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章 疑惑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瑶瑶去杀丧尸了。

    作为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她都没有跟人打过架,现在却要去杀丧尸……

    虽然被聂毅激了激冲出去了,但齐瑶瑶真的到了那堵围墙边的时候,却还是胆怯了,甚至忍不住想,既然聂毅一直在讨好她哥哥,那么就算她什么都不做,聂毅应该也不可能真的不带她……

    要知道,她哥一向最疼她了!

    是啊,她哥一直最疼她了……现在她哥病了,她是不是也应该勇敢一点?

    齐瑶瑶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然后就看到前面有个跟自己父母差不多大的六十来岁的女人正拿着一把椅子砸丧尸。

    她虽然年纪不大,但个子并不矮,总不至于……连个老太太都比不过!

    齐瑶瑶手上也有武器,是刚才聂毅身边的保镖给她的一个改装过的锤子。

    聂毅一行人路上改装了好些趁手的长柄武器,比如把菜刀锤子之类的柄加长之类,严哲用的是这种,现在齐瑶瑶用的也是这种。

    这种专门改装过的武器可比其他人在自己家里拿的好用多了,齐瑶瑶远远地站着,先用锤子试着砸了砸旁边一个已经死了的丧尸,然后就凑到了徐南身边,在徐南杀丧尸的时候抽空砸两下。

    她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因而还真不敢直接就对上丧尸,最终选了个看起来最厉害的跟着。

    齐瑶瑶还满脸稚气,徐南也是有女儿的人,自然多了几分照顾,倒是让齐瑶瑶越打越有底气了。

    齐瑶瑶慢慢适应了,严哲却恰好相反。

    他之前就想质问聂毅为什么让他去杀丧尸,后来是想到了要在聂毅面前展现一下自己,才真的上场杀丧尸了。

    聂毅一向喜欢有能力的人,他就不信聂毅在他和齐景辰之间,会选择齐景辰那个一无是处的。

    结果……他刚刚跟人合力打死了一个丧尸,一转头,竟然就看到聂毅在齐景辰身边温柔地给齐景辰洗手,还对上了躺在躺椅上的齐景辰似笑非笑的目光。

    严哲心里一滞,打算全盘落空的情况让他非常的不好受,而就是这么一小会儿功夫,他刚刚杀死了一个丧尸的洞里,又爬出来了一个……

    “你找死啊!在战场上走神!”旁边的人推了严哲一把。

    严哲一转头,就被那个已经探进了大半个身子的丧尸吓了一跳,他忙不迭地后退,结果又被一具丧尸的尸体绊到,差点摔了一跤。

    聂毅是想要手下,没想让他们死,因而设置的难度其实不高,还有邵正兰在旁边看着,确保没人出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严哲虽然走神了,却也并不会丧命,但饱受惊吓却是肯定的,还将他鼓起的勇气吓的一干二净……

    这一幕聂毅倒是看到了,看到严哲满脸恐惧的狼狈样子,忍不住自嘲一笑。他上辈子对严哲是真的好,护着严哲从头到尾没让他受过什么伤害,自己弄了个战队,也只让严哲做没危险但却掌握着整个战队所有物资的后勤负责人,结果,严哲以为他会死,竟然就那么背叛了他……

    “心疼了?”齐景辰吃饱喝足,懒懒地问道。

    “怎么会?我发誓,自从认识你之后,我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了。”聂毅顺势说道。上辈子他们第一次见面之后没多久齐景辰就觉醒了,之后还越来越强,而且那时候的齐景辰,从来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可以让他随意触碰,他当然也就只能压抑自己的情感,即便是离齐景辰最近的人,也不敢随意说话。

    现在就不一样了……

    “无聊。”齐景辰道,大家迟早都要死,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齐景辰说话的时候毫不客气,聂毅却只觉得心花怒放。

    齐景辰说的是“无聊”,而不是其他拒绝的话,足以证明齐景辰对他也不是没感觉的。至于齐景辰现在的状态……

    要不是齐景辰,在经历过那样的绝望的之后,他恐怕也会觉得活着没意思。

    该报的仇上辈子就已经报了,最后大家还反正都要死,干嘛还要活着受罪?还不如早早了结了自己。

    当然,虽然话这么说,但他绝不会让齐景辰去死!

    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说不定齐景辰会不高兴……聂毅笑眯眯地说起了别的:“我的水系异能是当初吃了一株草之后才觉醒的,现在一点觉醒的苗头都没有。”

    聂毅很清楚,不管别人是怎么看齐景辰的,齐景辰本身从来都不是一个坏人,而且齐景辰知道他会觉醒水系异能,哪可能还嫌弃他没有水系异能?所以之前那番冷言冷语,只是个提醒。

    异能说到底,就是身体里突然有了一股能量,这样的能量只有一股都可能因为不会用出问题,更别说还有两股了。

    而且水火不相容这说法也是有点道理的……当初聂毅突然觉醒水系异能之后,就常常头痛欲裂,异能暴动也来的尤为剧烈。

    即便后来知道了异能的修炼方法,体内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异能也给聂毅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幸好他后来找到了解决方法,甚至修炼出了自己的绝招。

    水系异能者在末世后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他已经习惯了双系异能了,所以绝不可能放弃这个异能,偏偏他又提前修炼,把火系异能变强了……现在确实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哦,那草还真厉害。”齐景辰又道。

    末世初期的时候,除了人类得到意外出现的各种能量拥有异能以外,还有一些动植物也得到了这样的能量,被称为变异植物或者变异动物。

    变异动物跟人类异能者相似,变异植物的话……确实有不少普通人吃了变异植物之后拥有异能的事情发生,但那都是普通人,拥有的异能一般也都很弱。

    异能者去吃其他属性的变异植物只会让自己遭罪,让变异植物的能量和自己体内的能量产生冲突。聂毅能在吃了水系异能的变异植物之后拥有异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体内本身就有这种能量。

    “异能的修炼我知道,异能的觉醒……这不是不了解吗?”聂毅无奈地说道,他上辈子吃那草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后了,现在那草肯定还没长成,惦记了也没用。

    “有蚊子,我要上楼去。”齐景辰又道。

    “我抱你上去。”聂毅把齐景辰抱了起来,随即看向邵正兰:“邵正兰,把门堵上!”

    邵正兰闻言,立刻就用异能再原本的土墙外构筑了另一道完好的土墙,再次将那些丧尸拦在了外面。

    她这次想着要学聂毅好好使用异能的,结果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竟然把土墙堆的过高了一点,还把自己的异能用光了……

    异能用光的感觉差点让邵正兰一阵不适,但她稳住了身形,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反而露出了这只是小把戏的样子。

    那些杀丧尸的人都是在家里被困了很久了,即便是以前时常锻炼的徐南,这会儿都没什么力气了,总算不用继续面对丧尸之后,差点瘫倒在地。

    当然,他们并没有真的瘫倒下来,刚才的战斗已经让地上一片狼藉了。

    他们每个人都很累,甚至就在刚才又有人忍不住跑了,但这一刻,所有坚持到最后的人,不知为何都觉得有点振奋。

    丧尸,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

    齐瑶瑶现在就又是兴奋又是疲惫,在之前杀丧尸的时候,她好几次觉得自己会倒下,会受不了,然而她最后坚持下来了。

    “哥。”齐瑶瑶拖着自己的武器走到齐景辰面前,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齐景辰道,他不可能永远给齐瑶瑶遮风挡雨,齐瑶瑶现在这样挺好的,反正有他在也出不了什么事情。

    齐景辰之前很少说话,整个人看着也死气沉沉的,一直让齐瑶瑶有些心里没底,现在看到自己的哥哥跟自己好好说话了,她顿时心情大好,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聂毅立刻就瞪了齐瑶瑶一眼。

    齐瑶瑶缩了缩脖子,又不敢说话了——她虽然跟着徐南杀了几个丧尸,但跟聂毅还是完全没法比的。

    聂毅抱着齐景辰上楼了,齐瑶瑶跟在他身后,聂毅的两个保镖和平胜超则是在楼下收拾残局。

    夏天天黑的晚,但这会儿也已经没什么光线了,平胜超就发动了一辆车子,开了近光灯,然后借着灯光清理那些丧尸。

    “平胜超!”严哲白着脸走了过来。他之前到底还是没撑住,提前离开了,然后忍不住在花坛边吐了个天昏地暗。

    他以为会有人来问问他是不是不舒服,然而根本没有。

    “你有事?”平胜超问道。

    “平胜超,你有没有觉得聂毅的变化太大了?你说会不会有穿越、鬼上身这样的事情?”严哲紧紧地盯着平胜超:“他就像换了一个人!”

    平胜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