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章 唐僧肉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睡着了,睡得很熟。

    在末世混久了的人,就算睡觉也都是提着一颗心不敢睡熟的,齐景辰那时候虽然很强但也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自然也就没办法睡个好觉,只是这会儿他已经想开了,也就彻底放松下来,倒是睡得格外香甜,身上的种种不适也感觉不到了。

    齐景辰觉得死了也没什么,甚至巴不得早点死,但其他人绝不会这么想,至少跟他一套房子住着的齐瑶瑶和关佳语就不是这么想的。

    齐瑶瑶和关佳语两个人一大早起来就遇到了颠覆她们人生的事情,甚至亲眼看到一个前几天总是在楼下看到的带孩子的女人尖叫着从家里跑到小区的草坪上,又被后面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撕咬啃噬,害怕的无以复加,偏偏这个时候,她们眼下唯一的依靠齐景辰还一直没从屋子里出来,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她们一直在打电话,打家里的电话,打朋友的电话,打不通就换一个打,打通了就一起哭泣,交换消息。

    关佳语还好,她打通了家里的电话,知道只有自己的弟弟变成了怪物之后不仅不伤心,还隐隐觉得有些快意,因而如今虽然害怕却也已经开始理智地考虑接下来的事情了,但齐瑶瑶却快要崩溃了,哭个不停。

    齐瑶瑶是齐父齐母年近四十的时候才怀上的,在此之前这对父亲盼着能有个孩子都盼了快二十年了,可想而知对她有多宠爱,而对齐瑶瑶来说,自己父母的重要性也毋庸置疑。

    但现在,她打父母的电话,却没有一个人接……

    楼下的丧尸正在来回走动,网上各种言论和照片一张比一张恐怖,大家都在哭喊着末世来了……要不是电视里收音机里全都在播放着让幸存者不要靠近丧尸,让幸存者在家里等待救援的消息,她恐怕早就晕过去了。

    “佳语,我们会没事吧?我爸爸妈妈应该是窜门去了对不对,他们一定不会有事……还有我哥,他肯定只是睡着了……”齐瑶瑶一边流泪一边念叨,又突然道:“我要去看看我哥。”

    自打齐景辰去读了大学,齐瑶瑶就渐渐地不肯叫他哥了,一直都是直呼其名,不过这会儿她在巨变之下忘了要闹别扭,倒是一口一个“哥”了。

    “你疯了!要是他变成了丧尸怎么办?”关佳语立刻就道。

    “不是说变成丧尸的人都会疯了一样四处要咬人吗?你爸妈也说你弟弟变成丧尸之后已经不认人了一直在屋子里砸门……我哥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也许他只是睡着了。”齐瑶瑶这话说的非常没底气,她也不是不害怕的,但要是她哥不在,她该怎么办?指望关佳语?

    关佳语被人欺负了都不敢吭声,还要指望她呢。

    关佳语眼珠子转了转:“那你就去看看,我在这边等你,要是不对劲你就跑回来。”她一边说,一边站在了自己和齐瑶瑶睡得那个房间的房门口。

    齐景辰是锁了门的,但家里所有的钥匙他都在客厅抽屉里放着,齐瑶瑶拿了钥匙,抖着手就慢慢地把房门打开了……

    齐瑶瑶都已经做好随时夺路而逃的打算了,然而门打开之后,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大着胆子往里一看,才发现齐景辰竟然跟她之前随口说的一样,就是在睡觉。

    丧尸的样子齐瑶瑶刚才趴在窗口看到了,她哥虽然脸色苍白了一点,却明显不一样……齐瑶瑶顿时放下心来:“齐景辰,齐景辰,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睡觉!”

    说着说着,齐瑶瑶委屈极了,放声大哭起来。

    齐景辰被吵醒了。

    他的头疼的厉害,身上依旧胀鼓鼓的难受,完全不想动也没力气动,现在齐瑶瑶在旁边哭的厉害,也就只是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要起来的打算,甚至话都不想说。

    大概是他的黑暗异能太过强大的缘故,在没觉醒之前他每天都非常痛苦,上辈子他为了齐瑶瑶强忍着,现在却不想忍了,也懒得再理会齐瑶瑶。

    他上辈子会被那些人抓走,进而遭受折磨,也跟齐瑶瑶有关。

    大概因为他是黑暗异能者的缘故,丧尸对他并不像对普通人那么“热爱”,甚至常常会忽视他的存在,就是靠着这一点,上辈子末世开始之时他虽然浑身难受身体孱弱,但还是找到了不少汽油,然后有了跟着一群老乡一起回乡的机会。

    一路往回走,在车上的时候他一直昏昏沉沉的,但到了要去收集物资的时候,不管自己多难受都会撑着爬起来去找食物,以便养活两个少女。

    只是那些丧尸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无视他,可他到底没有觉醒,因而它们依然会在跟他接近之后攻击他……在末世第十五天,他就被丧尸抓伤了。

    他以为自己会变丧尸,将食物带回去给妹妹之后就借口上厕所远离了车队,结果……他突然发现自己被丧尸抓伤的伤口愈合了,他除了觉得浑身发痒,觉得恶心以外,并没有其他感觉。

    他当然会觉得恶心,他的黑暗异能明显比那些低级丧尸身上的黑暗能量来的纯粹,被那种低级的黑暗能量侵入身体之后能好受才怪!

    当然,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点,只是非常高兴,觉得又多了一样保命的方法,却没想到没过几天,他妹妹竟然也被丧尸抓伤了!

    她妹妹被吓坏了,惊慌哭泣,他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变成丧尸,就死马当活马医,划破手掌给他妹妹喝了自己的血。

    她妹妹也没事了。

    他的黑暗异能远比丧尸身上的黑暗能量来的纯粹,可以彻底地压制住那些黑暗能量,所以被丧尸伤了的人,只要吃了他的血肉就不用担心自己会变成丧尸。

    不仅如此,没有被丧尸伤到的人吃了他的血肉之后,也能在很长时间里对丧尸身上的黑暗能量拥有免疫力,即便被抓伤咬伤也不会有事。

    单单这两样功效就已经可以让人疯狂了,后来一个异能者还发现了他的血肉对异能者的特殊功效——吃他的血肉能提升异能不说,还能减缓三级异能者在不知道怎么升四级时普遍存在的异能躁动!

    在当时,异能躁动一个处理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他的血肉有那么多的好处,简直就是人人趋之若鹜的唐僧肉。

    当然,他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暗大BOSS,那些人吃了他的血肉,又怎么可能会不需要付出代价?

    在他觉醒之后,他突然发现只要是吃过他的血肉的人,他就能掌控他们的生死。

    一夜之间屠杀人类半数高手这样的事情,即便他很强那也是做不到的,毕竟那些人不可能站着让他杀,但如果那些人都吃过他的血肉,他一念之间就能要了他们的命呢?

    那个晚上,一个个人类高手在他的控制下自爆,血肉四溅,其他人却连那些人怎么会死都不知道,只知道尖叫着瑟瑟发抖。

    那一夜之后,有些人甚至只是看到他,就会崩溃逃跑,毕竟他的手段简直“神鬼莫测”。

    齐瑶瑶还在哭,齐景辰却是忍不住想起了重生前的事情。

    当初其实并不是齐瑶瑶背叛他的,但齐瑶瑶把他极力想要隐瞒的,打算就只有他们兄妹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轻而易举地告诉了关佳语。

    当时齐瑶瑶会被丧尸抓伤还跟关佳语有关,结果齐瑶瑶竟然在关佳语的几次哭诉中就原谅了关佳语,甚至在关佳语的试探里透露了不少东西……

    齐景辰对自己的妹妹称不上有多恨,当初他确实是失望的,可他被抓的时候他妹妹也被那些人杀了,甚至就连关佳语都没逃过,他想恨也没处恨去。

    到了现在,他更不会还劳心劳力地去恨别人,只是也不会再去护着妹妹了……

    他所在这个城市非常大,而且紧挨着国家最大的城市以及政治文化中心B市,只要耐心在家里等一段时间,军队是会来扫荡丧尸收集物资救走幸存者的,他妹妹完全可以跟着那些人去安全区。

    当然,这样的待遇也就那些大城市有幸遇到,甚至还不是大城市里每个区域的人都能遇到的……齐景辰对此有信心,完全是因为他们这个小区旁边就有一家大型医院的缘故。

    医疗设备、药品什么的,在末世可是很珍贵的资源,过些日子军队肯定会过来。

    当然,鉴于军队的数量有限,等他们来到这片区域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是十几二十天乃至一个月以后了,有些家庭是撑不了那么久的。

    不过他们家应该能撑一段时间。

    齐景辰一向自己做饭吃,这次妹妹要来,他更是特地去买了两袋二十斤装的米。

    齐瑶瑶一顿吃不了二两米饭,四十斤米够她撑好些日子了。

    上辈子他们也是怕极了,又急着回乡,才会和老乡一起离开而不是躲在家里,因为他背不动,那两袋米还被扔下了……

    后来饿的不行的时候,齐景辰总会想起这两袋米来。

    当然,现在他就算饿着,也没兴趣爬起来吃米饭。

    “齐景辰!齐景辰!”齐瑶瑶一开始哭的时候是满心埋怨的,觉得自己哥哥竟然不管自己实在太可恶,但齐景辰一直没反应,她却又怕了起来。

    “齐景辰,你没事吧?”齐瑶瑶一咬牙来到了齐景辰身边,擦了一把眼泪看向躺着的齐景辰,看到齐景辰没反应,又碰了碰齐景辰的脸,随即惊呼起来:“你发烧了!家里有没有药啊!”

    齐景辰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看向自己的妹妹。

    齐瑶瑶就是个小公主,上辈子末世来临之前,她想要什么没要到就会发脾气,末世后也是这样,他那时候浑身乏力有个空闲只想睡觉,结果齐瑶瑶还一定要他陪着说话,后来还要这个要那个……他会被丧尸伤到,就是因为齐瑶瑶要喝红糖水。

    换做末世前,齐瑶瑶不舒服他半夜起来给她煮红糖姜汤也没问题,但那时候齐瑶瑶还要喝红糖水……

    齐景辰一直以为齐瑶瑶是学不会体谅自己的,甚至想过自己一直躺着齐瑶瑶说不定根本不会管自己,却没想到齐瑶瑶还会惦记着要给自己吃药。

    “去存点水。”齐景辰提醒了一句,他给齐瑶瑶留下了食物,但家里可没有足够的水,齐瑶瑶若是想多活些日子,就要存点水才行。

    说完,齐景辰就再次闭上了眼睛——他是真的很不舒服,完全不想动。

    齐瑶瑶猛地冲出去,对着关佳语就说道:“快去存点水!”

    “存水?”关佳语一愣,连忙拿了容器装水,又问:“我们不逃出去吗?你哥哥怎么了?”

    “我哥他发烧了……”齐瑶瑶又擦了擦眼睛,想了想,她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条毛巾,然后用水打湿,最后跑进齐景辰的卧室,将湿哒哒的毛巾改在了齐景辰的额头上:“齐景辰,家里有药吗?你发烧了!”

    “没有。”齐景辰随口道,眼睛都没睁开,他身体不舒服发烧都是异能觉醒的症状,吃药一点用都没有。

    毛巾有些湿过头了,上面的水浸湿了齐景辰的头发,又顺着皮肤流淌而下低落到枕头上,把齐景辰整个脑袋都弄得湿乎乎的。

    虽然这样让人有些不好受,但不得不说,这确实给他带来了一丝凉意,让他好受了一点。

    齐景辰慢慢地又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BOSS大人上辈子挺倒霉的,金手指被别人开发了错误用途→→

    谢谢扔地雷的亲~

    瞳夜扔了1个地雷

    城草的大米扔了1个地雷

    随小今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