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章 杀鸡儆猴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去给我拿杯水。”齐景辰突然道,两个保镖听到之后,立刻就分出了一个去拿水。

    齐景辰眨了眨眼睛,又对着剩下的一个保镖开口:“你去拿本书给我看。”

    “齐少,少爷让我们至少要有一个在你身边。”剩下的那个保镖说道,一动不动。

    齐景辰勾了勾嘴角,倒也没有强求,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有人猛地朝他扑了过来。

    齐景辰看到有人扑过来,动都不动一下,他身边的那个保镖反应却极快,立刻就朝着那人踹了一脚,将那人踹的倒退了两步。

    那人却好像不怕痛一样,再次朝着齐景辰扑过来,他的双手往前伸着,指甲尖尖的,漆黑一片。

    那个保镖看到这一幕,哪还有不明白眼下的情况的?他一边伸手拔枪,一边又朝着那人踢了一脚。

    那人已经半丧尸化了,根本不知道疼痛,竟然伸手就抱住了保镖的腿抓挠,幸好这个保镖穿着长长的军靴,才没什么事情。

    “砰”的一声枪响,那人的两眼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枪眼,原来是之前去拿水的保镖回来了,与此同时,被他抱住了脚的保镖也“砰”、“砰”开了两枪,全都打在他的头上。

    那个已经半丧尸化的人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这你来我往的战斗进行的非常快,到了这个时候,那些留下的家属才总算反应过来。

    “啊!”姚母惊叫了一声,当即朝着两个保镖冲了过来:“杀人了!你们竟然杀了我的儿子!天杀的混蛋!”

    姚母状若疯狂,姚父的状态也跟姚母差不多:“儿子!家龙!你们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们!”

    “他变成丧尸了!”两个保镖拦在齐景辰面前,拿枪指着姚父姚母。

    “你开枪啊!开啊!”姚母哭着,伸手就去抓保镖手里的抢:“我儿子没命了,我也不活了,我要你们偿命!”

    姚父没说话,做法却跟姚母一模一样,都不管保镖手里的枪,就朝着保镖冲过去。

    两个保镖顿时就有点无计可施,他们之前都生活在和平年代,如今虽然已经习惯了杀丧尸,但是面对普通人依然有些开不了枪,最终只是用手把人推了出去。

    这时候,其他的家属也围了上来,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有人被杀了,他们也是又害怕又不解的。

    场面突然就乱了起来。

    严哲跟齐瑶瑶还有姚父姚母一样,都因为力竭留了下来,此时关切地跑向了齐景辰:“齐景辰,你没事吧?”他一边说话,还一边打算伸手去扶齐景辰。

    齐景辰抬头看向严哲,突然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个微笑看着着实有些不对劲,让严哲心里一慌,但他却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姚家龙会变成丧尸,是因为严哲。

    严哲这几天一直跟那些聂毅后来救的人一起去杀丧尸,对那些人,乃至他们的家属都有所了解,自然也就知道姚家龙很讨厌聂毅等人。

    他偷偷藏了一个丧尸的手指头,然后在一颗卤蛋上戳了一个洞让姚家龙捡到,果不其然,姚家龙都没检查一下那颗卤蛋是不是包装完好,就急急忙忙将它吃下去了。

    严哲这么做,倒是没想让姚家龙去袭击齐景辰,不过是想让姚家龙制造点混乱而已,成了正好方便他行事,不成对他也没什么想法。

    其实按照严哲一开始的想法,姚家龙应该是会在家属队伍里变成丧尸然后去咬别人的,如果他们还在卡车上,说不定一卡车的人都会遭殃——虽说刚变丧尸的时候都还有理智在,但他肯定姚家龙就算还有理智,也是不会告诉别人自己要变丧尸了的。

    到时候,他说不定就能趁乱接近齐景辰,或者想办法多引点丧尸回来让齐景辰被咬……

    严哲是这样的打算的,但最后的发展却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当然,眼下这一切他也是极为满意的。

    恐怕老天爷都看不惯齐景辰了……严哲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齐景辰变成丧尸。

    聂毅对他越来越疏远,多半是因为这个齐景辰说他的坏话,只要齐景辰死了,聂毅护着的人肯定就是他了!

    严哲其实对聂毅算不上多么了解,毕竟之前聂毅虽然喜欢他,但并没有表白,两人更多的还是以学长学弟的身份相处的,正因为这样,他之前才会觉得聂毅怕是被齐景辰的“床上技术”诱惑了,腹诽聂毅私生活混乱,甚至想出□□这样的法子。

    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觉得只要杀了齐景辰,没了这个人使坏,聂毅就会像之前那样对他……

    想到这里,严哲倒是彻底忽视了齐景辰的异样,然而,就在他要碰到齐景辰的时候,一个火球突然落在了他的手上。

    “啊!”严哲尖叫起来,他拼命地甩手,想要灭掉手上的火焰,然而一点用处都没有,他的手上传来剧痛,然后一双手就在那团火焰里被炙烧,没过多久还被烤成了焦炭,偏偏他的手都这样了,胳膊竟然还完好无损。

    亲眼看到自己的手就那么没了,严哲除了尖叫,什么都做不了。

    “还有谁想死。”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想起,这个声音并不大,却将严哲的尖叫声彻底地压了下去,众人看过去,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窗户已经被打开了,聂毅正坐在上面,那火明显就是他弄出来的。

    聂毅一向强势冷漠,但那些家属之前对聂毅也称不上害怕,毕竟聂毅跟他们一样是人,直到此刻,他们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几个孩子更是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当然,他们刚出声,就已经被身边的人捂住嘴巴眼睛了,唯恐让聂毅不高兴生气了。

    此时,就连刚才要跟保镖拼命的姚父姚母,看到这用火把人的手给烧没了的一幕,也恐惧地停下了自己动作。

    “聂毅!”严哲尖叫了一声,剧烈的疼痛让他想要晕过去,但同样是这剧烈的疼痛,又让他根本晕不了。

    真的太痛太痛了……严哲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痛苦!

    如今他手上的火球已经没有了,然后,他的手也没有了!

    聂毅怎么能这么做?他怎么能这么做?!

    严哲痛苦万分,聂毅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又道:“都给我让开!”

    包括姚父姚母在内,所有人都忙不迭地远离了齐景辰等人,这个时候,地上姚家龙的尸体也露了出来。

    聂毅上前踢了一脚脑袋都被打烂了的姚家龙:“觉得丧尸不该杀的,可以去外面丧尸堆里清醒清醒。”

    人散开之后,大家就都看清了姚家龙的模样,他的尸体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变黑,完完全全就是个丧尸了。

    “他刚刚还跟我说话,是不是你们对他动了手脚?”姚母依然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他刚才还说话,就是说他还有理智只是半丧尸化而已,知道自己要变丧尸了不离开还想去害人,杀一百次都不为过!”聂毅冷笑道。他是跟这些人说过的,被丧尸感染了就早点说出来,大家会将他隔离。

    姚父姚母这时候也想起来之前姚家龙的不对劲了,他们张了张嘴,再也说不出话来。

    “聂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严哲又道,仇恨地看着聂毅,他现在恨不得把聂毅撕成碎片才好,偏偏又不敢动。

    “你想害景辰。”聂毅道。

    “我没有!”严哲当然不会承认。

    “你以为我是瞎子?”聂毅嗤笑了一声,慢慢地走向严哲,同时又有一个火球飞向严哲,这次的火球却不是冲着严哲的手去的了,而是冲着严哲的脸去的。

    火焰将严哲的脑袋包裹在里面,他的尖叫声从火里发出,痛得在地上打滚,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所有的这一切才戛然而止。

    火焰熄灭,这次他的头倒是没有彻底消失,留下焦了的头骨,看起来愈发恐怖。

    两个保镖看到这一幕都隐隐有些不适应,就更不用说别人了……邵正兰是带了人走楼梯上来的,打开门正好就看到聂毅朝着严哲的脸扔火球。

    严哲被“烤”的这一幕她尽收眼底,隐隐还能闻到类似烤肉的味道……邵正兰脸色一变,当即捂着嘴干呕起来。

    她的呕吐声就好像打开了一个什么开关,其他人也都纷纷呕吐起来,一些人甚至边哭边吐。

    最后,反倒是之前喝个鱼汤都要吐的齐景辰安安稳稳地坐着,一点事情都没有,要知道,严哲上辈子的死法可比现在恐怖多了。

    聂毅那时候抓住了严哲就用火烤他,再用水熄灭,来来回回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后来还是他看的烦了,聂毅才罢手。

    严哲会死挺正常的,只是这个严哲怎么就那么没用,没有想办法把他弄死呢?

    齐景辰叹了口气,满脸可惜。

    平胜超没吐,却多关注了一下齐景辰,正好就看到了齐景辰的这副样子,愈发肯定之前的很多做派是齐景辰装出来的,而这次,多半是他主动想死——这人为了不拖累聂毅愿意主动去死,对聂毅也算情深意重……

    “我不会无故杀人,不过要是有人惹了我,这就是下场!”聂毅环视了一周:“我的手段你们也看到了,我聂毅并不是那种会好心救人的人,我救你们,不过是因为景辰喜欢热闹,要是没有景辰,我管你们去死!我可以容忍你们没什么本事,但不管是谁,都别想伤害到景辰。”

    不管是那些家属还是跟着邵正兰回来的人,都已经被聂毅之前的做法吓坏了,现在对聂毅的话,自然也不敢不听。

    他们之前其实都对齐景辰有意见,也不怎么看得上齐景辰,但现在……他们第一次发现齐景辰并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这些人的想法,聂毅也能猜得到,继续道:“在这个队伍里,景辰是比我更重要的存在,你们只要还在这个队伍里,那么首先要保证的就是景辰的安危,如果他受了什么伤害,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杀了你们所有人陪葬,挫骨扬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