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0章 驻扎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等人选择落脚的小区是小高层和别墅都有的结合小区,他和平胜超等人是不想分开的,另外那些人更不想跟他们分开,最后就选了中间一栋已经装修过的独栋别墅,打算住进去。

    “这门要怎么开?”邵正兰看了看别墅的门,皱起眉头问道,这别墅的门用的是真材实料,他们又打算住在这里,暴力拆除显然不合适。

    “我来。”聂毅道,在末世混了十年,他也是练出了一些手艺的,比如说开锁。当然,能学会这些,也跟他们异能者都有精神力有关。

    用精神力仔仔细细地检查了那把锁的情况,聂毅就从自己开的那辆因为之前“推着”那些挡路的小轿车往前开,以至于前面有些瘪了的卡车头上掰下来一小块铁皮,然后就使用火系异能让那块铁皮融化,又用精神力控制它变成了一把钥匙,这才用钥匙开了门。

    平胜超等人还好,那些前几天刚被救下来的人看到这一幕,再想想之前聂毅用火烧丧尸的场景,看像聂毅的目光里满是崇敬。

    他们之中也又末世前挺会跟人打交道的,琢磨着接下来这一路恐怕还要靠着聂毅,当下就恭维起来:“聂老大你真厉害,要是没有你,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话还没说完,聂毅就已经再次走向那辆大卡车了——这会儿齐景辰还坐在卡车里,由聂毅的两个保镖护着。

    这辆卡车的车窗已经没了,前面还崩掉了一些铁皮,虽说性能没问题还能继续开,模样却非常惨,让聂毅无比想念自己曾经在末世里开的那辆让金属系异能者改造过的车子。

    打开副驾驶室的门,把齐景辰从里面抱了出来,聂毅又看向两个保镖:“多拿几桶水上楼。”

    “是。”那两个保镖应了一声就马上去搬水了,聂毅这才进了屋子,然后就看到那些跟来的人已经在争抢位置了,还有很多人上了楼。

    扫视了一圈,发现徐南等几个自己看好的人都在楼下,聂毅的心情才算好了点,然后抱着齐景辰往楼上走去。

    这个独栋别墅共有三层,第二层有两个卧室一个书房,第三层也有两个卧室一个书房,他上去的时候,第二层已经被好些占了也就罢了,第三层竟然也有人了,更好笑的是,第三层朝南最大的卧室不仅已经有人住了,那人竟然还锁了门。

    “出来!”聂毅踹了一脚门,又好气又好笑。这一路上差不多都是他们在护着那些人,这些人竟然有脸占了顶层的卧室。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就末世初期会有了……

    “里面有人了,是我先占了卧室的。”里面有声音道。

    “再不出来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聂毅冷了脸。

    里面的人大概也察觉出不对来了,打开了门,聂毅这才发现占了这房间的竟然还是那个混进家属队伍的高大男子!

    “这房间是我抢到的……”这男人还在试图狡辩。

    “不想死就给我滚下去。”聂毅对这个男人厌烦的很,直接一脚踢在了他的大腿上,将他踢得踉跄倒地却又不会受伤。

    聂毅身上的气势着实有些惊人,那人被吓了一跳,屁滚尿流地往下跑去。

    齐景辰在这个时候,却还不忘给自己继续拉仇恨:“这床被人睡过脏了,我不要睡。”现阶段大家喝的水虽然有,但却绝不够洗澡的,刚才离开那人身上的汗臭味长鼻子的都能闻到。

    “你先去洗个澡,我马上把里面的东西换过。”聂毅立刻就道。

    “还有晚饭。”齐景辰又道。

    “这附近应该有不少吃的,我让人去找。”聂毅无比顺从。

    保镖这个时候已经把水搬了上来,聂毅先去卧室连着的卫生间把水放在浴缸里,又给齐景辰准备了一套衣服,这才去清理床铺。

    等清理完,他让两个保镖去附近找点吃的,然后就往楼下走去。

    大概是之前被他恐吓了一番,顶楼已经没什么人了,但二楼底楼却挤满了人,还有人吵吵嚷嚷地想要争个好位置。

    “你们既然跟着我走,最好就给我规矩一点,成年人有地方睡就行了,几个卧室都留给几个带孩子的家庭,小孩睡床,大人睡地板。”聂毅道:“谁要是觉得没床睡不舒服,我开门送你们出去,周围那么多房子随便你们挑。”

    聂毅这话一出来,顿时没人敢吭声了。

    “还有,以后不管是在哪里落脚,住的地方我们先挑!”聂毅又道,看到有些人不服气,又道:“你们要是觉得不满,好走不送!”

    “没有什么不满的,这本来就是应该的。”立刻就有识趣的表示。

    聂毅这才是不说话了,然后看向邵正兰:“邵正兰,你在屋子外面建个围墙,齐瑶瑶,你把顶楼北面的卧室收拾一下,等下你和邵正兰睡那里。”

    “老大,我呢。”平胜超正带着徐南把物资搬出来,当下问道。

    “你睡过道。”聂毅笑了笑,顶楼还有个书房,让平胜超蒋淮还有两个保镖睡正好。

    至于严哲……他可不会再去管他。

    分派好睡觉的事情,接下来就派发物资了,蒋淮早就已经将所有参与战斗的人的信息记录下来,这会儿就按人头,还有今天一路上的表现,在底楼的客厅里分发了物资。

    家属都没有出力,是分不到食物的,不过蒋淮拆了一箱儿童牛奶,额外给每个孩子发了两盒。

    这种儿童牛奶一盒也就120ml,不过在末世却也是好东西了,不过看到拿到牛奶的都是孩子,大部分人倒也没什么不满的。

    分下去食物都是泡面面包饼干之类,徐南拿回自己的那一份,只吃了一点就要给妻子女儿,她的妻子却也没有多吃,最后将剩下的放进了包里。

    他们的包里还有他们以前剩下的食物,其实他们不缺吃的,但他们依然没有大吃大喝。

    不过有人很小心地存下了食物,却也有人一下子把食物吃光了……

    众人都吃了一些东西,喝了一些水之后,就看到有人从楼梯上慢慢地走了下来。

    下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他皮肤很白,头发湿漉漉的,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一条牛仔裤,清清爽爽的,却又带着一种莫名的诱惑力。

    当然,诱惑力那点,也许只有聂毅感受到了,其他人在自己一身汗味,分下来的水都不敢一下子喝光的情况下看到这么一个明显洗过澡的人,只觉得说不出的嫉妒。

    这人……怎么就这么好命?

    “景辰,你怎么下来了?”聂毅连忙问道,同时上前扶住了齐景辰。

    “我饿了。”齐景辰皱了皱眉头,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严哲,发现严哲看着自己的目光极为愤恨之后,又扬了扬下巴:“你把桌子收拾一下。”

    别墅底楼有客厅有厨房还有个大概是给保姆住的小卧室,而其中餐厅客厅都是打通的,齐景辰指的桌子自然就是餐厅的那张餐桌,这会儿还有人坐在椅子上吃东西。

    这人这是为了引起众怒吧?不然为什么明明可以在房间里吃独食,偏偏要到楼下来现一现?平胜超眼神复杂地看了齐景辰一眼,聂毅则是看向了那几个坐在餐桌旁的人,指了指旁边的一块空地:“你们到那边去做。”

    坐在餐桌边的人不敢惹聂毅,立刻就离开了,聂毅看到齐景辰没有来做的意思,又从蒋淮那里拿了一包湿巾,然后将桌椅全都擦过。

    齐景辰这才“纡尊降贵”地坐了下来,与此同时,两个保镖也带着吃的回来了。

    他们带回来一些鸭蛋和一只鸭,还有就是不少蔬菜乃至几个土豆。

    城市周边的乡下基本都已经不养猪了,但有些人家会在家里喂几只鸡养几只鸭,这只鸭就是他们用一些杂七杂八的物资从一个还活着的养鸭的农户手里换来的。

    “你想怎么吃?”

    “烤鸭。”齐景辰道。

    聂毅拎着鸭子进了厨房,熟练地杀了鸭子开始烤鸭,其他的食物也都煮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愈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异能变强了。

    虽说他的异能就算变强了,也不是特别强,毕竟有些人刚觉醒就无限接近二级异能者,但这样的异能增长速度已经快的惊人了……

    青菜都是水煮,土豆一半煮了,一半烤了,烤鸭聂毅还帮着片好……

    末世前普通家庭吃饭说不定菜肴还会更精致一些,但现在末世。

    周围的人都在咽口水,结果齐景辰才吃了没多少就停了筷子:“吃饱了。”

    “你再多吃点。”聂毅道。

    “我想喝鸭血汤。”齐景辰道。

    “……”聂毅根本就没想起来要把鸭血放出来,他直接把鸭砸死了都没放血……“我让他们再去弄只鸭子来。”

    “不用了。”齐景辰站起身,施施然地上楼去了。

    “蒋淮,拿罐辣酱过来。”聂毅将齐景辰剩下的食物一扫而光,然后追着齐景辰上楼去了。

    齐景辰的行为,绝对让人看到了就想打一顿,不过他是为了让老大扔下他才这么做的……平胜超高深莫测地叹了口气。

    那两个保镖出去找吃的也极为辛苦,但看到最后大部分是自家少爷吃的,心里也就舒服了,开始吃自己的晚餐。

    没什么存在感的蒋淮把辣酱收好,又整理起物资来,他以前跟着聂毅当助理的时候就负责各种杂事,现在依旧在做老本行,负责了所有的后勤。

    其他人也都各有事情要做,邵正兰出门用异能修筑泥墙去了,齐瑶瑶则是乖乖地上楼去整理房间。

    到了现在,齐瑶瑶已经确定自己的哥哥应该不会吃亏了,看她哥和聂毅相处的样子,聂毅肯定不敢对她哥做什么。

    但就算这样,她哥现在应该也是不高兴的,不然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无理取闹,她一定要想办法变强,然后带着她哥哥离开!

    下定了决心了齐瑶瑶打扫完又在房间里做了一会儿运动,但很快就累得受不了,她躺到床上想要休息一下,结果就那么睡着了……

    邵正兰直到两个小时之后才慢吞吞地上了楼,她的异能已经被榨干了,一头栽倒在床上倒头就睡。

    而这个时候,聂毅用齐景辰洗澡剩下的水泡了个澡,然后又挨着齐景辰睡下了,当然,他也不忘用精神力关注一下外面的情况。

    严哲虽然不忿于之前聂毅完全没有提到自己的绝情行为,但还是到了三楼,然后在过道上睡下了。

    下面的那些人之前因为他早就跟聂毅等人认识,虽然对他算不上多么好,但也不敢真的得罪,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被聂毅等人排斥了,恐怕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齐景辰,齐景辰……严哲闭上眼睛,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这个名字,对齐景辰的恨意越来越深。

    大夏天的,他分到的水连洗个脸都不够,齐景辰竟然还能洗澡……明明这一切都应该是他的。想到一星期前,聂毅还会专门找水给他擦洗,严哲之前闪过的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虽然这一路因为丧尸的缘故前进的速度很慢,但再走上一两天,也能到b市安全区了,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第二天一大早,蒋淮又分了一次东西,聂毅则是真的让两个保镖又去换了一只鸭子回来,然后做了鸭血汤。

    只不过最后,这鸭血汤差不多还是进了他的肚子,齐景辰就喝了两口……

    一晚上过去,门外聚拢了不少丧尸,因此聂毅以及那些需要参加战斗的人吃完早餐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丧尸全都杀了。

    严哲也在杀丧尸,不过,在所有人对丧尸,乃至丧尸不动弹了之后留下的尸体避之不及的时候,他却悄悄地藏下了一截丧尸的手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