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章 逗留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末世前,大家吃完晚饭后是有很多事情能做的,上进点的看书学习,一般人看电视打网游玩手机,轻轻松松就能消磨掉好几个小时,但现在除了大型安全基地其他地方都没电,各种信号也被莫名的能量影响到了,很难接收到。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也就只能早点睡觉了。

    他们现在住的小夫妻两个的房子跟齐景辰的房子结构一样,都是两室一厅,但只有一个房间里面有床,另一个房间虽然是照着儿童房装修的,中间却只放了个电脑桌,大概是要等孩子出生了,才会去买童床。

    当然,如今这时候大家是不会介意有没有床睡的,大夏天的,地上铺个席子直接就能睡了。

    聂毅的两个保镖用电瓶连接了几个节能灯,然后借着灯光熟门熟路地拿出席子,就在客厅里铺下了,邵正兰进了那个现在当做书房用的儿童房,也打算给自己弄个睡觉的地方。

    “你们另外找个房间睡。”就在这个时候,聂毅却突然开口。

    “什么?”邵正兰一愣。

    “邵正兰,你带着齐瑶瑶一起去别的地方睡。”聂毅又道。

    “不行,我要跟我哥一起!”齐瑶瑶立刻就道,她哥现在浑身没力气,一个不小心就被人占便宜了!

    “你觉得我会允许?”聂毅在手上凝聚了一个火球恐吓小姑娘。

    “我……”齐瑶瑶又被吓了一跳,但却咬紧了牙关和聂毅对峙。

    “瑶瑶,你听他的。”齐景辰突然道。

    “哥!”齐瑶瑶惊道。

    “我不会有事。”齐景辰又道。

    “好了小姑娘,跟我走吧!”邵正兰看到齐瑶瑶还有点发愣,把人拽了就走,聂毅连她都打,要是给这个小姑娘来一下,这个小姑娘可不就得去了半条命?

    齐瑶瑶和邵正兰走了,严哲看了一眼平胜超,也走了出去。

    以前他们每次安营扎寨,聂毅都睡在他和平胜超旁边,现在就这么把他们赶走了……没问题才怪!

    两个保镖是最后走的,收拾了一下对门就住了进去,等人全都走光了之后,聂毅就把齐景辰抱到了床上:“今天我们一起睡?”

    齐景辰没说话,聂毅就当他是默许了,顺势躺在了他身边。

    “景辰,现在这样真好。”

    “不过就是等死而已。”齐景辰道,入夜之后,他的头就越来越痛,愈发觉得自己还不如早点死了。

    “景辰……”聂毅看到齐景辰的眼里一片暗沉,没有任何对未来的期盼,心里一疼,就把人抱在了怀里,抱得紧紧的。

    齐景辰一开始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太热,你放开。”

    “我去开风扇。”

    “聂毅,你觉得被男人欺辱然后羞愤自尽这个死法怎么样?”齐景辰突然道。

    聂毅下意识地就把手放开了。

    齐景辰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头越来越疼,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聂毅伸出手,帮齐景辰揉按着头部两侧,他曾经异能暴动,就学了点可以缓解头痛的按摩手法,现在正好用上了。

    齐景辰没有制止,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和缓,聂毅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低头在齐景辰的头发上亲了一口。

    齐景辰这回没说什么。

    聂毅突然忍不住有点想笑,齐景辰是真的想死,而且也知道的他的感情,他要是诱惑自己让自己做了点什么,然后自杀,绝对可以用愧疚逼着他答应不伤害齐瑶瑶,但齐景辰真的会那么做吗?

    当然不会。

    齐景辰都能为了齐瑶瑶活下去了,又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方法来伤害他?更别说他还说出来了。

    不过……在水系异能还没有觉醒,他没办法控制体温的情况下,恐怕没办法抱着齐景辰睡了,不然人家嫌热也就顺带嫌弃了他。

    还有占便宜这事,也要适可而止……虽然知道齐景辰其实很心软,但他依然会怕会担心,唯恐齐景辰真的做出什么让他后悔莫及的事情。

    聂毅按了很久,直到齐景辰的呼吸终于平稳了起来,他才静悄悄地起身打开房门。

    对面的房门开着,而平胜超和两个保镖正坐在那里。

    见到齐景辰之后,他一直很忙,虽然抽空“解决”了邵正兰和蒋淮,但还没有跟这三个人解释过齐景辰的事情,也是时候要解释一下了。

    “老大,那个齐景辰到底是谁?”平胜超见到聂毅,立刻问道。

    聂毅的变化很大,但很多小动作之类还是一样的,前几天跟他交流的时候,也没有出过问题,所以他觉得穿越之类不可能,但聂毅突然对齐景辰这么好,又嫌弃了严哲,这到底还是让他有些不解。

    “齐景辰是我以前参军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救过我,”聂毅道,“当时我就很喜欢他,我们还恋爱过,但他后来坚持和我分手了。”

    聂毅的事情平胜超基本都清楚,除了聂毅参军时的情况,但他记得后面那一年聂毅确实遇到过麻烦,还受了伤,倒是对聂毅的话深信不疑:“那严哲?”

    “你了解严哲吗?”聂毅突然问道。

    平胜超对严哲还真称不上有多了解,因为聂毅的关系他对严哲一直不错,但本着老大的人不能亲近这一点,几乎没有和严哲单独相处过。

    “他其实暗地里有个女朋友,跟别人聊天的时候会说我恶心,厌恶我们这些二代三代……他很讨厌我,但我给他的钱和东西他一样都没少收,不仅如此,他曾经把是我的公司的机密卖给别人。”聂毅道,这话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但这么说严哲总归没冤枉了他。

    “什么!?”平胜超脸色一变:“老大,我们一定不能放了他!”

    “也没什么,他不仁我不义,我这不就打算把他放在明面上,当个靶子让我爷爷出气吗?”聂毅笑道,来之前,他就已经编好整套说辞了。

    他并不打算把自己重生的事情说出来,那么自己对严哲和齐景辰的态度就必然要给出解释,免得平胜超等人误会了引来麻烦。

    “原来是这样……那齐景辰……”平胜超总觉得齐景辰不该那么对自己的老大。

    “他其实没有什么坏心,”聂毅笑了笑,“他就算再折腾也不会做会伤害我的事情,而且他现在这样,是因为他病了。”

    说到后来,聂毅的笑容已经变成了苦笑:“他是想要提出一些过分要求让我厌烦他免得拖累我,但我是不会放开他的。”

    聂毅这么一解释,平胜超再无疑虑,去想想齐景辰的表现,也觉得全都说得通了。

    正常人哪会像齐景辰那样对养着他的人还呼来喝去的?除非……他不想活了。

    他莫非是得了什么绝症不想连累别人?当初跟聂毅分手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吧?

    “胜超,我还有件事没说。”聂毅突然道:“三天前我独自去探路,其实弄到了一点好东西,那是一株红色的变异植物,我吃了之后异能就变强了,我觉得如果我们还能找到这样的变异植物的话,说不定你也能拥有异能。”

    聂毅这话是对平胜超说的,然后又看向了两个保镖:“还有你们,你们跟了我这么久,我不会亏待你们。”

    这三个人现在对他是忠心的,但他也不能去随意挥霍这份忠诚,应该给与他们一些保障。

    变异植物很难得,但对于重生的他来说还真算不上什么,总能给这几人找点回来。

    “谢谢老大!”于胜超立刻就道。

    “谢谢少爷!”两个保镖也道。

    跟于胜超聊过之后,队伍里除了严哲就再没有什么隐患了……聂毅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却不想正好对上了齐景辰的睁开的双眼。

    齐景辰很快就闭上了眼睛,聂毅走过去躺下,又轻轻地帮齐景辰按揉起来,揉着揉着,好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的他闭上眼睛,挨着齐景辰睡着了。

    这回,齐景辰倒是没把他赶走。

    阳光从窗户里透出来的时候,聂毅被齐景辰踹醒了。

    齐景辰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那脚揣在他腿上滑滑的嫩嫩的,没让他难受倒是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我要上厕所。”齐景辰道。

    “我抱你过去!”聂毅立刻就道。

    “你把我放开就行了。”齐景辰道,谁知道聂毅把他抱到厕所之后会不会连裤子都要帮他脱?他都不知道,原来上辈子可靠能干的聂毅,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聂毅无奈地放开了搂着齐景辰的手,齐景辰站起身,进了厕所就“砰”地一声关了门。

    齐景辰上完厕所,用聂毅准备好的水洗了脸,又道:“我饿了。”

    “我马上去找吃的!”聂毅立刻就道。

    等齐景辰就着拌黄瓜吃了点杂粮粥,已经早上九点了,邵正兰等人也过来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我们在这里停留三天,然后离开,”聂毅道,“三天时间也能练出个队伍来了,到时候我们在b市也就有了自己的势力。”

    邵正兰是急着去b市的,但停留三天倒也能接受:“那就三天!”

    确定了要逗留三天之后,聂毅立刻就让保镖把昨天坚持到最后的人叫了来。

    来的人里面混进去了几个昨天没坚持下去的人,他们大概以为聂毅会睁只眼闭只眼,然而恰恰相反,聂毅将他们全都找了出来,还将他们赶走了。

    不过,也有一个人他没赶走,那人就是严哲。

    “今天上午继续练习,下午我带你们出去。”聂毅道,顺便又在土墙上开了几个洞。

    跟昨天一样的战斗在此开始,那些人经过昨晚的运动之后大多浑身酸痛,却也不敢有丝毫懈怠,结果一转头,偏偏就能看到有人在旁边弄了个吊床躺着,随手就能甩出好些火球的聂毅,还在旁边给他打扇子。

    莫非那人才是他们队伍里最厉害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