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章 聂区长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说的毫不留情。

    他会竭尽全力保护齐景辰的安危,也要让周围人清楚齐景辰对自己的重要性,毕竟他不见得可以时时刻刻呆在齐景辰身边。

    所以,他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用严哲来杀鸡儆猴……要不是这样,他早就私底下把这人干掉了——从末世后期回来的他,对杀人可一点障碍都没有,更没有在身边留个祸害的爱好。

    他现在当众杀死严哲,是为了让那些他救来的人看清事实,也是为了让平胜超邵正兰等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也许别人会觉得他对严哲太过残忍,聂毅倒是一点都不觉得,要不是这里人太多怕把人吓坏,他甚至不介意再多给严哲吃点苦头……

    说起来,严哲要是安分一点,他可以给他一个痛快,结果严哲竟然想要害齐景辰……他让他死的这么快已经便宜了他了。

    聂毅的这一招杀鸡儆猴,用出来的效果确实不错。

    邵正兰吐了一场,再听到聂毅的话脸都白了,她是见过聂毅之前对严哲的态度的,怎么都想不到聂毅竟然会这么绝情。

    不过,不管聂毅是不是绝情,她这会儿却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也打定了主意以后再不去惹聂毅,更不去惹齐景辰,甚至就连腹诽这样的,最好也别有。

    邵正兰是这么想的,徐南等人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原先他们之中不少人都看不上齐景辰,但现在……有聂毅的话在,他们哪还敢低看了齐景辰?当下打定了主意,以后一定要对齐景辰恭恭敬敬的。

    他们不想死,更不想被聂毅报复。

    这些人暗暗做了决定之后,就冷静了一些,也看到了齐景辰现在看着依旧闲适的模样,不仅如此……之前聂毅杀人的时候,他似乎眼睛都没眨一下?这些人回想了一下齐景辰之前的做法之后,被惊出一声冷汗来,同时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去做什么的针对齐景辰的蠢事。

    齐景辰虽然一直让人抱着,但之前他也走过,并不是没有行动能力,既然这样,他之前看到姚家龙扑过去一动不动,看到严哲被杀无动于衷恐怕就不是因为他不能动,而是因为他足够冷静。

    一个这时候还那么冷静的人,会是一个简单的人吗?

    徐南突然想到,他当初曾经猜测这个齐景辰很厉害……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是错,但他已经决定以后对这个齐景辰,一定要比对聂毅更恭敬。

    “哥!哇……”就在这个时候,被吓懵了的齐瑶瑶才回过神来,朝着齐景辰扑了过去。

    那个严哲竟然想要杀她的哥哥,她哥哥差点就死了!心思远没有徐南等人那么多的齐瑶瑶这会儿只想让自己的哥哥安慰一下自己。

    齐瑶瑶朝着齐景辰扑过去的动作堪称迅捷,然而聂毅的动作比她更快。

    一伸手,聂毅就抓住了她的后领:“你给我安分点!”

    齐瑶瑶回想起之前聂毅杀人的场面,被吓得僵在当场,动都不敢动一下了。

    “瑶瑶,我没事。”齐景辰朝着齐瑶瑶笑了笑。

    他其实早就猜到了严哲会有小动作,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动作会是什么,却打算用这个小动作寻死。

    他是黑暗系异能者,对黑暗系的能量尤其敏感,因而姚家龙身上的气息不对他早早地就感觉到了,姚家龙看不上他,他也感觉到了,后来又发现严哲身上也藏着什么东西。

    严哲想要弄死他,他当然是要配合一下的,虽然他被丧尸伤了不会死,但说不定那个变丧尸的人能把他咬死呢?或者那人咬了他,其他人会把他打死呢?

    他已经很配合这些人了,眼看着那个人要变丧尸了,就让聂毅安顿下来,再把聂毅和一个保镖支走……

    可惜,他到底没成功……当然这对他来说其实也并不意外——他都知道要防着严哲,聂毅当然更清楚这一点。

    多半刚才他想着要死的时候,聂毅一直在外面看着……

    齐景辰瞪了聂毅一眼,让聂毅放开齐瑶瑶之后,就又闭上了眼睛。

    聂毅看到齐景辰这副样子,想到之前齐景辰因为姚家龙被杀满脸可惜的样子,心里又气又疼。

    他心里有气,但不可能对着齐景辰发,只能转身招呼了徐南平胜超,然后继续去救人,或者说拿外面的丧尸发泄去了。

    聂毅又带人走了,那些家属们却还惶恐不安,几个孩子更是哭个不停。

    徐南的妻子赵秋悦抱着女儿,小声地哄着她,旁边一个抱着个孩子的老人凑到她身边,忍不住道:“那人当着孩子的面杀人,孩子都被吓坏了,怎么能这样……”

    “现在可不是以前了,那些丧尸咬人的时候可不管你是不是孩子……让孩子多见识一下,总比把孩子养成那样好。”赵秋悦低声道,然后看了一眼姚家龙的位置。

    姚家龙已经彻底变成丧尸了,现在两个保镖正将要将他从窗户里扔出去,姚父姚母舍不得孩子想拦着,却也并不敢真的去拦,就只能在旁边抹眼泪哀求。

    跟赵秋悦抱怨的老人看到这一幕,当即沉默下来,换做以前,他们在电视里看到点不健康的东西,说不定都要骂一骂电视台,不过现在……这个世道确实已经不一样了。

    他们能护着孩子一时,还能护着孩子一世不成?总不能最后落得个跟姚父姚母那样的下场……

    姚父姚母这会儿还在哭着:“我们就这一个孩子啊,就算变成了丧尸,也不能就这么扔了啊……”

    “你们把尸体给我们,我们去给他挖个坟……”

    “我的家龙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害了你!”

    ……

    姚父姚母哭诉的时候,带着仇恨的目光没少落在邵正兰身上。

    “呵……你们儿子一直躲在后面却变丧尸了,说不定真是被人害了。”邵正兰冷笑道,她之前吐得太厉害了,又被聂毅恐吓了一番,就没有再跟着聂毅去杀丧尸,反而留了下来。

    “到底是谁害他的?”姚父姚母忙问,恨恨地看着邵正兰。

    “反正不是我,我好端端地害这么个没用的家伙做什么?倒是那个严哲身上带着丧尸的东西,也不知道你们儿子跟他接触过没。”邵正兰指了指严哲的身体,她现在还很难受,也看不上姚父姚母,但从小受到的教育却还是让她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些正确的选择,比如把姚父姚母的仇恨转移到别人身上去。

    姚父姚母听到邵正兰的话,还真想起来自己的儿子曾经提过,说严哲是个好人,帮他收拾了东西……

    这个严哲之前明明就是有些看不起他们的,现在突然帮他们儿子收拾东西……

    姚母突然朝着严哲的尸体扑了过去,又踢又打,哭道:“是不是你害死了我儿子,是不是你!”

    姚父姚母不敢质问聂毅等人,自然就把满腔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了严哲的尸体上面,两个保镖见状,先处理掉姚家龙的尸体,接着又把被姚父姚母踢打了半天的严哲的尸体扔了出去。

    严哲死的时候没变丧尸,刚被扔出去没多久,还算新鲜的血肉就引来了两个丧尸,抓住他的身体撕咬起来……

    队伍里死了两个人之后,整个队伍的风气为之一变,之后就再也没人争抢东西或者闹事了,在聂毅又带回来一些人加入队伍之后,也马上就有人上去向那几个人说明他们这队伍的情况。

    聂毅还是很好相处的,会护着他们,但前提是大家都要对齐景辰恭恭敬敬的。

    “这个齐景辰到底是谁?”有个新来的少年不解地问道。

    这少年身边的人一巴掌就打在了这个少年头上:“别胡乱打听,你只要知道对着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要把他看的比聂老大还重要就行了!”

    那个少年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到训斥自己的人满脸凝重,却明智地住嘴了。

    在末世,疑问还是别太多为好。

    有了聂毅的那一番敲打,接下来的一路上再没人敢惹出事情来,又过了一天,他们就看到了b市安全区。

    b市安全区很大,但还没有扩建过,因而比聂毅印象里的要小很多。

    二十多天过去,安全区外面已经筑起一道城墙了,而安全区附近的建筑树木之类,也全都用炸药清理的干干净净,这一方面是为了方便观察附近是不是有丧尸,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安全区是肯定会扩建的。

    用炸药清理过的土地非常广阔,而在这块土地前面,用铁丝网围了一些或大或小的区域,这里是要进入安全区的人登记的地方。

    所有要进入安全区的人,首先要到一个地方,用那里掺了消毒液的水把身上鞋上可能沾染的脏污洗掉,然后就要在一个个用铁丝网围着的区域里等候四个小时。

    一般被丧尸伤了的人在四个小时之后,哪怕还没有变成丧尸一双手也会开始丧尸化,进城的时候负责查看双手的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

    当然,也有一些拿着安全区特制的金色身份卡的人,可以直接进去用不着在外面等待,甚至都不用接受检查,拥有银色身份卡的人,也可以走便捷通道,在那里,会有人让他们在嘴里含入一片最近刚研发出来的试纸,只要试纸没有变黑,确定他们没有被丧尸伤到,他们就马上可以能进入安全区。

    聂毅当年拿的就是金色身份卡,当然,现在他的身份信息还没有录入,所以跟其他人一样都要在门口等着。

    他们一开始有上百人人,这两天陆续救的也有上百人,因为都是新来的,就被分在靠外的一个隔离区。

    他们两百个人将一个隔离区挤得满满当当的,而他们周围,一个个用铁丝网隔开的区域里也都或坐或站待着不少人。

    所有这些等候进城的人都随身带着不少东西,但车辆却已经被安全区的人带走了,当然,他们的每辆车子都能换到一张车卡,上面写着车子的大小,以后若是要出城,可以用车卡去领相应的车子。

    跟那些小型安全区相比,大型安全区的管理还是很完善的。

    聂毅身上干干净净的,外表跟其他等着进城的人完全不同,非常引人注目,但跟齐景辰还是没法比。

    聂毅好歹穿了诸如军靴长袖之类适合末世的穿着,齐景辰却是穿着白色t恤白色球鞋,鞋底还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尘埃。

    没错,大家能看到他的鞋底,因为聂毅主动给他搬了一张藤椅过来,让他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

    他们这些铁丝网围成这些士兵隔离区附近一直有士兵来来回回地巡逻,他们每次路过,都会忍不住看一看齐景辰,就连趁着他们等待的时候过来给他们做登记的登记员,也先被齐景辰吸引了注意力,然后才看向聂毅。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骚乱起来,“救命”之类的叫声充耳不绝——他们这个隔离区旁边那个隔离区里,有人变丧尸了!

    那个隔离区里的人大概都是没经历过跟丧尸的战斗的,身边的人变了丧尸之后竟然不知道要反抗,反而只知道逃跑,幸好那个变了丧尸的是个才七八岁的孩子,他变成丧尸之后又一直在啃噬第一个抓住的人,因而暂时没有引起什么严重后果。

    就在这时,“砰”、“砰”两声枪响,巡逻队的人就已经将那个丧尸和他啃噬的人杀死当场,他们还分出三个人来,其中两个进入那个区域拖走了两具尸体,剩下的一个则在沾染了血迹的地方撒上了生石灰。

    聂毅早就看惯了,并不觉得奇怪,其他人却都被惊了惊,就在这个时候,姚母突然冲了出去:“解放军,解放军!我们要报案!救命啊!”

    这两人说话的时候带着口音,叫法也略显怪异,但那些巡逻的人还是停了下来。

    “他在路上杀人了!解放军,他在路上杀人了!他烧死了一个人!”姚母指着聂毅喊道,虽然猜到应该严哲害了姚家龙,但如果没有聂毅和齐景辰,那个严哲也不会害人……姚母依然是记恨着聂毅的。

    在路上的时候她怕极了聂毅,怕自己也被烧死,根本不敢多说什么,但现在看到这些巡逻的人手上都有枪,觉得有了底气,也就打算举报聂毅。

    “他们在路上逼我们杀丧尸!他们还杀人!”姚父也连忙道。

    那些巡逻的人听到姚母的话其实有些好笑,但还是站定了看向聂毅。

    聂毅听到姚父姚母对自己的举报也不辩解,只是从胸口摸出了一份证件,交给那几个过来登记的人:“我叫聂毅,在s市接了探索任务之后来这里的,那些都是我路上救的人。”

    “聂毅!”那个登记员之前就觉得聂毅面熟了,这时候再无疑虑:“聂先生,聂区长一直在等你!你不用在这里等候,我马上就带你和你的队员去见聂区长。”

    “可以。”聂毅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齐景辰。

    齐景辰总算是站了起来,站在了聂毅身边,邵正兰等人面露喜色,也站了过来,齐瑶瑶有些茫然,但平胜超拉了她一把,将她拉了过来。

    那个登记员打开铁丝网上面的门,就让聂毅等人走了出来,巡逻的人还适时地拦住了其他人,又关上了门。

    “那个聂区长是什么人?跟这个聂毅是什么关系?”姚母察觉出不对劲来了,担心地问道。

    “这个安全区的区长姓聂,那人应该是他的儿子。”巡逻队有人说道,不屑地看了姚母一眼。

    这个队伍来的时候他们都是看到了的,整个队伍一看就是凑起来的,队伍里有老有少还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普通人,能来这里恐怕就是靠之前那几个人的保护,这人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还反过来告人家杀人……也真好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