不想丢了。

    “老大,没想到伯父竟然当上了区长!”进了城,平胜超激动地说道。

    聂毅的父亲名叫聂博渊,在末世前虽然身居高位却也并不是特别厉害,平胜超还真没想到他竟然能当上安全区的区长。

    不过末世来的太过突然,很多人毫无预兆地就变成了丧尸,想来上层势力应该是经历了一场彻底的洗牌。

    “呵。”聂毅的脸上却没有什么喜色。

    “老大……”平胜超不解地看向聂毅。

    “你等下就知道了。”聂毅道。

    “神神秘秘的。”邵正兰说道,心里却非常不好受,她父亲在末世前跟聂博渊相比差不了什么,现在外面的人认识聂毅却不认识她……

    她之前一直急着想要来b市,但真的到了这里,她却又怕了。末世刚开始的时候电话什么的还能通,但她却怎么都联系不上自己的亲人……

    邵正兰恨不得立刻去找自己的亲人才好,然而她又不敢去找。

    “哥,我们……”齐瑶瑶悄悄地走到了齐景辰身边。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姑娘,又在小地方长大,现在都有些无所适从了。

    “没事,不用怕。”齐景辰道,区长又怎么样?还不是过几年就要死?

    “确实不用怕,只要你听我的话,让你哥也听我的话,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聂毅突然对着齐瑶瑶说道。

    齐瑶瑶睁大了眼睛瞪着聂毅,她当然是不答应的,但之前聂毅杀人的场面已经吓到她了,她也就不敢反驳。

    聂毅就喜欢看她这副被吓到的样子,嘴角勾了起来。

    齐景辰一巴掌拍在聂毅的肩膀上,将恐吓齐瑶瑶的聂毅打醒,突然道:“我不想走了。”他虽然因为这几天过的舒服好受了一点,但还是浑身发软。

    “我抱你。”聂毅向来是会把握机会的。

    “坐车!”齐景辰道,相比于被抱着,绝对还是坐着更舒服。

    “有车吗?”聂毅退而求其次地伸手揽住齐景辰,看向那个带路登记员。

    “有车,我让人找两辆来。”那个登记员看了齐景辰一眼,眼神有些怪异。刚才看齐景辰的做派,他还以为齐景辰是某个强者,现在看来……哪有强者会几步路都走不动,还被人揽着?

    不过末世来了之后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出来了,前几天还有一群人裸奔来着,他们倒也习惯了。

    这个书记官找来的车子,是两辆充电的三轮电瓶。

    安全区还是会定时供电的,有电可以用,但汽油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产品却是紧要物资,正因为这样,安全区里用做代步的交通工具基本上全都是充电的。

    这种电瓶三轮后面能坐四个人,两辆车正好能把他们都装下,然后那个登记员就和另一个人分别开车,载着他们往安全区中心开去。

    外面都是丧尸,安全区里却全都是人,虽然很多人的状态其实不怎么好,但也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齐景辰隔着电瓶三轮的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象,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虽然曾经遭受过很多悲惨的事情,但还真不至于因为那些就觉得人类都该死,毕竟他自己也是人类。

    等他过过整个世界都没几个活人的生活之后,他更是巴不得自己身边到处都是人。

    可是,这一切迟早会消失。

    齐景辰意兴阑珊地收回目光,开始在车里闭目养神。

    跟齐景辰不同,聂毅却是一边看着窗外的种种景象,一边琢磨着自己接下来要走的道路。

    上辈子让严哲背叛了他的那个他的仇人,末世开始时发烧整整两天,异能刚觉醒的时候就无限接近二级,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是二级异能者了,还是最强的雷系异能!

    这还不算,这人因为他末世前特殊的身份,在末世第三天就成为了这个安全基地异能者代表之一,还是其中最高调的。

    如今,安全区都是用他的照片以及影像来招募异能者,宣传异能者的,他也已经有了一直强大的异能者队伍。

    这样一个人可不怎么好对付,要不是因为这人太强,他上辈子也不至于一直被这人压着,最后差点没命。

    不过,也不知道该说这人幸运,还是该说这人不幸……雷系异能暴动起来一点都不比他的水火双系异能差,所以上辈子这人为了活命,最后就跟抓了齐景辰的那个安全基地交涉,最后吃了齐景辰的肉。

    后来……

    等他护着齐景辰把那些吃了齐景辰的肉的人都弄死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仇人也没命了。

    同时,他的仇人的那些拥护者,则将他恨之入骨,千里追杀……

    聂毅回忆着上辈子的事情,不知不觉中,两辆电瓶车就已经在一个有警卫员站岗的小区前停了下来。

    聂毅带着齐景辰等人刚刚下车,就看到了等在小区门口的保姆刘嫂。刘嫂如今六十多岁,她是聂毅奶奶从老家带回来的,已经照顾了他的爷爷奶奶将近三十年,聂毅小时候也一直都是她照顾的。

    “刘嫂。”看到这个老人,聂毅难得地露了个真心的笑容。

    “小毅,你没事太好了!”刘嫂盯着聂毅看了一会儿,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刘嫂把聂毅等人带进了小区,然后又进了一栋别墅:“小毅,你爸现在是区长,就分到了这么一栋别墅,吃的东西每天也能分到不少,我马上去给你们做。”

    刘嫂热情地招呼聂毅等人,招呼着招呼着,眼泪却越流越多。

    “刘嫂……我想去看看爷爷奶奶,还有妈妈。”聂毅突然道。

    刘嫂的哭声更想了,她看向聂毅,发现聂毅的表情似乎不太对劲之后,下意识地问道:“小毅,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了。”聂毅点了点头。

    末世初期可以通话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乱糟糟的,聂博渊还不在家,所以聂毅上辈子刚到b市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家里的人已经死的只剩下聂博渊一个了。

    他那时候来b市的路上,一直担心自己身体不好的母亲会适应不了突变的世界,但直到到了b市,他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他的母亲早就在末世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丧尸了。

    除了他的母亲以外,他的爷爷奶奶也变成了丧尸。

    他爷爷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没有彻底退下去,人脉资源一样不缺,末世到来他又突然去世之后,这些就全到了他的父亲手里。

    他的父亲,也是凭借着这一切,最终成为了安全区的区长。

    “他们都在楼上的书房里,小毅……你去给他们上柱香。”刘嫂哭了起来。

    聂毅站起身,直接朝着那里走去。

    书房不大,里面有个架子上放着三个骨灰盒。

    变成丧尸的人大多都死无葬身之地,他的母亲和爷爷奶奶能有个骨灰盒已经非常好了,但看着这三个骨灰盒,聂毅却依然觉得从心底升起一股悲哀来。

    他最亲近的三个亲人都死了,只剩下三盒子的骨灰。

    幸好,他还有齐景辰……

    聂毅没有像上辈子一样痛哭,在三个骨灰盒前面站了一会儿,他就下了楼。

    “老大,节哀。”平胜超道,想到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的亲人,脸上也露出悲戚来。

    邵正兰以及蒋淮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的亲人原本都住在b市,现在却不知道在不在安全区里……

    “能在末世刚来的时候就变成丧尸也挺好的,好歹不用受苦了。”齐景辰突然道。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聂毅哭笑不得,却也真的不伤心了。

    其实母亲和爷爷奶奶的死对他来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他现在会伤心,主要也是因为想起了很多上辈子的事情,想起了他的那个父亲,聂博渊。

    这个人,上辈子还是死在他手里的……他身为黑暗*oss最作恶多端的手下,有个弑父的罪名其实并不奇怪不是?

    刘嫂也早就伤心过了,哭了一场之后就打起精神去准备饭菜了,说是要给聂毅接风洗尘。

    聂毅并没有阻止刘嫂,知道因为安全区接手了几个冷库的缘故家里还有苹果之类之后,更是露出笑容来:“刘嫂,我已经很久没有吃水果了。”

    “我马上就去拿给你,你多吃点,你不吃的话,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刘嫂道,很快就拿来了六个苹果,还有一些瓜子之类。

    聂毅毫不客气地从其中拿了三个,然后指着另外三个对其他人道:“那三个你们每人半个分了。”

    他上辈子这个时候其实是个乐于跟人分享的人,从小就不缺什么的他向来手松也不会跟人争什么,但如今……

    有好东西当然是要帮他家景辰抢过来的。

    聂毅削了一个苹果,又用水果刀一小块一小块切开,然后拿牙签一点一点喂给齐景辰。

    这苹果挺好吃的,齐景辰乐的享受,自然也就不会反对。

    等聂博渊得到儿子的消息,匆匆处理了安全区的事务赶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