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章 烤鸡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好奇齐景辰的身份,但那些打定了主意要跟着聂毅的队伍走的人依然在努力杀丧尸。

    徐南以前常常运动,之前那半个月吃的又比其他人好,无疑是队伍里的佼佼者,这一点齐瑶瑶注意到了,严哲也注意到了。

    今天杀丧尸的时候,严哲就像齐瑶瑶一样跟在了徐南身边,尽量不正面跟丧尸对战。

    一个才十几岁,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跟在自个儿后面沾点光徐南是不介意的,还会对齐瑶瑶照顾着一点,但严哲……

    但严哲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还要躲在自己后面……徐南当下就有点不乐意了,等他发现大家都在专心打丧尸,严哲却一直往聂毅那里张望之后,对严哲的印象更是差到了极点,一次后退的时候,就故意往严哲身上撞去,把严哲撞了踉跄之后又道:“你到底杀不杀丧尸?不杀就走远点,别挡路!”

    严哲被训了一顿,一张脸漆黑一片。

    其实严哲这样出工不出力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他也像其他人一样经历过绝望,知道自己必须会杀丧尸,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活下来的话,他肯定也会拿起武器,但之前聂毅把他保护的太好了。

    原本被整个队伍护着的人现在要让他和那些半路救下的人一起去杀丧尸,他哪会甘愿?

    “严哲,你怎么不动了?”平胜超看到严哲的样子,厉声道。

    昨天严哲跟他说起聂毅的不对劲的时候,平胜超也是有过许些疑虑的,但聂毅除了对齐景辰有些好的过分,又突然对严哲不假辞色以外,聂毅还真没有其他不对劲的地方,对他也依旧亲近……正因为这样,他几乎立刻就信了聂毅的话。

    严哲听到平胜超的话,当下心里一滞。他今天会这么心不在焉,其实也有平胜超的原因,平胜超现在的态度无疑证明了聂毅其实并没有被穿越或者鬼上身之类,可这样的话……聂毅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绝情?

    难道聂毅真的觉得那个齐景辰比他好?

    平胜超看到严哲听了自己的训斥没什么动静,皱了皱眉头,干脆让人专门让出了一个孔洞,让严哲去独自对付那个孔洞里面的丧尸。

    “你说什么!”严哲又惊又怒。

    “你现在不把那个丧尸干掉,他就整个爬出来了!”平胜超提醒道,其他人也没有帮忙的意思。

    严哲倒是想一走了之,但他要是不跟着聂毅的队伍又能去哪里?末世处处都是危险!

    咬了咬牙,严哲拿着自己手上改造过的长柄刀就往那个正往里爬的丧尸的后脑上劈去,然而他连着劈了两刀,也就只崩掉了丧尸脑袋上一块头发。

    “你傻啊,拿的是刀不砍脖子砍后脑勺。”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无语了,谁不知道后脑勺最坚硬了?竟然拿刀砍后脑勺……

    严哲听到别人的话,正要去砍那个丧尸的脖子,却不想那个丧尸竟然已经爬出了洞,然后猛地朝他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枪响,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的平胜超开枪打死了那个丧尸,但即便如此,那个丧尸也已经把严哲扑倒了。

    丧尸压在自己身上,被打破的脑袋就在自己胸前,还有那就在耳边响起的枪声……恐惧之下,严哲眼前一黑。

    “靠!”平胜超无语了,他们都在末世混了半个月了,严哲竟然还会被丧尸吓晕!

    “让他们休息一下,吃顿饭。”聂毅看了看那些明显已经没什么力气的人,终于道。

    邵正兰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异能用出,她又建起了一堵泥墙。

    “蒋淮,你去检查一下严哲身上有没有伤口。”聂毅又道。

    严哲身上要是不小心有了个伤口……那还真可惜了,他留着这人还有用处呢。

    虽然现在天气非常非常热,但因为一个不小心受了伤就可能变成丧尸的缘故,大家都穿的严严实实的,严哲尤甚,因而他虽然被个丧尸扑倒了,但身上倒是没有伤口。

    知道这一点,聂毅也就懒得理他,反而折腾齐景辰的午餐去了。

    为了能让齐景辰吃好点,聂毅之前让两个保镖出去找食物了,而那两个保镖也不负所望,最后竟然从附近郊区一户人家弄来了两只鸡。

    炖汤比较费时间,聂毅干脆用自己的异能直接把鸡烤熟了。

    他对异能的掌控力度非常强,但对于烤鸡要多少温度却了解不多,以至于最后鸡翅尖已经彻底被烤焦了。

    但就算有些地方焦了,还没放上面调味料,烤鸡的香味依然非常诱人……

    邵正兰一开始嫉妒聂毅用异能烤鸡的本事,后来目光又忍不住往那只烤鸡上面飘……齐瑶瑶闻着香味,也忍不住看了过去。

    然而聂毅从来都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两个美女盯着自己的烤鸡看,他依然只顾着齐景辰,撕下一小块鸡肉就塞进了齐景辰的嘴里。

    齐景辰慢慢地吃了半个鸡腿,又道:“我要喝水。”

    面包饼干什么的咽起来不容易,今天负责做饭的保镖就用一个番茄一个鸡蛋做了一锅清淡的番茄鸡蛋汤,听到齐景辰要喝水,聂毅立刻就盛了一碗,然后端到了他面前。

    齐景辰喝了一口,然后就感到有股怪味钻进了嘴里,他想也不想,直接就把自己嘴里的那口汤吐了出来:“难喝!”

    “哪里不好喝了?明明挺好喝的。”邵正兰低声嘟哝了一句。

    这是又开始折腾了?平胜超看了过去,联系昨天聂毅的话想了想,愈发觉得聂毅说的没错。

    “这水不干净。”齐景辰道,连鸡肉都不想吃了。

    “用的是什么水?”聂毅立刻看向了负责做饭的保镖。

    “是一户人家存的水,但绝对干净。”那个保镖立刻就道,他们虽然找到了一家桶装水店,但那些桶装水都是方便带着路上用的,现在做饭就用了之前有人存的水。

    “我不喝。”齐景辰满脸嫌恶。

    聂毅想也不想,就找了一瓶纯净水打开,然后喂到了齐景辰的嘴边。

    齐景辰这次倒是喝了,他慢慢地吞咽着,喉结一上一下地滑动……聂毅一个走神,就倒得快了点,以至于有水顺着齐景辰的嘴角滑落。

    晶莹的水滴一直滑到了脖子上,齐景辰也不喝了,直接就瞪了聂毅一眼。

    严哲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齐景辰正在瞪聂毅。

    他第一次见齐景辰的时候对齐景辰印象不好,之后也就没好好看过齐景辰,直到现在才发现,齐景辰……也许也不是那么难看。

    齐景辰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原本因为他整个人暮气沉沉的缘故这一切都显不出什么,但他瞪聂毅的时候眼里有了光彩,竟然无端地就带上了许些魅惑,当然,最让严哲震撼的,是聂毅看向齐景辰时带着欲|望的目光。

    严哲也是男人,那样的目光当然也是看得懂的,看懂之后,他就想明白聂毅如今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早就知道聂毅喜欢他了,但他不喜欢男人,不能接受跟男人在一起,也就在聂毅暗示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回应,现在,聂毅大概是等不及了!

    都说男同这个圈子乱的很,聂毅说不定就是以前什么时候跟这个齐景辰有过关系,然后被齐景辰的某些技术迷住了,这才会对这个齐景辰这么好,至于对自己的冷淡……

    他一直没给聂毅回应,聂毅应该是生气了,所以才会冷一冷他又逼他去杀丧尸,但是等他真的有危险的时候,又让平胜超救下他。

    聂毅这么折腾,就是想让他服软,乖乖地回去求他吧?

    严哲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他一方面觉得聂毅恶心,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应该去服个软——他真的不想再去接触丧尸了!

    闭上眼睛遮住眼里的屈辱,严哲下定了决心。

    聂毅可不知道严哲的想法,他给齐景辰擦水珠多擦了一会儿,又换来了齐景辰的一个瞪视,然后就心满意足地去吃烤鸡了。

    他其实跟齐景辰一样,之前已经好些年没吃过正常的食物了,现在也就觉得烤鸡吃起来的格外的香。

    当然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他刚才给齐景辰喂鸡肉的时候竟然是撕下来给齐景辰吃的而不是让齐景辰直接啃的……

    齐景辰直接啃的话,他还能顺便给人擦嘴,然后就着齐景辰啃过的地方啃两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