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章 前往B市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没理会严哲,但严哲打什么主意聂毅还是清楚的。

    他上辈子对严哲那么好,严哲碰都不让他碰一下,这辈子他对严哲冷言冷语,结果严哲反而贴上来了……

    暗笑了一声,聂毅就把这人扔开不管了,然后回到了床上帮齐景辰揉脑袋,缓解齐景辰的头痛,同时忍不住有些郁闷——刚才严哲来找他的事情齐景辰应该是听到了的,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聂毅愤愤不平地决定给齐景辰一个教训。

    他……在齐景辰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这种小事齐景辰是不会在意的,也就自顾自地闭目养神。

    当太阳再度升起的时候,聂毅也早早地起来了,动了动之后,却不想竟突然发现自己的一双手酸疼的厉害……

    刚找来那天他虽然也抱齐景辰了,但只抱了一会儿也就没什么感觉,可昨天他抱着齐景辰去清扫丧尸了……

    当时他就觉得手很酸,但在经历过末世什么苦都吃过的情况下,他对这样小酸小痛自然不会在意,谁曾想睡了一觉,这双手就有点动不了了。

    末世前的他虽然每周也会运动几次,但还是缺少锻炼……聂毅一咬牙,又把齐景辰抱了起来。

    不就是一直抱着个人吗?他就当练臂力了!反正不能因为手酸就没得抱!

    接下来两天,聂毅带着手下抱着齐景辰又去清扫了附近的几个小区,到最后,他们队伍的人数增加了不少不说,还全都杀过丧尸了。

    三天之后,聂毅就让人收拾了东西,打算前往b市安全区。

    上辈子聂毅急着见到亲人,心急火燎地往b市安全区赶,最后迎接他的却是满满的一盆狗血和母亲早已变成丧尸的消息,这次他也就不急着赶往b市安全区了。

    但他不急着去,却还是要去的……那里有他的亲人有他的仇人,很多事情总要了结了才行。

    齐景辰会因为觉得大家都会死,因而完全不去想报仇的事情,但他不会。

    他是不介意把那些上辈子被他弄死了的人再弄死一回的,他喜欢看那些人在他面前哭泣求饶的模样。

    聂毅的嘴角扯开了一个让人看到估计会觉得胆寒的笑容,却稍纵即逝,然后就开始招呼众人收拾东西上车。

    在末世那种车子最好?

    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人,估计有很多人都会觉得那种国外进口的越野车最好,如果能自己改装一下就更好了,然而事实绝非如此。

    在末世最好用的其实是那些大卡车,而且越大越好。

    开着越野车路上遇到有车子把路堵了,只能掉头或者找别的路,大卡车呢?直接撞过去就行了!

    路上有丧尸?丧尸太多越野车说不定就陷进去了,大卡车呢,碾过去就行了。

    搬物资就更不用说了,越野车总共才能装多少东西?大卡车……在末世是没人查超载的,只要你不怕车子抛锚或者车上的东西掉下来,尽管往上装!

    不说这些,就算是打丧尸,也是大卡车方便,越野车要打丧尸肯定要开窗,但丧尸多了靠近了,指不定就要被抓几下,大卡车就不一样了,卡车很高,要是装上一车人……即便有丧尸靠近还往上爬,也能分分钟用棍子把那些丧尸捅下去。

    当然,现在理解这些人还不多,同时因为很多人不会开卡车的缘故,大家基本都开私家车,连性能好点的越野车都混不上。

    但就算这样,聂毅还是坚持弄来了两辆卡车,他自己开一辆,让另一个开过公交车的开一辆。

    他们把物资都搬到了卡车上,然后又让那些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的人的家属上去,直到坐不下了,剩下的人就弄点越野私家车面包车什么的开。

    他们队伍里的人其实不到一百个,不过加上这些人的家属,最后却足足有一百五十七人,这些人,都是要跟着聂毅去b市安全区的。

    而在统计这一切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有个二三十岁身高超过一米八,看着还非常壮实的男人,竟然呆在家属队伍里。

    这方面是邵正兰负责的,发现这一点,邵正兰立刻就不高兴了:“你是谁?这里是让家属上的!你混进来做什么?”

    之前不敢跟他们一起打丧尸,现在却想混进来……邵正兰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小姑娘,小姑娘,他是我们的家属,是家属没错。”邵正兰的指责刚出口,就有人道,邵正兰转过头去一看,都有些傻眼了。

    他们这个队伍招人的时候,是明说了会有危险的,后来还淘汰掉了一些体能跟不上的人,因此最后留下的基本都是青壮年,但其中也有例外。

    这个队伍里,有一对六十来岁的老夫妻杀起丧尸来竟然不输于年轻人!

    邵正兰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让她要尊老爱幼的,因此她对那对老夫妻多有照顾,她一直以为这对老夫妻是因为儿女不在身边才会那么努力地杀丧尸,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有儿子的,儿子还高大健壮。

    “这孩子虽然长得壮实,但胆子小,之前我们就让他留在家里了,所以你们没见过,不过他确实是我们的儿子没错,我们两个也就他一个家属。”老夫妻里面的妻子说道。

    一个四肢健全人高马大的男人竟然自己不去杀丧尸躲在家里,反而让年迈的父母供养他……邵正兰看看其他人带来的老的老小的小的家属,再看看他,总觉得心里亏得慌,对那个男人道:“你这样的应该带个武器,等下也去杀丧尸!”

    “小姑娘,我儿子不行的,他连鸡都没杀过。”这男人的母亲又道。

    那个男人看到这情况不仅没点表示,反而道:“他们有些一个人去杀丧尸,带上来两三个家属,我爸妈两个人就带着我一个,你还多嘴什么?”

    “你一个大男人不去杀丧尸你也真好意思!”邵正兰怒道。

    “那里还有个大男人不去杀丧尸不说还要人抱你怎么当做看不见?”那个男人哼了一声,转身上卡车去了。

    被这个男人拿来举例的当然就是齐景辰,邵正兰瞪了齐景辰一眼,没话说了。人家父母宁愿自己吃苦受罪也不愿意累着儿子,她也只能当做看不见。

    “邵小姐,你别生气了……”徐南的妻子跟在那个男人后面,朝着邵正兰笑了笑,她其实也是年纪轻轻没有去杀丧尸的人之一,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会这样绝对是因为她确实没有杀丧尸的体力。

    徐南很健壮,但他的妻子却非常瘦弱还很矮小,脸色苍白,似乎是有什么毛病,而且,她还紧紧地牵着一个小女孩儿。

    邵正兰给了那个小女孩一块巧克力:“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养出这么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来的又不是我,这种人白送给我做儿子我都不要!”

    徐南的妻子正在提醒小女孩说谢谢,听到邵正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说什么儿子,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原定的计划,在规定时间前,所有人就都已经上了卡车了。

    聂毅把齐景辰放在副驾驶位置上,帮他系好安全带,然后踩了油门——出发!

    小轿车要转弯之类,方向盘轻轻一拨就行了,但大卡车却没那么轻松,大部分的大卡车要转弯都是要花大力气的。

    聂毅前两天因为抱着齐景辰到处走一直手酸,原本还担心会不会手上没力气,却没想到现在握上方向盘,竟然觉得自己的力气不仅没小还大了很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正想跟齐景辰说说这事,聂毅侧过头就看到齐景辰跟个布娃娃一样软软地歪在副驾驶位置上,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