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章 聂毅的曾经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拍了一下聂毅让他别过分,就又闭上了眼睛。

    突然发现自己的计划被重生的聂毅打断了之后,他就要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聂毅在他面前一向表现的非常无害,但他知道聂毅其是在很多时候比他狠多了。

    而且经历过末世的人,谁没点心理问题?他只是想死而已,聂毅……他都成了变态了!

    当初那个偷袭他的“正道”高手,在死后就被聂毅分尸了,碎的不能再碎,他还真不确定自己要是自杀了,死后会遇到什么事情,齐瑶瑶又会遇到什么事情。

    既然暂时死不成了,还不如就走一步看一步,说起来,他还挺喜欢现在的蓝天白云还有周围闹哄哄的人的。

    要他活下去当然可以,不过……既然已经死不成了,那接下来他就没必要再委屈自己了,比如之吃这块……凭什么他要去吃那些让人作呕的东西,就为了活下去?

    齐景辰就这么做了决定,至于别的,比如他竟然被公主抱了之类的事情……他连死都不怕了,难不成还会在乎这些?

    聂毅看到起齐景辰在是被自己介绍成“喜欢的人”之后竟然没有反驳,顿时心情大好,但他这样的好心情到底只持续了一小会儿——齐景辰即便同样喜欢他,也没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现在这样什么反应都没有,只可能是他觉得没必要,因为他不想活了。

    聂毅的脸色当即就变得不好看了,身边的气压更是低了一点,让好不容易爬起来想要据理力争一下的齐瑶瑶又开不了口了,最后只能恨恨地擦了擦眼泪,暗暗下了决心——她一定要盯紧了这个人,绝不能让这个人欺负了自己哥哥!

    “老大,这里的味道不太好,我们先出去吧。”平胜超又道,目光却一直放在齐景辰身上,他家老大喜欢严哲他理解,严哲不仅长得好还学识出众,但是这个……这个人到底是哪儿来的啊!

    他家老大以前确实没少说自己有个喜欢的人,但他每次形容自己的喜欢的人时候不都是照着严哲来的吗?当然,还美化了一点……

    所以,跟眼前这人就更加没关系了啊!那些形容词明明跟这人一点都不不搭!

    不说别的,他们这些在末世里闯荡了半个月的人,首先就看不上这么一个末世来了只知道躺床上等死的。

    可是聂毅的态度,又好像他确实深爱着这个人……平胜超纠结的不行。

    平胜超话音未落,那两个保镖也来了:“少爷,已经找到能住的地方了。”

    “走。”聂毅抱着齐景辰,当先走了出去。

    那两个保镖找的屋子是齐景辰楼下的,那里住的也是一对小夫妻,末世那天正好不在,现在屋子里干干净净的,大概是这对小夫妻平常不怎么开火,屋子里也没有什么食物腐败的味道,倒是翻出来了不少零食。

    齐瑶瑶跟着聂毅下来的时候把自己剩下的那罐奶粉,还有剩下的米全都装包里背上了,换做半个月前,她恐怕还不会在意这些,但现在她已经知道食物有多么重要了。

    其他人也一样,聂毅身边的人都背着包,而他们的包里放着的基本都是食物和水。

    “你想吃什么?”聂毅一到地方,就忙不迭地询问怀里的人——齐景辰现在这么虚弱,明显是饿的。

    “我想洗澡。”齐景辰睁开了眼睛,他这半个月一直躺着,身上都快发霉了。原本他想着自己都要死了,也没必要去洗,到时候等军队来了从楼上跳下去就行,现在么,既然死不成了,当然要让自己舒服点。

    “我帮你洗!”聂毅立刻就道。

    “我给我哥洗!”齐瑶瑶咬牙道,这人竟然想占她哥的便宜!

    “……”齐景辰一时无言,终于道:“我自己洗。”他虽然身体发烧不舒服又饿了很久,但还真没到都不能自己洗澡的程度。

    聂毅略带可惜地说道:“我先抱你进去。”

    齐景辰懒得动,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聂毅立刻又得寸进尺道:“到时候我在旁边给你烧水吧。”

    “老大,这天气洗澡用不着热水吧?还有你会用炉子吗?”平胜超撇了撇嘴角,聂毅给人烧洗澡水?他是见鬼了吧?

    “学长,我们的水不多了。”严哲也道,脸色同样不好看。

    “这里的住户应该有人存水了的,至少也会有桶装水之类,你们去找找。”聂毅没理这两个人,直接看向自己的两个保镖,同时忍不住懊恼——他的水系异能怎么就还没觉醒呢?不然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

    那两个保镖马上就出门去了,聂毅这才抱着齐景辰进了浴室并将齐景辰放进浴缸,顺便还把想要跟上来的齐瑶瑶关在了门外,以至于齐瑶瑶只能一边敲门一边喊“哥”。

    “我帮你脱衣服?”聂毅又道。

    “不用了。”齐景辰淡淡地说道,然后看向聂毅:“你什么时候重生的?”

    “三天前。”聂毅立刻道。

    “运气不错,还没来得及表白吧?”齐景辰想起之前看到的严哲的表情,淡淡地说道。

    聂毅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又有些庆幸。

    他当时死在了齐景辰身边,正心疼齐景辰在末世初期的遭遇,就发现自己重生了,还好运地重生在了他对严哲的告白之前……

    聂毅第一个喜欢的人,是严哲,甚至于当年他还非常非常喜欢严哲。

    聂家在B市虽然并不是最顶尖的,却也是大家族,他的父亲就属于那种末世一来,立刻被人保护到安全区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几乎从小就接受最好的教育,出入都有人跟着,而他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也都表现的非常耀眼,直到高三那年他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男人。

    他当时就有些慌了,然后坚决不肯在B市上大学反而去了南方,去了南方之后,他又刻意认识了一些“玩得开”的人,想要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情,甚至几次出入声色场所打算观摩一下。

    然后……他立刻就被他爷爷扔去了军队。

    他们这样的家庭,最怕子女里面出现纨绔子弟,他那时候要是找小姑娘谈个恋爱什么的,他爷爷肯定不会管,但他接触那些在他们看来不正经的人,他爷爷却会第一时间给出反应。

    他当时心里正乱着,也就没有拒绝去军队,之后更是在军队呆了整整两年,学了很多东西也表现的非常好。他家里看到他这样的表现,就想让他读军校然后今后在这一块发展,但他拒绝了。

    他刚发现自己喜欢男人的时候还有些迷茫,但在军队待了两年,倒是想清楚也想明白了。

    他很喜欢军队,但要是留在军队,他恐怕要一辈子都藏着自己的性向,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在参军两年后重新回大学读书,不久后开始创立自己公司,还喜欢上了一个学弟,那人就是严哲。

    他当初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严哲,正因为这份喜欢,他也为严哲考虑了很多。

    他知道自己的家人肯定不能接受他喜欢男人,所以他一直没有表白,也就身边的人特别是平胜超隐隐猜出了一些。

    他是打算先跟严哲培养一下感情,等自己有了足够的话语权之后,再跟严哲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因而虽然没表白,但各种暗示之类没少做。

    然后,末世就来了。

    末世到来,按理他这样的身份是可以在家里等着军队救援的,但军队会救他,却不会救严哲和平胜超等人。

    平胜超是他的发小,却一直跟在他后面充当小弟,就是因为平胜超的父亲在好些年前就已经犯了事入狱了,自然不会有人救他,严哲就更不用说了,他根本就一点背景都没有。至于邵正兰,她会跟着则是因为她运气不好,亲人大多变成了丧尸或者第一时间就丧了命,以至于没人顾得上她。

    总之,就因为这种种原因,他在末世后没有坐直升飞机直接去B市,反而弄到了一些枪支弹药,然后接了个军方让他沿途探索的任务,就带着自己的小队出发了。

    末世来了,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整个社会秩序都崩溃了,同性恋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他抱着这样的心思,在北上的路上对严哲愈发的关怀备至,后来临近B市的时候,还表白了……

    幸好他重生在了表白之前,不然恐怕还要恶心上一回……聂毅看看自己面前的齐景辰,再想想外面的严哲,几乎立刻就做了一个决定。

    严哲,总之是不能留了。

    他上辈子向严哲表白之后,严哲并没有立刻同意,只说要相处一下试试。

    他当年刚发现自己性向没多久就被送进了军队,回来之后担心父母发现更是一点异动都不敢有,可以说对恋爱全无经验,末世的事情又多,以至于觉得严哲说的非常有道理,就开始跟严哲“相处”。

    在末世里,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建立了一个战队,他更是凭借着罕见的双系异能者的身份混的风生水起,然后他的异能就暴动了……

    对人类来说,异能是一种完全陌生的东西,没人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也没人知道这东西要怎么修炼,甚至就连分级,一开始都是军方在扫描了很多异能者全身之后,按照脑袋里被称为“异能核”的东西的形态来分的,那会儿异能者想知道自己的级别,还必须自己去做个脑部CT才行。

    这也就造成了,当人类所有的异能者都达到三级之后,没人知道要怎么升级成四级,只能任由异能在自己体内变多,然后越是厉害的异能者,越会因为没办法升级,从而致使异能暴动,他这样的双系异能者暴动起来还格外严重。

    那时候死了好几个强大的异能者,他以为自己也会撑不住,就把战队的事务都交到了严哲和蒋淮手上,他对严哲已经称得上掏心掏肺,没想到严哲还不罢休,竟然将他卖给了他的仇人,然后在前去救援某个安全区的时候,故意让他的异能暴动又把他扔进了丧尸群。

    他们去救援的那个安全区,就是当初囚禁了齐景辰的那个,甚至那个安全区被毁,也跟齐景辰有关。

    齐景辰的血肉有安抚异能的功效,当初他前去救援,其实也是为了能从那个安全区弄到“灵丹妙药”,当然,那时候他并不知道那个安全区的所谓的灵药,其实是齐景辰的肉。

    他被丧尸伤了之后万念俱灰,却不想竟看到一群丧尸围着一个笼子,笼子里还有个不成人样的人……

    他想着自己反正不能活了,就拼着受重伤把那个人救下来送到了安全的地方,那个人,就是齐景辰。

    再后面的事情,就是齐景辰突然觉醒,又反过来救了他,两人还一起报仇了……

    能重来一次,真好……

    聂毅看着浴缸里的齐景辰,目光格外柔和。

    齐景辰却被聂毅那种好像要剥光自己的目光看的有些烦了,拿起旁边的肥皂扔了过去:“出去!”

    肥皂砸在聂毅的腿上,然后又滚落在地,顺着光滑的瓷砖滑到了门口。

    聂毅乖乖地开门出去,顺便……捡肥皂。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把背景交代的差不多了~

    谢谢扔地雷的亲~

    炎若雨扔了1个地雷

    Matsuriko扔了1个地雷

    艾歌扔了1个地雷

    城草的大米扔了1个地雷

    直线洄游的鱼扔了1个地雷

    WWW.QAQOVO.扔了1个地雷

    ==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