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章 练兵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依依不舍地把齐景辰放在了沙发垫上,又问:“要不要我喂你?”

    “不要,”齐景辰一副过河拆桥,用完了就扔了模样,“你可以走了。”

    “……”齐瑶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她哥真的太嚣张了……

    聂毅一点都没在意齐景辰的嚣张,依然满脸温柔:“你慢慢吃,多吃点。”

    看到齐景辰躺着似乎不方便吃东西,他又看向了身后的保镖:“你去找个躺椅回来,再去弄两个垫子。”

    保镖很快就走了,而这个时候,聂毅之前救的那些人之中,也有几个胆大的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三十多岁,气色竟然不错的年轻男子当先开口:“这……这位……你好,我叫徐南,我们可以跟着你们一起走吗?”

    “你们想和我们一起走?”聂毅看了过去,其实就算齐景辰没要求下楼,他也会下来的,这些人还要想办法“安顿”好呢……

    齐景辰要下来,其实就是为了看好戏吧?

    “是的,人多力量大。我是一个资深驴友,懂很多户外求生的知识,其他人也都有不一样的本事……”徐南越说越通顺,他在末世前正好策划了一个野营活动,打算带着妻子女儿去野外游玩两天,因而添置了不少东西,正是这些东西让他和他的妻子女儿这半个月来过的还可以。

    只是他们的车子没多少油了,又发现发现丧尸很多,也就不敢贸然离开小区,至于之前路过这个小区或者在这里的借住的那些队伍,他其实也是去接触过的,但那些人并不欢迎拖家带口的他。

    这个队伍的人主动把他们救出来,应该会愿意帮助他们?

    “我可以带你们一起走。”聂毅道。

    “学长!”严哲跟着聂毅下楼了,聂毅对齐景辰的殷勤已经让他非常不舒服,没想到现在聂毅竟然还要带上这么多人!

    “什么事?”聂毅转过头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人多了之后引来的丧尸也会变多,到时候大家就有危险了!

    严哲并不想自己出面拒绝这些人,毕竟这是不讨好的事情,但他觉得聂毅应该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然而聂毅偏偏就不明白,反而道:“没事就行。你过来,接下来的事情也跟你有关。”

    严哲不解地走了过去,然后就看到聂毅把救下的那些人也全都叫了来,这才才说道:“任何人想要进入我的队伍都没有问题,但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

    “什么价值?孩子又要怎么办?”徐南立刻问道。

    “我不是舍己为人的人,不可能豁出命去保护你们,这么多人我也保护不过来,所以你们如果想要跟我走,就要有面对危险的觉悟,也要会杀丧尸。”聂毅道:“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跟我一起走,根据我的推测,再过几天应该会有军队的人去那边的医院收集药品医疗器材,留下的人可以等军队来了跟军队一起走。”

    齐景辰能推断出来的事情,聂毅当然也能推断出来。

    医疗器材和药品都是很珍贵的,他上辈子到了b市安全区之后,就没少带着手下去翻药店诊所——这些小地方军队不会去扫荡,只要去的够早,他们就能找到很多药品发一笔。

    聂毅看了一圈,看到很多人都面露纠结,又道:“至于老人孩子这样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人,如果是单独一人,我建议还是留下来等待军队的救援比较好,如果身边有拥有战斗力的人,那么也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走,只是他们会过的怎么样,就要看那个成为战斗力的人表现的怎么样了。”

    “我跟你们一起走!”徐南立刻就道,军队也许真的会来,但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他还是想要跟着眼前的这群人。

    在场的其他青壮年也都表示要跟着聂毅,他们之中其实也有并不想去杀丧尸的人,但他们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路上就算真的碰到丧尸了,也不见得需要他们去杀——这个聂毅不是很厉害吗?他一个人就能搞定很多丧尸了!

    “既然你们决定了,那么我就先训练一下你们。”聂毅笑道,他让要跟着他的成年男女全都站出来,又让他们的家属站在一边,并让剩下那些打算在这里等军队救援的人各自回家。

    作为这一切,聂毅就带着那些想跟着自己走的人到了小区门口。

    这个小区是封闭式的,有围墙,他们进来之后,为了安全起见聂毅还让邵正兰用土系异能把门堵上了——现在丧尸们都不怎么厉害,这么一来也就不用担心会有丧尸会闯进来了。

    甚至因为现在这座城市里被困的人还有很多,都没几个丧尸会在土墙外逗留。

    聂毅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把这些人带到门口附近之后,他发出几个小火球,就在邵正兰的那堵泥墙上开了几个能容脑袋通过的小洞,还弄出了一些声响来吸引丧尸。

    没多久,就有几个丧尸自己的脑袋伸进了洞里,然后朝里面的人龇牙咧嘴。

    这些丧尸的模样堪称可怕,早就没有了丝毫感情的眼里只剩下对血肉的垂涎,顿时将那三十几个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末世的人吓了一跳,其中甚至有两个人尖叫着就往回跑去,表示自己要留下来等军队救援不走了。

    聂毅没拦着那两个人,只是对着剩下的人说道:“证明你们能杀丧尸的时候来了,想留在我的队伍里,就去杀一个丧尸。”

    这些丧尸都被卡在泥墙上只露出一个脑袋,看起来有点像“打地鼠”的游戏,杀起来还是很容易,但丧尸原先也是人,他们现在还跟人很像,因而很多人根本就不敢下手。

    聂毅发现这一点也不生气,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些人,最后,又是徐南先站了出来,然后用他一直随身带着的一把厚重的工兵铲砸破了一个丧尸的脑袋。

    “把他推出去。”聂毅看到这一幕,说道。

    徐南用工兵铲把脑袋都扁了的丧尸顶了出去,很快,就又一个新的丧尸把脑袋伸进了这个洞里,然后朝着他们这些人流口水。

    有了徐南做示范,剩下的人就敢跟着做了,他们这些人有男有女,有些人身边还没武器,但还是想办法各打了一个地鼠,阿不,杀了一个丧尸。

    其中有个女孩子一开始怕的不行,后来却突然爆发了,一边哭一边将自己选中的那个丧尸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

    “就剩你了。”那些人杀完丧尸之后,聂毅就看向了严哲。

    “我?”严哲根本反应不过来,他难道也要去杀丧尸?

    “不是你又是谁?”聂毅似笑非笑地看向了严哲。

    聂毅竟然让他去杀丧尸?明明末世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说一定会保护好自己……难道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拒绝让他不高兴了,想要教训自己?严哲并不想去杀丧尸,但现在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一咬牙,他到底还是像之前很多人做的那样,跟徐南借了他的工兵铲,然后砸死了一个丧尸。

    “你们表现的还行,但还是不够。现在末世已经到来了,丧尸会越来越多,我们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杀丧尸,而丧尸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聂毅慢慢地说了起来,参照了末世初期收音机里常有的各种演讲。

    保镖已经搬来了一个躺椅,还附带抱枕,齐景辰现在就躺在上面,一边啃鸽子肉,一边看聂毅跟那些人说话,觉得挺熟悉的。

    这样的演说上辈子聂毅没少跟手底下的人说,虽说不见得大家都信,但不能否认,刚听了这话的人总是会热血起来的。

    说了些激励的话,聂毅又道:“想要活下去就要有实力才行,你们现在缺的就是这个,接下来,你们可以用十分钟的时间去给自己找一样武器,然后我会让你们和丧尸进行真正的战斗,当然,如果你们觉得害怕了,那么随时可以离开。”

    大概是丧尸只露了个脑袋,现在没什么危险的缘故,并没有人离开,很快,所有人还都找来了武器。

    这武器可能是一把椅子,也可能是一个平底锅一把菜刀,五花八门但又全是能伤人的东西。

    “开始了。”聂毅道,他的又打出了几个小火球,然后就将原本的小洞扩大了一些。

    这么一来,那些丧尸就不单单只有个脑袋能钻进来了,他们的胳膊同样可以伸进来,甚至可以往里爬,当然,因为空间狭小的缘故他们爬的比较慢,钻进来之后还会摔一跤。

    立刻就有人冲上去战斗起来,趁着丧尸没进来之前就砸破他们的脑袋,但也有些人满脸犹疑,选择了躲在后面。

    聂毅弹出几个火球,直接在那堵泥墙上多开了几个洞。

    这里的动静已经引来了不少丧尸了,那几个洞刚出现,就有闻到了新鲜血肉的味道的丧尸趴到洞上,开始往里钻了。

    有个洞开的比较高,丧尸钻不进来,还急的一直朝里“挥手”。

    洞一多,只靠原先的人手杀丧尸就不够了,有些人一咬牙冲了上去,却也有几个人选择了离开。

    严哲也想走,但正看了一眼聂毅之后,竟然拿着一根绑了菜刀的木棍冲了上去。

    “聂毅!”齐景辰叫了一声。

    聂毅飞快地来到了齐景辰身边:“怎么了?”

    “把我的凳子往那边搬搬,在这里看不清楚。”齐景辰把鸽子翅膀塞进嘴里,连带着骨头一起嚼了。

    聂毅二话不说,就把齐景辰往那边搬了搬,好方便齐景辰看戏。

    现在那些丧尸已经从被打的地鼠升级成了张牙舞爪往里爬的“贞子”,无疑给那些参加了战斗的新手带来了很多麻烦,聂毅却并不关心他们,反而将目光落在了齐瑶瑶身上:“你是打算做没有战斗力的家属?找到愿意养着你的人了吗?”

    齐瑶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想明白,聂毅的意思是她要是没用,即便跟着队伍也没人会养她照顾她。

    齐瑶瑶一咬牙,突然道:“我去杀丧尸!”她哥现在这么个样子,她总不能还指望着靠自己的哥哥……

    齐景辰并没有拦着齐瑶瑶,他只是在吃完了两只鸽子之后,把沾了油污的手放到了聂毅面前。

    聂毅顺势就摸了上去,左摸右摸。

    “我是让你给我洗手!”齐景辰皱眉喊道。

    聂毅人任劳任怨地帮齐景辰洗了手,齐景辰又道:“你怎么就没个水系异能,洗个手还要去拿水你不烦我烦!”

    上辈子是水火双系异能者,现在却还只觉醒了火系的聂毅被嫌弃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